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y1xr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笔趣-第九百二十章 不借熱推-6uk1u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方休听见这话,有些无奈。
难道我一个堂堂的安国公,在你的心里便是这样的一个人?
还英国公呢!
呸!
方休摆摆手,没好气的道:“好心那当驴肝肺,爱卖不卖!”
英国公听见这话,仔细的观察切了方休。
怎么看似乎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莫非这小子还真是发了善心不成?
英国公的表情出现了数次变化,终究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开口道:“这煤矿,老夫便自己留着了,不管怎么样,总归是祖上留下来的,砸在手里便砸在手里了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是极为的心疼的。
他现在只有希望方休还和以前一样,唯利是图,无利不起早。
不然这煤矿便真真的是砸在自己的手里了!
方休见英国公做出了决定,瞥了他一眼,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道:“你来我这方府就是为了说这件事?”
英国公眉头一挑,道:“不然呢?还能有什么事……”
“好,那此间事了,不送。”方休站起身,便做出了送客的姿态。
英国公见到这一幕,又是气的吹胡子瞪眼的,没好气的道:“不管怎么说,老夫也是你世伯,老夫跟你爹那是过命的交情,想当年还在北方四州的时候,老夫曾经……”
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方休打断。
“得得得,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别提那些旧事,我爹也不在身边,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你个老东西说话没有一句真的!”
“嘿!”
英国公眉头一挑,就要骂人,转念一想,却又是露出了笑容,道:“其实也没有多大的事情,就是你那煤矿的矿坑,老夫前些日子去看过了。”
方休听见这话,上下打量了一眼英国公,表情有些奇怪。
他实在不明白英国公去矿坑做什么。
英国公被方休盯的有些不太自在,有些扭捏的道:“这些日子,京都府的勋贵都不好过,你也是知道,从你买卖宅子那天起,咱们京都府的人就没好过……”
又是提起方休以前做过的那些事情。
方休也是懒得理他了,任由他说。
说了许久,方才提到正事。
“总而言之,老夫缺银子,你也知道,老夫之前造了几艘船,这几艘船还没有造好,府上却是连那些船工的工钱都发不上来了。”
“借银子?”方休听到这里,已经差不多明白了这老东西的意思,转头看着他,问道。
“不白借!”英国公表情还是有些奇怪。
自己堂堂的英国公,向一个小辈借银子,怎么都说不过去。
方休却是摆手,道:“免谈。”
英国公听见这话,脸色顿时黑了,没好气的骂道:“老夫还当真是给你个小兔崽子脸了!老夫原先救过你爹的命!现在问你借些银子都不行?”
“不行。”方休斩钉截铁的道。
顿了顿,又道:“借银子的有你这种态度吗?”
英国公听见这话,又是想要骂人,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平复自己的情绪,然后才道:“给世伯一个面子,借的不多,十万两就够了。”
方休眉头一皱,看向英国公,道:“十万两?造几艘船需要这么多的银子?”
英国公听他这么说,像是想起了什么,又是不开心了。
“原先是不需要这么多的银子的,现在却是需要了。”
“为何?”方休这段时间倒是还真没有关系物价方面的事情。
英国公道:“当然是因为你修路,还有那无休布庄……”
“……”
方休一脸无语的看着英国公。
他实在不明白,这两件事情之间有什么关系。
英国公解释道:“原先雇佣船工的钱却是花不了多少,最多只是一个月五百文,如今你这边开始修路,还有那边无休布庄招募小工,还有就是你的那些个船队,又是要招人。
一个月最少都是一两银子,大部分都是二两银子。
你说其他的人见了,五百文钱,他还干吗?”
方休听见这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有点儿道理。”
英国公继续抱怨:“不是老夫抱怨,这世上多的是流民,你能救一个是一个都是没什么问题,可是那也不需要一两银子这么多啊!
这一两银子足够那些流民一家子花销一个半月了,这又是何必呢?”
方休看着他,道:“这流民也是百姓,当然不仅仅是要填饱肚子,还有衣服,还有宅子……”
说到这,顿了顿,自顾自的解释道:“这京都府的宅邸多贵了,便是给了他们一个月一两银子,怕是没有个十几年,几十年,那也是买不起的,因此,王宝乐那小子还是给的少了……”
“……”这下子轮到英国公无语了。
憋了好一会,他终于是忍不住了,开口问道:“你是不是银子太多了?”
方休听见这话,看向英国公,表情竟是十分的严肃,还点了点头,道:“倒的确是,想用也是用不完,别说是二两银子了,便是每个人三两银子,怕是还绰绰有余……”
“你小子!”
英国公听见这话,想要骂人。
方休却是不放在心上。
因为他知道,只有用出去的银子才是银子。
尤其是对于自己这样的巨富而言。
银子藏着,那就什么也不是。
只有把银子用出去了,才能赚到更多的银子。
这赚到更多的银子,却不仅仅是方休一个人,而是整个楚国!
这似乎是有经济原理的,但是方休却是记不住了。
他只知道,这银子留着也是留着,没什么用,倒不如花出去。
方休看向英国公,摆摆手道:“不就是银子,借给你就是了。”
顿了顿,又道:“记住,按时还。”
英国公没好气的道:“你小子比你爹狠多了!”
方休拱拱手:“承蒙世伯夸奖,不敢当,不敢当……”
英国公:“……”
方休道:“我听说这津州府最近造船的人很多。”
英国公听他提起这茬,来了兴趣,忙不迭的道:“那是自然,这造船背后的利润,那可是太大了!
不然老夫也不会问你借银子也要把这几艘船给造好!”
“哦?”方休面露诧异之色,开口问道:“还有这样的事情?利润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