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clh1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左道傾天笔趣-第二百三十三章 亂七八糟【爲風家學子血墨奈何,考入西安明德理工學校賀!】閲讀-0kpo4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文行天心中打鼓。
其他人倒也罢了,但是对于那一个连续三次搞出来文字评价的奇葩怪胎,他心底实在是一点把握也没有啊!
真没法猜测,这货这次会不会又再次搞出来什么幺蛾子。
“左小多在凤凰城二中的时候,那边的老师还有校长,为了给这家伙擦屁股,只怕是付出良多,真心的不容易啊……”
文行天蓦然冒出来这个想法,甚至生出来一份好奇的冲动,想要打听打听:之前这家伙搞出来那么多事儿,都是怎么办的?自己是不是可以效法一二呢?
便在这时,姗姗来迟的左小多终于来了。
至此,人全数到齐了。
一声令下,八十七个刚刚突破胎息境不久的学员,齐齐走入星魂塔。
三摸四定五评!
定职。
适合什么岗位,将在这一次看出端倪。
……
左小多只感觉眼前一晃,自己已经置身在一个烽火连天的战场上;四周,全都是自己的同袍战友,只是每人尽都浑身浴血,遍体鳞伤,衣服都是一块一块的,不成样子。
显然刚刚经历过了一场激烈的厮杀。
这场刚刚结束的战役显然惨淡至极,连指挥官都已经壮烈牺牲了。
包括班头,队正,大队长等等……反正就是所有当官儿的,都已经战死牺牲;就只剩下三四百名大头兵。
这些人之中,连拥有副班头的人都没有。
而现在,东南西北四面八方,犹有许多敌人虎视眈眈,对方的兵力,在左小多这边的十几倍以上!
有目四顾,此地乃是一片大山中,林木葱葱;然而随处却也是步步危机。
何去何从?
该怎么办?
这是大家当前首要考虑的事情!
已经有同袍在呼吁:“蛇无头不行;咱们这么多人,不能各自为战,必须要有人站出来统一指挥!如果没有统一的指挥,游兵散勇,只是送死而已!”
大抵是所有人都抱有同样的想法,却又没有人站出来。
因为,谁也没有把握,能够将这些兄弟们活着带回去。
这份同袍性命之重,谁也没有信心可以担负!
当然了,主因还是……这是在左小多经历的幻境之中,命定的主角,唯一的主角,只能是当事人,左小多!
“左小多!”
有人叫了起来:“你在高武学校当过班长,总算有些许的领袖才能,就由你来领导咱们吧。”
“对,左班长,你来吧。无所谓的,不管是生是死,好歹我们也要成建制的拼上一场,总不能白白送死!哪怕是必死,但是有人指挥大家一起战斗的情况下,也能从敌人身上多咬下来几块肉!”
大家纷纷附和。
左小多眉头紧皱,半晌不置一词。
在这一刻,纵使是以他的心性,当前这种壮烈的气氛,战场的气息,却也是瞬间就将他带了进去。
这一次,左小多甚至忘记了自己是在试炼,他那超强的精神力,也被这战场氛围所熏染,彻彻底底的沉浸了进去。
“指挥,我咳咳……”
左小多衡量着自己的能力。
自己是当过班长没错的,但说到相关一切事情,乃至干活,都是人家李成龙在干;自己甚至不知道班长职责是什么……
就知道班长很牛逼,所谓起到带头作用,也就是当个先锋,出个风头什么的……
只要长时间的占据第一,修为第一,实力第一,战力第一,年级第一……全都拿下来,就是合格的班长了!
但是,这种认知,这种标准,这种程度,在战场上,却是不符合做一个领导人的资格!
处处危机处处生死处处陷阱,你当了指挥,就要为这些人的性命负责。
“我喜欢胡作非为,但更多的是谋定而后动,早早操盘……而今,我没有早早操盘的初期准备,直接带着这么多人一道胡作非为……就算我能凭着一己之力活下来,但他们却是不成的。”
左小多在脑子里迅速思考,斟酌着对策。
指挥这活自己并不是合适人选,但是,面前这帮家伙,只怕还不如自己。
咋整?
真的要矮个之中拔高个?
现在兵凶战危,没时间考虑犹疑了!
“好!”左小多很痛快,道:“就由我来当指挥。”
他将己方现存的所有人点了一遍数,发现连同自己在内,不多不少正是五百人。
虽然其中多数负伤,甚至也有重伤在身的,却并没有一个连动都不能动的。
换言之,大家都还保留了一定的战力,尚有负隅顽抗之能。
左小多将五百人分成十个小队,每个小队另设立队长与副队长,然后让队长自己再将自己的五十个人分成班,指定班长班副……
校长室。
叶长青连连摇头。
这小子的作法简直就是胡闹!哪有这样选领导的?
仅止于当前的这一点,就已经不够当指挥官的资格了。
然后左小多指挥所有人挖了个大坑,再让所有人都躲进坑里。
然后自己一个人出去侦查了。
“我出去看看,探一下虚实就回来,在我回来之前,任何人不得妄动,否则军法从事。”
说罢,左小多径自出去了,走得毅然决然,一往无回。
叶长青摊在了沙发上,你特么是最高领导,指挥官啊!
怎么特么的自己出去干侦察兵的活去了……
然后,他就看到左小多翻山越岭,跑到东边去遭遇了巫盟的军队,一通厮杀后,强势突围,夺路而走,被他袭击的那队人马自然不肯罢休,衔尾追杀……
环境之中,左小多的脚程仍旧于现实无异,跑的飞快,很快就摆脱了追兵,却仍自不歇,一口气跑到了南边,又是一场遭遇战;仍旧是强势突破,继续跑,又跑到了西边,又是一场遭遇战,而后又再跑到北面,又是一场……
这小子就是这般的上蹿下跳,依仗自身远超敌方的高速度,团团兜圈子,令到四面都是喊打喊杀之声,却就是捞不到影子……
随着四面战声隆隆,左小多一溜青烟般的蹿了回来,带着那五百人,自北面突围。
现在北方原本的敌人刚刚被他引走,形成了一道真空缝隙,被他将那五百人尽都带了出去,一路无风无浪,行云流水。
然而一行人出去之后,选个高处观看此处地势,五百人全都看个遍,愣是没有一个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什么所在。
唯一能够肯定也不过日月关在东边;其他的一概不知。
所有人都是眼巴巴看着指挥官。
但左小多这个指挥官也是一脸懵逼。
看我干啥?以为我知道吗?
我这赶鸭子上架的指挥官,并不比你们知道的多半点有木有!
可接下来要咋整?
“无论如何,至少咱们知道归途终点在东,那就摸索着往东边走好了。”
目标既定,接下来的一路上,左小多继续如法炮制。
遭遇复杂地形,就将五百人隐蔽起来,宣称自己出去侦查环境,将敌人牵引而走,然后再带着人溜……
若是实在不好彩,遭遇了躲不开的敌人,也无所谓,直接开战。
毕竟左小多之前已经引走了不少敌人,己方五百人的战斗损耗,还真不算很大。
再遭逢七八场遭遇战之余,己方付出了二百多人的伤亡。
最终,左小多带着剩下的二百四十九人,生生杀出了敌人的重重围困,回归己方阵营。
及至遥遥看到日月关城墙的时候,试炼结束。
叶长青对于这一幕幕一出出,看得早已是精神崩溃,情绪失控。
整个试炼过程之中,前前后后,里里外外,就只看到左小多自己一个人在蹦跶,上蹿下跳;总揽侦察兵,先锋,指挥官,诱饵,参谋,决策,所有职能职权,一个人将所有事都给干了,偏偏还干的稀里糊涂,乱七八糟。
尤其是侦查任务,最是乱七八糟,全无章法。
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武者在走江湖,那有半点军队斥候的素质素养?
“这也就是试炼,要是现实中,恐怕这五百人……一个都回不来!”
叶长青一脸的看不下去。
“哪怕你少带个人出来,或者多带个人出来,也不会是整整好好的二百五……这个数字,本身就代表了评价倾向……”
叶长青感觉自己可以生无可恋,自闭到死了。
三摸四定五评;前三场,都是有等级的;而四定与五评却是正常的评价论断。
左小多的定语很快就出来了。
“乱七八糟。”
没什么适合左小多的职务,什么‘一军之将’‘一军之帅’‘参谋军机’‘冲锋陷阵’‘先锋之才’‘斥候千里’‘一代军师’……以上这些什么的通通没有。
所有的定语就只有四个字:乱七八糟!
叶长青一手扶额,深深叹息,明明是早有预料,不谋而合的预判,却仍是郁闷至极。
老子想死!
既没有展示出高强武力,也没有显示出指挥才能……
综合左小多的这一场指挥,就是一句话:一个个人武力还可以的江湖人,到了战场上,完全凭借其有限的江湖经验,采用与军队完全风马牛不相干的办法手段,误打误撞,跌跌撞撞,带麾下兵士突围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