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n22n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妙手神農 愛下-第兩千一百九十七章 初露端倪鑒賞-bwf7u

妙手神農
小說推薦妙手神農
老鬼头回来,下远远看了一眼麻老道,看到余飞陪着在一边打坐,老鬼头也钻进去自己的帐篷去了。
老鬼头回来的时候,其实余飞已经停止了修炼,因为是侧对着麻老道,有一只眼睛麻老道看不到,他的这只眼睛微微睁开了一个缝隙,远远的看着老鬼头。
老鬼头太正常了,正常的仿佛之前对着麻老道笑的人不是他,他回来还是随便看了一眼半山腰,然后就回去了自己的帐篷,之后再也没有出来,仿佛和孙赖子一样去恢复休息去了。
余飞修炼到了下午,没有给麻老道打招呼就离开了,因为麻老道看起来正在修炼。
回到营地里之后,余飞进去帐篷继续盘膝,不过却将听觉彻底放开等待了起来,虽然他都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余飞全面使用起来自己的听觉,千米之内的动静基本都能掌握,百米之内的动静,可以十分详细的掌握,甚至可以通过声音,分析出来大量数据,堪比眼睛一般。
梅媛馨和李莹莹看到余飞回来就盘膝坐下了,仿佛在修炼一般,两女便也静悄悄的不打扰余飞。
余飞一直在等待,等到天黑也没有什么收获,他却完全不着急一样,这一等就是半夜,梅媛馨和李莹莹,分别盘膝坐在余飞的两边也都跟着在修炼。
余飞的眼皮突然微微一动,这是因为一个人在清醒状态,万一神经突然传送了大量的信息,或者人的情绪猛的激动一下之后的应激反应。
余飞的眼皮动了一下,然后又没有动静了,过了七八分钟,余飞缓缓睁开眼睛,站起来走出去了帐篷。
他们这里被送来了发电机,但是按照余飞的要求,夜晚除非必要,否则不许使用任何可以产生光源的物品,所以周围一片黑暗。
甚至因为这里的气候的缘故,天空中似乎一直都有云朵,所以夜晚基本上都很黑暗,看不到月明星稀的那种夜空。
余飞在黑暗中走了出去,梅媛馨和李莹莹都被惊醒,不过也没有询问也没有跟出去。
她们两个很懂事,知道余飞这几天在做很重要的事情,帮不上忙就不要帮倒忙,没必要学习狗血电视剧上那些沙雕女主。
那些女主都是没事找事制造麻烦,仿佛生怕主角死不掉一般,完事还一脸无辜的表示自己是一片好心,还要被安慰,简直就是将弱智当本事使唤。
余飞站在帐篷外面,盯着正在爬上,向半山腰而去的老鬼头,余飞总觉得等到了夜晚,等到了大家觉得什么都看不到的时候,麻老道这个焦点,一定会吸引到什么。
果然不出余飞所料,现在无法解释清楚所有事情的麻老道和老鬼头,终究是要凑在一起了。
余飞就是淡淡的看着麻老道,没有杀气也没有怨气,就仿佛在看一出很无聊的电视剧打发时间,这样的态度,也正好不容易被人的第六感发现。
人的交流手段,基本上都是依靠表情、手势和语言来完成,不过这几点对于余飞来说,站在麻老道的边上,和站在自己的帐篷边上,看起来距离拉远了很多很多,但实际上没区别。
余飞可以清楚的看到两人那细微的表情和眼神,甚至于两个人哪怕是说悄悄话,余飞也有把握在这里可以听的清楚。
老鬼头慢悠悠的走了小半个小时才终于到了半山腰,来到了大石头的跟前。
老鬼头刚走上那块石头,麻老道就睁开了眼睛向老鬼头看了过去,两个人对视之后都沉默了片刻。
“我就说呢,你真的来了。”
麻老道笑着对老鬼头说道,这话说的有点意味深长,但是老鬼头似乎不太明白其中的深刻含义,以为这只是麻老道打招呼的方式,或者说麻老道猜到了他要来。
可实际上余飞听到这话的时候就有点无语了,因为麻老道这话的真正意思是,麻老道知道余飞离开,就是为了钓鱼执法,让老鬼头献身,然后老鬼头果然不出所料就来了。
要是这样的话,那就说明麻老道甚至都猜到了余飞有办法在监视着这里,他们两个的谈话都在余飞的监视之中,可能也只有老鬼头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我也想知道,你到底是谁?”
老鬼头没有装模作样的修炼了,直接蹲了下来,大家都在装,他突然就不装了。
“我就是和你从小一起长大的我!”
麻老道耸耸肩对老鬼头说道。
“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我的问题,问的不是你是麻小道还是麻老道,我问的是,就是指正在和我聊天的你,你到底是谁!”
老鬼头点了一根烟,在夜晚里打火机和烟头的亮度,足以让整个营地的人抬头就能看到,他竟然都不准备隐藏了。
“我就是麻老道,这就是我的答案,现在轮到我问你了,你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麻老道盯着老鬼头自信的说道,说完竟然开始反问,试图掌握交流的主动权。
“不,你欺骗了我,你不是麻老道!”
老鬼头没有回答麻老道的问题,而是直接指出来了麻老道的谎言。
“那你说我不是,你说我是谁?”
麻老道也掏出来烟点上了,老鬼头刚刚没给他散烟,可大家都是烟民,别人抽烟的时候,自然忍不住也想抽。
“我不知道,反正你不是麻老道就对了!”
老鬼头摇摇头。
“那我告诉我,我就是,至少我认为我是,我自己找不到自己不是的理由和原因,现在这个回答你满意吗?”
麻老道无奈的用十分专业的说法,严谨的表达出来了自己的想法。
“那你想知道什么?”
老鬼头听完顿了好一会,最后终于不纠结麻老道的身份的问题了,主动将交谈的主动权给了麻老道。
“我想知道你知道我却不知道的事情。”
麻老道白天通过和余飞的谈话,就猜到了老鬼头知道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这些事情他不知道,他的判断机会出现缺陷和破绽,所以他现在很想知道。
“我不能告诉你,等你自己醒来了,你自己就知道了!”
老鬼头摇摇头。
“你这不是废话吗!”
麻老道一听,这和那些江湖术士骗人一样的话,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如今的他说话喜欢直达要义,是什么就是什么,最不喜欢这种模棱两可的话语了。
“额,你这么一说,好像挺对的。但是我还想问一遍,你到底是谁?”
老鬼头突然又拐回去了自己的谈话频道,看似回答了麻老道的问题,实际上毫无价值可言。
“你是复读机吗?”
麻老道更无语了,两个人刚刚谈话的时候,这个问题纠结了半天,麻老道也认真的回答了,老鬼头却又问了,就仿佛复读机一般,或者有点像是老年痴呆,不断的问一个问题,别人回答了还问。
“你看,你变了,以前的你从来不这样说话,你变了,你知道吗?”
老鬼头突然就仿佛情侣吵架了一般,用女方的语气对麻老道说道。
麻老道嘴角抽了几下,一脸无语的看着老鬼头,开始怀疑老鬼头是不是玩腻了女人,又想玩男人了。
正在山下帐篷前偷听的余飞,听的也是表情精彩至极,两个人的这谈话简直就堪称神奇,明明两个人说的一本正经,但余飞就是感觉这两个人在说相声。
麻老道和老鬼头都沉默了,似乎都觉得谈话的气氛出现了问题,他们要换个语气或者话题,不然今晚就可能聊出事了。
“你不要搞得神神秘秘的就仿佛狗血电视剧一般,这个不能说,那个不能说,实际上就是第一集说出来,问题就能解决,电视剧就能大结局了,硬生生的被你拖到第四十集!”
麻老道过了好半天之后,再次开口对老鬼头说道,一个人一旦知道这个世界有一个关于自己的秘密之后,他就会想方设法的想知道秘密是什么,无论这个人的智商多高,都无法摆脱这个困局。
“说了不能说就是不能说,我这是为了你好!”
老鬼头吹胡子瞪眼的说道。
“我不想你为了我好,我也不需要你为了我好,我觉得我现在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又没有什么可害怕的或者害怕失去的,我只是听到一句话而已,再不好又能怎么样!”
麻老道有些崩溃的说道,为了听到答案,也算是苦口婆心了。
“这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而是我想不想,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好,难道还需要征得另外一个人同意吗?”
老鬼头也是一个足够倔强的人,他也活了大半辈子了,有一套自己的理论和底线。
“你这人!你让我怎么说你好,你想想,要是天龙八部一开始,那个老秃驴说出来带头大哥是谁,电视剧是不是立马就能全剧终了?所以这说明了什么?说明除过第一集和最后一集,剩下的都是浪费时间啊!”
麻老道无奈的用一部人尽皆知的著名电视剧,给老鬼头举例子说道。
“哼,你总是只看重结果,却不知道,过程也很重要,要是一开始答案就出现了,那中间那些仿佛酿酒一般的重要变化就不会出现了,那么其实整个故事就索然无味了,所谓的酿酒也变成了酒精兑水了,那整部剧的灵魂就失去了不是吗?”
老鬼头立马也找到了反击的理由,甚至于他这段话之中,似乎也蕴含着深刻含义或者说给麻老道暗示了什么。
可是麻老道现在满脑子就是想知道老鬼头知道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导致于他的高智商都没用上,都没想老鬼头这话里有话说的是什么话!
所以说交流的时候,倾听往往要比诉说重要,听众不怎么样,你说的再好也白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