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qksk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宅男崛起1935 ptt-第五百九十九章 奇怪的男人讀書-xatrd

宅男崛起1935
小說推薦宅男崛起1935
何宁义进到屋里也没有客气,张嘴就问:“我饿了,你这有什么吃的吗?”
“有是有,但可能不太好吃了。”刚刚他们吃的面条还有一些,但是可能有点坨了,刘一凡想这人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吃饭?这也太奇怪了吧?“要不我给你重心做点吧!”
“不用了,吃那个就行,不用麻烦了。”何宁义心说,也就是你小子没把东西当回事,不知道天天能吃上面条,比当地的土财主还要牛,这时有人给弄点面务给自己,还敢挑,那真打找了。
“不麻烦,重新做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不用了,我一天都没有吃饭了,太饿了,吃那个就行了。”
“什么?一天都没吃了,你干什么去了?“刘一凡很是奇怪,这怎么一天没有吃饭?忙说:“行,你等着,我马上给你拿去。”
刘一凡动作很快,马上去了厨房把面条给盛了出来,看旁边还有一些没吃完的菜,直接就给端了出来。何宁义也没有客气,直接接过碗和筷子,就大口地往嘴里划了面条。
刘一凡看何宁义狼吞虎咽的样子,这还真像饿了一天了。看着他这个样子更是奇怪了,这个人就算再忙也不应该一天没有吃饭了,他的好奇心更旺了。但是看着这个人一直埋头苦吃,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想问出的话只能在嘴边晃了一圈,又咽了下去,想着等你吃完再问吧。
没有想到何宁义还是真是饿了,其实面条剩的还是很多的,因为王舅舅怕不够大家吃所以他少吃了一碗,后来看大家还是不够中途还去下了一回面条,所以最少剩了两大碗面条。就这一会儿何宁义秃噜秃噜全给秃噜进去了,连剩下的菜也一起划了进肚子,这可真是饿到家了。前前后后都没用上10分钟就结束战斗了,人家吃饱了一抹嘴筷子一放,拿起旁边的水杯扬头狠狠地喝了一大口,又吐出一口气,才满足道:“太好了,可算是吃饱了,饿死我了。”
刘一凡看可算有机会说话了忙问:“你这是怎么了?你说我这是开了一天会,没吃上饭你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原本还一脸惬意的何宁义,忽然脸就阴沉下来了,不知道想到什么,一时没有说话,他这个样子真是奇怪让刘一凡皱了一下眉,觉得平时很阳光的何宁义这是怎么了?他只是问了他为什么一天没有吃饭,这人怎么脸还阴沉点下来了的,这还不说话了,就急地问:“你到底是怎的了?今天真的很奇怪,这也不像你呀!有话就说呗,我们都是兄弟,有什么困难跟我说,我要能解决都帮着解决。”
何宁义听到刘一凡说这番话,眼睛里有光闪了一下,心里是感动的。没有想到刘一凡这么够意思,但是也没有马上开口,好像还是在犹豫不知在犹豫什么,眼里全是挣扎。这让刘一凡更着急了,这人大晚上的来了饭也吃了,但这话就不说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也太奇怪了?他怎么感觉事情好像没有那么简单,何宁义想说的话,好像让他很为难,现在还有什么事能让他为难,忽然脑袋闪过一个人脱口而出:“是白鸽出了什么问题了吗?”
何宁义表情马上扭曲了一下,拉接着抬着眼震惊直直地盯着刘一凡道:“你怎么知道是她!!?”
刘一凡其实就是试探问了一句,因为何宁义身边的人大部分他也认识,他的人际关系真的十分简单,只有一个白鸽来历的不明不白,所以他就是条件反射地问了一句,没有想到还是真猜对了,他也吃惊了:“其实我只不过就是一个猜测,随口问了一句我也不知道她有问题,她怎么得了?怎么能让你变成这样?你快说呀。”
何宁义看着刘一凡震惊的表情就知道刘一凡是真不知道,他还以为刘一凡也知道白鸽今天的事呢,他刚刚听到吓了一大跳,没有想到人家只是猜测,现在一下子把底交了,想了一下算了,还是破釜沉舟爱咋咋地,这件事儿他已经不知道找谁说了好了,今天晚上他要不把这件事解决了,一定会睡不着觉得。
“你墨迹什么快说啊!快急死我了。”刘一凡在边上急得不行,这人还在犹豫真是让人太上火了。
何宁义看人着急了,也就下了决心道:“我今天跟白鸽分开的时候,忽然想到有些事想要跟她说,就转身的功夫人就不见了,我就在附近找了找。没有想到在一个胡同里,看着她的背影我就追了过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怎么追也没追上,她的动作太快了,这一下子让我感到很奇怪,我就默默地跟了上去。”
“接下来怎么样?”刘一凡一下子来了八卦之心,这是有情况了眼睛都亮了。
何宁义烦他打断了他的话就说:“你不要说,听我说。”
“好,好你说你说。”
何宁义开始讲刚刚发生的事情。。。。。。。
“何大哥我还有点事,你先自己回去吧!”白鸽怎么想都觉得这个事情不能就这么等着,今天的事太重要了必须传出去,所以找了一个理由想把何宁义先打发了。
何宁义还想着一起回去晚上吃点什么呢,怎么说今天一天也没有好好的吃饭,白鸽一定要饿了。但这白鸽提出要让他先走,她还有点事这还有什么事就问:“今天这么晚了,要是有事明天在办吧,也不着急这一会。”
白鸽心里有的时候真是烦死何宁义,太黏人了,但还是笑着解释:“何大哥我是真得有点事,你先回去我一会也就回去了。”
“真的有事吗?”
“是真的,你不会担心,我一会儿就回去了。”
“那好吧,你要早点回来。”何宁义所说担心但是人家都这么说了,自己在阻止就不好了。
“好,你也快点回去吧,记着吃饭。”
“你办完事,就早点回吧。”
“好的,我先走了。”白鸽真是不想在墨迹下去了,要不没完没了的。
何宁义笑着摆了一下手就转身走了,白鸽看人可算走了,收起脸上可笑的笑容。脸色一下子就变的严肃无比,用余光打量了一下四周,看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就转身快速地往一个方向走去。这时何宁义走了一段路,才想起来还有点事忘了要和白鸽说了,忙回身去找人,没想到就这一转眼的功夫,人不见了。
何宁义就在四处打了一下,到了一个胡同看前面的背影很像是白鸽,刚要喊一声但这人就转个弯不见了。他忙快走了几步想赶上去,但是怎么也追不上总是差几步,这人走得太快还总是走有转弯的胡同,这让他更难的追上去了。但是心里也奇怪起来这人是要去哪?为什么专走这种很隐秘的胡同?
这越跟心里越没底不知道为什么心开始不安起来了,但脚一点也不听使唤大脑都不想跟了,但是脚就是一直在往前走。不知不觉地就跟了一路,突然白鸽转身往后看,何宁义一个快速反应躲到一个拐角,才没有让人发现。他躲完之后就后悔了,他躲什么啊!明明是想找这人说话的,这躲起来在干什么?
特别是这个地方他可是知道的,这个地方是最外围得很是偏僻,他都只是来过几回还是有事情,要不一般是不会来的。这白鸽为什么来?还有这个屋子是怎么回事?她不是说这个地方她谁也不认识吗?还有她说人生地不熟的所以就算他提议给她在外面打个住的地方,也让她找了理由给推了,一直住在他那里的。
现在他脸子太乱了,全是问号真是混乱无比了,一时就没有出去。就在这时一个身影从他的眼前闪过,进去了那个屋子。这让他更是好奇的这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又进去一个人?他这边更是混乱了,这是怎么回事?这也太奇怪了吧?他原本想转身就走的。
但是总觉得有问题,就没有忍住走了过去,他想问问白鸽为什么来这?后面进来的人是谁?他们是什么关系?他现在满脑子被嫉妒冲昏了头脑,反本他就是好奇白鸽为什么来这?虽说有不少疑问但也是可以打个时间在问,但又进去一个人,他还没有看清,但是一个男人的背影。
这就不对了,他一下子脑子就轰的一声,全是嫉妒了,为什么她来见男人?不是喜欢的是他吗?为什么骗他有事?大脑没有发出指令,脚先迈了出去,快步地走到那个屋前,一心就想去问问,这个人是谁?他们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