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8u9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大清隱龍-4663 夜間路條推薦-4gb9q

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
满清的八旗集团面对新世界投降了,清流们在遭到一点点威胁之后也举起了白旗,不仅举起了白旗甚至还偷偷的也想来尝一口腥!
翁同龢的小轿子回府的一路上,他至少看见了三次,他的弟子偷偷摸摸的在交易所周围盘桓!
到底他们想干什么?不用问都能猜得到,面对如此大的诱惑,谁人能够抵挡呢?
“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这个世道真的是好人没活路啊!”
九月十五日,不光是十七支华族股票上市日子,同样也是标准指数在京师出炉的一天!
标准指数是华族接见了美国道琼斯指数的经验所编撰的,目前点数为1646点,而京师交易所指数为了和华族的指数有所区别,特意从新编撰。
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标准指数被分成了清标和华标两套班子,指数各自计算,但相互都是有影响的!
清国标准指数,九月十五日开盘以1000点计算,一天的市场火爆,让所有股价都有了大幅度的上涨,京津铁路股票直接冲上了十元,炒的市场内人气顿时高涨一片!
收盘之后,指数暴涨三百点,收盘1303点,一天市值涨了三成!
这下可算是看见钱了,京师内外上到王宫贵胄,中到文武百官,下到商贾百姓,全都欢喜的跟喝醉了一样!
所有酒楼、茶肆、花街柳巷全部爆满,宵禁令在今天已经失去了作用,豫王的手下抓都抓不过来了,完全变成了法不责众的一个态势。
晚上都十点多了,大街上成群结队喝酒、闹事儿的大有人在,小黄把总等人抓了一份又抓第二份,结果抓来抓去还抓了不少贝子贝勒!
一个两个你能处罚,现在关了满满三个牢房,加起来二百多号,明天怎么放这些醉鬼都是个问题!
这些人都是通天的,到时候这些贵胄们的家人,那些满洲姑奶奶就能把小黄把总他们的脸都给挠个满脸花!
豫王也知道不好办了,那就赶紧放吧,这一宿京师警察局全都变成护理大队了,连夜叫醒了好几百人力车夫,给他们写路条允许这些人在半夜送醉酒的客人回家。
这些人除了城门叫不开之外,其他的地方都可以自由走动!
比如说,你在南城喝醉了,允许你深夜回南城的家中,但是你想过崇文门宣武门去北城的家那是不可能的。
而内城也一样,喝醉了除了不能去南城之外,人力车送你回北城的家是不受限制的!
豫王本格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次破例居然记录了历史,就从这一天开始,这中国执行了数千年的宵禁制度,就被撬开了一条缝!
从这一天开始,深夜饮酒宿醉的人就可以乘坐人力车返回各家,只要不惊扰城防系统,那就没有人管你!
很奇异的是,这发出去的一百多张路条也没有个时间限制,也没有人找这些车夫收回去!
结果话痨车夫等一百人居然成为了,大清国第一批拥有夜间行车权利的特殊群体,这些路条就好像后世的出租车执照一样,变成了夜间跑活的一张通行证,一张执照!
这本来就是清朝官府施政时候大意马虎造成的一个纰漏,但是谁都没想到这样的一份夜间路条执照竟然成了一个新产业的开端!
话痨车夫此刻已经不单纯是一名车夫了,周围人看他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依然是睡大通铺,吃老咸菜!
每天跑活儿比谁都勤快,有钱就攒起来据说是送回老家爹妈手里了当老婆本了!
谁都没心思搭理他,一天天忙活的两眼一抹黑,有空闲时间喝酒解乏去,管他一个话痨穷鬼的好歹呢!
可是谁都不知道这话痨早就已经是一个不小的财主了,二百股京津铁路,如今已经价值两千多银元,这在车夫行里已经是大大的财主了!
这时候富察家的人力车产业早已经做大,一辆崭新的人力车需要一百块银元,而话痨所租人力车的老板,其实也不过就拥有五辆车而已,就这五辆车就能养活的老板天天什么活儿都不干了!
话痨渐渐动了心思,自从开始关注股市之后,他就突然变得爱学习了,本来他就读过书,小时候家庭条件还是很好的,只是后来变穷了而已!
这话痨经常从大家上收集一些过期的报纸读里面的新闻去,时间长了他这眼界还真跟别的车夫不太一样了!
第一天话痨车夫带着夜间路条送客人回家,小赚了三个银元,本以为第二天就不能跑了,可是没想到这路条没有人收走,还在他们手里放着!
路条可是好东西,又没有时间限制,还有豫王府衙盖的章,这话痨胆子有点大就像去尝试尝试。
第二天他故意没有回家,而是把洋车停在了大栅栏全聚德旁边的胡同口,就在这里静静的等活儿,他这是要赌一把看看这路条还能不能用!
十点了,最后一桌客人醉醺醺的走出了酒楼,也分不清东南西北白天黑夜了,看见一辆人力车就爬上去了。
“鲜鱼口……走……走啊……鲜鱼口……”
啪嗒一声,平日里五毛钱就能跑一趟的买卖,这醉鬼直接丢了两枚银元,看样子就是白天炒股发财的那一批人。
话痨收起钱,看着周围黑漆漆的街景,终于跑了起来,向着宵禁制度发起了挑战!
寂静的夜里,就这一辆人力车在跑,那是要多安静有多安静,要多渗人有多渗人,人力车前面明亮的煤油灯照着前路,不一会就让两名巡夜的警察给拦住了。
“怎么回事?敢冲街?不知道宵禁了吗?这都什么时辰了……”
“哎哎……二位爷……我我……我又条子……”话痨吓的腿都哆嗦了,颤抖着把路条递了过去。
两名警察一愣神,结果路条一看,相互对视一眼“哎……没错,是昨天发的夜间路条……这,这怎么办?”
“不知道啊?上峰也没跟咱们说,什么交代也没有啊?这路条上的章一看就是真的……”
话痨一听这话赶紧跪下了“二位爷!给小的一万个胆子也不敢造假啊,真的是衙门里开的!说是晚上可以跑……给在旗的王宫贵胄们送回家去!”
“您看,这位大爷,肯定是旗人大爷,要不也不可能这么晚不回家啊!您高抬贵手……”
“这趟活儿,我就赚了一个银元……二位爷拿去喝点茶,千万别抓小的啊!”
看着话痨伏低做小肯磕头,还肯给钱贿赂的情分上,再加上夜间路条还就是真的,你也不能说人家作假。
两人对视一笑“行了!你接着拉活儿去吧!不过我可说好了,不许出动静扰民!安安静静的!”
说完一吹银元的边儿,放到耳边快乐的听着!
话痨车夫跳起来千恩万谢,拉着酣睡入猪一样的醉鬼接着向前跑,虽说贿赂出去一个银元,但是他却非常开心,因为他找到了一个巨大的商机!
这一晚上,话痨就靠这张路条,拉了三趟,赚了三块钱!
这话痨简直是商业奇才,三天时间就买到手88张夜间行车的路条,一共才花了91个银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