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75o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紅樓庶長子-第749 章 皇貴妃展示-zq3u6

紅樓庶長子
小說推薦紅樓庶長子
楚王贾芝在得了李文斌的主意之后,在这之后就按此计行事。
他却不知道贾珂来自现代,是一个知识大爆炸的时代,他这点小技量早就被贾珂看破。
贾珂看着眼前这一个小孩儿,在自己面前学曹丕那一套,就觉得有些好笑。
楚王贾芝虽然说是少年老成,但毕竟还是个孩子,正是不知烦恼的时候,但是他现在却像大人一样,在贾珂面前装模作样,让贾珂看着是如此的滑稽,同时也感到心中一阵阵的发凉,这皇氏的子弟难道都是这么点大,就有这样的心眼儿?
贾珂对于楚王贾芝还是有一些爱意的,毕竟是自己第一个孩子。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
但是这个小子竟然在自己面前耍花活儿,这让贾珂怎么也忍不下这口气。
于是在一次贾珂去上书房检查贾芝和贾茂功课的时候。
贾茂倒是正常,拼着命的读书想在贾珂面前表现,虽然有一些急切,但毕竟是出自本心。
因此贾珂考叫了贾茂几次之后,就轻轻地把他放过了。
等轮到贾芝的时候,这小子虽然答得还不错,但是却看着贾珂莫莫的流泪。
贾珂看这样子心里怪不得劲儿的,这是怎么了?我是死了呀还是怎么着,你这是给我哭丧呢。
但贾珂这话不能明着说出来,也就是只能笑着问贾芝,“皇儿,莫不是最近有什么不合心的,你说出来,父皇给你做主。”
贾珂刚刚说完,贾芝就扑通一声跪倒在贾珂,用他那纯真的大眼睛盯着贾珂说道:“儿臣并没有别的不适,只因为想着父亲马上就要北伐了,到时候兵凶战危,所以孩儿有些担心父亲因此上这才流泪。”
贾珂听了之后只咬牙,这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能说出来的话吗?这是后面有人在教导呀。
于是贾珂就把眼光落在了一旁的李文斌的身上。
李文斌见道贾珂把眼看过来,立刻两眼看天,那意思是说这和我没关系。
贾珂摇了摇头,现在他真拿这位老师没办法,这些年来,贾珂几次要提拔这位老师,但是都被他给拒绝了。
所以贾珂在让他教导自己的孩子,没想到他竟然卷到了夺嫡之争里来了。
贾珂就不知道,这个李文斌到底看上了贾芝哪一点了?
贾珂想完之后,再次看了看,跪在自己面前的贾芝,然后装模作样地笑了起来,对着他说道:“我儿果然纯孝,既然如此你从今天回去就开始抄写《孝经》,直到朕平安凯旋归来。”
贾芝听完贾珂的话,都有些愣了,剧本不应该是这样的呀。不是应该父皇大为感动,亲自把自己扶起来多多的表扬,说不定马上就封自己为太子,怎么现在让我每天抄《孝经》,而且一抄,抄这么多天,那我还干别的事吗?每天就趴在桌子上得了。
贾珂传完旨意之后,还站起来来到贾芝的面前,摸了摸他的脑门,大是感慨的说道:“难为你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孝心,父皇难道还能不成全你?”
贾芝跪在下面听的更加窝火,什么叫成全我,这不是你下的旨意吗?
贾珂却不管贾芝在下边都快扭曲的小脸儿,而是挑衅使得,看了一下站在旁边的李文斌。
那意思十分明白,老师你这点儿本事,可别在这儿显摆了,我都看得清楚了。
而李文斌见到贾珂识破了自己的计谋,但是却没有任何不好意思,反而上前来对着贾珂和贾芝连连的拱手。
“微臣,真是感动,楚王对皇上至孝,皇上对楚王爱护,真是父慈子孝,天下楷模。”
李文斌说完之后,就对着一旁记录起居录的太监说道:“还不赶快把刚才的事记下来,以后也让后世子孙知道皇上的慈爱。”
那记录此起居路的太监哪里知道这里文斌的鬼主意,一听这话立刻就抬起笔来,刷刷点点把刚才贾珂和贾芝的对话用文言记录了下来。
这《起居录》是纪录皇上言行举止的凭证,一旦进入,就连皇上也不能随便更改。
当然也有些不要脸的皇帝,不把这个潜规则当回事,比如说辫子朝的乾隆皇帝,他的起居录就是按照自己的意思写的。
贾珂作为开国的皇帝还是要些脸面的,所以见到这太监记录下来,也就摸摸鼻子默认了。
到了现在他才对这他的这个老师李文斌刮目相看,他这个老师果然是机智百出,稍不注意就会着了他的道。
贾珂摇摇头笑着离开了,好像并不把这件事当回事似的。
但是贾珂离开了上书房,回到养心殿的时候,脸色却变得铁青。
而一旁伺候贾珂的李德善,现在也下的是闭口不言。
贾珂在养心殿中,焦躁的转了几圈,突然拿起一个笔洗狠狠的摔在地上。
“匹夫,安敢如此欺朕,早晚朕让你碎尸万段。”
贾珂当了这么多年皇帝,早就习惯了唯我独尊,刚才的事情好像是李文斌耍了小聪明,贾珂宽宏大量不以为是。好像当年的唐太宗和魏征一样。
其实贾珂已经对李文斌干于自己立储的事情十分的布满了,如果不是念在李文斌是自己的开蒙老师,刚才就已经处置他了。
贾珂从新坐回宝座之后,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然后对站在一旁的李德善说道:“拟旨。”
李德善得了吩咐,立刻就命小太监搬来小桌,李德善亲自来到小桌后边跪坐于地,接着旁边有小太监送来一副空白的圣旨。
李德善将圣旨铺平,将毛笔蘸满了墨汁,然后等在了那里。
贾珂闭着眼睛想清楚之后说道:“贵妃薛氏,贤良苏德,聪慧敏捷,端庄淑睿,敬慎居心,久侍宫闱,性资敏慧,率礼不越。着即进封为皇贵妃,暂摄皇后凤玺,执掌后宫。”
贾珂在上边念,李德善在下边写,等贾珂念完最后一个字,李德善也把圣旨写就。
李德善写完之后,急忙拿起圣旨来到贾珂的面前,跪倒在地,将圣旨展开,让贾珂观瞧上边的内容。
贾珂睁开眼,低头看了看,没有什么差错,然后才低声说了一句,“用玺吧。”
李德善不敢怠慢,重新将圣旨放在了一桌之上,然后从旁边取出了皇帝之宝用上印泥,然后稳稳的盖在了圣旨之上。
贾珂见圣值旨已经完毕,然后队李德善说道:“你亲自前去传旨,把声势造的大一点。”
李德善虽然不明白贾珂的用意,但是仍然恭恭敬敬地捧着圣旨出了养心殿传承。
贾珂见到李德善出去了,眼光才变得深邃起来。
自古王朝传递,都以嫡长为上,虽然贾芝拥有前朝的血脉,但是这件事却瞒得很紧,除了贾家的这些人以外,很少有王公大臣们知道。
因此上贾芝在天然上就是太子的最佳人选,因为贾芝是前皇后的嫡子,又是贾珂的最年长的儿子,于情于理,他都是继承皇位的最佳人选。
但是因为秦可卿的缘故,贾珂对于贾芝继承皇位却是顾虑重重,别人也许不知道秦可卿的身世,但贾芝这个儿子一定会知道的。
如果贾芝登基坐殿之后,是不是会重用前朝的官员,是不会是会给那些被他杀了的前朝皇亲国戚平反。
这事贾珂无论如何也不能看到的,在贾珂看来,这就是对自己的背叛。
我杀这些人为的是什么,还不就是为了后世子孙皇帝能够平安无事。
如果后世的皇帝为了得到些名声,而把自己这个开国皇帝给卖了,那贾珂是万万不能同意的。
再说贾珂现在儿子又不是光他一个,为什么非要楚王继承皇位?
楚王贾芝不是嫡长子吗?那我就给你立个对手。
于是贾珂便封薛宝钗为皇贵妃,在法理上来说贾珂随时都能再让薛宝钗进一位成为皇后,。
而且现在没有皇后的情况下,皇贵妃已经和皇后没什么区别了。
如此一来,薛宝钗的儿子也是嫡子,有薛宝钗在前面挡着,你这贾芝也该老实一段时间了。
贾珂现在才理解了,以前那些贤明的皇帝,为什么在处理继承人这一点上犹豫不决,反复无常。
如果是别的事情,这些皇帝自然能够冷静处事,但是对于家事上,这么多儿子都是自己的骨肉,这就让皇帝的判断出现了严重的个人感情因素。
贾珂叹了一口气,这打江山难,坐江山更难,选一个能守住江山的人更难。
不说贾珂在这里感叹,再说李德善得了圣旨,立刻把他手底下的人招集起来了一大堆,然后让这些人敲敲打打,随着他一路前往薛宝钗的承乾宫。
结果,李德善还没有到了承乾宫,薛宝钗被封为皇贵妃的消息就已经在皇宫之中传遍了。
等李德善到了承乾宫时,就见薛宝钗的贴身女史黄金莺(莺儿),早就带着宫中的宫女太监在那里等候了。
李德善见到莺儿在那里等的,急忙上前几步对她笑着说:“怎么有劳你出来等着?”
“我听说皇上的圣旨要来承乾宫,所以提前出来迎一迎李公公。”
李德善听了对着莺儿笑了笑,而黄金莺也回了他一个微笑,两人是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