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syq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詭異入侵-第0161章 詭異的爆炸案讀書-h4xht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江跃也莫名想起一事,反问道:“晶晶,你是怎么进来的?”
根据江跃观测,不是道子巷别墅的人,如果不是业主带进来的,绝不允许进入小区的。
韩晶晶居然可以畅通无阻地进来?
韩晶晶嘻嘻一笑:“我报了你的名,刚好保安大哥也认识我。我都跟你一起进出过几回啦!”
仅仅是这样吗?
江跃有点怀疑,他总觉得保安团队应该认识韩晶晶,知道她的身份。
当然,这些并不重要。
江跃正要解释刚才的事,门口又传来敲门声。通过监控看,是保安队的李队长和两名保安。
江跃开门。
“江先生,初步判断,是人为制造的爆炸。而且嫌犯不知所踪,怀疑还潜伏在小区某个角落。出口已经被锁死了。我们已经组织搜捕。您和家人务必要关好门窗,不要给陌生面孔开门。”
“还没抓到?”
这大白天的,到处都是监控,居然抓不到区区一个陌生人?
李队长有些惭愧:“我们已经呼叫了援助,一定会全力抓到这个破坏分子。这次是我们工作的失职,让业主们受惊了。我们一定会做深刻检讨。”
要说江跃对李队长他们的工作其实很满意。
这次爆炸事件,说到底只能说是防不胜防。
“李队,爆炸的地点在什么几栋?”
李队眼中闪过一丝古怪之色:“江先生,说起来你可能不信,这次爆炸没针对任何一栋别墅。而是一个不怎么起眼的花坛。”
花坛?
搞真么大阵仗,就为了炸一个花坛?这是什么骚操作?
“去看看。”
江跃拉开门,主动朝外走出。
李队长来敲江跃家的门,提醒只是一个姿态,实际上未必没有向江跃求救的意思。
都知道道子巷别墅的业主个个都是牛人,而这位江先生,更是上头千叮万嘱要伺候好的牛人。
所以,当李队一筹莫展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江跃这个牛人。
爆炸区域,离江跃的9号别墅有一段路。
还没走近,远远就能感觉到一股硝烟弥漫的刺鼻味道扑鼻而来,现场的烟雾灰尘还没完全散去。
这个花坛其实不大,也就几十平米。
不过从爆炸的覆盖面积来看,周围一两千平米的范围,都受到了严重的破坏,现场可谓是一片狼藉。
相比那种动不动就推平一片的军用炸弹,这爆炸现场还不算特别糟糕。
不过也就是花坛,换作是闹市区的建筑物,肯定是一起非常恶劣的恐怖袭击事件。
大章国对炸药管控非常严格,民间基本不可能出现大规模杀伤性的爆炸物,能造成如此程度的破坏,已然大不简单。
“有没有人受伤?”
李队摇头:“这个点也没什么人在小区里走动,咱们小区的业主,平时住在此地的就不多,愿意在小区里抛头露面的更是少之又少。所以,目前勘察,应该没有人员伤亡。”
“这么说,这爆炸的确不是冲着人来的。”
江跃其实一度都怀疑这是不是邓家对他的一次袭击。
不过现在看来,应该是想多了。
邓家再怎么丧心病狂,对道子巷别墅下手,那也得掂量掂量。道子巷别墅的业主,传说中都是大章国各地的牛人,在这里头搞破坏,哪怕是邓家,也绝没有这个底气。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不针对建筑物,不针对某个人。
如此大动干戈,居然是针对区区一个花坛?莫非这花坛有什么玄奥不成?
现场浓烟灰尘一片还没有散去,江跃和李队他们都没有急着靠近。
他们并非专业人员,暂时不靠近是正确的选择。
“李队,按你们的安保级别,陌生人要混进来,其实很难。这人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是这样的,这人也是号称是来看房源的。有业主和中介引路,一切都符合程序。”
毕竟道子巷别墅区也只是个小区,不可能进出都给他来一次安检。这也给了对方可乘之机。
“业主和中介呢?”
“我们的队伍已经暂时将他们控制住。他们也愿意配合我们调查。当时进来的有两批看房的人,其中一批可能是真看房的。制造爆炸的这个人,显然是浑水摸鱼。”
“业主是什么人?你们有业主资料么?”
“有业主资料。”
江跃点点头,若有所思。缓步在四周查探起来。
走了一阵,江跃发现,这人显然是老手。周围一带的监控,基本已经被破坏了。
“完好的监控区域,没看到这人吧?”
“他肯定还在小区内,绝没有离开。”这一点,李队非常自信。
“所以说,他应该就在这附近一带区域躲着?”
“如果他出现在没有破坏的监控区,我们肯定看得到。直到目前为止,他还没出现在完好的监控区。”
江跃点点头:“李队,看来你们还得配一两条警犬。”
“江先生说得有道理,只不过我们安保队伍,一般很少畜养这些。怕业主进进出出,看着觉得膈应。而且我们平时的工作,主要还是在安保这块。像这种恶劣事件,原先确实也没想到……”
在大章国,人为制造爆炸绝对是非常罕见的事。
这种突发事件,确实很难预防。
江跃忽然一摆手,示意李队先不要说话。
江跃目光停在一处茂盛的草丛中。
整个道子巷别墅,容积率可以说是基地的,绿化率极高。而且这里的绿化还不同于一般新别墅。
道子巷别墅的绿化,因为有百年底蕴,很多草木,很多景观,基本上可以和园林相提并论。
这种绿化水平,让道子巷别墅看上去更像一个园林,无形中就提供了很好的藏匿条件。
别看安保队伍有几十人,各处路口要守住,人手其实也并不充裕。
靠那么几个人来回搜索,很难形成有效的地毯式搜索。
也就是道子巷别墅的安保队伍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换作水平稍微差一些的队伍,可能凶手都已经溜出去了。
见江跃表情有些异常,李队也摸向了腰间。
在整个星城,除了道子巷别墅,除了要害部门的大院,安保人员基本不可能配枪。
而道子巷别墅的安保队伍,居然配了枪支。
这又证明了此地确实与众不同。
江跃忽然身形疾起,一个起落,已经跃向草丛当中。
几乎与此同时,茂密的绿化丛中,跳出一道身影,手臂一抬,竟然对着江跃砰砰砰连开三枪。
这枪开得突然无比!而且离江跃几乎就是三五米的距离。
这么近的距离,连开三枪,便是李队他们也傻眼了。
对方不但操控炸弹,居然还配了枪?
三颗子弹,几乎是没有任何误差,全部射向了江跃的胸口。
李队等人纷纷惊呼起来。
“江先生!”
小心两个字都没来得及喊,那子弹已经倾泻在了江跃身上。
李队那些人都闭上眼睛,不想看到这惨烈的一幕发生。
可诡异的是,子弹射在江跃胸口那一瞬间,江跃胸口无形中居然产生一道云雾一般的光芒。
三颗子弹撞在上面,就好像被无形的气墙挡住了似的,甚至声音都没发出来,就绝望地落到了地上。
江跃的身形稍微一顿,顺势就往前冲,探手稳稳捏住对方的手腕。稍微一扭,咔嚓一声,对方的手腕就像零部件被扭断,手里的枪已经落到了江跃手中。
江跃毫不留情,砰砰两脚踹在对方的膝盖上。
又是惨烈的两声咔嚓,对方的膝盖骨尽数碎裂,双脚立刻瘫软下去。
江跃顺手一提对方的手臂,将对方狠狠地摔出草丛,重重砸在了绿化带边上的路上。
膝盖被摧毁,这人就等于是被打断了腿的癞皮狗,只能在原地挣扎了。
李队等人正要靠近制服对方。
江跃忽然脑子闪过一丝莫名的危机感,喝道:“躲开!”
李队等人都是受过严格军事训练的人,显然嗅到了一丝不对劲的意味。
那人躺在地上,以他的处境,本来应该很绝望,很恐惧才是。可他的嘴角,居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这微笑显得无比狰狞。
下一刻,这人那只完好无损的手摸出一只手机,用尽力气狠狠一摁。
轰!
那人的身躯在爆炸声中,直接被撕裂开,炸成了一块块的血肉碎片。
各种碎渣跟下雨似的,落得到处都是。
李队等人在江跃警示的那一瞬间,就往草丛中扑过去。
即便如此,强大的冲击波,还是将他们掀出了好远,脸上手上,立刻无数擦痕。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现场的惨状让他们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哪怕他们接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此刻也是被惊得不轻。
这人,竟然对自己这么狠!
这种自我毁灭的坚决,的确让人不寒而栗。尤其是他临死之前的诡异笑容,完全看不到任何恐惧。
只有疯狂,只有变态。
这种人,要么是被人洗脑,要么是被人精神操控。正常人,绝不可能做到如此决绝,对死亡毫无恐惧?
李队等人这才想起江跃刚才好像中弹了,纷纷赶上去查看。
江跃摆摆手,示意他没事。
云盾符在子弹击中江跃的那一瞬间,就自动开启防御。别说是这种手枪子弹,就是威力极大的自动步枪,甚至是大威力的穿甲弹,也不可能轰得开云盾符的防御。
二阶灵符绝不是吹嘘出来的。
李队等人有些傻眼,刚才他们明明看到子弹击中江跃的。就算不致命,总还有伤口吧?
他们打量了江跃一番,发现他的衣服好像都没有被子弹擦破。那子弹打中他之后,难道自动转弯了?
现场发生了这么多,他们也无暇细思。
爆炸制造者,已经自动解体,变成了碎片。想从这里找到突破口显然是不可能了。
这个时候,警察呜呜呜呜不断驶近。
行动局的车子也跟着开了过来。
还是罗处一马当先,率先从车上冲了下来。
看到现场这一片血肉模糊,还有各种碎块,罗处一脸惊讶:“小江,这是什么情况?”
江跃苦笑不已,这还真有点一言难尽。
“李队,你掌握的情况更多,你来说吧。”
李队长不是第一次见到罗处,知道他是行动局的处长,来头极大。也不推脱,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罗处听完更是一脸惊讶:“这么说,现场这些碎块肉渣,都是爆炸凶手的?他这是自爆?”
“基本上可以这么认为。当然,具体还得看看到底进入了几个人,这爆炸案是这人一个人操作,还是有同伙协助的。”
李队道:“我们已经核对过,业主带进来四个人,一个是中介,另外一对夫妇在看房,剩下应该就是这位了。”
罗处听完之后,立刻有了安排。
“留几个人在这里封锁现场,不要让任何闲杂人等靠近。其他人跟我去那个卖房的业主家去看看。”
要售卖的这套房子,显然不是道子巷中心区域的房子,而且是一套位置一般的三拼别墅而已。
从档次上看,这套房子跟9号别墅比,至少差几个档次。不管是位置,还是舒适性,以及各方面配置上看,都远不如独栋的。
业主显然有点恼火,在屋里发着脾气。
“我身为业主,售卖自己房子天经地义。而且我还是联系中介来看房,又不是我私自带人进来。你们凭什么限制我们的人身自由?现在的安保队伍,可以代替国家执法机构了吗?”
安保人员严格按法律层面上说,确实没有资格限制业主的人身自由。
可道子巷别墅区,显然不同其他小区。
安保人员不管那个业主如何叫嚣,始终不为所动。
那个中介显然也是吓傻了。
她本以为,这是天上掉馅饼的事。谁想得到,五年都未必有一套成家的道子巷别墅,居然有人挂在她那里卖。
而且还真就有客户看。
房源一挂出去,好几批客户都想看房。
这种大买卖,显然让这位中介感到无比兴奋。她也能感觉到,业主卖房的意愿很强。
道子巷别墅之所以成交少,几乎没有成交。就是因为道子巷别墅的业主太高端,几乎联系不上,也几乎没人会把道子巷别墅推出来卖。
市场情况是极度的供不应求。
只要有道子巷的房源推出,根本不愁土豪接手。难就难在没有房源。
只要有房源,而房主的意愿强烈,道子巷的别墅绝对不愁卖不出去,而且还能溢价卖出去。
是的,这就是道子巷别墅的魅力。
一房难求。
这也是这位中介兴奋的原因,她有预感,一笔超大买卖正朝她招手。按2%的提成算,这套房子如果成交价在三千万,光中介费就是六十万。
这种买卖,卖那种小户型的房子,得卖十几套才行。
可谁想得到,大买卖刚有点眉目,竟变成了大灾难。
她打破脑袋都想不到,她带进来的客户,竟然是个危险分子,竟然制造了爆炸案!
哪怕这事她身为中介完全是无辜被卷入,可如此性质恶劣的案件,她想置身事外,显然是很难。
摊上这样的事,她怎么能不瑟瑟发抖?
那对看房的夫妻,倒是比较镇静。他们是真来看房的,心底无私,自问不会被牵连。
既然人家暂时限制不让离开,从道理上也是说得通的。
这时候就算让他们离开,他们心里还慌张呢。瓜田李下的嫌疑没弄明白,不把自己摘出来,说不慌张那是假的。
也就是业主才能豪横,中介和这对看房夫妻,显然都受惊不小。
罗处等人风风火火进入,听到这业主咆哮,罗处一亮工作证:“现在是星城超自然行动局接手这个爆炸案,把你的个人证件,户口本,房产证都出示一下吧。”
跟保安可以叫嚣,遇到真正的执法队伍,那业主倒也不敢太过嚣张。
虽然还有点不情不愿,看上去很不爽的样子。
但各项证件还是找了出来,递给罗处他们。
“去核对一下,看看是否存在造假。”罗处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将这些东西丢给手下人。
“你们几个,都出示一下个人证件吧。”
中介和那对看房夫妻,也纷纷拿出证件来。
江跃对罗处怎么执法没多大兴趣,反而是在这别墅内部四处晃悠起来。
那业主看到江跃似乎像闲杂人等,顿时抗议起来:“同志,他是谁?也是你们队伍的吗?如果不是,他凭什么在我家里转悠?我有权力请他出去。”
“闭嘴!他是我们行动局请的顾问,有我们的行动授权。怎么着?你家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害怕被人查看?心虚?”
罗处对这业主,横看竖看都觉得不顺眼。
好端端你特么卖什么房?这道子巷的别墅,就没怎么听说过售卖的。这么高端的房子,就算要卖,你能不能有点层次?星城的土豪不多吗?难道土豪圈子买不起你的房子吗?
为什么要挂在中介那里卖?
要不是公开挂出去,哪来什么看房的人,至于闹出这档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