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kg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刑警使命 線上看-第1348章 聯手相伴-6amzw

刑警使命
小說推薦刑警使命
“嘿嘿,兄弟?
你们的兄弟,都被叶九杀光了……”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很突兀地响了起来,似乎近在咫尺,又似乎隔得很远,好不飘浮……“谁?”
老四一声爆喝,“啪”地丢下了皮囊,双手平端双管猎枪,四处寻找。
同一时间,一阵风却已经闪电般躲到一个角落,抽出了复合弓,三支羽箭同时认在了弓弦之上。
动作之快,令人叹为观止。
然而一阵风却已经一脑门子冷汗。
只有他自己知道,哪怕反应再敏捷,其实也是来不及的。
如果那个人不是先开口说话,而是直接抽冷子给他们一家伙,说不定这时候,他和老四都已经变成了躺在地上的两具尸体。
“嘿嘿,别那么紧张,老四……我要是想杀你,早就动手了。
你现在,就是个活靶子!”
“你特么吹牛逼!”
老四浑然不怕,直着脖子嚷嚷。
“不要以为会点口技,就能忽悠老子,老子不是吓大的。
有本事,你过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一阵风心中忽然慨叹不已。
自己想得太多,反倒不如老四那么简单,可以直接看清楚问题的本质。
当对方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的时候,自己第一时间反应,就是觉得对方已经到了身边,随时可以发动袭击。
紧张得不行。
老四却一下子就看破了对方的小把戏。
就是个口技而已。
声音飘浮不定,让人觉得近在咫尺,其实压根就躲在暗处,不敢露面。
仔细想想也是哈,怎么可能有那么厉害的人,真到了自己身边,近在咫尺了,自己还一无所觉。
只不过这种江湖手段,连一阵风都好久没有遇上过了。
不管怎么说,这家伙也是个江湖老鸟。
能在这风波诡异的地下世界活到现在,跟着他们进入王宫内库,迄今都没被他们发现的家伙,肯定不简单。
“你是谁?”
一阵风扬声问道,一边向老四示意,让他躲一躲。
虽然对方是口技,可你小子就这么大摇大摆地站在屋子中央,无遮无掩,万一开打,不是活靶子么?
老四终于也回过神来,端着双管猎枪,躲到了另一边的角落里,和一阵风成掎角之势。
“嘿嘿,风老大,我叫林秋,我是叶九的敌人。
这么跟你说吧,我这次跟他一起旅游,目的就是要他的命!”
“你胡扯!”
一阵风嗤之以鼻。
“真要是这样,一路上你就没找着机会?”
“机会是有,可他防范也很严密啊,那个人,不是普通警察,风老大你可能小看他了。
再说,我只是想杀他,并不是想和他同归于尽。
就这么公然把他杀了,我还能走得出去吗?”
林秋很坦然地说道。
一阵风微微颔首。
他知道对方这番话不可尽信,却也有几分是真实的。
在内陆腹地,当众杀人,并且杀的还是警察,善后处置确实是有一定难度的。
他一阵风号称“马匪”,平时可也不敢随便乱杀人。
杀人容易,善后却难!“什么仇什么怨?”
一阵风再问道。
林秋一笑,说道:“风老大,不是私人恩怨。
这家伙坏了别人好事,有人出钱请我做掉他,我也是拿钱办事。”
这话就更加可信了。
如果林秋回答一阵风是私人恩怨,一阵风肯定就要一口啐在他脸上。
特么私人恩怨,你俩还能一起旅游?
当那个叫叶九的警察是傻子么?
“那林老大现在是个什么意思?”
一阵风没有继续纠缠林秋和叶九之间的真实关系,那不是重点。
凭着区区几句问答,一阵风也难以判断对方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
“风老大肯定也猜到了,我和他交过手,没占到便宜。
所以,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合作……”“我那几个兄弟,是不是你杀的?”
一阵风突然打断他,问道,语气已经有些不善。
林秋沉默了一下,才缓缓说道:“是的,他们先想杀我,我没得选择……但是,风老大,我得告诉你,我救了你的女人。”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金花娘和巴尔斯已经和叶九交过手了,一死一伤。
我把金花娘救了,她很快就会赶到这里来跟你汇合。
至于你其他的几个兄弟,包括独狼在内,你不用等了。”
林秋不徐不疾地说道,声音也不再飘浮不定,大致可以肯定,他人就在仓库门外不远处。
这么做,无非也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
“巴尔斯死了?”
一阵风反问道。
“没错。
他和叶九玩刀子,技不如人。”
林秋撒起谎来面不改色心不跳,仿佛真是那么回事。
“那金花娘为什么还活着?
你可别告诉我,他不杀女人!”
林秋轻轻一笑,说道:“他是警察啊,不到万不得已,不能随便杀人。
这是他们警察的纪律规定的……”“我呸!”
“你蒙谁呢?”
老四一声怒喝。
“这都什么时候了,谁还讲这种规矩?”
“四爷,话不能这么说。
你是没有经历过,但凡规矩,只要立起来,人就会自动自觉去遵守……”你以为谁都跟你们这些个马匪一样,无法无天的吗?
再说了,就算你们马匪,不也一样有自己的规矩,一样必须时时刻刻遵守的?
只不过各自遵守的规矩不同罢了。
“老四,别打岔!”
一阵风呵斥了老四一句。
“林老大,你继续,你什么意思直说!”
“好,我还是那个意思,我们联起手来,把叶九干掉再说。”
一阵风问道:“干掉他,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林秋顿时就诧异了:“风老大,这个还用问吗?
难道你会让一个警察活着走出这片沙漠?”
“那让你活着走出这片沙漠,不是同样危险?”
一阵风冷冷问道。
“那不一样。
我和他不同,我不是警察,我和你们才是一样的,见不得光。
当然了,干掉他之后,这里的东西,我也要分一份。
放心,我不要一半,就分我的一份。
按人头来算。
你们现在还剩下三个,我算一个。
你三我一,出去之后,各走各路,两不相欠,如何?”
林秋平静地说道,仿佛真是在谈一桩简单的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