syh1a熱門言情小說 武俠之隱者神尊 ptt-第三百八十章:上古殭屍王鑒賞-hk07h

武俠之隱者神尊
小說推薦武俠之隱者神尊
大元大都城,兴圣宫内。
一向魁梧霸气,视天下英雄为无物的成吉思汗在感应到从神州西陲秦国中传来的动静之后,那张粗犷的面庞上浮现出了一抹罕见的凝重之意。
“虞渊,没想到最先出事的地方居然会是那里,恐怕连当年对你出手的九天玄女都想不到,你这只老殭尸居然真的能够熬过五千年的岁月,等到眼下这个可以出世的时机”
骄傲而又不失霸气的目光遥遥看向了那座蜀山所在的方向,成吉思汗脸庞上闪烁着几分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复杂之意。
嗷!
佩戴在腰间的那柄苍狼刀顿时发出了一声如同狼嚎一般的刀鸣之音,一道道血光开始在刀身之上闪烁跳动了起来,看起来好像在回应着自己主人此时的心情。
“如果在早上几百年的时间,本汗一定会亲自出手阻止你出世,但如今的神州大地早就已经和当年不一样了,多出你一个或许也算是能多出那么一份力量吧!”
这位一向雄才大略,想要将分片神州大地化为草原人牧场的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此刻罕见地露出了几分纠结的神色,手掌也不停地在腰间苍狼刀的刀柄上摩挲着。
每一个身居上位的人对于自身的情绪都会有着很好的把控,像成吉思汗这种能够成就不朽功业的绝世天骄自然也是如此,不过是转瞬之间的工夫,他的眼神变重新恢复了往日的坚定与霸气。
“希望你在这五千年的封印岁月里能够长长记性吧,如果还是像当年那样肆意妄为的话,就不要怪本汗不念当年的情谊,亲自出手送你归墟了”
充斥着杀意的话语从成吉思汗的口中传出,一股从其体内汹涌而出的恐怖血色功力随之弥漫了大半个的宫殿,一方五彩斑斓,似乎孕育着另外一方天地的小世界也隐隐在这一片血色之中浮现而出,时刻流露出了一股让人心悸的波动。
如果此刻呆在蜀山上的那位大秦镇国武成王能够听到这位成吉思汗此刻的自言自语的话,那他一定会感到万分惊讶。
因为从这位草原天骄的话语中不难听出,他似乎和虞渊封印里的那尊上古魔神也是旧识,而且关系非同一般。
如果从这一点来看的话,这位名震天下的草原天骄成吉思汗恐怕也有着另外一重不为外人所知的神秘身份。
………
大秦,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之中。
“我去!居然有人把那尊上古魔神给放了出来,这次是要翻天了不成?”
一个浑身缭绕着先天紫气,原本在呼呼大睡的秃头老者在感应到那股邪恶的气机之后猛然惊醒,那张看起来略显滑稽和猥琐的面庞上浮现出了一抹难以置信之意。
“这不应该啊!按理说那帮人是不会让这种满身凶煞之气的怪物出世的,难不成未来的那次大劫真的已经困难到这等地步了吗?”
秃头老者缓缓坐了起来,那张一向充满睡意的脸庞上首次出现了一抹凝重和思索之意。
“如果是那样的话,老夫究竟要不要提前出去看一看呢?毕竟老是呆在这种偏僻之地,很容易和外界失去联系啊!”
“可是外面的那些事情未免太过于麻烦了,有时间去理那些事情还不如呆在这里睡大觉来得舒服”
“唉,做人实在太难了!”
秃头老者满脸苦恼之色,整个人在那边唉声叹气,想了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决定好自己究竟该不该出去。
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这个老者想着想着便又打起了呼噜,陷入了日复一日的沉睡之中。
…………
蜀州,蜀山之巅上。
在大笑之间,这个如同魔神一般的血衣男子大手一挥,便将这尊已经化成一座小型金塔,囚禁了自己足足五千年之久的神器昊天塔抓入了手中。
“恭喜了老友,经过了五千年的幽暗岁月,终于在今天重见天日”
那个神秘的黑袍男子在看到血衣男子的出现之后,脸上也浮现出了一抹略显缅怀的笑容,紧接着便身形一闪,来到了上空中与这个血衣男子并肩而立。
这世上的大多数人对狂风呼啸的高空都会心生畏惧,但对于这两个人来说,踏空而立不过只是寻常手段而已,天空对他们来说和平地并没有太大区别。
“刚才的事情,多谢了”
这个血衣男子在看到这个神秘黑袍人的出现之后,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一抹欣喜之意,当即拱手向其道了一声谢。
“大家同出一脉,而且神州大地的那场大劫将至,如今也是到了你我需要互帮互助的时候了”
黑袍男子笑着摆了摆手,显然他在看到自己这位老友成功脱困之后,心情也随之好了很多。
在打过招呼之后,悬浮在上空中的那个血衣男子缓缓将目光看向了下方的大秦镇国武成王,那张狰狞可怕的脸庞上浮现出了一抹残忍的笑容。
“一开始阻止我破除封印的人是你吧?现在本座已经出来了,你我也是时候该好好算一算账了”
听到这森冷的话语,嬴不凡冷哼了一声,用一种冷漠而又略带不屑的语气毫不示弱地开口说道:“五千年过去,你确定要在这种虚弱的状态下和本王动手吗?不过如果你想要刚刚重新出世就被人打到陨落的话,本王也不介意成全你的。”
“狂悖之徒,你找死!”
血衣男子闻言当即大怒,一道道隐隐将半边苍穹都染成了血色的恐怖血光也随之从其体内涌出,看起来一副准备和这位大秦亲王大战一场的样子。
不过在下一刻,这个身披血红色长袍的男子神色微微一变,将目光缓缓移到了蜀山的山脚上,一抹冰冷而又残忍的神色在其脸庞上浮现了出来。
而此刻蜀山的山脚下,则是渐渐云集了一群准备登山,查看虞渊状况的的蜀山遗民,哪怕他们已经看到了自己不少同伴化作骷髅的尸体,也依旧没有撼动他们上山看护封印的决心。
对于蜀山一族来说,守护山上的虞渊封印乃是一种浸透入他们血脉的责任,是一种他们需要用生命乃至于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去捍卫的毕生使命。
所以在知道虞渊封印可能出了大问题之后,这些好不容易逃出来的蜀山遗民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返回蜀山,去履行他们本就应该履行的责任。
而此刻,那好不容易目睹了蜀山上发生的一切,艰难地从蜀山上逃下来的虞石兰则是恰好看到了自己族人想要重新回到蜀山之巅的这一幕。
眼看着自己族人想要登上那已然已经危险至极的蜀山,虞石兰连忙开口说道:“大家不要上去,赶快回来,快一点离开这里。”
小虞在山上目睹了自己爷爷和那些蜀山长辈死在秦人的手下以及虞渊封印下那个恐怖存在出世的全过程,因此她很清楚无论是哪一方的人,都不是如今的蜀山一族能够招惹得起的。
因此她也只能够对这些感应到虞渊变故特意赶过来的族人们大声呼喊,让他们能够尽快离开这个无比危险的地方。
同出于一脉,很少有人会拒绝自己同族人释放出的善意,更何况蜀山一族的人本来大多就是淳朴之辈,所以才听到小虞的呼唤之后纷纷停下来上山的脚步,甚至有不少人已经准备直接离开这里了。
“没想到九黎族的后人居然还有活着的,老子虽然奈何不了九天玄女这个该死的贱人,但是拿这帮看守了我这么多年的蚩尤后代出出气也挺不错”
看着上去还呆在蜀山下的那帮蜀山一族的遗民,这个血衣男子当即开口大笑着说道:“待本座将山下这些血食吸收消化之后,再来和你这个狂妄的后辈算一算账。”
说完,一只骨瘦如柴的手掌便从血色长袍之中伸出,一股可怕无比,仿佛席卷了六合八荒的吸力自其掌心处传出,在这只手掌的翻腾之间,仿佛整座蜀山都已被他纳入了掌心一般。
轰隆!
地面上随之有一棵棵的树木拔地而起,一块又一块的山石也被吸纳到了天穹之上,树木和山石一起被通通震成了点点齑粉,最后消散了在了空中。
在这片天地之间,就仿佛好像突然出现了一道遮天蔽日的龙卷狂风,蜀山上大半的树木山石都被这股狂风卷入了其中。
而那些在蜀山山脚下还没来得及离开的蜀山遗民也同样是接二连三地被吸到了天穹之上,一个接一个地被吸干了血气,最后变成了骷髅人干跌落在了地上。
“救命,救救我!”
“该死的魔头,你不得好死!”
“恶魔,这就是一个恶魔!”
…………
一道道呼救、惨叫以及怒骂声在还呆在山脚的这群蜀山遗民中不断地传出,一个接一个死去的族人和那一声接一声的哀嚎让一旁的小虞感觉心如刀绞,但她却没有办法去拯救自己的族人。
因为以小虞的武功修为,此刻能够压制住自己体内翻腾的气血已经是她的极限了,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去帮助别人,而胡乱出手的下场只能是大家一起死。
“果然是人间美味,我已经有足足五千年没有享受到这种美味的血气了,味道简直是魂牵梦萦,终身难以忘怀啊!”
一道道浓郁的血气在这个血衣男子周身不断缭绕着,让他那本就狰狞恐怖的身形看起来更像是一尊邪恶的灭世妖魔。
不过是转眼之间的工夫,这个血衣男子就已经吸纳了差不多上百个蜀山遗民的血肉精华,这使得他体内本来有些虚弱的气息开始不断壮大,整个人也渐渐变得神采飞扬了起来。
“如此肆无忌惮,这还真是不将本王放在眼里啊!”
嬴不凡看到这一幕,脸上渐渐浮现出了怒容,腰间挂着的那把平天也心在其手掌摩挲之间隐隐有了出鞘的趋势。
但还没有等这位大秦亲王含怒出手,站在血衣人身旁的神秘黑袍男子在看到身旁好友要将如此之多的人都化为血食后便迅速伸出了手掌,非常坚决而又果断地阻止了自己这位老友接下去的行动。
“够了赢勾,如此滥造杀孽对你没什么好处”
一股同样深不可测的功力从这个神秘的黑袍男子体内迅速激荡而出,在拦住自己这位老友那吞噬生灵血气的魔功的同时,还将那股巨大的吸力直接化为了虚无。
这个黑袍男子口中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声赢勾,便直接揭露了这尊被九天玄女封印在虞渊之下五千年的盖世魔神的身份,也让嬴不凡面色更加凝重了几分。
通过短暂的思考,他回想起了昔日在皇室藏书楼里翻看过的一些关于殭尸的古籍,当即便知晓了这个赢勾的身份。
世人都以为所谓的殭尸只是上古传说,但如果是那些身居高位的人或者是修为精深的修行者,那就会清楚地知道殭尸一说是真实存在着的,比如说江湖上就有一个叫做殭尸门的门派,该门派的武功以及各项秘法便是根据殭尸的特征所改编而来的。
在大多数人看来,所有的殭尸都是吸血的,而这所有殭尸的老祖宗便是那个所谓的将臣。
但只要是有些了解的人都会知道,这所谓的吸血殭尸不过只是殭尸中的一种而已,而将臣也只是吸血殭尸的始祖,而非所有殭尸的老祖宗。
殭尸一共大致可被分为以下这四种类别:吸血殭尸、吸食殭尸、阴气殭尸以及怨气殭尸。
吸血殭尸的老祖宗是将臣,阴气殭尸则以旱魃为始祖,那天地间第一只怨气殭尸则是传说中姬轩辕手下的大将后卿,而那吸食殭尸一脉的祖宗,便是这个所谓的赢勾。
将臣、旱魃、赢勾、后卿四者在古籍之中被人合称为上古四大殭尸王,介于神魔两者之间,一身滔天战力不下于那些寿命悠久的上古诸神。
在这上古四大殭尸王之中,以吸血殭尸将臣活的时间最长,一身战力也最为彪悍,据说曾经有过好几次试杀神灵的战绩。
而这个赢勾据说本来也是上古诸神中的一员,但却因为意外地沾染了殭尸血,自身的神灵血脉发生了异变,最后不得不蜕变成了上古四大殭尸王之一。
刚才他在数个呼吸之内便吞噬了上千的生灵血气,将无数生灵化为骷髅干尸的手段,这便是传说中吸食殭尸一脉的殭尸王才会有的本事。
在明白了赢勾的身份之后,嬴不凡看向悬浮在上空中的那个神秘的黑袍男子的眼神之中更多出了几分凝重和好奇之意。
上古四大殭尸王凶威滔天,其中每一个几乎都是桀骜不驯,冷血嗜杀,视人命如草芥之辈,而这个黑袍男子居然有出自一位殭尸王大开杀戒的本事,这着实是让这位大秦亲王对这个黑袍男子的身份感到无比好奇。
在肆意吞噬生灵血气的动作被拦下了之后,赢勾那张狰狞可怕的面庞上浮现出了一抹怒意,当即对身侧之人开口怒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何要阻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