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qwu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205章 老天有眼吶讀書-lxqqr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长安县县廨。
曹英雄趴在桌子上睡觉,不知道是否梦到了昨夜在青楼相识的女妓,嘴角竟然流出了口水。
作为文吏,他和王辅在一间值房里做事,同房间的还有一个小吏张耀。
张耀以手托腮看着张辅,一双浓眉下,眼中全是讥诮之色。
“这便是能考中进士的大才?”
曹英雄和王辅是顶着差点考中进士的名头来的长安县,刚开始惹人注目,等和他们一科的考生黄湖来了长安县任职县尉后,曹英雄和王辅马上就成为了笑柄。
黄湖上衙第一日就来到了这里,含笑说和曹英雄和王辅参加过文会,也一起喝过酒云云,一脸叙旧的模样。
但转过身,就有黄湖私下的话传出来,说曹英雄二人不学无术,连小吏都是混来的。
从此之后,他们二人的日子就有些艰难。
“英雄!”王辅一巴掌拍醒了曹英雄,随后起身,束手而立。
“啥?”
曹英雄抹去嘴角的口水,眼神有些茫然。
外门站着他们同科的小老弟黄湖。
此刻小老弟板着脸,肃然道:“你二人在此处懈怠,上官有令,即日起,你二人就跟着某行事。”
王辅的脸颊颤抖,“某……某……”
黄湖盯着他,“你有意见?”
王辅摇头,“没,遵从黄少府之令。”
黄湖看向曹英雄。
曹英雄真想一茶杯砸过去,然后不做了,回家当富家翁去。
可想到自己离家来长安参加科举时许下的豪言壮语,他就咬牙道:“遵从黄少妇之令。”
这个缺德的蠢货!
王辅真想离他远远的。
黄湖点头,“最近那个霸虎又冒头了,给你二人十日抓捕霸虎归案,逾期……哪怕某和你等是一科的考生,也顾不得脸面了。”
霸虎叫做陈中,是长安县的游侠儿。游侠儿蔑视官府没事,但这货却喝多了重伤两名不良人。
这等行径激发了长安县不良人们的怒火,于是开始围剿陈中,可陈中身手了得,关键是异常警惕,以至于一个月过去了,依旧没有抓捕到位。
黄湖科举出仕的职务是县尉,长安县六名县尉,各自分工不同,他的职责是负责治安。
陈中的案子上面压了下来,他自然要再压下去。
“某不是不良人!”
让小吏去抓捕贼人,这事儿不地道,但从法理上来说毫无瑕疵,无可指责。
相对胆小的王辅都怒了。
黄湖冷冷的看着他,“你有意见?”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王辅:“……”
黄湖冷笑离去。
“哈哈!”张耀突然笑了笑,“赶紧吧,十日一旦抓不到霸虎,屁股都能给你们打烂了。随后直接让你等去看管仓库,或是打杂,一辈子都别想出头。”
张耀一番话说出来此事的后果,然后幸灾乐祸的看着曹英雄二人怒不可遏。
曹英雄有钱,一来就大手大脚的交好同僚,可最终大部分人吃了当白吃,当面称兄道弟……
“帮某一把!”
“上次你还说有难同当的。”
“哎!你特娘的别跑啊!”
“某是英雄,看清楚,请你喝酒玩女人的英雄!”
曹英雄颓然回来。
晚些他们出现在了平康坊。
“兄弟,可知晓霸虎在何处?某给钱,十贯。”
“娘子,你可认识霸虎?”
“……”
二人最后木然坐在一家青楼的外面。
“唷!英雄!”
老鸨出来,本想驱逐这两个坐在自家门前的蠢货,可看到其中一个是青楼常客曹英雄后,不禁狂喜。
曹英雄习惯性的侧脸,王辅一把拽着他,“赶紧走。”
一直到下午,二人连头绪都没有。
“十日后咱们会被打个半死。”王辅伤心的坐在路边,抱膝哭泣。
“哭个屁!”曹英雄整理了一下衣冠,随后去了一家青楼,再出来时,身后跟着两名女妓。
“某去道德坊了,你继续哭。”
王辅跳起来,“去求贾参军?”
晚些,二人出现在了道德坊外面。
贾平安今日很忙,和唐旭等人商议百骑要增加多少人手,还得去元从禁军那边挑选新人。
远远看到了坊门,贾平安也看到了曹英雄。
“兄长!”
隔得远远的,曹英雄就招手,笑的格外的风骚。
贾平安近前下马,指着两个女妓问道:“这是何意?”
曹英雄笑道:“兄长,听闻你在百骑辛苦,小弟弄了两个女妓来伺候你,她们擅长按压,半个时辰下来,兄长,这人浑身舒坦呐!”
原来是技师啊!
贾平安就说曹英雄不敢给自己弄那些东西,他皱眉道:“送回去!”
曹英雄干笑道:“兄长,男女搭配,这活着才不累啊!”
可贾平安真要享受服务,不管是雅香还是冬至,都会心甘情愿的为他马杀鸡。
“她们走,还是你走?”贾平安冷着脸,曹英雄打个寒颤,赶紧送走了两个女妓。
三人一路进去,进坊门时,曹英雄觉得姜融的动作特别古怪,那种吸气把肚子都吸大的还真是罕见。
“说吧,何事?”贾平安知晓曹英雄二人无事不登三宝殿。
曹英雄把事情说了,最后说到黄湖此人时,咬牙切齿的道:“当初考试前,小弟经常请他喝酒玩女人,那时他一声声曹兄叫的亲切,可后来却和乔东兴搅合在了一起,小弟觉着,此人是在为乔东兴报仇。”
“还不错,至少有脑子。”
曹英雄这等就是面带猪像,心中嘹亮的典范。
“那个霸什么?霸虎,兄长,说是凶悍绝伦呐!小弟就算是寻到了他,怕是也经不起他一拳。”
曹英雄握拳,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
王辅说道:“贾参军,某以为,那霸虎怕是不在长安城了。”
“在不在的另说。”
贾平安没想到竟然会遇到这等事儿,他可以出手解决,比如说把曹英雄二人弄到别的部门去,脱离黄湖。
“要不就换个地方吧。”
曹英雄瞪大了眼睛,“兄长,小弟做事从不退缩,若是去了别处,小弟以后见到黄湖,乃至于见到长安县的官吏都会觉着难受……”
这种心态不错!
记得曹英雄还喜欢卖弄心灵鸡汤,看样子是深受其害。
贾平安看了他一眼,觉着这就是没经受过几次社会毒打的懵懂青年。
贾平安笑了笑,“如此,某去看看。”
“多谢兄长。”
曹英雄出了道德坊,对王辅说道:“长安县的不良人都寻不到陈中,兄长怕也难。如此,这几日咱们多吃些。”
“为何?”王辅不喜欢用暴食暴饮来消除负面情绪,觉得特软弱。
曹英雄昂首,唏嘘道:“他们说,被打板子多了会拉不出屎,这几日多吃些,到了第九日就不吃了,拉空,如此就省事了。”
王辅:“……”
你特娘的真是个天才!
回到县廨,一路遇到几个小吏,都摇头叹息。
这是觉着他们会被黄湖玩出花来。
第二日,他们依旧去平康坊寻摸消息。
一无所获。
第三日,贾平安把他们叫到了平康坊。
一个胸口有蛇头刺青的女子站在贾平安的身边,在低声说话。
“……那徐大的手下有几个身手了得的,要不我带着兄弟们跟着去吧。”
贾平安摇头,“恶少与官府携手……消息传出去你就成了过街老鼠,回去吧。”
这个男人,从来都是这般的风度翩翩,不曾仗势欺压她。可惜他不肯和自己结拜为兄弟。
想到这里,许多多拱手,随后令小弟跟在后面查看,一旦不对劲,就准备去砍人。
“跟着来。”
贾平安一马当先,出了这条巷子,外面站着一个身板超级厚实的少年。
“兄长。”
李敬业看了曹英雄二人一眼,说道:“就是他们?”
贾平安点头。
随后一行人到了一家青楼的外面。
“客人来了。”
老鸨欢喜的迎了过来。
贾平安看了里面一眼,“某寻徐大,有笔买卖想和他联手。”
老鸨看了他们一眼,说道:“徐大在二楼,且跟着我来。”
晚些,二楼的一个房间外面,老鸨敲门,“徐大,有人寻你。”
看她小心翼翼的模样,可见这里面的徐大才是青楼的老板。
“进来。”
老鸨推开门,曹英雄往里面看了一眼。
我的妈!
里面坐着十余个看着面色不善的大汉。
这些都是恶少和游侠儿。
中间的大汉正在喝酒,脸色微红,抬头道:“谁寻某?”
贾平安上前,目光在室内寻索,问道:“霸虎何在?”
右边一个大汉想蹦起来,徐大按住了他,说道:“某知晓你是官人,可某也认识官人,如此你可退去,晚些再来。”
说着他起身,傲然道:“某能在此五载……”
这就是背后有人的恶少,得意忘形到了不把官人放在眼里。
不过这是恶少们的习惯和传统。
贾平安微笑道:“拿下霸虎,某算你自首。”
“好大的口气!”徐大一看没路子,就喝骂道:“打出去!”
曹英雄颤声道:“兄长闪开!”
他准备豁出去了,直接跳坑。
贾平安是闪开了,曹英雄刚走出两步,就看到右侧声音闪过,接着自己就像是遭遇了大锤锤击般的侧飞出去……李敬业出动了。
砰砰砰砰砰砰!
没多久,里面躺满一地恶少,李敬业一手拎着一个大汉出来。
“这是陈二!”
陈二被丢在地上,仰头喊道:“某认识不良帅!某还认识……”
贾平安淡淡的道:“某贾平安。”
“百骑之虎!”陈二嘶声道:“那又如何?”
贾平安指指陈二,“英雄,去,打断他的腿!”
还有这等要求?这是兄长想让某见血吧!
曹英雄一怔,毫不犹豫的就在里面寻了凳子,然后用力砸去。
“嗷……”
这等开青楼的恶少,身上都有解不开的罪孽。贾平安觉得打死也许有冤枉的,但打残绝对没错。
另一边的霸虎鼻青脸肿的喊道:“是哪位好汉出手?某霸虎,当年也曾……”
太特么吵了。
贾平安说道:“曹英雄和王辅来此抓捕霸虎,陈二明知霸虎是长安县追捕的要犯,依旧出手阻拦,被王辅打断了腿。”
“某?”王辅指指自己,觉得陈二打断自己的腿更现实一些。
贾平安继续说道:“霸虎趁机逃窜,曹英雄奋不顾身的追击,截住了霸虎,随后勇敢和他厮杀,以至于遍体鳞伤,终于抓获了贼子……”
曹英雄的眼皮子一跳,“兄长,你看看某……某看着不像是遍体鳞伤的模样啊!”
“这个简单。”贾平安指指曹英雄,“给他些功勋。”
李敬业上来,挥舞着拳头,非常轻柔的来了几下。
“嗷!”
可他的轻柔对于曹英雄而言依旧是不可承受之重。
“成了。”贾平安很满意。
“兄长,咱们去看甩屁股的胡舞吧?”李敬业觉得那胡女的屁股甩的极好,堪称是一绝。
你特娘的也不怕腰子没了。
贾平安点头,二人扬长而去。
王辅呆若木鸡,“就这么简单?某怎么觉着是一场梦呢?英雄,你掐掐某看看。”
曹英雄毫不犹豫的重重一掐……
“嗷!”
曹英雄说道:“长安县那些不良人都在寻找霸虎的消息,可一无所获,兄长只是用了两日……果真是百骑之虎。”
“某以前还觉着贾参军是温文尔雅的。”王辅觉得自己的运气真不错,“英雄,多谢你了。”
“不客气。”
“若是没有你,某也不会认识贾参军,不认识贾参军,某此次怕是就要倒霉了。”
曹英雄点头,“兄长前程远大,某就想跟着兄长厮混,顺带能多睡些女人。”
剩下的事儿就简单了。
晚些,曹英雄弄了一辆马车,拉着两个重要人犯回了长安县县廨。
县廨里马上就轰动了!
“黄少府!”
正在值房里的黄湖被惊了一下,皱眉道:“何事?”
“抓到了,霸虎抓到了。”
嗯?
黄湖心中一喜,出去问道:“是谁抓到的?某给他去崔明府那里请功。”
在他看来是不良人。
小吏指指外面,刚想说话,就见鼻青脸肿的曹英雄和王辅走了进来。
随后就是几个不良人在吹捧。
“曹郎君一人擒获了霸虎,堪称是悍勇,我辈不及也!”
“王郎君竟然能打断徐大的腿,当真是我辈楷模。”
众人来到了黄湖的身前。
“谁抓到的人?”
“某。”曹英雄昂首说道。
“你能活捉霸虎?”黄湖觉得里面有猫腻。
有人跟着附和了起来。
黄湖冷笑道:“马上讯问,某要知晓谁在里面弄鬼。”
曹英雄和王辅面色微变。
“崔明府来了。”
众人闪开,崔义玄缓缓走来,问道:“老夫听闻抓到了霸虎?”
黄湖堆笑道:“是,刚抓到。”
“谁抓到的?”崔义玄看来心情很美妙。
黄湖指着曹英雄说道:“此二人,但下官知晓他们身手差,此事怕是有情弊。下官以为要严查,随后报给崔明府。”
他觉得崔义玄一定会支持自己,所以很是自信,看了曹英雄一眼,那眼神格外的轻蔑。
这是要毁人啊!
曹英雄怒气勃发,刚想豁出去大骂一场,崔义玄皱眉道:“他们鼻青脸肿的抓获了贼人,为何要质疑?若是人人如此,下次那些不良人可愿意出去抓捕?你刚为官,要知晓轻重,莫要轻率。”
这话语重心长,在场的人都不禁微微点头,觉得崔明府果然是爱惜下属。
崔义玄想到贾平安先前让人来传的话,不禁多看了曹英雄二人几眼,随后扬长而去。
按照大唐的官场潜规则,作为县令,崔义玄甚至能令人责打黄湖。
可已经不用了。
黄湖的脸红的和猴子屁股似的。
从他任职以来,每一次见到崔义玄,老崔都会鼓励他一番,让黄湖觉得老崔是看好自己。后来的几次禀告,崔义玄都对他颇为赞许……
可今日崔义玄为何突然变脸了?
当着大家的面,他官威十足的呵斥着曹英雄二人,可转过眼,崔义玄的一番话就像是在当众抽耳光,抽的他生痛。
曹英雄回身,突然大笑了起来,喊道:“老天有眼呐!”
回到值房,那张耀狐疑的道:“就没见你们操练过,怎地能打赢了霸虎?那可是重创了两个不良人的存在。”
是呵!
曹英雄也觉得崔义玄有些太过慈祥了。
晚些出去,半路一个小吏拦住了他,说道:“霸虎和徐大都招认了,说是被你二人擒获,英雄,厉害!”
“哈哈哈,一般一般。”曹英雄不知道谁做好事不留名,竟然连霸虎和徐大都能压制住,让他们说谎。
晚些他告假去买了些礼物,估摸着贾平安到家了之后,才进了道德坊。
敲门,就听到里面有东西在跑。
呯!
房门开了,阿福在前方,好奇的看着曹英雄。
“阿福!”
这可是贾参军的爱宠。
曹英雄摸出一块饼递过去,阿福嗅嗅,回身就走。
杜贺说道:“阿福刚吃饱,倒是浪费了曹郎君的一番好意。”
曹英雄讪讪的道:“回头弄了羊肉给它吃,对了,兄长可在?”
“郎君在书房,有客人。”
话音未落,就听到前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小贾,今日弄了什么好吃食?不让老夫吃满意可不成。”
“崔明府?”
看到出来的贾平安和崔义玄,曹英雄全明白了。
合着是贾平安寻了崔明府,随后崔明府才会及时出现,给了黄湖一巴掌。
而后徐大和霸虎二人的口供多半也是在崔明府的亲切关怀下出炉的。
原来都是贾参军在为了某谋划啊!
从此之后,某也算是背后有人了!
贾平安见到他,就笑道:“这曹英雄虽然莽撞,可为人正直,见到不平就会出手。”
崔义玄看了曹英雄一眼,微微颔首,随即就和贾平安说话。
杜贺靠了过来,低声道:“崔公名望颇高……”
崔义玄老了,越发的爱惜羽毛,所以那等明晃晃的出手去偏帮曹英雄的事儿不会做。而且说句实话,为了一个小吏的事儿,老是去劳动他也不合适。
曹英雄明白了,“是,某不认识崔明府。”
他越发的明白贾平安请崔明府出手的情义,想到这里,眼眶不禁红了。
他曹英雄是个讲义气的人,兄长对某这般推心置腹,某当倾力回报他。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