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7p9f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諸道學宮 ptt-第1098章 帝王大選熱推-wqfkk

諸道學宮
小說推薦諸道學宮
各路势力围攻光明顶最终的结果是各路势力都被击溃,或者杀尽。
高耸入云的雄山,遍体都是血染的痕迹。
死去的神魔仙佛的气息还没有消散,时时刻刻都能够看到一尊尊强者的虚影在山间仰天长吼,风起云涌。
“来攻光明顶的强者,一缕执念不散,日夜哀嚎,大大的影响了咱们明教的日常事务,该如何是好?”
一尊明教的弟子前来寻找朱八,汇报这件事,求取一个处理的意见。
朱八坐在大厅的中间。
听了这事后,点了点头,“这件事,确实需要一个处理的章程,你先回去,我去找王佑安、刘温商议一下,争取今日就拿出来一个处理意见。”
现在的明教越发的兴盛。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朱八也不在藏着掖着,直接夺取了交州各地的后汉的政权,使得交州无论名义上,还是实际上,都成为了明教的一部分。
夺取了交州之后,明教中的一些人,都已经开始嚷嚷着,要建立一个政权,而不是以一种宗教的形式夺取天下。
唯有建立政权,夺取天下的时候才会显得名正言顺。
除此之外,许许多多的重要事务,都汇聚光明顶,等着朱八去处理。
可谓是废寝忘食,日理万机。
“是,教主。”
明教的教徒眸子里放着崇拜的光芒,躬身后退,他们自内心深处敬重朱八。
因为自古以来从来没有一个领导者,会把自己的身份地位明确的提出来和所有的人平等。
只是分工不同,没有高低之分。
这样的言语出现的时候,世间都是震动的,很多权贵阶层,脸上都煞白,但是无数的普通百姓,却是热情的欢呼,拥护,支持。
“让刘温、王佑安前来,说我有事情和他们商议。”
伺候在朱八的身边一位安全卫士,当即道,“是,教主。”
片刻后。
王佑安、刘温到了。
两人神采奕奕,见了朱八,都热情寒暄。
“教主,你找我们?”
朱八一伸手,“是的,坐,咱们坐下来谈。”
王佑安、刘温坐下,是两张竹椅,竹竿粗且青翠欲滴,富有勃勃的生机。
“小王,去给他们倒上茶水。”
“是,教主。”
倒了三杯茶水,热气袅袅,徐徐升空。
朱八脸上带笑,举起杯,抿了一口,口齿留香。
“这个茶,可是上好的灵茶太虚返命茶,喝了这茶,可以淬炼神魂念头,保持灵台清净,是我求了好久,白灵师姐才给了我一罐。”
周灿的弟子中,白灵最是喜欢各种仙草大药,时常无事的时候,就会在深山老林中采摘各种灵植。
这些灵植,有的是罕见老药,有的是世间古树,也有的是茶、枣、杏、桃等等各种美味。
其中太虚返命茶,被周灿所喜爱。
但是产量不多。
一年下来,不足半斤茶叶。
白灵除了送给周灿一部分外,其余的,都被她小心珍藏,轻易的不舍得拿出来待客。
朱八能够得到太虚返命茶,也是求了好久。
“太虚返命茶,它的大名,我们早已经如雷贯耳了,今天有幸喝到,得好好的品一下。”
王佑安温润如玉,是个君子,守着底线和原则,遇到事情,非常懂得变通,并非是穷书酸那样的掉书袋子。
刘温也是捧起杯子,细细的品尝,他听了朱八的叙述,也是心动不已。
太虚返命茶!
可是至道学宫的宫主周灿都喜爱的灵茶,其功能更是令人垂涎。
可以淬炼神魂念头。
壮大每一颗神魂念头,这样的功能,都已经足以让很多的修行者为之疯狂。
唯有强大的神魂念头,才能够度过雷劫,实现元神的升华。
可是锻炼神魂念头的修行法,向来是秘而不传,唯有顶级的势力,才能够拥有。
而且还是残缺的秘法。
唯有周灿借助至道学宫演创出来的太上无极混元道诀,才是肉身、神魂同修的无上法,不但壮大肉身,而且增强神魂念头。
故而。
周灿能够成为混元金仙。
没有任何短板,才能够混元证道,映照诸天万界。
“真是好茶,我感觉自身神魂念头中的一丝微尘被清扫,变得更为清澈透明,念头转动间也变得更为圆润无碍。”
王佑安修行的儒术,特别的注重神魂念头的修行,对此非常敏感,他本以为自己的念头已经纯净透彻,此时才明白,神魂念头上面仍是蒙着细细的灰尘。
自身的气质,变得更为儒雅随和,坐在那里,如同一朵出尘的白莲,洁白无瑕,傲世无双。
“确实好茶,太虚返命茶名不虚传,饮上一口,年轻十岁啊。”
刘温也是轻轻一笑,不惜溢美之词。
“好了,现在茶水也喝过了,该说正事了。”
朱八神色沉重。
语气一正,王佑安、刘温也收了嘻哈之色,正襟危坐,一本正经。
“还请教主细说分明。”
朱八道,“这一次,主要是两件事,一件事是赏赐围攻光明顶的修行者身死之后,他们遗留的执念充满不屈真意,日夜嚎叫,扰乱了光明顶的日常生活,需要去驱除。
另外一件事,就是咱们雄霸交州,不宜继续用明教的形式行事,需要建立政权,只是建立怎样的政权,我心中有些模糊的腹稿需要和你们商议。”
王佑安、刘温身躯一震,脸上都是浮现出来喜悦之情。
修行者死后的执念不消,想要驱除的话,并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但是建立政权!
这对明教而言,却是一件有着划时代意义的大事。
有了政权,下面的兄弟们,才能够建功立业,成就威名,在青史中留下一行名姓。
“教主,诸多的修行者身死光明顶,心中不服,有着怨气委屈,因而留下一缕执念不消,惊扰明教的教徒。
想要驱除这些执念,很是容易,要么降下雷霆,直接打散,不留半点痕迹。
要么请阿含村的降者念动经文,解释怨恨,让他们放下仇恨,没有了怨恨委屈,这些执念自然会消散。”
王佑安提出建议。
刘温道,“除了阿含村,我们道家也是有着强大的驱除执念的秘术,道家曾经也想建立轮回,因而创建过一个势力,唤作阴曹。”
古老的传说中,掌握阴间的势力有着三种,最为古老的是黄泉,然后是阴曹地府,然后是十八层地狱。
没有人知道黄泉是从而来,但是阴曹地府是传说中的道家所建,十八层地狱是大雷音寺中的至强者所创建。
后来生死簿出世,统合所有,形成了阴间。
也就是容纳了黄泉、阴曹地府、十八层地狱而成了轮回之地。
诸天万界的任何生灵,只要身死之后,都会魂归阴间,根据功过善恶进入新的轮回。
道家在这方面,也是非常的有建树。
“那就好,这件事你们就安排人做好。”
周灿点了点头,“第二件事,建立一个什么样子的政权,我们明教建立政权,自然不能够再和以往的皇朝一样,我们要创造新的政权,开辟新的时代,让自身的文明取得长足的进步才不虚此生。
你们好好好的想想,应该建立怎样的政权,如何才能够避免盛衰周期律。”
王佑安、刘温也算是学识广博的人,开始的时候,倒还是满脸带笑,听到盛衰周期律的时候,便是有些疑惑不解。
盛衰周期律?
从来没有听过这个词句,听起来非常的高大上的样子,不明觉厉。
“教主,什么是盛衰周期律?”
王佑安不解,急忙请教,刘温也是竖起了耳朵,仔细聆听。
朱八一笑,“我曾经在师父门下学习,看过学宫中的很多书籍,其中一本书中就记载了盛衰周期律。
书上说,自开天辟地以来,就没有长盛不衰的皇朝,这些皇朝初期开辟的时候,兢兢业业,逐渐兴盛。
可是极盛之后的皇朝中早已经布满了无数的隐患,这个时候,皇朝多已腐朽,这个时候的皇朝人,早已经不思奋斗,不去努力,不去拼搏,而是靠走关系,找门子,行贿受贿等等下作的手段去晋升。
所有的努力,都是绝望,再多的拼搏,都如讽刺。
这样的盛世看似烈火烹油,繁花似锦,但是其积累下来的怨气早已经到了顶点,只需要一个导火索,便足以把整个皇朝付之一炬,使之化为灰烬。
最终,皇朝会化作云烟。
而新的皇朝,会再次沿着整个周期律重新崛起,再次重复昨日的故事。”
王佑安、刘温听了,萧然起敬。
“这是一位目光深远的智者,从来没有人如此的精辟的阐述过皇朝的轮回,如今仔细想来确实如此。
每一个皇朝都是初期同心协力,中期勾心斗角,最终分崩离析,这是一个不变的轮回,从来没有一个皇朝走出过这样的一个周期律。
要是咱们能够建立这样一个走出了盛衰周期律的政权,未来的史册上,必然会对咱们大书特书。
咱们的成就是自古未有之丰功伟业,会被无数的后来人传颂。”
朱八的话,似乎给他们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建立一个特殊的政权,避开盛衰周期律。
这让他们非常的兴奋。
“不错,我们就应该超越过往,建立一个长盛不衰的政权,彻底的摆脱盛衰周期律,唯有如此,才能不负咱们一生所学。”
王佑安、刘温相视一眼,他们都是强者,学识渊博,但是想要建立这样一个政权,仍是缺少头绪。
朱八看了他们一会儿,接着说,“师父的学宫中,有着无数的藏书,许多藏书,都记载着世间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学问。
有些学问,都是惊世骇俗,发人深省的。
其内容,是前人所未想,所未做,但是也有着一定的道理。
其中我看过一本叫做社会变迁史,讲述了自开天辟地以来的种种变迁,更是以此为根基,推演未来可能出现的变迁。
在未来,世间万族再也没有了任何的阶级之分,大家的地位都是平等的,任何人犯了错误,都会受到律法的惩戒,一律平等,不分彼此。”
王佑安欣然向往,“那不是我儒门中的大同世界吗,天下大同,世界为公,没有任何的贫富差距,没有半点的阶级分化,大家都是自由自在的生活在一起,充满了真善美,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可是儒门古籍中记载,这样的社会曾经存在于太古时期,但也有可能只是一种理想国,无法在现世中存在。”
刘温也道,“我道门中也有着依道治国的理想国,人人有道,自然自律,没有什么是人做不到的。”
朱八想了想,“无论是以德治国,依道治国,依法治国,还是依照其他的什么来治理国家,都是最终的结果。
但是如何实现这个结果,是需要过程的,过程中应该一些什么?应该怎样去做才能够实现咱们所想要的结果呢?”
朱八读过太多的书籍,无论是儒门圣人的大同世界,还是道家圣人的依道治国,这些书籍,都已经传遍诸天万界,任何生灵都可以诵读。
圣人极为博爱,他们把自己的知识,毫不吝啬的传给每一个生灵。
但是想要领悟圣人篇章中的道理,且做到身体力行,却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自古以来,几乎是从来没有人做到过。
若是有人做到一部分,便可以取得极为惊人的成就了。
圣人篇章并不是照本宣科,而是真正的领悟,彻底吃透,懂得变通。
三人在一起,商议了足足半个多月。
半个月后。
才拿定主意。
“既然如此,按照大家的意见,咱们的政权便是以明教为根基,建立明朝—-大明朝。
我们大明朝和其他的皇朝不同,我们不是世袭制,也不是禅让制,而是选举制,每一人帝王只能在位十年,十年之后,都要选举出来新的有能力的人担任大明朝的帝王。”
选举制!
这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一种新的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