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4a8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踏星 ptt-第兩千三百零六章 威望相伴-506ty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自道源宗时代后,第五大陆再没出过一个祖境,而今,祖境之力横扫第五大陆,震撼了无数修炼者,令星空沸腾,虚空横推,几乎改天换地。
无数修炼者尽管看不到虚空中的狱蛟,却能感受到那股无上的威压。
狱蛟仰天嘶吼,肆意散发着威严。
陆隐也没阻止,或者说,他需要这股威严。
在去树之星空前,他脚踏星空,借助辰祖之力镇压第五大陆,而今即便不借助辰祖之力,他也可以镇压第五大陆。
想起这个,他又想到雾祖,再次可惜。
如今只希望四方天平会帮雾祖出来,而不是藏起来,永世无法出现,他就又要多一个任务了,镜子是他弄丢的,他有义务找回来。
新宇宙,原本七字王庭被三绝天门占据,不过随着痕心被调往巨兽星域,三绝天门就很低调,服从天上宗命令。
随着狱蛟嘶吼声传出,不管是三绝天门还是荣耀殿堂,亦或是天星宗,诸神之乡等等,各大势力皆震撼,一个个修炼者恭敬行礼,表达对祖境之力的敬仰与遵从。
狱蛟速度极快,从荣耀界游走到宇宙海不过几个呼吸,当它降临宇宙海,原本气候变换的宇宙海直接被压下,海面下沉。
上圣雷恩抬头望着狱蛟方向,发出狂笑。
陆隐在来之前就告诉过上圣雷恩,否则他怕上圣雷恩误会,以为自己在对他耀武扬威,不管自己达到什么高度,雷恩大战团永远是自己的家。
“好小子,哈哈哈哈”,上圣雷恩高兴。
雷恩大战团一众人同样高兴,数万雷恩大战团修炼者,无数暗地里效忠上圣雷恩的海盗皆恭敬对狱蛟方向行礼。
狱蛟游过宇宙海,到达内宇宙,剑宗,灵灵族等各大势力同时行礼。
狱蛟很快划过内宇宙星空,到达星河,星河之上,巨舟晃动,被狱蛟的气息搅动的差点掀翻。
巨舟之上一众人齐齐行礼,看都不敢看狱蛟。
狱蛟的庞大与无敌之威太震撼人心。
最终,狱蛟途径真宇星,到达了太阳系,发出一声嘶吼。
天上宗山门内,一个个修炼者弯腰行礼,“恭迎道子归来”。
“恭迎道子归来”。
“恭迎道子归来”。

陆隐在荣耀界出发之前便让人传了出去,告诉所有人自己回来了,他要的就是这一幕。
凭借狱蛟,他在第五大陆的威望将达到最高。
谁能以祖境生物为坐骑?谁能在星使修为以祖境生物为坐骑,没有,从古至今,一个都没有,即便化为传说的死神,命运,武天,都没有此类记载,星使怎么可能压制祖境生物?任何一个祖境生物都不会臣服于星使。
但陆隐做到了,他是古往今来第一人,他此刻的形象将深深烙印在所有人心中。
第五大陆是他陆隐的天下,一言可决无数人生死,唯有他陆隐够资格,现在如此,将来更是如此。
面对即将出现的四方天平的威胁,陆隐必须让自己的威望达到空前高度,才可以整合整个第五大陆遏制四方天平。
此刻,第五大陆只有一种声音,便是–“恭迎道子归来!”。
即便桀骜不驯,自信可以成祖的初元,河洛梅比斯,天空珈蓝等人,此刻在看到狱蛟为陆隐坐骑后,也得乖乖行礼,说一句,“恭迎道子归来”。
陆不争即便是天上宗时代的陆家长辈,此刻同样如此,这就是态度,谁都不能例外。
陆隐满意众人的态度,不过他被另外的景象吸引了,正是祖龟。
太阳系并不大,相对天上宗可以囊括星辰更显得渺小,祖龟的体积堪比天上宗,所以一直没待在太阳系内,只是在太阳系外,而狱蛟体积与祖龟差不多,就待在太阳系另一侧,也没有进去。
此刻,祖龟脖颈弯过来,巨大的眼睛盯着狱蛟,充满了好奇。
而狱蛟也盯着祖龟,同样好奇。
两只巨大无比的生物就这么对上了眼。
它盯着它,它盯着它,它不怕它,它也不怕它。
陆隐怪异了,祖龟怎么敢跟狱蛟对视?那可是狱蛟,祖境生物,而且即便夏神机都要靠残刀才可以镇压的祖境生物,虽然脑袋不好使,但一身祖境之力可是远超夏神机分身的。
而祖龟呢,在陆隐印象中它一直都是半祖层次的存在,否则当初看到尸神怎么吓成那副德行?
但如今看去,祖龟竟然不害怕狱蛟。
陆隐惊奇。
狱蛟动了,抬起上半身,高高扬起爪子,发出嘶吼,它要吓唬它,张牙舞爪。
狱蛟的嘶吼声传出,令虚空震动。
祖龟听到了,然后脖子一缩,眼睛透过龟壳依然盯着狱蛟,动作看上去是害怕了,但那眼神怎么看怎么像好奇,而不是害怕。
陆隐忽然想起中平海上与白薇薇还有白先生寻找一次源劫修为生物,也碰到了一只海龟,就是一次源劫修为,但白薇薇愣是拿它没办法。
白薇薇是启蒙境要越级挑战星使,而祖龟面对狱蛟可是半祖面对祖境强者,不是一个概念,而且祖龟那么胆小,它敢直勾勾盯着狱蛟看,唯有一种解释,它确认狱蛟拿它没办法。
这祖龟虽然叫祖龟,但也只是梅比斯一族的尊称,它是陆家养的,被梅比斯神树的果实吸引,既贪嘴又胆小,还嗜睡,叫祖龟,不代表它就是祖境生物,但现在看去好像不一定了。
狱蛟不爽了,好不容易看到一个体积差不多的,吓唬不住让它会非常不爽,它再次抬高爪子,五爪锋利无比,洞穿虚无,刚要发出更大的嘶吼声,就被拖鞋抽了一下,差点没抽晕过去,“叫什么叫,闭嘴”。
狱蛟呜咽,眼珠直转,充满了委屈。
对面,祖龟目光瞪大,它看到拖鞋了,曾经的心悸传来,狱蛟的惨叫与它当初的惨叫何其想象,想到这里,它看陆隐目光都带着惧意,然后闭上眼,装睡。
没什么比拖鞋更可恶的。
这是狱蛟和祖龟第一次相遇,中间隔着个太阳系,互相对视。
而在太阳系的天上宗内,早有人等着拍马屁,鬼候跃跃欲试。
当狱蛟降临的一刻,它心中闪过无数词汇,最终汇聚成一条狗屁不通却又能充分展现它崇拜之情的语句,就等着见到陆隐了。
同样在太阳系,地球上,繁华的大街,所有人面朝狱蛟方向行礼,地球上矗立上千陆隐的雕像,陆隐早已是地球古往今来最被崇敬的对象,他们并不知道狱蛟的可怕,但光那体型就不是一般人能驾驭的。
街道角落处,汐琪捧着饮料杯,咬了咬吸管,望着狱蛟方向,“陆大哥好厉害”。
头顶,贱鱼不断拍打鱼鳍,“丫头,有鱼大人在,管它什么东西通通镇压,鱼大人教你训鹰术,将来碰到一只大鹰你就配合鱼大人逗弄它,少不了你的好处”。
汐琪委屈,“你看陆大哥,都能降服那么庞大的生物,你说的鹰在哪?我们打得过吗?我怕”。
“没出息,那算什么东西,鱼大人一尾巴甩死它,咦,那玩意鱼大人见过,在哪来着?”,贱鱼盯着狱蛟回忆,却就是回忆不起来。
陆隐不知道他们的对话,他将狱蛟安置在太阳系外,决不允许其乱吼乱叫,自己回到了天上宗,并带着剩余的一众星盟修炼者。

天上宗,陆隐高居上位,两侧分别坐着陆不争与冷青,其余半祖并不在此。
星盟一百零二人静静站在大殿之上,全都是星使。
“七哥,这些全都是您的俘虏?您太强了,就如那光辉照耀星空,燃烧永恒亿万年,您就如…”,陆隐身后,鬼候终于逮到机会开始疯狂拍马屁。
陆隐皱眉,“闭嘴”。
鬼候连忙闭嘴,不敢多说一个字。
陆隐目光看向这一百零二名星盟修炼者,“陆家遗臣,出列”。
一百零二人中走出十多个,也有些人迟疑。
“警告你们,冒认陆家遗臣,死”,陆隐厉喝。
那些迟疑的修炼者心颤,连忙压下心思,他们亲眼看到了陆隐对抗夏神机的一幕,虽然只看到一点点就被狱蛟带走,但陆隐能返回第五大陆,足以证明了什么,而且他们也看到狱蛟的臣服,对于陆隐,这些人心中充满了震撼。
剩下的这些陆家遗臣远没有那些人对陆家感情深厚,但既然被四方天平发配星盟,代表他们也没有臣服四方天平,他们一样是被陆隐承认的陆家遗臣。
陆隐看向陆不争,“三叔,他们交给你了,善待他们”。
陆不争点点头,复杂看向那十多人,“我叫陆不争,来自天上宗时代,如果论辈分还要高过陆天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