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3r6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這個修士很危險笔趣-七百五十九章 專家熱推-3k721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吴聘怒了,传意念道,“本教授何错之有,因何要致歉。”许易传意念道,“教授坐稳了往下看就是,学生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吴聘意念冰冷,“来吧,展示。”
令牌那头的易冰薇只觉怪异到了极点,吴聘什么时候能这么冷静的说话了。
不待她发问,便听许易道,“我知道一直以来,我都给教谕留下了极为不好的印象,给教谕添了很多麻烦,而我却浑然不知。直到今日,我堪破情障,才知一直以来自己是魔障入心,每每遇到教谕时,便神思无属,做出了许多失态的举动,给教谕带来了很大困扰,我很抱歉。”
“原来如此。好吧,我接受吴教授的道歉。”易冰薇还真信了这个解释,因为吴聘的那些举动,的确堪称疯狂,如果就此能解决这个大麻烦,她当然乐见其成。
许易的语气忽然变得深沉,“教谕,我虽堪破了情障,但对你的心意不改,只不过,我不会再做先前那些疯狂的举动,只会把这份情意深埋心底。教谕是我的一场梦,我不在乎教谕把我当你身边的一阵风。”
吴聘眼睛直了,心中喟叹,“若我早会如此说话,何至于此,何至于此。”他虽不满意许易口口声声说他行事疯狂,但他真的难以置信易冰薇竟然肯如此平和地和自己说话,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
其实,他也不是一定要一开始就把易冰薇弄上床,若有这浸浸润润的过程,他何尝不愿享受其中呢?可他在易冰薇面前,总是举止失措,明明是想吸引易冰薇的关注,结果人家连话都不说,只是躲避。
易冰薇心中微惊,看来是真堪破了情障,连境界都不一样了,然而,吴聘给他留下的固有形象实在太恶劣了,一时间,她还没有办法将这么小清新的话和吴聘联系在一处。
易冰薇没有说话,许易的语调更低沉了,“今日吴某堪破情障,洗心革面,很多憋在心底许久话的,想要一吐为快,今日说完,便不再相扰教谕。教谕可能不知道,吴某甚至嫉妒你身边的一个随侍,一个杂役,因为他们就那样轻而易举见到我朝思暮想的你。”
吴聘发现自己的眼睛有些湿润,这话真的说到自己心里去了,为什么明明是自己心里话,自己怎么就说不出来,怎么就说不出来。
易冰薇咳嗽了一声,没觉得感动,反而心里一阵阵恶寒,但吴聘说的清楚,此番说完,便不再搅扰,故而,听着再恶心,她也只能听下去。
“吴某此生也算是官高爵显,想要奉承吴某之人多如南山之叶,而唯冰薇你最深得我意,也只冰薇你最不识抬举,偏偏我最放不下你。如果我的心是旷野的鸟,只在你的眼睛里找到了天空。”
许易话至此处,吴聘一颗心炸开了,“今日方知世上竟有如斯高人,早遇着此人,我岂不早抱得美人归了。我甚至愿用毕生之修为,去换他这张口吐莲花的嘴,实在是,实在是太能白话了。”
易冰薇也听呆了,她虽对这吴聘毫无感觉,但实在是觉得这只言片语中蕴含了无限深情,怎么早就没发现吴聘竟是如此的内秀,莫非堪破情障后,整个人都会彻底改观?
“吴教授,我还有事,改天再说吧。”她想静一静,最好找小鱼儿参谋参谋。许易声音稍稍拔高,“教谕让我说完吧,我恐怕要暂时离开道宫了。”吴聘急了,传意念道,“我何时要离开道宫了,你作死呢。”
许易传意念道,“要成功还是要搞砸,若是教授不听我言,我现在就撒手,左右已经帮教授挽回了局面。”吴聘慌了,“听你听你,都听你的。”他觉得是上苍开眼,终于降下许易这个情感专家替自己解难。
“吴教授要去往何处?”听到这个消息,易冰薇心情好了不少,没有吴聘在,道宫的日子肯定会明丽许多。听见易冰薇声音里有了温度,吴聘越发觉得许易简直有扭转乾坤之鬼才,太神奇了。
许易的声线开始变得浑厚,“我要去远一些的地方,去看看柔丽的山,清冽的水。在旅途上和遇到的人聊聊梦想,谈谈生活,交换挚爱之人的名字。天地辽阔,四处皆可流浪。我想不管我走的多远,时间过去多久,你的音容笑貌能穿越亘古洪荒,在某个雨后的下方,流淌在我的心上。若你应允,我最想抖落一身星光,从此长眠于你心上。”
吴聘嘴巴张成了巨大的“o”形,脑子里乱糟糟就剩了一个念头,“信了信了,这家伙没有吹牛,他必定有很多很多的女人。不冲别的,就冲这张嘴,连石头都要动情了。”
“慢点说,慢点说,你等等我拿笔记一下。”吴聘已经激动得难以自持了,匆匆忙忙不知从哪里弄出笔墨,开始急速录写。令牌那头的易冰薇传来的沉重呼吸,令吴聘欢喜得恨不能将许易供上高台。
“好了,冰薇,我就说着许多吧。我这个人啊,满身阴暗,还总想着给你一点阳光。可惜,我醒悟的晚了些,不过能和你说这许多,我已经毫无遗憾了。你不知道,你是多么的可爱,一定偷走了许多人的春天。不管如何,我祝福你。再见了。”
话音方落,许易示意吴聘切断令牌的联系。吴聘对他已是言听计从,一挥手,光芒一闪,令牌的信道被关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