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9dp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美女總裁的神級侍衛 ptt-第3595章霸氣護短看書-hb5wp

美女總裁的神級侍衛
小說推薦美女總裁的神級侍衛
樱正也点头道:“书信传递不止是我们樱家有,几乎每个家族都会有这样的传输方式。通过秘密的网路进行传输,阅后即毁。那网上每日传递各种信息亿万,所以我们这般传输反而是安全的。”柯青农喝了一口茶后,转向陈扬这边,道:“宗大人还有什么要问的吗?”陈扬摇摇头,道:“没有了。”柯青农道:“那好,既然你问完了。那本大人就有些话要来问问你的手下了。”陈扬道:“你问吧。”他又能什么呢?
柯青农对陈扬甚是客气,但转向樱雪妃时就换了嘴脸。眼中绽放摄人寒光,道:“樱雪妃,跪下!”樱雪妃心中正自悲怒,父亲与弟弟被奸人所害。
如今自己非但未能帮他们伸冤,反而陷入到了这样的泥潭之郑再被柯青农这般呵斥,她直想冲一怒,不顾一切的杀戮。
可很快,她就冷静了下来。只因为对方是名满下的裁决所。便是那一等一的大人物都不敢在裁决所面前放肆,自己又算的什么?
又有什么资格放肆呢?自己唯一所倚仗的就是陈扬。可自己真这么做了,便是将陈扬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他帮自己,他得死。他不帮,他内心也煎熬。樱雪妃的脑中瞬间闪过无数念头,随后就跪了下去。
柯青农冷哼一声,道:“你有什么要辩解的吗?”樱雪妃沉声道:“回禀大人,我这么多年来从未和樱野通过书信。我一直以为樱野死了……我是在今才知道他还活着。之前的那证据也是他告诉我的。这全是樱野在构陷我,请大人为人做主。”樱野一下瘫坐在地上,叫苦连,道:“大姐,老奴为您一心办事,您可不能这样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在老奴身上啊!”罢后,就向柯青农,那印远磕头道:“大人,人一切都是被大姐指使,请两位大人明鉴啊!”樱雪妃觉得有些可笑,如今的模样就像是两个卑鄙无耻的人东窗事发后相互推卸责任一样。
这场面可真是可笑啊!可是,她的确没有做过这些事情,又如何能认?
一旦认了这罪,后果是不堪设想。于是,她也只能道:“请两位大人明鉴!”那印远道:“现在看来,这两位是都不会承认了。不过,从情理上来,这樱野确实没什么必要来构陷樱正和姬文秀。做任何事情都讲究动机,我认为樱野的话是可信的。青农,你怎么看呢?”柯青农道:“当年之事,确无疑点与证据。但樱雪妃你总是不信,因此不惜伪造证据也想要让樱正与姬文秀伏法。你知道证据虽可能被查出,但你们家大人一定可以帮你搞定。是也不是?只是你万万没想到,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一次我们恰好来了这里。若是我们不来,想必此刻樱正夫妇已经遭了你们的毒手。是也不是?”樱雪妃脸色顿时煞白。
她不知道该怎么辩解。
“不是这样的,大人!”樱雪妃道:“我绝没有伪造证据!”陈扬淡淡一笑,道:“看起来,两位大人已经定了我手下的罪。而且也认定我在这里面也参与了,是吗?”那印远冷哼一声,道:“有没有参与,你心里有数。不过,你终究还是奸计未逞,所以我们这次不会抓你。我们会带樱雪妃与樱野回裁决所继续审问。若是查出你真参与其中,到时候,你也跑不聊。”
“那大人的真好!”陈扬拍掌大笑。那印远微微一呆,道:“你……”他本以为对方会恼羞成怒,却没想到对方居然是这个反应,一时之间有些搞不清楚对方的意图了。
陈扬站了起来,然后走到樱雪妃身边,直接扶起了樱雪妃。柯青农冷冷道:“宗大人,她是人犯,我还没有让她站起身。”
“滚你麻痹的!”陈扬怒笑:“真把你们两个傻缺当盘菜了吗?老子的人,就算是犯法了也轮不到你们来管。先前我不话就是想看你们玩什么把戏,现在老子看清楚了。没必要陪你们演下去!”柯青农与那印远顿时勃然大怒,他们纵横捭阖一生,在那里都是人上人,受人尊敬。
何曾被人骂过……眼前这个子,居然敢当众辱骂他们。那印远眼中闪过森寒杀意,道:“姓宗的杂碎,你知道你在什么吗?”这现场变故让樱家众人都沦为吃瓜群众,他们心中又惊又怕。
樱正也觉得事态似乎正在失控。大家都觉得陈扬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就连头陀渊也是心中暗暗叫苦,觉得自家大人也太特么胆大了吧!公然辱骂裁决所的人,这可是头一遭遇见啊!
樱雪妃心中感觉却是不同,她刚才跪在哪儿是那样的无助,让她觉得地之大,却没有一处能让她感到温暖。
也没有一人能护住她……她觉得陈扬也无能为力。可她没想到,陈扬真的出手了,还是这般霸气的出手。
陈扬冷笑道:“你这畜生,吓唬谁呢?想怎样?带我回你们裁决所吗?”
“只怕,你必须得跟我们走一趟了。”柯青农冷冷道。
“我不去,不过如果你们能把我打趴下,那就任由你们处置。”陈扬直接道。
柯青农道:“我知道,你自诩本事高强。不过,你还不在我们眼里。今日,我们也懒得对你动武。你要搞清楚,你现在所面对的是什么人。你做的事情,是会有后果的。跟我们对着干,不听我们的行政命令,这意味着什么你清楚吗?”
“不清楚!”陈扬道:“你来听听吧。”柯青农一字字道:“意味着你将会成为整个永恒族的叛徒,之后,我们裁决所会对下公布,然后,审判院会捉拿你,裁决所也会捉拿你。你觉得,你抗衡得了?”陈扬道:“听着确实很可怕,不过,裁决所似乎还不是你们当家。我乃是劫师,要对我下这个判决,只怕还需要你们尊的许可。到得尊面前,我也可以和你们辩上一辩。”柯青农站起身子,冷哼道:“你有何道理可辩?”陈扬道:“我认为这件事情疑点甚多,首先,怎么就那么巧,你们就跑到这里来了?”那印远道:“事情就是这么巧,怎么,坏了你的计划,让你恼羞成怒了?”陈扬哈哈大笑,道:“你们太看我宗寒了,我真要有计划,会搞这么愚蠢的计划吗?我若是这般愚蠢,也走不到今这个位置上。我现在严重怀疑,你们收了樱正的好处,所以前来布局。为的就是掩盖当年之事,并且对樱雪妃杀人灭口。鉴于这个事情的复杂性,本大人决定带你柯青农,那印远还有樱正,姬文秀,樱雪妃,樱野全部回我审判院重新审牛”
“带我们回你们审判院?”那印远冷笑道:“你怕是疯了。”
“不带你们也校话回来,这点事,我们审判院还应付得来。得不好听点,这是我们审判院的家事,还轮不到你们来插手。”陈扬道。
“正因为樱雪妃是你的人,所以我们都认为这个案子应该由第三方来断案。那有自家人断自家人案子的道理,宗寒,你这个破也是没有道理的。”柯青农道。
陈扬道:“的好,这个案子里,你们两个也有很大的嫌疑。所以,你们也是案中人。”
“我去你.妈的。”那印远实在是忍不了陈扬这般胡搅蛮缠了,道:“你还敢更无耻一点吗?”陈扬道:“我再怎么无耻也比不上你们,我就纳了闷了。你们裁决所的那么几个人,算是盯上我了是吧?就为了什么祖神宝藏。之前孤独斜阳都死了,还不能汲取教训吗?”柯青农森然道:“你到孤独斜阳,是不是你也承认,是你诬陷了他,然后把他害死了?”陈扬道:“孤独斜阳是我宰的,这大家都知道,我也没有隐瞒过。你我诬陷他,这就好笑了。还有,你这么是不是也就承认,你们此次来其实还是为了对付我?不然的话,樱家有什么东西能吸引你们,劳动你们裁决所亲自出手呢?”
“我们来这里,纯属巧合!”柯青农马上从陈扬的语言陷阱里抽身出来,道:“你不要试图混淆是非,我们今日所断之案,是明明白白,讲证据的。”陈扬道:“是,当然要讲证据。现在我就是要带这些人回我们审判院去查。我们到时候会有查司介入,将所有证据审好清清楚楚。”
“不行!”柯青农毫无商量余地的道:“必须带回裁决所!”陈扬道:“必须带回审判院。”柯青农冷冷道:“看来你是真的想动手了。”陈扬道:“阁下若要指教,我自当奉陪。”
“动手?”柯青农冷笑一声,道:“你不要把概念搞模糊了,现在我们要带樱雪妃,樱野回裁决所调查。你动手就等于是阻拦裁决所办事,你想清楚了,再决定是否动手。”
“很巧啊!”陈扬道:“我现在也是要带樱雪妃,樱野,樱正,姬文秀回审判院进行调查。我是执行公务,你们如果阻止我,就等于是公然反叛。这是什么概念,我也请你们搞清楚了。”
“你的行动,能代表雷鬼院长?”柯青农道:“据我所知,你此行是私人之行吧?”陈扬针锋相对:“未必你们此行是经过了尊许可?如果是尊授意,我马上遵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