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usl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第1349章 怎麼就成惡婆婆了呢31看書-whmmx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小說推薦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虽说宏泰生一开始也是抱着这样的打算,可是听了委托者的分析后,再仔细一想,觉得好像这童姓书生也没那么奇货可居了,也比较认同委托者的话。
他去两个小妾房里休息两天,被甑氏侯氏吹了两天的枕头风。
两人都说应该支持文珂,毕竟童逸翰二十多岁就成秀才,文采好,听说先生都很看好他,以后功成名就指日可待。
现在差的就是贵人扶持,等他高中之时,宏家也能沾光。
总之就是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她们还说:其实文珂心仪童逸翰也不是一厢情愿,不仅是她们,连家里的下人都看出来童逸翰对文珂也有意思。这简直就是两情相悦的佳话,要是强行拆散他们,就是棒打鸳鸯啊。
再则,这一开始本来就是老爷您相中的人啊,眼光会差吗?太太明知道这是老爷您相中的人,也知道女儿也真心喜欢的,却还横加阻拦,这也太不把老爷您放在眼里了,也太独断专行了……
宏泰生本来就对委托者积怨已久,又听了这些话,于是对委托者越来越不满。
又转而支持文珂。
如此这般,在侯氏甑氏,以及一波人搅动下,宏泰生和委托者就宏文珂的婚事上,双方再次爆发激烈争执。
这次几乎全家人都反对委托者,说她目光短浅,心胸狭隘,棒打鸳鸯……
当然,最后还是委托者赢了。她强行压下这件事,正好雷家托人前来说亲,于是毫不犹豫决定把女儿嫁给雷家。
从此之后,文珂就把委托者恨上了。而宏泰生对委托者的不满达到顶点,觉得简直就是人生中的最大的绊脚石。
现在芩谷脑海中完整梳理着这件事,她觉得委托者的出发点肯定是好的,而且看人也的确比较准。
至少芩谷从委托者记忆中了解到关于童逸翰的一些细节,也觉得对方想要靠宏家的财富铺就自己的仕途的意图也太明显了些。
以这个为前提下,那么他故意对文珂释放的好意又能有几分真诚在里面?
如果此时他就在想利用文珂的感情来达到自己目的,可见此人的确不是良配。
只可惜委托者好心办了“坏”事,把自己弄得茕茕孑立,最后虽然是委托者赢了,却实打实把所有人都得罪光了。
不仅丈夫厌恶她,就连儿女也不待见她,“醒”来后都没人给端茶送水,反而只有一个被排斥的媳妇还记得她。
真是令人唏嘘。
——芩谷知道了委托者女儿也“恨”委托者的原因后,心中不由得生些感慨。
此时看到文珂与雷浩然的相处,视线不着痕迹从文珂平坦的小腹上划过,脑海中抑制不住有种不好的预感。
不管是从外人口中听到的,还是芩谷现在亲眼所见,她觉得雷浩然对文珂是真心的喜欢,是那种真的把对方捧在手心的那种,不管是动作还是眼底的爱护之意,都表达他对文珂的喜爱和珍视。
然而两人成婚一年多,却仍旧没动静……当然,有些成亲几年都没怀孕。只不过芩谷看到文珂对待雷浩然的态度,恐怕“没动静”不是生理上的问题,而是……心里有问题。
…………弗一见面,芩谷脑海中便闪过很多念头。
雷浩然非常恭敬地给芩谷行礼,文珂直直地站在那里,眼睛看也不看雷浩然,冷冷地说道:“你先出去等我,我有些话要跟她说。”
雷浩然显得有些尴尬,连忙道:“那好,我先把你给娘准备的东西搬进来……”
以芩谷的角度正好通过门看到院里停着的马车和驴车,雷浩然出去后跟两个车夫说了几句,准备搬东西。
卫氏连忙带两个人过去帮忙,一边笑着说什么,一边指挥大家把东西搬去旁边的厢房里放着,很快气氛就变得融洽了。
芩谷收回视线,看向神情冷漠又带着几分倨傲的文珂。
她自顾抬步往客厅行去,走出两步,见芩谷还停在原地,冷淡地说道:“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难道你不打算又教训我一顿?”
自始至终,文珂都没有喊过芩谷一声“娘”,简直就像是仇人一样。
……委托者在决定文珂的终生大事上力排众议,将其嫁给雷浩然。很显然的,文珂并不满意,更恨坏了她好姻缘的委托者。
雷浩然对她有多疼爱多呵护,她就对他有多不屑多轻蔑。
之前回门,逢年过节回娘家时,委托者也意识到了女儿对待丈夫和公婆的态度,她便一遍遍规劝女儿,要知足,要夫妻恩爱,要孝顺公婆……
文珂对此非常不屑,在她看来,这是你给我选择的丈夫,又不是我想要的。
每次委托者对她规劝,她就越是犟……芩谷通过这些记忆,也琢磨出一些苗头——有人在文珂面前煽风点火,故意挑拨和母亲的关系。
故意挑唆的人是可恶,可,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思想,自己怎么去面对丈夫和家人的态度却是自己决定的啊?难道别人说你丈夫不行是个泥腿子怎么跟以后的状元郎相比,你就真去瞧不起丈夫吗?然后把别人对你的那份爱和尊敬也一点一点消磨掉?让其对你厌恶,然后……又能剩下什么?除了让自己过得不幸福之外,对别人又有什么影响?
所以,芩谷觉得,宏泰生也好,文珂也罢,别人的挑拨其次,关键是他们自己有没有长脑子。
很显然,文珂和她爹一样,都是自己没长脑子的。
委托者就算是被女儿恨也要为其做最正确的选择,但是芩谷对文珂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母女之情。
芩谷不由得想:要是自己是这雷家小子的话,要知道自己捧在手心的女人整天心里想着另一个男人,还天天给自己甩脸子,怎么捂都捂不热的话,果断放手成全了你,你爱咋咋地。
可站在委托者角度一想,不管怎么说文珂都是自己的女儿,就算她再恨自己再过份,她仍旧希望雷家小子对自己的女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