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jhbe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最後的三國2興魏笔趣-第1620章 陳兵對岸-60o33

最後的三國2興魏
小說推薦最後的三國2興魏
钟会不仅将十万军队当做了劳工,而且还征调了二十多万的民夫来参与修筑工事,站在临晋关的城头,远远望去,一派热火朝天的建设景象,知道的人晓得这是在修筑工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司马军在这里大兴土木,要建一座阿房宫出来。
指望一两道壕堑就能挡得住并州军,钟会还真没有过这样的奢望,所以钟会调动了近三十万的劳力将临晋关附近几十里的范围之内都挖得是面目全非,原本比较平坦的河岸附近已经是沟壑纵横,满目疮荑。
这便是钟会所需要的效果,每一条都深达数丈的壕沟都有两丈左右的宽度,这个宽度,正好是战马所无法跳跃过去的,挖壕沟挖出来的土方还可以堆成高垒,以增加战马逾越的难度。
这些壕垒纵横交错,构成网状,那怕并州军可以突破一两道防线,但整个临晋关的纵深地带,都被这些壕垒所覆盖,并州军行动起来,是举步维艰,根本无法进行快速地推进。
而司马军则可以通过事先安排好的吊桥或铺板,做到进退自如。
成功地扼制住并州军的机动性,将会是此次蒲坂津之战的关键所在,司马伦之所以给钟会调派了十万大军,就是准备在蒲坂津与并州军一决雌雄的,司马军无法阻止并州的登陆,但却可以利用人海攻势,将冲上岸的并州军给压下去,建立不起有纵深的滩头阵地,并州军就算能登岸成功,也注定拿不下临晋关。
司马伦是承认曹亮的强大,但并不代表他就这么轻易地去认输,毕竟司马家现在还有将近三十万人的军队,这也是他们最后的底牌了,如果能把这把牌打好,扬长避短,克制住并州军的优势,司马伦还是有一定的获胜机会的。
潼关和武关那边的御敌成功,给了司马伦极大的信心,并州军再强大,它也不是无敌的,只要想办法善谋略,一切还是皆有可能的。
等司马伦赶到蒲坂津的时候,那边的局势还尚处于平静之中,不过并州军的中军团已经抵达了蒲坂,并在黄河东岸扎下了营寨,到了晚上,站在临晋关的城头,可以看到对岸并州军的连营是灯火通明。
尽管双方隔河对峙,暂时没有发生冲突和战事,但谁都清楚,这不过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而已,并州军随时都可能会渡河,随时都可能会发起进攻,大战一触即发。
紧张而压抑的气氛在司马军之中蔓延着,钟会已经下达了一级战备的命令,河岸上全天十二个时辰都有人职守,随时地向钟会报告敌情。
由于隔着黄河往来不便,为了刺探并州军的消息,钟会还特意地在临晋关的高地之处,立起了数丈高的刁斗,每日轮流派几名目力极好的士兵爬上刁斗,去监视并州军的动向,只有详尽地掌握并州军的情报,钟会这边才能做出相应的防御措施来。
司马伦抵达蒲坂津之后,首先并没有前往钟会帅营所在的临晋关,而是赶到渡口,前去查看渡口的情况。
蒲坂津河面的宽度超过了两里,奔腾汹涌桀骜不驯的黄河流经此处,也变得温顺平和了许多,尽管河水还是一如既往的浑浊,但水流却是平缓了许多,这也是蒲坂津成为数不多的黄河中游渡口之一的原因。
这个季节正是桃花汛刚过,而夏季洪峰尚未来临的时候,黄河的水位正处于低位,水流最为平缓的时期,最为适合渡河,大概这也是曹亮之所以选择在这个时候发起进攻的重要原因吧。
两里左右的宽度并不是太宽,站在黄河的西岸,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对岸的情况,并州军的连营巍然森严,井然有序,旗帜鲜明,兵强马壮,远远望去,都有一股浓郁而逼人的杀气袭来,让人不禁为之胆寒。
在河面的渡口处,一艘艘威武的战船齐齐整整地排列在岸边,战船上的投石车和连弩车都清晰可见,虽然司马伦没有亲眼目睹过,但毫无疑问,这些战船便是令司马军闻风丧胆的连弩飞石船。
在白马津战役之中,并州军使用连弩飞石船,一直是一件隐密的事,这些战船造好之后,都被蒙上厚厚的青色幔布,隐藏地严严实实的,司马军虽然好奇,但始终搞不清这些战船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途,那怕他们派出无数的细作,试图过河去刺探军情,但并州军防备严密,他们根本就没有接近的机会。
直到这些战船行驶到岸边的时候,才始露峥嵘,打了司马军一个措手不及。
确实,这种非常规的操作,是任何人也想不到的,把战船和投石车结合起来,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的一种创意,估计此次就算做梦也没有人敢去这么想。
但现实就是无比残酷,曹亮不但将连弩飞石船给造了出来,而且在白马津一战之中大发神威,成为攻破司马军防线的关键因素。
这样的攻坚利器曹亮当然不会只用一次,曹亮能将连弩飞石船用于黄河下游的白马津,同样也可以用于黄河中游的蒲坂津,这次并州军甚至连隐藏都懒得隐藏了,直接就把连弩飞石船摆放在河岸边上,这简直就是一种赤果果的威慑。
并州军丝毫不加掩饰他们的强横,也确实,拥有连弩飞石船之后,渡河对于并州军来说,简直就是易如反掌之事,司马军到目前为止,也没有找到什么破解之法,这确实是一件令人沮丧的事,恐怕这边的司马军将士看到对面那耀武扬威般存在的连弩飞石船,早已是心寒胆战了。
这样的战船,根本就是人力所无法抗衡的,号称天险一般的黄河,并州军完全可以如履平地,轻易地完成渡河,司马军根本就抵抗不了,驻守在河岸上的司马军,想要挡住并州军的进攻,无异于螳臂挡车,自不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