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pfx火熱都市小说 狩獵好萊塢 txt-第1053章 凱雷讀書-df1kf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
中国,苏州。
太阳山西侧已然如火如荼的秦王宫工地现场,陈晴带着几位随从在停车场下车,走向不远处差不多同时开车赶到的另外两个女人。
走在前面的正是履任刚刚一周的祝莫莫母亲莫一菱。
即使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对方,每次看到这位不仅有着完美鹅蛋脸庞和将近一米八的高挑身材,而且那种外放的气质足以让心理素质稍差的看客都自惭形秽的女人,陈晴都忍不住有些小感慨。
随着私下了解越多,陈晴也越发现,如果给这女人足够的发挥平台,对方这么多年下来,绝对不会只达到一个偏远小县常务副县长的级别。
不过,显而易见,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特别还是体制内的女人,外表太漂亮太出挑,根本不是好事。莫家一家人都被压在那个偏远小县城这么多年,其中也有着追求不成因爱生恨的因素在其中,那是当年莫家和自己对头和解的最好机会,可惜莫一菱性格太硬。
无论如何,现在算是落到自己手中了。
陈晴想到这些,和莫一菱打招呼时的笑容就更加温暖亲热:“莫姨,真是抱歉啊,上周我在东莞,没能当面向你表示组合。”
“没关系,”莫一菱明显不习惯陈晴张开手臂想要拥抱的招呼模式,也不迁就,后退一步,只是伸出一只白皙纤手过来,握住陈晴无奈转为伸出的一只小手,说道:“另外,你还是别叫我莫姨了。”
陈晴眉眼弯弯:“我和莫莫是好朋友,不叫你莫姨,总不能喊你莫姐吧,那样辈分就不对了。”
莫一菱本能地不想和这姑娘太亲近,甚至想要警告一下女儿也不要和她走太近,嘴上说道:“你可以叫我莫副区长。”
陈晴对莫一菱的冷淡仿若未觉,继续道:“副区长这种喊起来多别扭啊,那我叫你领导吧。”
莫一菱不置可否,算是默认。
“那么,莫姨,我们过去吧,这边的负责人已经在等我们了。”
“……”
莫一菱稍微无语,到底没有继续在称呼上纠结,和陈晴一起走向大量工人和工程机械正在热火朝天的工地现场。
作为省政府都关注过的重点项目,再加上秦王宫选中的地块又不存在可能拖延的拆迁问题,因此工程进度很快,只是开工半个多月时间,位于丘陵地带的1000亩地的大半部分已经平整出来。
毕竟不是古代动辄修建几十年的真正宫殿,再加上现代大批工程机械的协助,虽然无论是锦书影视城还是即将第一个使用这片取景地的陈大导都对项目的建造要求很高,预计这片宫殿群的完整建造周期也只需要两年。
而陈大导拍摄《荆轲刺秦王》的取景部分,明年就能启用,包括后续张国师的《英雄》。
未完成部分可以一边拍摄一边建造。
这方面锦书影视城没有任何凑活的意思,毕竟是要作为旅游景点的所在。
两个女人在这边工程负责人的陪同下在尘土飞扬的工地走了一圈,都不是那种娇气的女人,丝毫没有受到周围恶劣环境乃至一些工人异样目光的影响,最后走到一处树木杂草都已经被清理只是土丘还没有被平整的丘陵上面,打量着视野内的工地,莫一菱终于说起了一些正事。
“我最近看过了这边项目的资料,市政府旗下的国有壳公司虎丘文化旅游控股集团以土地入股锦书影视城的母公司锦书影视旅游发展集团,仅持有10%的股份,陈晴,你不觉得太少了吗?”
陈晴感受着莫一菱略显咄咄逼人的语气,眨了眨眼睛,似乎很是委屈:“莫姨,当初市政府可是打算600元一亩把土地卖给我们的,就说秦王宫,如果按照600元计算,我们真要买下,只需要出资60万,现在,按照我们对秦王宫的2亿投资规模,市政府拿到10%的股份,相当于作价2000万,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觉得很低?”
“如果只是秦王宫,当然没问题,”莫一菱丝毫不为陈晴的可怜表情说动想,摇头道:“当时,按照锦书影视城的规划以及你们和市政府达成的协议,后续都是这种比例,而这片区域,再往西一些,就是很多农田和村镇,协议中的拆迁和征地都是市政府的义务,这样再计算一下,10%就不够了,至少你们这边需要再出一笔安置费用。另外,失地农民的就业问题,你们也只给出了一个笼统的许诺,这肯定也是不行的,我需要你们给出一个详细的章程。”
“莫姨,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现在的重点还是秦王宫。虽然我们规划的很远,但如果秦王宫项目不顺利,后续很多计划就无从谈起。”
“不对,”莫一菱扭头看向陈晴,说道:“我看过一些会议备忘,你们这边提过,如果只是一个秦王宫,根本无法支撑完整的影视产业和旅游产业链条,所以,我觉得,现在就应该开始规划后续的项目,乃至在秦王宫建造的同时开始执行。”
陈晴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苦兮兮道:“莫姨,你的胃口太大了。”
征得自家老板同意,陈晴把莫一菱请来,是为了确保这边的锦书影视城项目能够顺利推进,只是,这女人现在想要的,明显不是缓步推进,而是***。
“20亿的总投资,折合不到3亿美元,而丹妮莉丝娱乐只是在意大利建造的罗马环球影城投资就达到10亿美元,这些是你和王高官说过的原话,”莫一菱依旧不为所动:“因此说,3亿美元,对于现在拥有数百亿美元现金的维斯特洛体系而言,轻而易举,不是吗?”
陈晴没想到莫一菱连这种没有书面记录的对话都能打听到,不再示弱装可怜,只是语气依旧软软的:“莫姨,这些可不是我能决定的,而且,你别看秦王宫启动这么顺利,为了最大程度还原清朝咸阳宫,陈导寻找的团队从收集资料到完成设计,可是花了4年时间。这种事情如果太赶,做出的东西不伦不类,你肯定能想到后果。”
“陈导并不是专业的,他只是利用自己的闲暇时间做这件事,能够动用的资源很少,所以才花了四年。现在,只要我们想做,各种大学里一辈子研究古代建筑的专家教授可以随时找到一大把,而且,我还知道,你们这边还注册一家锦书古建筑设计研究院,不就是做这个的吗?”莫一菱说到这里,没有在继续逼迫陈晴,而是道:“我知道你没有决定权,因此,我希望你能联系西蒙·维斯特洛先生,让他亲自决定。”
陈晴像个听话的小学生:“好吧,莫姨。”
莫一菱却没有就此放过她,很快又提起另外一件事:“另外,陈晴,我还发现,围绕锦书影视城,你们这边还注册了锦书艺人中介公司、锦书古风文化表演公司、锦书酒店餐饮公司等等这些显然与影视城关联的企业,陈晴,你们不觉得这么做太明显了吗?”
“这些有什么不对吗?”
“既然是依附锦书影视城的关联企业,我觉得,这些公司都应该归属锦书影视旅游发展集团旗下,由市政府共享股份。”
“莫姨,我不否认这些企业将来要依附锦书影视城而生,但是,想要启动运营,依旧是需要资金和团队支持。锦书影视城是市政府以土地入股,拿到10%股份无可厚非,而其他这些公司,可都完全是我们自己的资源。”
“如果你们觉得有必要,市财政当然会按照比例进行注资。”
陈晴忍不住质疑:“市财政最近几年可并不宽裕,你确定有钱?”
“我最近和市里几家银行领导谈过,如果是这边的项目,他们很乐意贷款。”
陈晴一时无语,咱不带这么空手套白狼的。
莫一菱对于陈晴的表情无动于衷,说道:“我最近了解过西方的一些主题乐园,餐饮、酒店、表演这些,是他们营收的很重要一部分,无论如何,你们不能把这些与影视城割裂开来。”
陈晴忍不住打量莫一菱完全看不出年龄的无暇脸庞,心中吐槽:姐姐你这才短短几天到底了解了多少东西啊,睡觉了吗?
想了想,陈晴终于道:“莫姨,这些企业,其实我们也没有想过独占,如果你真的做过了解,就应该发现,锦书系的大部分企业,我们都没有百分之百持股。”
“我知道,但就像院线公司这些,主要是因为国家政策的限制,你们不得不这么做。”
“我的意思是,现在还不是谈这些的时机。”
“我认为已经可以谈了,”莫一菱毫不相让:“或者,陈晴,难道你想将来项目做起来之后,再纠缠不清,你要知道,最近几年,国内很多企业因为这种纠缠不清都出现了状况。”
“好吧,我需要先和老板聊聊。”
“我等你的好消息,”莫一菱点头,说道:“另外,接下来的项目,我觉得可以颠倒一下,先从明清风格做起。”
陈晴终于没忍住语带揶揄:“莫姨,这个你也了解过啊?”
莫一菱瞄了终于露馅的陈晴一眼,却没有介意,而是道:“这算是我的个人建议,我发现最近几年古装影视作品中明清剧的比例很大,就像今年的《宰相刘罗锅》,还有那部,莫莫和我说过正在拍摄的《卧虎藏龙》。当然,这件事我不会外行指导内行,还要看你们的规划。”
“影视风向其实是不断变化的,任何题材都可能火起来,”陈晴觉得终于找到了一点自己稍微更了解的东西,说道:“而对于锦书影视城来说,事情的关键其实在于,我们必须构建一个完整而高效的影视产业链条,刚刚我们提起那你家周边公司,都是为了这种目的人注册。只要影视产业足够完善,到时候,自然而然就能吸引剧组过来进驻。大量剧组拍摄的影视作品对影视城进行大规模宣传之后,才能更进一步,吸引游客,发展旅游产业。因此不能我们想什么就做什么,要一步步来。”
莫一菱从善如流:“很有道理。”
两人聊了一会儿,再次走下土丘,一边谈着各种事情一边继续在工地上游走观看。
如此一直在工地上待了一个多小时,才一起离开。
回到区政府,莫一菱又临时组织了一个迷你的研讨会,带着自己近期迅速搭建起来的小班子和陈晴这边继续商议各种问题,直到傍晚下班。
邀请莫一菱用餐无果,陈晴也就带着随从自行离开。
刚刚上车,陈晴在莫一菱面前表现出的弱势气质就一扫而空,回溯整个下午与莫一菱会面的种种,总体还算满意,不过,显然也没有达到预期。
满意的是莫一菱雷厉风行的性格和在区政府明显已经迅速掌握了局面的手腕,足以帮助锦书影视城项目的顺利推进。没有达到预期的一点,却是这位女强人明显没有和维斯特洛体系太过亲近的意图,甚至还一副故意划清界限的模样。
显然,虽然接受了维斯特洛体系的运作,但莫一菱对这边明显充满了戒心。
第六感超级敏锐。
不过,既然已经入局,莫姨啊,有些事情可就身不由己啦。
陈晴这么想着,弯起嘴角,吩咐前排的女侍开车去城西一家酒店,提前约好了一个饭局。主要是自家老板那边的吩咐,一家名叫凯雷基金的负责人最近来中国洽谈项目,这显然又是维斯特洛体系投资的一张外壳,让她可以接触一下,随意聊聊。
抵达目的地,时间还不到六点半,约好的时间是七点钟。
陈晴的时间可没有这么松闲。
还有其他安排。
刚刚进入提前预定号的一个酒店包厢,已经被陈晴彻底驯服成自己小跟班的江山舞就带着一个穿粉色外套白色长裤的年轻姑娘进门。
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齐肩的黑发,有着一张一眼看去就很是清纯的脸蛋,让人很容易想到中学时代女同学的那种。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就不难发现,虽然这姑娘进门之后表现的很是拘束,眼神却忍不住在四周游曳一番,随后落在陈晴身上,又迅速收敛。
陈晴暂时打发走其他几位女侍,只留下江山舞,这次打量一眼面前姑娘,很是满意,又忍不住道:“这衣服太土了。”
姑娘闻言,身子似乎畏缩了一下,还忍不住瞄了眼陈晴身上的香奈儿套装,她不知道什么是香奈儿,但面前女郎不是身份气质,确实只是那套衣服,就足够让她自惭形秽,又无比艳羡。
“记得帮她打理一下,”陈晴对江山舞吩咐一句,又看向姑娘:“沈月,对吧?”
姑娘连忙点头,又语带询问:“嗯,你好,这位,小姐?”
陈晴笑了下,没有介绍自己的意思,只是又道:“沈月这个名字也有些土,而且你勾引单位同事被人打上门的事情虽然传不到这里,但还是换个身份。我想想,就叫沈,嗯,离歌吧,沈离歌,离开的‘离’,歌声的‘歌’,这个好,很文艺,那人就喜欢文艺。我突然发现,我竟然比老板还有起名字的天赋,啧。”
乖巧站在旁边的江山舞忍不住白眼。
直接被改了名字的姑娘听陈晴说起她的私密,眼眶立刻红了起来,低声反驳道:“我没有勾引他,是他,他是科长,我没办法。”
“这关我什么事,”陈晴耸肩:“只是给你个活计,来这边的一所中学当老师,勾引你们校长,愿不愿意做?”
姑娘直接摇头:“我不,”说着还作势转身:“我,我想我该走了。”
“哦,那就走吧。”
姑娘半拧着身子,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到底没有动作,顿了顿,才低声道:“我,勾引,那个,完了我还能继续当老师吗,有编制的那种?”
“当然,说不定你还能让他娶你呢,成为校长夫人呢,不过,到时候,你就要拿出现在这种演技了,”陈晴点了点头,直接掏出了一张照片递过去:“先看看,很英俊的一个男人,虽然年龄和你差了些,也不算亏。”
姑娘顿了顿,还是上前,拿起那张照片看了一眼,确实很儒雅英俊的一个男人。
“是不是很满意?”陈晴又问了一句,对方自然不答,也不追究,说道:“那就这么定了,最近先把身份改好,一个月内就能入职,我很期待能听到你的好消息。”
姑娘放下照片,又小声问道:“我……还不知道你是谁?”
陈晴似乎又想到什么,自顾自说着,朝江山舞示意,一边道:“差点忘了,想让马儿跑,肯定要给草的。”
陈晴说着,江山舞已经掏出厚厚一摞钞票递过来。
“这是两万块,事情办好了,还有另外两万,”陈晴说道:“办不成的话,既然我能把你塞到那所学校,也能让你哪来回哪去,”说完吩咐江山舞:“带她走吧,别忘了打理一下,太土了。”
等两人离开,陈晴也再次拿起那张照片,歪着脑袋打量,喃喃自语:“怪不得莫莫脸蛋线条偏硬,这明显是遗传了父亲嘛。”说完丢开照片,撑着宽大的圆形餐桌放空眼神似乎望向远方:“老板也是太幸运呀,碰到我这么贴心的小棉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