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zwls精华都市小说 娛樂圈如此美好 ptt-第七百八十二章 良母怕兒煩分享-pgy7j

娛樂圈如此美好
小說推薦娛樂圈如此美好
从小大甜甜体弱多病,身体不行运动来凑,井爸井妈也舍不得女儿练武强身,只能将其送入少年宫舞蹈学习。
小时候的大甜甜,因为身体原因,有点自闭的倾向,在少年宫学习舞蹈以及小天鹅艺术团的经历,才让她有现在的开朗活泼。
可以说,大甜甜在井家的待遇比起现在的曦曦和冉儿还要来得好,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里的宝,就是用来形容大甜甜这种女儿家的。
为了她做明星的梦想,井家人的付出,看看前世大甜甜的经历就可以想见。
跟韩白雪比起来,大甜甜才是真正踏进这个圈子就一直在聚光灯下挥洒青春的存在。
哪怕在这个过程中,诋毁、轻视一直都伴随着她,也没有打消她想要在娱乐圈做出一番事业来的坚持。
她不同于刘倩,也不同于韩雪莹等人,别看在赵旭面前性子大大咧咧,总是喜欢给赵旭找麻烦。
这跟一直喜欢跟赵旭唱反调,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跟赵旭别苗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一世大甜甜身上没有那么多流言蜚语,按部就班的从默默无闻的小配角开始。
虽说很快就过度到重要配角,甚至主演,唯一女主角。
但大甜甜在最初的快速成长,还是轻轻松松就能见到的。
前世大甜甜之所以走的这么崎岖,她一入影视圈就找那些圈内一线明星导演配戏,让许许多多圈内人忌讳她的背景。
她又不是科班出身,学习领悟力也不是太好,也没有圈内演技派亲近教导,这才走的磕磕碰碰毁誉参半。
经历不同,造就了这一世大甜甜演技实力有着天与地的差别,虽说她在天赋上比不上周熏、曾经的杨咪、万倩等人,但通过努力,也能蹡蹡跟得上同年龄层次几女的进度。
已经年过三十的大甜甜,算的上国内花旦之一。
兼顾电视剧、电影以及综艺,三线齐头并进发展的模式,圈粉的速度不要太快。
正是如日中天,再努力一把就能提高一个档次的时候。
赵旭这时候要她息影回家带孩子,想也不用多想,大甜甜肯定是坚决反对的。
哪怕是用儿子的理由,也不能够说服他。
赵家根本不缺人照顾儿子!
这就是曾经大甜甜用来反驳赵旭最直接的理由!
只不过看到儿子为了臭爸爸居然还想要锤他,要说心底舒坦,那也是骗人的。
可自个儿选的路,哪怕含着泪也要继续走下去。
要强的大甜甜也不可能立即转变态度,向赵旭认输。
这不是她大甜甜的性子所能容忍的,所以,哪怕抱着儿子,心底依旧不怎么舒服,她一路上也没在息影这个话题上跟赵旭继续牵扯,专心致志的逗弄着儿子。
小家伙不愧是咱的种,一大早起来,吃饱喝足之后,精神倍儿棒,跟她玩得相当起劲。
“哟哟哟……咱们家宝贝回来了,快让姥姥抱抱!”
一进门,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井妈开心的嚷嚷了起来。
正在大甜甜怀里蹙着好看的小剑眉左顾右盼的小家伙,闻声立即兴奋了起来,小身子朝着声音出来的门后扑腾着。
大甜甜差点被抱住,还是赵旭托了下这才将闹腾的小家伙给拾掇了回来。
“连孩子都不会抱,你怎么做妈的?”
这一幕正巧被井妈看见,大甜甜哪还能落得好?
现在外孙才是井妈井爸的心头肉,大甜甜这个总是不着家,在外面拼命折腾的女儿,早已经被他们丢到旮旯角落去了。
“给我!”从大甜甜怀里生抢般的将外孙抱了过来,颠悠着一上一下逗着他,井妈没再去理会撇了撇嘴不高兴的大甜甜,看向赵旭又道。
“晚上就留在这吃饭!”
“好嘞!”赵旭笑着答应了下来。
本来嘛,他今儿个是打算午餐在这边解决的,可谁让大甜甜懒猪一样睡了一上午呢,改成晚餐也不耽搁什么功夫。
“爸呢?”大甜甜心知肚明自个儿在家里的地位,没有不开眼的去跟井妈抢孙子。
“怎么,怕你爸训你?”井妈边走变瞥了眼身边的女儿,越看心底越是嫌弃。
生个女儿就知道往外跑,还没女婿关心他们,也是够了。
可身上掉下来的肉,大甜甜这性子也是他们老俩口培养出来的,也不会真的对她有什么膈应。
“赵旭,抱乖孙孙去楼上书房,然孩子他姥爷休息休息。我跟恬恬去厨房给你们整一顿丰盛的晚餐。”
接过宝贝儿子,拍着他的小屁屁安抚着,赵旭莞尔一笑,“您的厨陕菜没话说,就是某人现在连糖和盐还分不清楚,打打下手还行……”
“赵旭,你想死吗?”
“怎么说话的?”井妈面色一变,拍了下大甜甜的手臂训斥道。
“妈,这家伙是故意的……”
“故意的你也不能当着我乖孙孙的面这么说话!”
“…………”
大甜甜抿着嘴,憋着气,想干掉赵旭的心都有了。
这家伙为什么总是这么憋坏呢,难怪虎头从小就喜欢坑他,换成她,她会坑得赵旭更惨。
特别是这家伙还举着儿子的小手摇晃着,傻兮兮的小家伙笑的那叫一个开心,好像是在配合着赵旭嘲笑她五谷不分一样。
嗯……好像现在的年轻人,确实有很多不知道五谷是哪五谷。
这样的年轻人就包括她大甜甜!
“去吧!”
“好嘞!跟姥姥说等会见!”
“佬……”
“哎呦,会说话了?”
“还不会,在教呢,估计快了。”
“那可得快点!”
“嗯,肯定让这小皮猴子第一个冒出来的是姥姥。”
“还是你贴心,哪像这臭丫头,从小就是个不省心的,你多担当一点。”
“妈,别这么见外,我会多体谅恬恬的!”
“唉……这丫头上辈子修了……”
“赵旭,你还罗里吧嗦的干嘛,给我速度点。”
大甜甜听得额角井字迭起,推着赵旭亲自送她离开,趴在赵旭肩膀上的小家伙,还以为爸爸妈妈在玩闹呢,笑得那叫一个开怀。
井妈站在那摇摇头,心底叹了口气,就井恬这性子,也就赵旭能够像宠着女儿一样一直宠着她,换个人还真伺候不了。
“妈,你可别光护着那家伙,他就是得寸进尺的臭家伙。”
“别总是跟女婿这么来,你也是大家闺秀,要照顾男人的面子。”
“他才不在乎这些呢!妈,您就别操心这些了,我心里有数的。”
“你有数?”井妈深表怀疑,“你们这些年轻人,唉……我也懒得管你们怎么相处,希望赵旭一直保持着这股初心吧。”
“放心吧,他就算保持不住,我们也有逼迫他就范的能力!”大甜甜信心十足。
要是她一个人,当然是扮演贤妻良母。
可家里那么多口,赵旭就算想要翻身把歌唱,分分钟钟也是被镇压的命,她才不担心在这家伙心底失宠呢。
“昨晚……”
“妈,说这个干嘛?”大甜甜面色羞红的跺了跺脚,赶紧当先往厨房走去。
井妈笑着摇了摇头,也没在说什么,只要女儿生活美满就够了。
当然,要是这丫头能经常待在燕京带乖孙孙经常回家住,就更加顺她老人家的意了。
可惜,她也知道,执拗性子的女儿,根本就不可能答应的,劝得再多训得再多也没啥用。
“也、也,咿呀呀……”
小家伙经常被井爸井妈接过来,对他们的印象从小就很深,虽说已经有好些天没见了,但小家伙的记忆力,依旧记得面容富态和祥的姥爷。
一见其在宽大,放着许多文件的后面俯头办公,立即扑腾的在赵旭手臂上跳腾的大叫起来。
井爸温声惊喜的抬起头,赶紧站起身走了过来,“会叫爷爷了?”
“现在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往外冒,再教段时间就能清楚的发音,到时候我立即带他过来看你们。”
将儿子送到井爸怀里,随着他一起在门口不远的老式黑沙发上坐下,赵旭又笑着问道。
“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你这孩子,没事就不能让你带恬恬母子过来?”
“这哪能啊!”赵旭讪讪一笑,“是恬恬昨晚说您找我有事儿的。”
“小事而已,别听她瞎胡闹。身体怎么样,吃不吃得消?”
赵旭暴汗,井爸也是个老司机啊!
“年轻的时候要懂得适可而止,虽说你身体状态不错,但也要谨慎点。曦曦、虎头他们还没成长起来之前,再怎么慎重保养都不为过。等会我会训一训臭丫头,都三十好几的人,还这么随着性子胡闹,哼……”
赵旭真有点汗流浃背了,特喵的,井爸这上纲上线还真没的说,果然是做宣传工作的料。
赵旭偷偷掐了下小家伙的小屁屁,小家伙立马噘着嘴哭闹了起来,井爸这才没有继续。
好不容易将乖孙孙安抚好,井爸抽出纸巾擦了擦手指上的泪水,继续道,“香江那边暂且消停消停,过犹不及的道理你应该懂,一松一紧适当的舒缓一下压力也是必须的……”
赵旭瞥了眼还在抽涕着的儿子,心底有那么点惭愧,可也就只有小拇指那一丁点,“上头的意见?”
“部里的!”井爸专心哄着乖孙孙,随口回道。
“我还正想杀几只美利国的鸡呢!”
“暂且收敛一下!”井爸转头看着赵旭,眼神依旧和蔼。
赵旭想了想,笑着应承下来,“听您老的,那我就休息一下,不折腾!”
“事要一件件做,不用弄得满世界全都是敌人,打一批拉一批的道理,你不会不清楚,现在还是需要忍耐忍耐。”
“爸,我明白!看来是有人发力了,那我也就暂时消停一下,先记小本本,等以后又犯在我手里一起算总账!”
“你这记仇的性子也不知道学谁的!”
“当然是学我爸的!”
“你爸可从来不记小本本的!”
赵旭嘴角一抽,那是赵家当年势力衰退的严重,又受到当年的大佬二十年如一日的压制,不大气一点,团结更多的人怎么行。
对他这个亲儿子,他根本就没外人所见的那种大气磅礴的性子,时不时折腾一下他,让他小日子过得不怎么舒坦,是他读北影之后经常会有的遭遇。
当然,子不言父过,赵旭也不会在老丈人面前腹诽赵家老爹。
面前这老丈人,还是挺佩服自家老爹的,他当然不能给老爹抹黑。
“恬恬的事你还是需要劝一劝的,乖孙孙也快一岁了,都快要记事了,该收收心就要收一收!”
赵旭无奈的摊摊手,“这可由不得我,我一直拿她没有丝毫办法。倩姐她们也不站在我这一边,您也知道,我招惹不起她们的。”
“你这性子不够强势……”
“也要我强势的起来啊,爸,您应该能体谅我的!”
井爸苦笑的摇摇头,体谅他还真能体谅,谁让赵旭当初跟宝贝女儿走到一起,就发过誓呢。
他当然清楚,赵旭那时候的话,肯定不止对他这么一个岳父说过。
这些年来,赵旭这么对待大甜甜的,他都看在眼里,就像井妈有时候感叹的那样,碰见赵旭,是大甜甜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换个人,都不会这么宠着她,任由她经常蹬鼻子上脸给赵旭难堪。
男人最懂男人,男人有时候要起面子来,几十年的好友都可能立马翻脸无情。
赵旭能够一直这么和风细雨温柔对待身边女人的一切小性子,还真不是普通男人能够做到的。
至少井爸自认,换了他肯定就做不到。
“与其寄希望于我,我倒觉得您乖孙孙做这事,肯定事半功倍……”
“那至少还要个一两年!”井爸立马就懂了赵旭的意思,叹了口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