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zck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神魔書 線上看-第二百四十一章 悲憤的教授鑒賞-hl7w6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
十月二十五日,正午时分。
一通忙活,乔已经录完了口供,签下了一堆的案卷公文,更和杨克尔寒暄了许久。
帝都南站警察分局的食堂敲响了午餐的钟声,在杨克尔的办公室内,就着一杯寡淡无味的劣质咖啡,乔三下五除二的消灭了二十个培根三明治。
乔依旧感到饥饿难当,当着目瞪口呆的杨克尔的面,他掏出一支新式力量药剂,‘咕咚’一口吞了下去。
手指轻弹,空的药剂瓶飞出十几尺,精准的落入了墙角的垃圾篓里,乔轻轻拍打着肚子,有点不好意思的向杨克尔摇了摇头:“最近我饭量越来越大,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杨克尔干巴巴的笑了起来:“我能理解……乔警官的实力,正在快速提升期吧?真让人羡慕。啧,这是……”
没看错吧?没认错吧?
这是力量药剂吧?看那色泽,看看奇异的光晕,应该是力量药剂吧?
杨克尔很想告诉乔,力量药剂这种‘极度’‘奢侈’的修炼辅助药剂,整个帝都南站警察分局,一年的总配发量不过百来支。
唯有‘立下功劳’的‘精英警察’,他们在‘突破关键瓶颈’的时候,杨克尔才会‘酌情’的分配他们一支,帮助他们快速突破、快速提升。
而乔分明将药剂当做‘填饱肚子的食物’来使用?
这有点过分了!
抿了抿嘴,虽然明知道这样会非常的失礼,但是杨克尔犹豫了一小会儿,还是忍不住开口:“图伦港警局,经费很……充足么?”
乔端起咖啡杯,将小半杯发酸发涩的咖啡倒进嘴里,不是很满足的叹了一口气:“警局?哦,一般般吧,哪里的警局都一样,经费总是不够花!”
杨克尔终于按捺不住心头的好奇:“那么,乔警官,你刚才,喝掉的是力量药剂吧?”
乔恍然大悟般拍了拍脑袋,他很认真的看着杨克尔说道:“哦,没错,我刚才喝掉的,的确是力量药剂……呃,我家有个小小的商会,有几支远洋船队,和东陆有一点海外贸易,所以……我每天都用力量药剂辅助修炼。”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乔摇头道:“不然的话,如果都依靠普通食物补充血气,我一天到晚也不用干别的,只能不断的吃东西、吃东西、吃东西……那也太无聊了!”
杨克尔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在心里愤怒的咒骂了起来——‘该死的图伦港暴发户’!
乔掏出了一枚金壳怀表,看了看时间,然后皱眉看向了杨克尔。
“那么,杨克尔局长,承蒙款待,我已经喝了五杯咖啡,顺便还用了一顿不错的午餐……我急着去安置随行的下属,而且还要去司法大学报到。”
乔站起身来,向杨克尔伸出了右手:“有这么多证人证明,那个叫做马修的混蛋,他是一个无耻的刺客……我是正当的防卫反击,不是么?”
“我,可以离开了吧?”
乔向杨克尔咧嘴一笑,露出了两排白亮亮的大牙。
杨克尔干笑,他顾左右而言他的轻声笑道:“啊,不着急,不着急,要不,我们……我这里有不错的雪茄,来一支?”
杨克尔拉开抽屉,取出了一个雪松木制成的雪茄盒,他打开盒子,露出了小半盒拇指粗细的大雪茄。他不无炫耀的拿起一支雪茄,伸手递给了乔,然后吹嘘到:“乔警官,看看,正儿八经的哈瓦雪茄,在帝都,这可是很难弄到的好货色。”
乔接过雪茄,放在鼻头嗅了嗅,然后伸手拿起了杨克尔面前的雪茄盒,看了看盒子底部用烙铁烫出来的徽印,然后笑了起来。
“杨克尔局长,过一阵子,我让家里给你寄两箱过来……看到这个徽章了么?这是我家的货……哈,作为警察,您居然买走私货?”
杨克尔呆在了原地。
他刚刚听到了什么?
乔放下雪茄盒,掏出火柴,给自己点着了雪茄,然后又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深深的吸了一大口:“唔,您应该弄个专门的雪茄柜,让专人伺弄……这支雪茄,有点干燥了,口感损失了不少。”
“唔,这盒雪茄,花费了您多少成本?”
“哦,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作为源头供应商,我很好奇,那些该死的中间商在里面赚了多少好处!”
“唔,您有兴趣,做威图家族在帝都的雪茄代理商么?我们直接给您发货,然后您通过您的关系,将这些香喷喷的有益身心的小可爱,送去懂得欣赏它们的贵宾手中?”
乔笑得很灿烂。
杨克尔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乔的话,很有吸引力。
但是,作为帝都南站警察分局的局长,他去代理来自图伦港的雪茄烟?这个,这个……
杨克尔目光游离的看着乔。
‘该死的来自图伦港的暴发户啊’……乔的话,简直犹如恶魔的呓语,让杨克尔的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就差这么一点点火候,他就要被乔说服了。
‘轰’的一声巨响,杨克尔办公室的大门被暴力的推开,门扇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大门上方镶嵌的几块玻璃顿时震得粉碎。
一个头发苍白,略微有点驼背的老人挥动着双手,面孔酡红的嘶吼着,大步的冲了进来。
“那个刽子手在哪里?那个谋杀犯在哪里?”
兰木槿和兰桔梗犹如幽灵一样,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轻盈轻巧的跟着老人闯进了办公室,一左一右的站在乔身后两步远的地方。
马科斯则是一声不吭的堵住了办公室的大门,身高八尺开外,魁梧雄壮马科斯一个人,就将房门堵得水泄不通,将几个身穿深色正装,一脸怒气的男子挡在了门外。
“谁是杨克尔局长?”驼背老人大踏步冲到了办公桌前,双手重重的拍在了办公桌上,怒气冲冲的朝着杨克尔喷起了口水:“是你?是你?是不是你?”
杨克尔猛地举起了双手做投降状,他瞪大眼睛,大声说道:“尊敬的先生,我是杨克尔·贝克……您是?”
驼背老人咬着牙,面孔扭曲的他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了冷飕飕的话语:“帝都第四大学音乐学院院长贝尔芬·提福……马修是我的学生……是谁杀了他?”
杨克尔坚定的看向了乔,他一言不发,但是他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乔,犹如导向标一样精准的告诉贝尔芬,杀死马修的人,就是这个高大魁梧的胖子!
乔从嘴里喷出一口浓烟,他看着杨克尔抱怨道:“杨克尔局长,难怪您这么慷慨,请我喝咖啡,吃午餐……哈,老先生,您好!”
贝尔芬转向乔,一拳重重的砸向了乔的脸。
老头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但是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正常人,他的拳速很慢,至于说力量么……在乔看来,这点力量有若于无!
坐在椅子上的乔平地腾空而起,他在空中一个翻身,双足踏着天花板,犹如一头灵巧的胖壁虎向后走了几步,然后轻轻的落地,没有发出半点儿声响。
杨克尔瞪大了眼睛,他下意识的抓起桌子上已经空掉的咖啡杯,凑在嘴边喝了一口莫须有的咖啡。
贝尔芬拳头落空,他的身体失去平衡,一个踉跄向前摔倒,一头撞在了乔刚才所坐的椅子,连人带椅子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哗啦啦’,贝尔芬将办公桌上的杯子、餐盘一起带倒,大量物件摔在地上发出了凌乱的声响。
门外几个正装男子齐声呐喊咒骂,他们疯狂的推搡着马科斯的身体。
马科斯双手抱在胸前,任凭几个男子推搡,他的身体只是纹丝不动。
“刽子手,放开贝尔芬教授!”
“混蛋,凶手,你们这是在犯罪!”
“警察,警察,快来救命,快来抓捕凶手!”
几个男子气急败坏的叫骂着,杨克尔办公室外的走廊里,已经聚集了大群的警察,但是没有一个人吭声,没人过来凑这个热闹。
其一,乔是警察,是自己人。
其二,马修是刺客,乔是受害者。
虽然马修是第四大学的学生,但是他毕竟是刺客,乔毕竟只是防卫反击。
“贝尔芬院长,我希望您能冷静一下。”杨克尔站起身来,满脸是笑的朝着趴在地上气喘吁吁的贝尔芬劝说着。
“马修是我的学生,是最近十年,我教过的最有天赋的学生。”贝尔芬颤巍巍的爬了起来,双手扶着办公桌,咬牙切齿的盯着乔发狠:“不仅仅是音乐,他在其他方面,也是这样的杰出,这样的优秀。”
“一个满腹才学的有为青年,被你们扼杀了!”
贝尔芬异常悲愤的仰天哀鸣:“还有王法么?还有天理么?帝国法律何存?正义和公理何在?”
乔拼命的眨巴着眼睛,他很不解的看着贝尔芬大声嚷嚷:“喂,老头儿,是你的学生莫名其妙的当街枪击我……我的护卫只是被逼反击而已……我才是受害者!”
乔提起了声音大声吼道:“因为他所谓的优秀,就能随意的杀人么?”
贝尔芬用力的摇晃着脑袋,他歇斯底里的吼叫着:“不可能,不可能,马修不是这样的人!”
他用力的举起了双手,声嘶力竭的吼道:“黑暗啊,黑暗啊……你们谋杀了我的学生……你们还给他扣上了污名!”
“你们,你们……无耻啊,无耻!”
乔,还有兰木槿、兰桔梗、杨克尔的脸一阵阵的发黑,只觉一口血都到了嗓子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