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wf8e熱門小說 紅樓發家致富史 紅樓大玩家-第七百一十三章 潑辣鑒賞-53cn8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尤氏听说尤二姐没了,登时就唬了一大跳,又想起二姐难得的好容貌好脾气,如今就这样白白折在了王熙凤手里,把她心疼得忍不住就哭了一场。
旁边银蝶儿一面跟着掉眼泪一面不住便劝道:“奶奶也别再伤心了,当初奶奶不是也苦苦劝了她多少天回,叫她万万不可跟了贾家的爷们儿,奈何二姐贪图富贵把奶奶的话当了耳旁风,如今这样又能怪谁呢?只能怪她命不好就是了。况且若是叫那边府里的二奶奶知道了不知又要怎么闹呢,到时候又是生闲气。”
尤氏听了便一边抹泪一边说道:“知道就知道吧,如今她还能把我怎么样不成?今日比不得往日,她娘家也倒了,一大家子人都治了罪,死的死、卖的卖、发配的发配,永世恐怕都难以翻身了,咱们还怕她个什么?再则她造了这许多杀孽,恐怕就老天爷也放她不过,我就眼睁睁瞧着她的报应来呢……”
这里正哭着,猛然就听院子里有人哭喊着就进来了,只听那人大放悲声道:“大姐,大姐,尤大奶奶,我怎么听说二姐没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就不知道?”
尤氏一听这声音登时脑袋多大,胸口也疼得厉害。原来这闯进来的不是旁人,正是尤三姐。
这位尤三姐生得比二姐还美貌,脾气和二姐却是天上地下,火辣暴躁得很。
这些日子二姐不听劝偷嫁了贾琏,又被王熙凤骗入了荣国府。尤三姐这里却又和贾珍勾搭到了一起,因此便一直住在宁国府不曾回家去。她今日一听说二姐出了事儿,当即便来找尤氏问话。
尤氏心里极是瞧不上这位尤三姐的,可又害怕她的泼辣,因此总是极力远着她,可这一次是再怎么躲也躲不过去的。
一时只见三姐哭着闯进门,一把扯住尤氏便哭道:“我的奶奶,我的奶奶,你告诉我,我姐姐好端端地怎么就没了,这才进了你们贾府几天就把个活生生的人没了,你们贾府竟是吃人的不成?”
尤氏一听尤三姐这话登时便气得说不出话来,那三姐更是不依不饶,哭着就扑进了尤氏怀里哭闹起来,把个尤氏折腾得几乎不曾昏死过去。
银蝶儿在一旁见了尤三姐闹得不像样儿,忙就一把拉住她劝道:“好姑娘,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你这样闹我们奶奶做甚么?”
不想那三姐一听了这话回过头来死命“啐”了银蝶儿一口,反倒揪着她胡乱打了几下,一面打一面大哭道:“这就是你们贾府的规矩么,主子在这里说话也轮得到你个丫头子插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莫不是你们主仆两个商量定了一齐来害我们姐妹不成?”
银蝶儿哪里想到尤三姐竟然如此泼辣,登时便怯了,一面躲一面也吓得哭了起来。
尤氏这里好容易才回过神来,一扭头见尤三姐拉着银蝶儿只顾动手乱打,登时气极了。原来自从她嫁入贾府以来,和贾珍不过温存了几日便被抛之于脑后,这些年来她都是和这个银蝶儿相依为命。二人名分上虽是主仆,实则比亲姐妹还亲上十分。
如今见尤三姐不讲理一味只是撒泼,把个银蝶儿打得嘴也破了,衣服也扯烂了,她忙就扑过去拉住,不住口地叫道:“尤三姐,我如今还拿你当姐妹看,这才一再容忍,若是你只管这样儿撒泼不讲理,我可就不客气了!”
尤三姐一听登时便弃了银蝶儿,扭头问尤氏道:“亏你还说得出这样的话来,你是拿谁当亲姐妹了?若是你果真拿我们当做姐妹,我姐姐也不能才进了你们贾府就丢了性命!如今你还敢和我说这样的话?你赔我姐姐命来!”
一面说,尤三姐一面又扯着尤氏闹了起来。
旁边银蝶儿也顾不得收拾自己,一眼见氏被揉搓得如同面人儿一般,登时也就急了。她一把扯住尤三姐便叫道:“你说话要讲良心,当初我们奶奶是如何劝你们姐妹来,你们两个可曾听得进一句么?你姐姐贪图贾府富贵,死活非要嫁给贾琏大爷,如今她这个下场又怪得谁来?你如今即便是心里有恨也找不到我们奶奶,只去那边儿府里去要人才是!如今你只管欺负我们奶奶算什么本事?”
尤三姐被银蝶儿这么一数落登时便醒悟过来,舍弃了这主仆两个起身便走,一面走一面哭道:“好,等我先去把荣国府里那个妒妇杀了,回头再寻你们两个说话!”
嘴里说着,那三姐一摔帘子竟然果真就走了。
尤氏这里见尤三姐出了院子,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流着眼泪哀叹道:“这算什么呢,难道我就是这么好欺负的人么,怎么什么人都能来拿我撒气……”
她嘴里说着,心里却想起平日里受得诸多委屈来,一时更是忍不住痛哭了起来。
一旁银蝶儿见了也是心疼不已,忙就劝慰了半天才见尤氏好了些。
这里尤氏刚止住了眼泪,猛然却又想起尤三姐说的话,顿时便又悬起心来,忙便招呼银蝶儿道:“好丫头,你快收拾收拾陪我走一趟……”
银蝶儿听了不解,忙便问道:“奶奶,你这又是要去哪里?”
尤氏听了便忙说道:“你没听她将将说的要去荣国府里闹去么,咱们还不快去拦着她些个,别当真又闹出什么事儿来……”
银蝶儿不等尤氏说完便忙拦道:“我的奶奶,你未免也太操心些个,就菩萨也没你这好心肠!人家将将才闹了你,回头还说要来找奶奶算账呢,奶奶你就又赶着去找麻烦?她愿意找谁闹就由她去吧,与奶奶你又有何干?再则说良心话,荣国府好端端地就把人家姐姐害死了,还不许人去问问么?”
尤氏听了银蝶儿这番话,仔细又想了想不由得也就苦笑道:“活该我处处受气,原本就是我太过操心的缘故。也罢,你说得对,她们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去吧,与我何干,总是不是我害死的尤二姐就是了……”
说罢,这主仆两人这才叫人打了热水进来,忙着梳洗换了衣裳。可这尤氏一时依旧是心思不属,满脸的担忧,生怕尤三姐又闹出什么事儿来,把个银蝶儿瞧得叹息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