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5c49熱門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ptt-第206章 五年後,你不如他鑒賞-teihq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百骑内多了百余人,这些都是从元从禁军中挑选出来的精锐,随后将跟着一起操练。
而百骑内部最早操练的那一批兄弟,除去留下了些种子当教官之外,都已经出发了。
贾平安的事情因此也多了不少,每日忙碌不休。
“参军,宫中来人了。”
贾平安正在给那些新人上课,闻言就出去。
一个内侍站在外面,“陛下召见。”
李老板这是想干啥?
难道是萧氏又发骚了?
贾平安觉着自己迟早会被萧氏弄死,念及此,他就恨不能阿姐赶紧进宫,随后横扫后宫。
李治正在宫中……喂鸟。
几只麻雀在殿前唧唧喳喳的转悠,李治拿着一把粟米,不时撒一些。
麻雀在啄食,却不肯靠近他。
“鸟儿也知晓不同类则远离,朕每日和不同的人见面,说话,甚至连鸟儿都不如。”
你的鸟儿太忙了……
贾平安行礼,李治抬头看着他,“萧氏那边又说梦魇,朕问你,为何如此?”
果然是那个骚客。
什么梦魇,这纯属是梦呓……
贾平安说道:“陛下,其实……怕是和寝宫有关,越是低洼潮湿之地,越是易生邪祟。”
话不用多说,领悟就好。
现在的太极宫问题很多,低洼潮湿就是个大问题。先帝当年就熬不住,准备在边上选址修建宫殿群,也就是以后的大明宫。
可宫殿修建了没多久就停了,如今李治一家子依旧在这潮湿的地方厮混。
后来甚至还发生过大水淹没寝宫的奇葩事儿,让李治想死。
记得李治就是在这里得的风湿病,以后渐渐发展,成为了痼疾。
李治见他神色平静,就微微颔首,“如此,朕知晓了。”
贾平安告退,一路出宫。
还没到百骑,有军士来寻他。
“贾参军,外面有姓苏的寻你。”
姓苏的?
贾平安没想到是谁。
到了皇城外,就见一个男子蹲在墙边,却是苏荷的大兄苏能。
“见过贾参军。”苏能起身行礼,竟然脸红了。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给我介绍妹纸?
贾平安不解。
苏能说道:“这阵子托贾参军的福,那彭毅给某寻了几个店铺,某挣钱不少……家里的屋子也修葺了一番,阿耶说要多谢贾参军,就请贾参军去家中饮酒。”
苏尚一看就是个本分老实的,但蒋氏却有些势利眼,上次看贾平安的眼神都带着不屑,直至彭毅认出了贾平安,直接跪了,蒋氏才换了个脸色。
所以听到苏尚请喝酒,贾平安犹豫了一下,“也好,晚些某就去。”
苏能的脸更红了,却是兴奋的,“那某下午来接你。”
这个用得着吗?贾平安莞尔道:“也好。”
到了下午,贾平安提前一个时辰出来,就见苏能蹲在墙边,嘴里嚼着不知道从哪弄来的草根。
贾平安上了阿宝,二人并肩而骑。
“那个彭毅介绍了什么生意?”
贾平安问的看似漫不经心,可却担心彭毅强迫那些商家必须要苏能的货。
强买强卖是最让人厌恶的事儿。
若是如此,他就准备让苏能退出来,若是不肯,那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苏能笑道:“某以前有个兄弟,原先跟着某厮混的,后来腿被打断了,就回家学酿酒,那酒好喝,某前几日寻他要了一批,送到那些酒楼酒肆去,都说好。彭毅就介绍了几家酒楼给某。”
“这个不错。”
一路到了苏家,从外面看去,果然是修葺一新了。
苏尚迎了出来,搓着手说道:“家中如今好了些,多亏了贾参军的照拂,如今老大也能挣钱了,老夫心中欢喜,想着这些都少不了贾参军的襄助。”
老头很老实。
但后面的蒋氏就不同了。
“大郎是自家寻到的好酒,也是自家去寻的生意呢!”
这是暗示老苏家的好日子还是自己过出来的,贾师傅不能居功。
这个女人……
贾平安想到了娃娃脸,那是多么有趣的一个妹纸,怎地老娘是这种德性。
但这样的妇人自然不能让他的心情有什么波动,随后进去,他坐下就要酒。
苏能给他斟满酒,期待的道:“贾参军尝尝。”
贾平安喝了一口,“好酒!”
酒水确实是不错,贾平安在五香楼喝最高档的酒,也就比这个好一些。
“可以做。”贾平安的心算是放下来了。
苏家看样子最近挣钱不少,看看蒋氏都换了新衣裳,满面红光的得意模样。
随后就是喝酒。
贾平安喝了几杯,就说不胜酒力。
“这是不给脸呢!”蒋氏在边上嘀咕。
苏尚横了她一眼,“少说话。”
娘们不会说话就闭嘴。
蒋氏一听就炸了,“怎地,我整日操持家中,这还错了?”
苏尚指指她,想骂人,但长久以来的性子让他只是叹息一声。
苏能皱眉,“阿娘,贾参军能来就是给了咱们脸面。再说了,上次若是没有贾参军,那黄老五就能砸了咱们家。”
蒋氏瞥了贾平安一眼,“现在你不是走正道了吗。”
这话的意思是,上次就算是把那些代卖货的生意丢给黄老五,苏家正好做酒水生意。
贾平安看了蒋氏一眼,一脸精明的妇人模样,还有些得意矜持的神色,典型的市井妇人。
上次她看似泼辣,可一朝翻身,那性子就直接飞升了。
前世贾平安见识过不少这样的人,落魄时谦逊,一旦翻身了,顿时就摇身一变,变得让他自己和旁人都陌生的不认识。
所以得意时最要紧的就是自省。
“大兄,有人寻你。”
苏香进来,先看了贾平安一眼,眼神中都是欢喜。
这个少年怯弱,贾平安上次出手碾压了黄老五,让他不禁暗自崇拜。
苏能出去,就见来人是天然居的管事。
“李管事,快进来喝酒。”
天然居的生意最好,每日需要许多酒水。苏能才将靠着彭毅做进去,恨不能把李管事供起来。
李管事冷冷的道:“喝酒就不必了,苏能,你的酒掌柜喝了,说是勉强能用,就是价钱贵了,一斤酒贵了三文钱。若是不能降下来,以后也不用做了。”
苏能心中一紧,赔笑道:“李管事,那酒某一斤也就能挣钱两文钱,还有些运送的耗费……若是都给你,某这……”
他的酒水生意刚开始,所以想着薄利多销,利润非常低。
李管事淡淡的道:“若是如此,一斤低两文钱,以后每月交给某。”
苏能明白了,这是索贿。
他若是不给,李管事是管采买的,随后动个手脚,就能把他赶出天然居。
旁的酒楼和酒肆也就罢了,天然居可是长安城饮食界的扛把子,能供给酒水,说出去就是现成的广告。
可……
“李管事,两文太多了,要不,两斤三文?”
两斤三文,加上各种耗费,他基本上就是白干,甚至是略亏。
但给天然居供货,略亏也行啊!
想到这里,苏能就松了一口气。
李管事皱眉看着他,负手骂道:“某说两文就是两文,你一个恶少,也配和某讨价还价?”
苏能面色涨红,“李管事……”
他双拳紧握,真心想一拳打爆这厮的脸,可想到酒水生意,就只得忍了。
见他忍耐,李管事就更得意了,说道:“某只需往外说一句你苏能的酒水难喝,你的生意可能做下去?”
苏能鼻息咻咻,真的忍不住了。
可看看修葺一新的家,想到家人,他把牙齿都咬得嘎嘣响,最终还是没出手。
李管事嗅到了些酒肉香味,正好饿了,就说道:“吃的是什么?”
“羊肉。”
李管事也不用他邀请,大摇大摆的进去。
里面的人刚才全程听到了他们之间的谈话,所以鸦雀无声。
李管事进来,大大咧咧的道:“某坐何处?”
苏尚起身,“郎君稍待,老夫这便去弄了案几酒肉来。”
李管事准备过去,边上的少年笑道:“无需让他,坐下。”
苏尚心中不安,“要的,要让的。”
蒋氏嘟囔了几句,说道:“我去做些菜来。”
面对这等豪横的管事,她也怯了,担心儿子的生意被此人搅黄。
可她走到李管事的身边时,李管事却不让路。
“郎君……”
蒋氏抬头堆笑,可发现李管事嘴唇蠕动,一脸惶然的看着谁。
她顺着李管事的目光看过去,却是贾平安。
他看这个少年作甚?
蒋氏还在懵,就见贾平安拿起酒杯,淡淡的道:“天然居的生意是在别人家谈的?”
觉得供应商的价格高了,天然居会把供应商叫到酒楼来商议,这叫做主场优势,谁会跑到供应商的家中来说事?
这个李管事一看就是来索贿的。
李管事额头见汗,“是……不是。”
“那你来作甚?”贾平安微笑看着他。
时至今日,天然居在他的眼中只是个小酒楼罢了,但韩进此人却心思不正,所以后续他再也没为天然居提供过新菜谱。
这位能让天然居的两个合伙人都要低头的存在。李管事只觉得那双眼睛里全是冷漠,他低头道:“某错了。”
苏能讶然,心想这位李管事在天然居可是了不得,堪称是呼风唤雨,据闻还和韩进是亲戚关系,可他竟然这般惧怕贾参军,这是为何?
贾平安淡淡的道:“价钱某不掺和,回去告诉韩进,若是觉着翅膀硬了,那某无话可说。”
李管事汗流浃背,“不敢,苏能的酒水极好,回头一斤加两文钱。”
“这些某不管!”
贾平安起身走了过来,对苏能微微颔首,然后说道:“若是天然居压价,你只管撤出来,随后来百骑寻某。”
什么狗屁的天然居。
才开了没多久,下面就乱糟糟的。
高阳的酒楼正在整修,弄好了之后……
想到这里,贾平安就在琢磨自己是不是该考虑一番挣钱的事儿了。
等他走后,李管事一迭声说道:“这个价钱无碍,回头一斤加两文。”
苏能却不肯,只说按照原先的价钱就好。
李管事热泪盈眶,当即握着他的手,说是回头请苏能去青楼喝酒。
最后临走前,李管事冲着苏尚拱手,一脸惶然的说得罪了。
等他走后,蒋氏不敢相信的道:“大郎,那贾参军为何能让李管事低头?”
苏能也不知道,“贾参军提及的韩进乃是天然居的掌柜,应当是他们认识。”
苏尚冲着妻子皱眉道:“大郎挣钱之后你就变了,尖酸刻薄,可贾参军对咱们家有恩,你这般没得让人笑话,丢人!”
蒋氏嘟囔道:“我也不知道他这般厉害,竟然能压住天然居。”
苏能不满的道:“阿娘,咱们怎么都行,就是不能势利,否则某出门都没脸见人。”
“知道了。”蒋氏想起贾平安竟然交游这般广阔,不但是官面上能管事,连生意上都能插手,不禁就后悔了自己先前的态度,“回头他再来,我做拿手的羊肉给他吃。”
就这?
苏尚父子三人都不禁无奈叹息。
蒋氏瞪眼怒道:“那还要我如何?难道要我跪下给他赔罪?那要不……这少年唇红齿白的,要不我给他寻个俊俏的小娘子……”
苏能摇头,起身出去。
苏尚不说话。
蒋氏见他们不满意,就捉住苏香问缘故。
苏香欲言又止,蒋氏怒了,“再不说,老娘拿大巴掌扇你。”
苏香捂脸,“阿娘,贾参军这般俊美,本事那么大,你认识的那些人哪里配得上。”
“俊美了不起吗?”蒋氏昂首。
苏尚和苏香同时点头。
蒋氏嘟囔道:“若是大娘子在就好了,正好嫁给他,咱们家也省事了。”
刚进来的苏尚板着脸骂道:“吃多撑着了?”
苏香赶紧出去。
蒋氏瞪着苏尚,“怎地,说不得?”
苏尚指着他,“不想惹祸就别提此事,不然……不然老夫休了你!”
蒋氏想对骂,可最终却化为一声叹息。
……
马蹄声轰隆而来。
贾平安在街边,看着大队骑兵从眼前而过。
这些骑兵的脸上依旧有风霜之色,但目光敏锐,可见是精锐。
“是从辽东撤下来的。”
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却是薛仁贵。
双方见礼,薛仁贵感慨的道:“当年先帝征伐高丽,大军云集,让人怀念呐!”
这位就是白衣从军,一战高丽即巅峰的大佬。
有人说猛将兄是是啥样的,这位便是。
第一次出征就敢单骑冲阵,万军之中斩杀敌将的狠角色。
“高丽那边如今很是乖巧,说什么与大唐和睦相处……”薛仁贵的眼中多了冷色,“此次随行的还有他们的使者,先前有人说了,此人带着几个所谓的勇士,这一路每次歇息就让那些人舞刀弄枪,小贾,你以为如何?”
“这是想恐吓当地军民,让当地军民以为高丽都是这等凶悍之士。”
薛仁贵拍拍他的肩膀,“有见地!”
等贾平安走后,薛仁贵的随行将领问道:“薛郎将,这位便是扫把星?”
薛仁贵点头,将领好奇的道:“你当年一战成名,随后被先帝看重,堪称是傲气十足,为何对这个少年另眼相看?”
薛仁贵淡淡的道:“某只钦佩有本事之人。”
将领笑道:“那个少年有多少本事?”
“你试试就知道了。”薛仁贵回身说道。
将领大笑起来,“如此,某倒是想见识一番。”
薛仁贵看着他,良久摇头,“五年后,你不如他。”
说完他上马离去。
将领呆立良久,笑骂道:“某刘仁愿当年做了飞骑的头领护卫先帝时,还没有百骑这个东西,现在的后生小子竟然这般厉害了吗?”
他一路进了皇城,径直去求见李勣。
“见过英国公。”
刘仁愿曾在李勣的麾下征战,也不见外,见礼后就开门见山的道:“英国公,高丽使者来了,某原先跟随先帝征伐高丽时,曾斩杀高丽大将……”
李勣看着他,目光温润。
刘仁愿挠挠头,“罢了,某直说吧。某想着再去高丽厮杀,若是可以,恳请英国公为某进言,让某来和高丽使者交涉。”
“轮不到你。”
“为何?”刘仁愿不满的道:“难道某还不如礼部的那群家伙?”
此人是想立功,但此事李勣却不准备干涉,他淡淡的道:“此事某管不着,要不你去求见陛下试试。”
刘仁愿随后进宫请见皇帝。
“此事……”李治淡淡的道:“也可。”
等刘仁愿走后,他放下奏疏,眉间有讥诮之色,“人人都想寻了富贵,可也得看看是否有那本事。”
随后宫中传来消息,让郎将刘仁愿和高丽使者交流。
李勣听到消息后,对心腹说道:“高丽如今蛰伏着,大唐优先对付突厥人,因此两边近几年不会厮杀。但刘仁愿却是喜欢寻觅军功,弄不好就会惹出事来。”
他的话音刚落,就传来了消息。
“英国公,刘仁愿殴打了高丽使者的随从,杨万北大怒,正在求见陛下。”
操蛋!
李勣捂额道:“陛下知晓刘仁愿的秉性,却放任他去和杨万北接触,这是想作甚?难道要征伐高丽?时机未到啊!”
宫中,李治接到了消息,却丝毫没有动容。
“先帝去后,朕令停了对高丽的袭扰,为何?只因朕掌控不了那些骄兵悍将。如今……”
王忠良这才知晓皇帝为何登基后要停止大规模征伐。怪不得才将出征的高侃的麾下主力也是仆从军。
原来如此啊!
“陛下,那如今可是能征伐了?”
李治看了他一眼,觉得此人果真是没眼力见。
“边上跪着去!”
为啥?
王忠良一脸委屈的去边上跪下,心中却觉得自己冤枉之极。
皇帝渐渐走远,有话幽幽传来。
“阿耶说,养兵就是养虎狼,要有肉给他们吃,否则一旦没肉吃,他们就会掉头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