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zbo0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拉馬克遊戲》-1095 第二十一章中 魂歸故里(第二十九節)熱推-kihks

拉馬克遊戲
小說推薦拉馬克遊戲
进入虫洞后人会看到什么?这是一个表世界学者们争论不休的话题。
事实上虽然对玛塔尔神国来说虫洞是一种极限距离下的常规交通手段,但在龙隐界却从没有人看到过虫洞中的景象。
虽然众说纷纭,但学者们有一个共识,那就是进入虫洞的人将看到无法理解的画面。
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判断确实是正确的。虫洞的本质便是高维度空间通过低维空间两点间由于额外维度产生的距离更近的捷径。进入虫洞,对生命体而言本身便是一次跃维的体验。
看到高于自己维度的世界真相,那闻所未闻的形态自然是无法理解的。
但龙女是个例外。她在虫洞中,看到的是两扇正在融合的膜。
两大宇宙间法则的融合,强势一方彻底取代弱势一方,这或许便是【清算】现象的本质了吧?
至于为什么区区一颗星球上文明碰撞的胜负会成为世界法则判断的标准呢?那是曲芸才会沉醉的问题,龙女现在没有心情去考虑。
膜是坚固无法动摇的法则,同时也是柔软多变的状态;是一片曲折的平面,同时每一个细节中又都是立体的多维空间集合。
它似乎是透明的,纯净的,一无所有的;但同时又是复杂的,玄奥的。上面密布着可见又透明的符文和图样,记述着约等于整个宇宙本身的信息量,给人一种可以看到循环往复不断演化的可见光谱的错觉。
作为一条从犄角到尾巴尖都是五维存在的生物,谱写世界法则的膜本就是她每天睁开眼都能看到的,再熟悉不过的东西。
只是此刻她感到一丝怅然。伸出手去,却再也无法拨弄世界的法则为自己所使用。
不过不要紧。她有一种预感,一种十分笃定的明确的感觉。待她进入那片新生的宇宙,她将有机会升华到更高的境界,夺回她失去的力量。
满脸的怅然化作欣喜的微笑,龙女发现自己的喜悦竟如此真实和不加掩饰。
我终究是变了,比起守护这个世界,变得更加期待和你去探索那未知的边境呢。芸儿,这便是你希望看到的吗?
余光扫过舱室的显示屏,龙女发现一行之前并没有见到过的文字在滚动刷屏:
“你不该擅作主张”
没头没尾的话,看得龙女有点摸不着头脑。这是在指自己对虫洞入口动的手脚?真奇怪,在自己失去力量之后,这么温吞隐忍的指责可不像是桃花源的做法。
现在舰桥中的婆婆应该正在暴跳如雷吧?可屏幕上的字却让她感到一丝哀怨,甚至说……温柔?
“这会打乱她的计划”
似乎注意到龙女的视线,屏幕上的文字变化了,也让她明白了究竟是谁在对自己说话。
“不要紧,她不是那种遇到变化就会手忙脚乱的人。”她弯起眼眸,十分温和地对着空荡荡的舱室自言自语:“何况,我惹出的乱子又怎么会委屈她来承担?我会自己解决好一切影响的。”
最后,似乎想起了某个人的面孔,她脸颊升起一丝细微的红晕,用耳语般的声音道:“谢谢关心。”
对于打乱计划的诘责一直在屏幕上滚动,让龙女无法分辨留下这条信息的人究竟是陷入了沉思,还是愤怒到放弃与自己沟通。
为了不再胡思乱想保持积极的心态,龙女强迫自己把视线从舷窗外的膜上移开,紧盯着屏幕上单调重复的文字,直到屏幕上的滚动的文字换了另一种冷冰冰的生硬字体:“来舰桥见我”
当龙女出现在舰桥上时,等待她的是一片冰窖般的气氛。桃花源剩余的所有成员全部面对着门口,眼中蕴含着极致的平静。
那不是强压怒火的平静,而是一种看待死人的平静。
“你算计我们,”婆婆阴沉道:“不要狡辩,虫洞的入口是你破坏的,你想要拉着我们陪你送死。
在我们后面发生的反应与【清道夫】爆炸的数据曲线完全吻合。至今为止,表世界就只有云裳仙府和九州两支团队掌握这项技术。”
龙女微微抬眉,随即耸耸肩:“是我破坏的,但我可没有骗你。这确实是唯一安全的一条道路。
负责火星方面的本就只有我们。我们逃离了,敌人大量从火星通道涌入直接冲击表世界的大后方,一个不小心就会输掉整场【清算】。到时候你们又能逃去哪里?还不是一样被复写抹杀的命运?
至于毁灭虫洞之后你们之后的处境,我想即便留守在地球上你们也完全没有背水一战的打算。等我们取得【清算】的胜利,你们从外面直接回归团队空间就好了。母星还在,只要登进游戏系统有得是办法回家……”
啪!
一个耳光打断了龙女条理清晰的分析。
她脸颊赤红,嘴角流出一道鲜血。那是完全麻掉的脸部肌肉无法控制阻挡被打落的后槽牙不断渗出的血水。
桃花源对自己恨之入骨哦,恨不得挫骨扬灰,这些她都清楚。但她想不到他们居然真的敢把想法付诸行动。这是明知道自己再也无法使用力量所以无所顾忌了?
龙女终究是龙女,她丝毫没有因此动怒,而是依旧从容淡定地微微抬眸瞥向婆婆。
正在这时,她突然觉得自己内心深处传来了属于另一个人的声音:“龙女姐姐好可怜……小蜥蜴,主人要你负责这里的行动。求求你,咱们出去杀了那些家伙吧。”
那是康斯妮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