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kps都市异能小說 宋煦-第兩百五十七章 處置四位相公閲讀-qo84u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一众人听着赵煦召见,不由得神情一动,相互看了一眼,尤其是韩宗道,忽然紧张了起来。
章惇静坐片刻,将韩宗道的那道公文递还给他,站起来说道:“走吧。”
赵煦召见,自然没什么说的。苏颂,章惇,蔡卞,韩宗道,苏轼五个人陆续出了青瓦房,转向垂拱殿。
这时候枢密院内的章楶已经在安排接下来事宜,准备前往北方各路巡视‘军改’。听见黄门的传话,两鬓的白发轻轻飘动,又交代了几句,便也前往垂拱殿。
此刻,垂拱殿内。
赵煦已经得到了比韩宗道更为详细的调查报告,看着一个个名单,面无表情,心里却暗自警惕与愤怒。
他对熙宁年间的事情基本没有什么印象,最多从一些资料里看到一鳞半爪。
但这个试点试出来的东西,还是让赵煦心惊。
开封府下辖十六个县,从‘火烧开封府’一案中,牵扯出一个提点公事,四个知县,相当于开封府的高官中十分之一的人反对变法,这还是章惇等人精挑细选的结果!
放到全国,会怎么样?
赵煦想到了熙宁年间的一些事情,眉头深深皱起。
幸好他谨慎的选择了先行试点,真的要是像章惇等人要求的全面复起‘熙宁之法’,后果还真是不可想象。
这时,苏颂领着身后五个人迈入垂拱殿,六个人不动声色的抬头看着赵煦,见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桌上,没有以往那种平易近人的热情,神情各有异色,来到近前,齐齐抬手道:“臣等参见官家(陛下)。”
赵煦没有任何反应,继续低头看着。
这里的六个人,章惇与赵煦最有默契,默契在于对朝局的清洗,对‘新法’的布局。但最了解赵煦的,还是要数苏颂。
这位七十多岁的老大人,宦海沉浮数十年,与赵煦屡屡交锋,对很多事情看的十分透彻。
他见赵煦不说话,就隐约猜到赵煦已经知道了。
感觉着风暴即将来临,这位惯常求稳的老大人开口了,抬起手,道:“官家,苏轼前来请罪。”
赵煦这才抬眼,看向苏轼。
苏轼双膝跪地,举着奏本,道:“臣苏轼知罪,请官家降罪。”
赵煦看着他,冷哼一声,道:“知罪?你知罪,那宁远侯也知罪,所有人都知罪,但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朕的旨意,在你们眼里,连擦屁股纸都不如吧?”
擦屁股纸这般粗鄙之语都出来了!
苏轼,章惇等人看着赵煦,越发谨慎小心。
苏轼脸色微变,匍匐跪地,一个字不敢说。
他没有像对苏颂那样解释是关于废除科举的原因,老老实实认罪。
赵煦见着,脸上平淡的转向章惇,道:“宁远侯府,你查封了?”
章惇平静躬身,说道:“是。皇城司已经围住了宁远侯府,正在清查。”
苏颂瞥了眼章惇,没有说话。他心里很清楚,这件事,多半还是他们君臣合谋,没有赵煦点头,章惇不敢抄家一个勋爵。
赵煦盯着章惇,双眼渐冷,神情微微变化。
自从他亲政以来,朝廷里发生的各种事情是从未断绝,哪怕高层被清理干净,但中下层依旧复杂难明。
尤其是这一次,暴露出了‘新法队伍’之中也存在严重问题,令赵煦更加明白——变法,是少数人中少人数的人的事情!
章惇这个‘新党’领袖,一如王安石,哪怕再三斟酌,推敲的人选,该叛变的还是叛变了!
韩宗道感觉着气氛有些压抑,举起那道公文,抬手道:“官家,‘火烧开封府一案’有了进展,请官家过目。”
陈皮看着他,上前接过来,转身递给赵煦。
赵煦根本没有看,放到一边,依旧盯着章惇,道:“章卿家,你是不是该给朕一个解释?火烧开封府的人是你选择的提点公事,十六个知县,四个结成了秘密反对新法的同盟,这还是查到的,没有查到的还不知道多少!”
众人听着赵煦平淡的话语中蕴含的怒意,全是神情立变。
章惇没有解释,跪到地上,道:“火烧开封府一案,是臣识人不明,认人不清。开封府出现反对‘新法’的同盟,是臣能力不足,德行有亏,不足以服众,臣请陛下治罪。”
苏颂听着眉头慢慢皱起,这件事最大的实际上的责任人自然是章惇,但章惇不能走!
章惇作为‘新党’领袖,‘新法’实际的操刀人,在朝廷改制伊始,‘新法’即将复起的紧要关头,他要是被罢,‘新旧’两党的平衡会被迅速打破,朝廷可能会崩溃!
那样的后果不可想象,苏颂当即肃色抬手,还不等他说话,赵煦的话已经砸了过来。
“苏相公,这朝休马上就要结束了,您老作为宰相,不在政事堂待着主持大局,跑到城外研究你的发明创造了?政事堂就这么清闲了吗?朝廷上上下下那么多人与事情,就不足以让苏相公多关注两眼?火烧开封府一案牵出新法派的内讧,您老是不是很开心?是不是希望这种事再多一点,朕就放弃了,大家一起马放南山,你研究你的发明创造,朕在宫里骄奢淫逸,醉生梦死,生前该享受的享受了,哪管他身后洪水滔天,天塌地陷……”
垂拱殿里的几个人心头震惊,不敢抬头看向赵煦。赵煦对近臣,向来亲近温和,从来没有这般冷嘲热讽,极少口出重言!
苏颂老脸抽了下,放下拐杖,跟着跪下,道:“臣……知罪。”
赵煦冷冷的盯着苏颂,又看向蔡卞。
蔡卞没用赵煦说话,当即跪下道:“臣督查不力,以至于出现这么大的纰漏,恳请官家治罪!”
赵煦冷哼一声,转向韩宗道,道:“韩相公,你是参知政事,开封府知府,这些人,这些事,你就真的一点没有察觉吗?还是察觉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是新党内部的争斗,你坐山观虎斗,任由他们斗吧,反正这天下姓赵,跟你没什么关系。要是朕哪一天幡然醒悟了废除了新法,你还能乘机邀功,做第二个司马光,成就‘三贤之臣’,名垂青史……”
韩宗道脸角犹豫挣扎,跪的奇快,声音颤栗的道:“臣不敢!”
韩宗道一跪,垂拱殿内,还站着的,唯有枢密使章楶了。
赵煦盯着跪着的五个人,神情冷漠,心里飞速的在计较。
‘开封府试点’事关改革大计,必须强力推行下去,任何挫折都不能阻止他的决心!
苏颂,韩宗道,章惇,蔡卞这四人,对‘新法’各有态度,这次暴露的问题,是下面的人心散乱,也是上面这些人不够团结!
赵煦双眼微微眯起,心里满满推敲着,许久之后,在一片冷寂中,他忽的沉声喝道:“政事堂诸人,大事失节,小事辜恩,临时畏搪,人浮于事,所有人降级三等,暂留政事堂听用!”
陈皮在一旁听着,神情惊变。
政事堂的四位相公,全部降级三等?
陈皮飞速收敛表情,悄悄看了眼赵煦,又忍不住的转向跪着的四位相公。
这已经降级三等了,要是再出事情,就没有任何理由留他们了?
陈皮哪怕是冷眼旁观,也还是有些心慌意乱。
真要是短时间内再出事,这几位相公,哪怕走一个,对‘开封府试点’都将有着不可预测的影响!
官家这是真的愤怒了,不愿再等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