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rpp精品都市言情 大數據修仙 ptt-第兩千二百六十章 控制規模-bnya2

大數據修仙
小說推薦大數據修仙
颐玦说的是,“如果冯山主以同样的价格,对外出售这些名额,你觉得有没有人买?”
塅量长老心里有些傲慢,但还是能正视现实的,思索一下,他沉声回答,“那些家族修者和散修,见过些什么世面?他们资源少,有赚钱机会当然不会错过。”
“那我不说散修和家族修者,”颐玦冷着脸发话,“就说七门十八道,我保证,除了灵植道,最少有金乌门和玄水门,愿意交纳一千上灵的入门费,然后跟冯山主分享虚空收获。”
塅量长老的思维出现了一个误区,那就是他觉得除了家族修者和散修,宗门修者不可能接受这样的侮辱——敢在虚空寻宝的,起步就是金丹修为,宗门高阶修者是容人轻侮的吗?
他的眉头皱一皱,“包括检查储物袋?”
“当然,”颐玦毫不犹豫地回答,“而且我确定,报名的人不会有上限,只要他敢点头收,别人就敢交钱,塅量长老如果不信的话,我实际操作给你看一下?”
“算了,我嫌麻烦,”冯君摆一摆手,沉声发话,“反正就是这个条件,塅量长老不肯答应的话,虚空我就不带你们去了,买断才值一千上灵的术法,我也没必要浪费太多时间。”
塅量长老的脸色变换半天,最后才叹一口气,“这件事情太过重大,我暂时不能回答你,还得通过长老会才行。”
颐玦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不过很快就收敛了起来,“那么,塅量长老还有事吗?”
塅量长老干咳一声,有点委婉地回答,“还有两件事情。”
其实这个态度远不能说委婉,但是相较他刚才快刀斩乱麻一般的果决,真有点拖泥带水。
第一件事情就是:袁真人凝婴,终究还是影响到了太虚门上层,以他们的眼力,自然不会关注团团真人那点蝇营狗苟的破事,关键还是凝婴机缘四个字。
哪怕对七上门来说,凝婴也是了不得的大事,关系到了门派的兴盛。
太虚门其实有点冤,门下已经有陌燃、团团两真人做了凝婴推演,下派里还有一个孤月真人,数量已经不少了,可惜这三位出于种种原因,都没有把消息上报,以至于信息落伍。
现在孤月和陌燃都在闭关中,而已经凝婴的团团真仙则是表示——不是我故意隐瞒消息,而是不能确定凝婴效果,所以才会不惜以身试险,为的也是对太虚同门负责。
这话……也不无道理,太虚门高层原本还想请来冯君,为门中弟子逐一推演,可是转念一想,大规模推演的时机确实还不成熟。
万一冯君是哪个势力推出的幌子,目的是坑掉七门一大批凝婴苗子的话,那个后果就太可怕了——不管哪个门派,凝婴苗子都是有限的,而且他们的凝婴几率极高。
无非是早一点晚一点的事情,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会造成自身的损失不说,也会沦落为外界的笑柄。
正经是那些凝婴希望已经开始变得渺茫的弟子,可以尝试分期分批地接触冯君。
太虚的高层普遍认为,这才是比较合理的应对方式,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让负责功法的塅量长老前来,“兼职”处理一下此事。
对于这个问题,冯君只能表示,我的推演没有那么准确,只是比一般人强一点罢了,而且收费也很高,有时候收的还不是灵石,所以说,各人有各人的机缘,希望大家别强求。
这简直就差说“爱来来,不来滚”,塅量长老再次感受到了对方身上浓浓的傲慢气息。
不过,谁让人家就那么自信呢?反正没有求人的地方,太虚门也拿捏不了对方。
第二件事,就是他来的时候,接受到了玄黄门晨曦真仙请托,希望冯君能帮忙推演小世界变化,这一次,玄黄门愿意以一缕玄黄之气为谢礼。
尤其难得的是,玄黄门注意到了,冯君在凝婴推演上有非同一般的造诣,七门十八道有不少人下界到昆浩求推演,但基本上都被冯君拒绝了。
玄黄门愿意提供专门的处所给冯君,让他在那里专心地推演,安保由玄黄弟子负责。
这个条件就真的很有诚意了,尤其是涉及到多名外门的真仙和真人,在这种情况下,玄黄门绝对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强行扣留冯君。
甚至冯君一旦出事,玄黄门都逃脱不了干系,他们只可能力保冯君。
冯君没有当场答复,说自己要考虑一下,主要是玄黄之气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珍贵了,元婴巅峰都会觊觎,只是比鸿蒙紫气差一点,差得也很有限。
他是想回去问一问大佬,玄黄之气还有什么逆天的用途,值得不值得自己冒一次险。
然而,他才回到自己的行在,颐玦的意念就降落了下来,“这次玄黄门的邀请,你就答应下来吧,我和清矶可以为你保驾护航……我还可以再请出藏菁和枯木。”
冯君怔了一怔才发问,“四个长老……去一趟玄黄门很危险?”
“危险基本不存在,他们应该是最怕你出事的,”颐玦的分析,跟冯君的想法一样,“我之所以说这么多人,这不是担心……你害怕吗?”
冯君哭笑不得地摇头,“我虽然确实有点过度稳重,但你这么耿直……很容易没朋友的!”
颐玦却是没有跟他开玩笑的意思,她郑重地表示,“事不过三,这是玄黄门的规矩……他们一次比一次礼重,玄黄之气在外面最高炒到过十几块极品灵石,对你算仁至义尽了。”
十几块极品灵石……还是那句话,这不是一千多上灵能兑换得到的!
所以她这个“仁至义尽”的词,用得还真没错。
冯君默然,他不是认为自己受到了潜在的威胁,而是在自我检讨……是不是太任性了?
他自认是讲究人,虽然偶尔也有胡搅蛮缠的时候,但是大多情况下,他愿意尊重普通的道德规则,以及公序良俗。
玄黄门此前做事,是有点不地道的嫌疑,但是如果换位思考的话,她也能理解对方的想法——相对强大的灵木道,冯某人就算表现出来的异样再多,却也比不上十八道之一。
还是那句话,弱小就是原罪,地球界是这样,昆浩界是这样,天琴位面也是这样。
当然,冯君不会因为能理解对方,就觉得对方是正确的,他可没有什么圣母情怀,他也仅仅是能理解而已。
此前他晾了玄黄门两次,就是因为他不爽,所以不想买账。
但是这第三次,可就不是那么好拒绝的了。
天琴位面跟地球界一样,也有“事不过三”的说法,强大的势力再三示好,如果他依旧不知好歹的话,对方再采取什么行动,他就收获不到道义上的支持了。
冯君自视很高,但从他一直坚持猥琐发育,就能看出来,他的心理上还是比较愿意苟。
而且,那可是玄黄之气,玄黄门内部都远远供不应求的,其他大势力想要从玄黄门得到此物就更难了,不得不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四处寻找玄黄之气上。
玄黄门还愿意为他提供贴身保护,还是通过太虚长老的嘴说出来的,这种待遇,哪怕是灵木道的融阳真仙也享受不到的吧?
尤其是颐玦说得很清楚,玄黄门在“事不过三”这种事情上,是非常较真的。
所以冯君不得不自我检讨一下,我最近……是不是有点飘了?
没准真有一点!他认为自己联系上地球界的守护者之后,心情可能确实有些放松了——我身后也是有大佬的。
所以他想一想之后,直接又回了地球,而此刻的地球,因为陌旅真人退出了虚空,再次进入了不走字儿的状态。
冯君很轻易地就联系上了守护者——这位现在对他可是相当关注,他神识外放一下就行。
守护者听了玄黄之气的消息之后,也是有点惊讶,“居然还有这东西?此物……那肯定是有好处的,不过那个异位面,没有说可以有什么用法吗?”
这个地球界的大佬,似乎有点不太靠谱?冯君心里有些疑惑,你难道不懂的吗?
然而,他也没敢继续悄悄吐槽,这位大佬的修为,他还真不是很清楚,万一人家练有他心通之类的秘术,能感知到他心里的负面情绪,那可就要倒霉了。
守护者回答得很痛快,“普通破界的话,分神期基本就够了,但是想破地球界的话,合体期是不够资格的,如果是渡劫期,还有那么一丝可能。”
这就很牛掰了!冯君愣了一愣发问,“也就是说,就算有渡劫期大能追过来,您也有办法对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