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rdi7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我有五個大佬爸爸》-第642章 尷尬了熱推-rttph

我有五個大佬爸爸
小說推薦我有五個大佬爸爸
“还有,你知不知道你家卡蒂患有抑郁症,身上很多地方都有暗伤和针扎的伤口,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为什么那只布偶猫会变成这个样子,请问你是真的爱猫吗?”
“知不知道很多猫都不喜欢刺鼻的香水味?你身上散发出来的那味道隔着三尺远我都能闻到了,那猫在你家得多遭罪?”
【…………】
【信息量太大我有点儿吃不消。】
【黑人问号jpg】
【卡蒂有抑郁症?真的假的?】
【不会吧,我家小卡蒂之前明明还好好的啊?是不是因为偷走卡蒂那人造成的?】
【可是……她说还有旧伤啊,旧伤肯定不会是这几天造成的吧。】
【她什么意思?意思是卡蒂身上的伤口都是小雪造成的?这怎么可能,小雪那么爱卡蒂,小孩子懂什么?别不是什么都不懂在这胡掐吧。】
【猫的确不喜欢刺鼻的香水。】
【我是专业爱猫人士,其实我之前就想说了,卡蒂的情况好像一直都很不对。】
吴雪方因为软软的话慌乱了一下。
“我……我身上的香水只有在外出的时候才喷一点,在家里根本没有喷过,还有,什么抑郁症?我家卡蒂,不可能!之前它还好好的呢,我的粉丝可以为我作证,卡蒂在镜头下身体好着呢。”
她看了纪渊一眼,端得那叫一个泫然欲泣楚楚可怜。
【呼,我就说嘛,你们都误会小雪了。】
【可是……她现在本来就是来接卡蒂的啊,喷香水真的好吗,而且卡蒂现在的情况,如果真的得了抑郁症,她这样对卡蒂的伤害更大吧。】
【不就是喷香水嘛,有必要这么小题大做吗,现在谁外出还不往自己身上喷香水啊。】
“先生,虽然不知道你家的佣人为什么会这么误会我,但是我不怪她,毕竟还是一个小孩子,我能理解的,先生你不要怪她,她还小,不懂事。”
软软:心里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为什么感觉主播这句话婊里婊气的。】
【我对绿茶过敏,这位主播的茶艺不错。】
【小雪只是善良而已!!】
“过来。”
纪渊没有回应她的话,而是招手让软软过去。
吴雪方心理暗喜,以为纪渊会为自己报仇,她对自己的脸还是有些自信的,动过几次刀子,将脸整成了完美的模样,直播间的那些人不久很多男人是因为看上她的脸了吗。
“先生你不要生气,小妹妹可能真不是故意的,我不会和她计较的。”
听着这人说话,软软都要吐了,一点儿都没有班上的那些小美人儿可爱。
纪渊轻笑一声,那温柔磁性的笑让吴雪方一下子看呆了。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纪渊轻声道,语气依旧,只是少了许多温度,带着些许凉意。
可吴雪方并没有察觉到这点,依旧痴痴地看着纪渊那张完美的脸。
“先生,您刚才说什么?”
她满面娇羞的道。
“我师父说,你误会了。”
软软脸上带着笑走到纪渊身边。
纪渊揽住软软的肩膀,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然后对一脸目瞪口呆的吴雪方道。
“我家小软软,我自是不会与她计较的。”
软软小脑袋在他手上拱了拱,气哼哼的朝着吴雪方鼓了鼓腮帮子。
【师……师父!】
【妈呀,突然感觉好尴尬。】
【噗哈哈哈……就我想要放声大笑吗?虽然看不到画面,但依然觉得看了好大一出戏。】
【主播认为人家是随便可以欺负的小女佣,自信人家帅锅能够给她做主,结果人家是师徒关系,这关系比她这个陌生人要好多了吧。】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主播尬破天际了。】
【小雪也没做什么吧,她不还劝那个师父不要生气吗?】
【上面那个直男鉴定完毕】
“呀,大婶你脸色为什么看着这么不好看啊。”
软软靠在纪渊身上还故意来了这么一句,结果吴雪方的脸色更难看了。
她的指甲死死的捏着手提包,脸上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眼里闪过愤恨和埋冤。
小小年纪心机竟然就如此深沉,真是小看你了。
软软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然肯定又要吐槽一番了。
“原来……原来你们是师徒关系啊,呵呵。”
和网友们猜得一样,她现在的确很羞愤又尴尬。
纪渊看着调皮的软软,凤目里笑意浓烈。
“我家徒弟有些调皮,心直口快了些,希望你不要介意。”
【emmm……心直口快,那他的意思是说刚才她说的话都是真的啰。】
【小雪才不是那样的人!他是那个小孩儿的师父,当然是护着他徒弟的了。】
【呜呜呜……我可怜的小雪现在肯定受委屈着呢。】
【我看未必吧,她刚才不是撩美男正起劲的吗?刚才那茶言茶语的,我听得一身鸡皮疙瘩呢。】
“你……亏我还觉得先生是一个明辨是非的人,你怎么能因为她是你徒弟就冤枉我呢。”
该死的,那个贱人竟然是他的徒弟,不行,她一定不能让那个小贱人抹黑自己在男人心中的形象。
吴雪方低着头一副受伤的模样。
“也是,我不怪你,她毕竟是你的徒弟,我什么都不是,你怎么可能选择相信我而不去相信她呢,对不起,打扰你们了,我马上带着卡蒂离开。”
说着抽了抽鼻子,仿佛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软软靠着纪渊,把头埋进怀里的大美猫身上猛吸了一口气,不然她怕自己控制不住脾气捞起东西往那女人脸上砸上去。
【啊啊啊,好气,这两个贱人合起伙来欺负我女神,我要人肉他们给我女神报仇!】
【他们算什么东西!居然这么欺负小雪,我看卡蒂要是真得抑郁症了,八成也是他们弄的,这样的人就该被网暴,让他们知道一下厉害。】
【什么鬼,上面的都是一些没长脑子的脑残吗?人家说什么了主播就哭成这样,不是水做的吧!】
“等等。”
纪渊叫住了她,吴雪方心理暗喜,成功了,她就知道,没人能抵挡得住自己的魅力。
哪料纪渊的下一句话让她脸上的表情彻底僵住。
“麻烦先把身上的味道清除了再进去,不然猫咪会受不了这味道的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