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2s7j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明天下-第十七章兄弟會展示-94abn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十七章兄弟会
功成名就之后剥离旧有的伙伴对皇帝来说是对的。
功成名就之后旧有的伙伴就该离开皇帝,这才是正确的应对方式。
儒家在某些时候其实还是有一些悲悯之心的。
他们在暗地里鼓吹过——进如狂风卷地,退如大海退潮这个思想理念。
他们认为一个人在功成名就之后的最高行为准则就是退隐泉林,做一个闲云野鹤一般的人物。
这些道理那些曾经立下过盖世功劳的人不可能看不懂,只是——他们不舍得。
一个人一旦拥有过权力,就舍不得放手。
哪怕明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狡兔死走狗烹的局面,他们还是侥幸的认为自己会是一个例外。
云昭目前之所以还对自己昔日的伙伴有着足够的信任,原因是——他还非常的年轻。
年轻人的胆子都比较大,至少在云昭这里是这样的。
他甚至认为,只要自己活着,对这个国家就能具有绝对的掌控力。
人的生活交集圈子并非会逐渐变大,其实,是一个不断缩小的过程,指望成年人跟别人交心,纯属扯淡。俞伯牙与钟子期的这种关系,在云昭看来,更像是两个病人在精神层面的交流。
玉山书院草创时期买来的那些人,云昭可以把他们看作伙伴,后期进来的人,在云昭眼中,就真的变成普通人了,这些人可以处理,可以牺牲,甚至可以杀戮。
中秋节的时候,云昭在玉山布置了酒宴,有资格来这个宴会喝酒的人却不多。
在玉山喝酒的时候,大家都喜欢穿一身白袍,且不论男女。
云昭穿白袍没有钱多多穿上好看,这是大家一致公认的。
这种场合冯英是不来的,也没有办法来,见云显要去,所以,她就派了云彰过来侍酒。
两个孩子来了之后,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们的身上,跟云昭,钱多多这些年相聚的多,该说的话早就说尽了,再说别的他们都觉得难堪。
说是交流,其实就是一个打孩子的过程……
韩陵山要跟云彰,云显在大月亮底下比武。
而且要这两兄弟一起上。
他们之间的比武很有意思,钱多多眼看着韩陵山手中明晃晃的长刀不断地出现在云显脖子附近,一双凤眼睁的老大,手里握着剑柄,如果不是云昭按住,她早就跳出去砍韩陵山了。
韩陵山总是轻轻的拨开云彰的长刀,重点招呼云显,云显也是一个不服输的性子,哪怕被韩陵山摔倒,拨倒,推倒,用屁.股拱倒……他总是在第一时间就爬起来,继续跟韩陵山缠斗。
看到弟弟被欺负,云彰明显有些发急,攻伐韩陵山的时候已经顾不上礼仪了,下手一次比一次狠。
可是,不论他如何发狠,韩陵山总能轻易的化解,然后再一脚把云显踹倒。
等到云显摔倒的次数足够多了,韩陵山又把目标对准了云彰,这一次,该云彰倒霉了,这孩子在韩陵山面前用飞脚这种动作,明显就是找不痛快,被韩陵山抓住脚后跟之后再稍微用力抬一下,云彰就在半空中转了三四圈之后,再被韩陵山一脚踹在屁.股上平飞出去,最后掉在厚厚的毛毡上……
见哥哥被韩陵山欺负的太狠,云显更加的愤怒了,看死了韩陵山不会对他下狠手,基本上舍弃了防守,只是一味的猛攻。
见哥哥又被韩陵山抓着脚脖子倒立的时候,他居然舍弃了长刀,抱着韩陵山的大腿,张嘴就咬了下去……
云昭捂住了愤怒的钱多多的眼睛,不想让她看接下来的惨状……
韩陵山皮糙肉厚的,莫说张嘴咬,就算是用刀子捅也非常的费力气。
所以,云显也被韩陵山倒着提起来了。
一手提着一个皇子,来到云昭跟前慢慢地将两个孩子放下,对云昭道:“不错,我是满意的。”
钱多多愤怒的道:“我要打死你!”
韩陵山不置可否,云昭苦笑道:“我们全家上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钱多多吼叫道:“你等着,我去打你的儿子。”
韩陵山愣了一下道:“最大的才五岁。”
钱多多道:“就是要趁着他年纪小才打,长大了,估计不成。”
云昭笑道:“韩野的年纪太小了,他好像还有一个儿子,好像叫——袁无敌!”
钱多多拍着手道:“这个已经快要长大了,可以欺负了。”
坐在钱多多身边的周国萍乘势揽住钱多多的腰身道:“人家可是英烈之后,欺负不得。”
钱多多迅速推开周国萍道:“有话说话,别趁机占我便宜。”
周国萍道:“我现在只想找个男人嫁了。”
钱多多道:“即便是这样,你也别碰我。”
周国萍笑道:“看来我恶名在外,想要嫁人终究是一场虚妄。”
坐在云昭下手的张国柱道:“还不是你当你当年任性妄为弄的局面。”
周国萍大笑道:“不稀罕,看老娘给你们跳一曲舞。”
云昭瞅瞅躺在云杨大腿上抽抽的云彰,再看看将脑袋枕在钱少少大腿上抽抽的云显,觉得今晚过的很不错。
人人都想教训云彰,云显,最终出手的只有韩陵山……
晚上坐火车回家的时候,不论是云彰,还是云显都不愿意说话。
云昭,钱多多却对此并不在意。
韩陵山对人便是亲密的方式就是揍他一顿,禁得住他的拳头的人,才能进入他的眼睛,这么多年下来,韩陵山跟其余的同窗已经不怎么来往了。
去年过年的时候,他甚至拒绝了其余兄弟们登门拜年,就连送来的礼物也没有收。
并不是他一个人在这样做,张国柱同样做出了这种事情。
本来,按照人情世故,云昭应该呵斥张国柱,韩陵山一顿,呵斥的旨意本来已经写好了,在张绣出门的那一刻云昭后悔了,下令将这两道旨意焚毁。
这两个人不是虚伪的人,他们这样做一定有自己的道理。
火车从玉山上下来的速度并不快,时不时的能听到火车车轮因为刹车的缘故与铁轨摩擦出来的声音,这种声音在夜晚会传出去很远。
云昭回到了家里,远远跟在后面的云杨这才带着部下转身离开。
云昭通过有线电报给云杨的家里发去了平安的讯息,等云杨回家的时候就能第一时间看到。
三年来,有线电报已经在关中连成了网络,最远的电线杆子已经树立到了洛阳,再有半个月,应该就能抵达开封。
最早用上电报这东西的是铁路。基本上,火车通到那里,电报就会通到哪里。
张国柱在发现电报的便利之后,也就不再阻挠云昭花大力气来布置有线电报了。
同时,他也拒绝了云昭要迅速将有线电报通到每个州府的打算,他认为用十五年的时间来完成这个工程比较好。
冯英对云彰身上的伤痕并不在意,钱多多看了儿子身上的伤痕之后,第一时间眼泪就下来了。
赶走这两个女人之后,云昭父子三人就泡进了温泉池子里,虽然这样做会让这两个家伙身上的淤青更加的明显,云昭还是带着儿子泡了温泉水。
“爹,我打不过韩伯伯。”
云彰低声向父亲道歉,他觉得今天晚上让父亲丢人了。
云昭翻了翻眼睛道:“我也打不过。”
云显嘿嘿笑道:“我可以打冷枪。”
云昭道:“这么做,你死的会更快。”
云显摇摇头道:“那就没办法了。”
“今天晚上,人家在教你们做人的道理呢。”
云彰,云显齐声道:“我们兄弟好着呢,用不着他多事。”
云昭笑着摸摸两个儿子的脑袋道:“有些人不能伤害,但是可以笼络。”
云彰摇头道:“爹爹,韩伯伯的钱比我多,官职比我大,我没法子笼络。”
云显嗤的笑了一声道:“哥哥,你应该学刘备给诸葛亮编织草鞋那样笼络韩伯伯。”
云彰怒道:“你知道个屁,韩伯伯这种顶天立地的好汉,要是能被一点小恩小惠收买,爹爹也不会如此看重韩伯伯了。
我以前是怎么对待韩伯伯的,以后会同样面对,不会刻意的去笼络人家,在韩伯伯面前,只要公事公办,在把他当长辈尊敬就可以了。”
云昭惊讶的瞅着云彰道:“咦,看不出来,你已经明白了笼络的真正含义了。”
云显不屑的撇撇嘴道:“我现在就想知道那个叫袁无敌的小子能欺负不?”
云昭道:“那要看你的本事了,要是能凭本事欺负到袁无敌,爹爹是没话说的,你韩伯伯也不会说什么,仗势欺人的话,还是算了吧,你韩伯伯会追杀到家里来。”
云显大笑道:“我正在挑选人才呢,既然那个袁无敌是韩伯伯的儿子,应该是一个有本事的,如果真的不错,我会邀请他加入我的兄弟会中。”
云昭闻言楞了一下道:“兄弟会?”
云彰在一边解释道:“弟弟认为将来要遨游全世界,要踏遍这个星球上的所有角落,因此,他就弄了一个踏遍天涯兄弟会,他希望兄弟会中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是人才,应该是一个藏龙卧虎之地。
也只有这样,才能完成他踏遍天下的雄心壮志。”
云昭听云彰的话之后愣了一下,瞅着云显道:“信陵君门下三千士,你要这样做吗?”
云显笑着道:“爹爹,我天性自由,受不得拘束。”
云昭叹口气道:“孔秀可能要倒大霉。”
云显道;“孔先生也准备跟我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