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s84t優秀言情小說 全境污染 txt-第四百一十九章 死狀詭異的夫妻-xpzwe

全境污染
小說推薦全境污染
“让开!”
威廉想要推开阻拦在面前的人影,但对方却根本纹丝不动,威廉只感觉到自己仿佛在推一座沉重的金属雕像。
他有些意外地抬起头,看到为首的一个英俊到不像话的年轻人,正在微笑地看着自己。
在年轻人身后,还跟着两个同样漂亮的女人,以及一个绿色蓬松卷发的小萝莉。
“你们是……”
光是被年轻人这样看着,威廉便莫名感受到沉重的压力,他有预感,如果自己违背对方的意愿,将会面临极为可怕的后果。
夏仁开口说道:“有点事情,想要问你一下,请问有时间吗?”
“有!有的。”
威廉懦懦地回答道。
夏仁眼神看向一旁的秦芸。
十几分钟后,依靠秦芸的蛊惑能力,夏仁他们才终于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谈话过程中,威廉自己也意识到了情况不对,他此时的想法和过往的记忆出现了难以想象的矛盾,如果不是被秦芸诱导着亲口说出来,恐怕他自己永远也无法发现异常。
“我,到底是怎么了?”
威廉低着头,心底感觉到浓浓的恐惧。
如果他的记忆没错,银行卡里的这笔钱本来应该是儿子救命的手术费,是他想尽一切办法,甚至不惜出售身体器官也要得到的巨款。
但是眼下,他却无法理解自己过往坚持。
威廉发觉自己,好像突然之间,就和儿子形同陌路。
“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医院外的花坛边,秦芸继续问道。
威廉的精神状态已经有些恍惚,低着头想了好久,才不确定地回答道:“好像,是去了一趟洗手间之后……”
“地点?”
夏仁问道。
威廉说出了那个洗手间的位置。
“你说你的账户凭空多了六十万对吧?”
夏仁一直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强行逼迫着威廉的目光与自己对视:“这笔钱,你知道应该花在什么地方,对吧?”
这已经是一句赤裸裸的威胁,按照常理,威廉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接受这样的威胁。
但是,内心深处的理智告诉他:
不要拒绝。
“我,知道……”
“那就行,记住,你是孩子的父亲。”
夏仁转身带着秦芸她们离开,留下惊魂未定的威廉。
“是答愿镜吧?”
走到远处,秦芸问道。
“没有错,像是答愿镜的风格。”
当初于静静的情况和威廉极为相似,都是在愿望达成以后,就永远失去了某些东西。
曾经夏仁想不通于静静到底向答愿镜许下了怎样的愿望,如今他却想明白了。
但是。
“一心想要拯救儿子性命的父亲,却被剥夺了对儿子的感情。”
这真的,算是完成了当事人的愿望吗?
如果不是他们今天凑巧撞见,恐怕一场人伦悲剧在所难免。
夏仁前往了威廉所说的那个洗手间,除了一丝微不足道的污染气息外,别无所获。
以答愿镜的能力,除非它主动出现,否则根本没有人能够找到它的踪迹。
从东洲的临山市到西洲索里市的直线距离也有三万多公里,答愿镜在三天的时间内连续出现在这两个地点,不得不让夏仁怀疑这是巧合,还是对方故意为之。
亦或者,答愿镜当时并没有从自己身边逃走,而是一直隐藏在自己身边某个角落。
虽然很想找到对方并收容,不过眼前真正要紧的事情却并非这件。
这所医院是超人协会的据点之一,有后勤部引荐,夏仁几人得以畅通无阻。
在一名年老医生的指引下,他们来到医院的太平间。
疑似被异派献祭杀死的遇害者遗体就被暂时保存在这里。
“早上的时候,有没有其他基金会的人过来?”
路上,夏仁朝那位老者询问道。
“倒是有一个。”
“是不是一个三十多岁,留着山羊胡子的人?”
因为时间比较近,老者没有犹豫,回答说道:“是他,名字比较奇怪,好像是叫房屋中介,不过就在一个小时前,他已经离开了。”
“离开了?”
夏仁皱了皱眉。
一个小时前,刚好是自己到达索里市的时间,难道他是在故意躲着自己?
为什么?
越是找不到房屋中介,夏仁就对他的意图越是怀疑。
不过既然来都来了,碰上污染事件,总不能全然不顾。
尤其是这件事可能跟异派有关系,如果能够找到背后的异派,说不定运气好,还能得到一本魔典。
在老医生的引路下,他们进入停尸间。
十一月底,里面的温度比外面还要低,并且弥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阴森感,大概是来源于人类天生对于死亡的恐惧。
受害者的遗体共有两具,死者是一对年轻夫妻,基金会提供的情报的显示,他们最后一次外出是下了班以后参加公司聚餐,根据当时一起参加聚餐的同事回忆,当时两人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并且是在众人的目视下开车回家,但是两天后,他们的尸体却在自己的家中被发现。
医生年岁已高,身体素质比较差,进入太平间以后,冻得打了两个喷嚏,他正要告诉夏仁尸体的位置,却见对方已经径直朝正确的位置走去。
尸体上散发出污染就像是一碗白粥里的苍蝇,无比醒目,夏仁掀开尸体上的白布,简单观察了一下。
因为案件现场比较离奇,基金会很快介入,并确认为污染事件,随后争端仲裁院直接接手,并未经过警署的程序。
两具遗体的死亡时间相同,现在都是全身赤裸的状态。
尸体表面并没大范围的明显外伤,只是膝盖都有淤青,且手腕处严重肿胀,有被绳索捆绑的痕迹。
根据现场的照片,夏仁已经提前知道,他们被发现时,四只手都被捆绑在一起,伸过头顶,面对面跪坐,姿势像是在做某种祈祷。
事发的房间干净整洁,也没有财务丢失,说明遇害者没有挣扎就失去了抵抗能力,亦或者……是他们自己摆出这种姿势的。
不过后面一种可能并不存在,因为受害者的手心中出现了灼烧痕迹,他们死亡时,手心中一定捧着某样东西,但是这件东西却并没有遗留在现场,那必然是有人取走了。
夏仁翻开女性死者的手掌,在那肿胀充血的掌心中,有一道三角形的灼烧痕迹。
她死前仿佛紧握着一个烧红的烙铁,皮肤已经完全烂掉,漏出里面翻卷溃烂的肌肉组织。
而在男性死者的手心,则是截然不同的六角形灼烧痕迹。
“难道他们握的是不一样的东西?”
可是两人的双手都被紧紧捆绑在一起,根本就没有其他空隙。
“他们的死因是什么?”
夏仁问道。
旁边的老医生回答道:“是失血休克,出血口是在……是在……”
大抵是觉得不可思议,尽管已经确认了死因,老医生还是不敢轻易说出结论。
“是在他们的掌心。”
“他们浑身的血液,仿佛是被掌心里的东西,抽走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