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vp5r爱不释手的小說 戰錘神座 線上看-第一千零八十七章,我一個滑鏟!熱推-f0eof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两个回合。
马吕斯-莱特多夫,艾维领的大公兼选帝侯,像是个布娃娃似地飞了起来。
他的身体被从他心爱的坐骑黛西二世身上轰飞出去,无力地摔倒在了黑火隘口的黑色土地上,符文之牙飞出老远。
“骡子,还在为弱者而战。”沃嘎兹-铁颚发出狂笑声,它抓住了马吕斯的衣襟,将选帝侯连人带着盔甲轰在地面上。
这一击就摔断了马吕斯好几根肋骨,将选帝侯的五脏六腑轰得翻江倒海,然后马吕斯被举了起来,绿皮大军阀笑完了又开始愤怒。
它的巨型战猪王死了,就倒在了马吕斯的符文之牙下,在双方交错而过的一瞬间,马吕斯这个疯子居然放弃了攻击绿皮大军阀,而是将符文之牙刺入了战猪的身上!
沃嘎兹-铁颚很快就意识到,这头骡子根本就没打算跟俺打,他只想换掉自己的战猪。
“你这虾米,极限一换一是吧?”沃嘎兹-铁颚伸手抓住了马吕斯的头发,它一只手抓住他的罩袍,将选帝侯举高高。
一溜鲜血洒在了土地之上,选帝侯被高高举起,沃嘎兹-铁颚张开自己恶臭的大嘴巴:“害搁这喘着那?不服气?俺说了,今天,妹有你好果汁吃嗷!”
马吕斯此时已经意识模糊了,但选帝侯依然在恍惚中作出了反应,他张开嘴巴,一口口水吐在了沃嘎兹-铁颚的脸上。
“卡尔……会……打败……你。”
绿皮大军阀对此并不怎么在意,它一把将马吕斯的喉咙捏碎,将他按在了地上,一拳砸断了他的脊椎。
就在战场的周围,金羊毛骑士们还在试图救援他们的warboss,但沃嘎兹-铁颚已经在享受这场胜利,这群骡子一败涂地,他们那可怜的尸体很快就会被踩得粉碎,残存的人类仍然在和他的小子们搏杀,但当他们看到他们死了的头儿在他手里晃悠的时候肯定会被吓得屁滚尿流,它是这么认为的。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人类阵线的四周爆发出满怀希望的呐喊,仿佛一股新的力量在他们体内涌现了出来,每一双眼睛指向西方,这个军阀整不明白到底出了啥事,它赶紧转头一看。
远处,一头搞毛巨像的正在着火,两发加农炮轰击在巨像的身体表面,炸出大片大片的碎尸,而就在此时,一位年轻的人类正骑着一匹高头大马,直接朝着搞毛巨像冲去。
这个人类,要挑战比他高十几倍的搞毛巨像?沃嘎兹-铁颚看傻了眼,它甚至忘记了给马吕斯残破的身体最后一击。
另一边,骑着纯血精灵战马,手持着符文长剑正在战场上狂奔的弗雷德里克凭借着座下宝贝战马优越的闪躲能力,从战场之上穿梭而过。
搞毛巨像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目前而言,没有很好地对付这个巨型石像的办法。
可弗雷德里克却有了一个主意。
他曾经听爸爸说过,在爸爸早年于诺德冒险的时候,曾经在郊外遇到了一头银色大野猪,大野猪非常凶悍,可爸爸却只用了一招就把大野猪击败了——在双方对冲的时候,爸爸一个滑铲从野猪身下滑过,让大野猪露出了它脆弱的肚皮,然后一锤子命中了大野猪肚皮底下三寸的会阴处,直接将大野猪秒杀!
这个故事让当时还是孩子的自己非常崇拜爸爸,大儿子不止一次地跟自己妈妈说,我也行,我可以!
回想起妈妈一脸气坏了的样子,并教育自己人与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的时候,正在冲锋的弗雷德里克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确实,莱恩的这件事流传得很广,很多年轻的骑士扈从或者游侠骑士很喜欢模仿骑士王这招去对付大型生物,结局却大多是喂了野兽人的肚子。
但我不一样!我的身体里,可是流着父亲的血。
王者不以血脉为荣,而血脉却因王者为傲!
看着吧,妈妈!
“伏尔泰!你会滑铲的,你会滑铲的,对么?”弗雷德里克朝着自己的纯血精灵战马吼道:“你一定会的吧?”
纯血精灵战马回应了一声,这匹战马以不可思议的灵活度,从两个绿皮大只佬的军阵中冲过,直取搞毛巨像!
“waaagh!”搞毛巨像发现了冲来的弗雷德里克,它释放出了巨大的吼声,然后挥动胳膊,想要攻击地面,将这个人类连着他的坐骑轰飞上天!
这一击没能攻击到弗雷德里克,反而将一大群哥布林拍飞了出去,弗雷德里克立即意识到这是个机会!他先是打光了转轮手铳中的八发子弹,将六个绿皮大只佬先后爆头,紧接着扔掉火铳,抽出腰间的木精灵星火符文剑,将两个绿皮大只佬砍成两段,再送出剑锋刺入一个黑兽人的胸膛,黑兽人的双手巨斧在男爵的大师级符文板甲表面擦出一溜火花后,阴影遮盖了他的全身!
他快冲到搞毛巨像裆下了!
“趁现在!”弗雷德里克怒吼道,纯血精灵战马伏尔泰立即会意,它侧向伏低身体,滑向了搞毛巨像的身下,战马的铁蹄和它侧边的马衣沿着黑火隘口的地面犁出了几道深深地痕迹。
我一个滑铲!
“啊啊啊!”弗雷德里克放开缰绳,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盔甲和地面摩擦生热,靠着可怕的惯性和感受着火辣辣的摩擦之痛,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努尔精工四连发榴弹发射器,对准了搞毛巨像的下部扣动了扳机!
第一发榴弹在搞毛巨像的下腹部爆炸,将上面的绿皮标记炸得粉碎。
第二发榴弹轰中了石块的表面,在上面炸开了一个缺口。
石块的缺口之内,露出了一团绿色的能量团,弗雷德里克知道,那就是搞毛巨像的能量核心!
在一瞬间,弗雷德里克的脑海中闪过了他克拉克森叔叔的脸,胸前的鸦羽和他产生了奇妙的感应。
怎么样,叔叔,我的滑铲你能给几分?
榴弹发射器继续开火,第三发射偏了,榴弹飞上了天空。
弗雷德里克丝毫没有泄气,男爵深吸一口气,对准目标,再次扣动了扳机。
“咻~”最后一发榴弹沿着爆炸轰开的缺口,深入了搞毛巨像的体内!
“轰!”在漫天火光之中,搞毛巨像应声倒下,数百块巨石自动解体,崩落倒塌。
无敌的搞毛巨像,就这样在男爵的一己之力前被摧毁了。
“弗雷德里克!”
“弗雷德里克!”
“弗雷德里克!”
受此激励,帝国左翼残余军队士气暴涨,士兵们疯狂地高呼着弗雷德里克的名字。
同时,马蹄震动大地的声音接二连三地响起,地的震颤与高亢凌厉的号角,当中还夹杂着战猪小子身后的哥布林惶恐凄厉的尖叫声。
整整一千五百名人类骑士在皇帝的率领之下,以疾风怒涛之势,朝着右翼的绿皮大军阀席卷而来。
“为了查理曼,为了帝国!为了盖尔-玛拉兹!”
在绿皮大军阀眼中,在右边一个持锤大只佬亲自率领着虾米们的铁罐头waaagh了过来,他们的冲锋看起来还挺有气势,小子们和大只佬们这这一波打得措手不及。
哥布林被铁蹄踩碎,小子们被骑枪贯穿,大只佬们被掀翻在地,所过之处唯有绿皮的血液飞洒,碎肉漫天。
另一边,狮鹫公爵伊凡和狮鹫伯爵安东的狮鹫骑士们终于从小树林中杀了出来,伊凡响应了皇帝的号召,数百名半狮鹫骑士和十几名狮鹫骑士一同杀出,从两翼同时围攻绿皮!
围攻一开始非常顺利,人类似乎占了上风,他们的冲锋深深贯穿了绿皮们混乱的阵型,每一秒都有成百的小子们被杀,然而在压倒性的数量优势面前,这些虾米们会发现自己根本不会达成目的。
绿皮的数量太多了,两翼的骑兵冲破了第一阵,第二阵,到第三阵时,他们的冲击力已经减缓,但至少还有两个绿皮军阵拦在了他们的面前,狮鹫公爵伊凡急切地想要和皇帝汇合,可就算是半狮鹫骑士们,也无法冲破绿皮大只佬们的第四阵防线了。
剩下的一座搞毛巨像直接用身体拦住了狮鹫骑士们的最后努力,而狮鹫公爵伊凡则是对上了沃嘎兹-铁颚的副官,黑兽人首领巴尔格拉-铁颚。
黑兽人首领示意来干一架,狮鹫公爵看着他身后的一整个黑兽人军团和附近茫茫多的绿皮,只能决定先解决眼前的敌人。
这边,骑兵们的冲击力几乎用尽,可帝国骑士们还在坚持战斗,他们死的死,伤的伤,不断有瑞克禁卫被拉下马砍成几段,但那个持锤大只佬真勇猛,打谁都是一锤一个。
这个持锤大只佬还有点waaagh嘛!沃嘎兹-铁颚已经精确地判断出了相比起那个持锤大只佬的骑兵冲锋,明显是另一边的那些小鸡骑士们更具威胁,因此它打算下令派出黑兽人去对抗右边的这群骑兵,然后自己亲自率领战猪大只佬和绿皮大只佬们去对付左边的小鸡骑士们。
然而当它的目光注意到那个持锤大只佬手中的武器时,沃嘎兹-铁颚愣住了。
碎颅者,盖尔-玛拉兹。
没有一个绿皮不知道这件武器,在绿皮世世代代口口相传的神话之中,这把武器和人皇的名字不断地出现,自黎明时代起便是它的种族灾难的标志,如果那个骑在马上的人类首领拥有这把锤子,他肯定是统领着所有人类,最大也是最waaagh的warboss,虾米们将其称之为‘皇帝’。
沃嘎兹-铁颚顿时战意熊熊。
是皇帝!没错,那个光头家伙说过,只要宰了皇帝,拿走那把锤子,所有的人类都会向它跪下投降,它将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强大最waaagh的warboss,全世界的绿皮都会加入他沃嘎兹-铁颚的旗下,让全世界陷入waaagh!
搞哥在上啊!这个敌人值得一战!
黑兽人军团在沃嘎兹-铁颚的命令下列阵,他们放弃了对艾维领军队的继续进攻,同时所有黑兽人都接到了绿皮大军阀的命令,让开道路,它要跟那个皇帝单挑。
另一边,卡尔-弗朗茨也勒住了马头,此时跟随着皇帝的骑士数量已经不足七百,且人人带伤,皇帝放眼望去,周边全都是绿色的海洋。
“弗雷。”就在这个时候,卡尔-弗朗茨突然朝着自己身后的教子,弗雷德里克说道:“看呐,这有可能是你的教父,最后的战斗了。”
皇帝的表情很平静,他甚至露出了标准的八颗牙笑容,他拉动缰绳,尽量让自己走得慢一些。
他有些话想要对弗雷德里克说。
“教父?”弗雷德里克此时灰头土脸,金发上也染满了污渍,他被压在搞毛巨像爆炸的巨石下面好几分钟,最后是盖尔特亲自将他救了出来。
“看呐,看看远处,属于艾维领和穆特领那美丽的田园风光,这就是我们为之守护的一切。”卡尔-弗朗茨此时已经双臂酸痛,皇帝留恋地回望了一眼远方的帝国:“我们用生命守护她!”
“没有牺牲,就没有胜利。”弗雷德里克默默地说到,他能够感觉到,皇帝的决心。
年轻的男爵很清楚,如果有死亡之爪在,或许他的教父能有三四分把握打败这个绿皮大军阀,但是没有了死亡之爪,他很清楚,他的教父不是这个绿皮大军阀的对手。
“很遗憾吧,弗雷德里克。”皇帝哈哈直笑:“我没有莱恩那么强,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我也没有他那样的指挥才能,能够挽狂澜于既倒,我已经竭尽了全力,很多时候,我都觉得我是个反面教材,或许我不配当你的教父。”
“不,你配,教父。”弗雷德里克意识到了什么,他急着说道:“你是我们的皇帝。”
“那么你信任你的皇帝么?”卡尔-弗朗茨翻身下马。
“当然!”
“那么就跑!骑上你的战马,立即逃出去。”皇帝淡淡地说道:“你有纯血精灵战马,弗雷,绿皮的战猪和哥布林的座狼追不上你的。”
“跑,跑出去,跑回努尔或者布伦瑞克去。”还没等弗雷德里克接话,卡尔-弗朗茨已经翻身下马:“如果可以,找回盖尔-玛拉兹,如果可以,为我报仇。”
“如果真有那一天,我只有一个请求,你听好了,弗雷德里克-冯-勒布维茨-贝纳迪诺!”皇帝的声音果断而决绝,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了这句话。
“不要杀你的义兄卢伊特波尔德二世!”
弗雷德里克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男爵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已经听懂了卡尔-弗朗茨的嘱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