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3u5都市异能小說 獵妖高校-第一百八十二章 黑獄古堡的見習登記員閲讀-kyzjo

獵妖高校
小說推薦獵妖高校
嗒,嗒,嗒,嗒。
门外传来错落有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亨利·埃里克耳朵动了动,从桌上爬起来,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将金框的单片眼镜架在鼻梁上,然后摊开面前的登记簿。
他从第一大学毕业不到一年,虽然是一名注册巫师,但因为成绩不佳,没有办法参加那些蜚声新世界的猎团、也没有办法留校,最终只能进入巫师联盟。
然后被分配进黑狱,成为一位光荣的登记员。
负责监狱访客以及进出人员登记。
目前还在实习期。
按照狱里老人们的说法,登记员的工作大部分时候都很轻松。因为除了轮值猎队外,这座暗无天日的世界很少有外界的访客。
但是,凡事就怕‘但是’两个字。
但是自从埃里克成为这座古堡的登记员后,进出黑狱的客人们陡然增加了数十倍。几乎每一天都有十几、甚至几十位巫师到来——这其中有在第一大学深造的研究员、有第一大学的教授、助教、校工,有新世界那些声名远扬的猎团,还有月下议会的许多老家伙。
这种‘盛况’,即便是那些在黑狱呆了一辈子的老狱卒都没见识过。
很明显,黑狱里将会发生一些大事。
具体是什么事,狱中的工作人员也曾私下议论过,有人说,仙秦猎团前段时间伏击了迷雾号上那些进入新世纪的战队,抓了四五个队长级别的准大妖,可能会引起巫师与妖魔新的战争;也有人说,是著名大巫妖,死亡先知希普顿修女行刑日临近,为了避免巫妖王捣乱,所以联盟加强了黑狱的戒备。
而流传最广泛,也最可靠的一种说辞,是关于黑狱古堡深处那株老树即将开花结果的传言。据说那株老树是浇着妖魔的血肉成长起来的,它的果子,能帮妖魔进行血脉的蜕变。
这也是为什么,最近聚集在黑狱古堡附近的猩红色眼珠越来越多。
黑狱虽然被称为‘狱’,但更准确的说辞应该是‘黑域’,因为这是一座始终处于黑夜笼罩下的世界。没有太阳,没有星光,没有任何自然生物能够在这种环境下生存。
巫师们用巨大的魔法阵笼罩住整座世界,隔绝内外,然后将捕获的妖魔统统丢进这座世界,任凭它们在这荒漠般的地狱中挣扎。
当然,放任那些妖魔在这座世界乱来也有一定的风险。
为了规避那些可能性极小的风险,巫师们在黑狱中建立了许多据点,其中最大也是最核心的一个,被称为黑狱古堡。
亨利·埃里克就是黑狱古堡入口处的登记员,之一。
因为黑狱古堡的入口不止一处,向上有连接丹哈格最高法庭关押处的入口,也有直达第一大学的入口,还有向外有通向黑狱世界之外的入口。
埃里克看守的,是黑狱古堡中最小,也是开在黑狱之中的一处入口。
这处入口只接待注册巫师级别及以下的访客——话虽如此,但埃里克从未见过注册巫师级别以下的客人们造访这个危险的世界。
所以这个入口算得上是注册巫师们专用入口。
嗒,嗒,嗒,嗒。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亨利·埃里克揉了揉因为趴着睡觉导致肿胀的面孔,努力扯出一个和善的笑脸。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桌子上的摆设。
登记簿斜前方,他那本十七世纪威尼斯装订版的法书无风自动,悄无声息翻开。扉页上的五蕴驱魔咒在黯淡的烛光下闪烁着迷人的五色毫光。
埃里克瞥了一眼那迷人的色彩,屈着手指敲了敲桌面。
咚咚咚。
一根破旧的羽毛笔仿佛刚刚被惊醒的小鸟,惊慌失措的从笔架上摔了下来,跳进旁边的墨水瓶,蘸了蘸,然后期待的悬在半空中,仿佛想用这种努力的态度遮掩片刻之前的失职。
埃里克没有搭理殷勤的羽毛笔。
他侧着耳,仔细听门外的脚步声。
嗒,嗒,嗒,嗒。
脚步声里透露出一丝疲惫、还有一丝沉重。这似乎是一支刚刚结束巡逻的猎队。只不过正常情况下,一支猎队应该有五名猎手,也就是说应该有五个脚步声。
但眼下,他只听到四个脚步声。
见习登记员开始在脑海中想象一场激烈的战斗、一群悲伤的猎手、还有带着战友尸骸回归古堡的猎队。
两个脚步较重,应该是男巫;两个脚步较轻,应该是女巫。
不知‘死掉’的那名猎手是谁——埃里克试着在脸上挤出一丝悲切,这有点困难,于是他努力板起面孔——这种猜测身份的游戏,是年轻实习登记员在这座监狱枯燥生活里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猜测完毕后,他摸了摸法书旁边的水晶球。
水晶球沉默片刻,闪烁起暗红的色彩。实习登记员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占卜结论显示他的猜测结果并不理想。
嘎吱!
沉重的铁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发出难听的噪音。
铁门上的门环兽与门神早已习惯了这种声音,甚至还有点享受,但初来乍到的年轻男巫则很难忍受这种噪音。那种声音就像有人用指甲挠黑板、或者铁丝刮玻璃,听多了容易让巫师发狂。
他不止一次向黑狱管理方提出改进措施,比如在合页处滴点润滑油,或者给铁门刻两道轻身符,但都了无音讯。
直到后来,某次午餐时,他向同事抱怨这件事,在黑狱工作很久的老巫师笑着告诉他,监狱里任何一处大门都不会上油,保留那些噪音,为的就是让每一个进出大门的人都在别人的视线之中。
嘎吱……嗒嗒嗒嗒。
四个披着宽大斗篷的身影从铁门外走了进来,脚下还带着城堡外厚重的黑影。
队伍末尾,是一个矮人,光溜着脑袋,留着乱蓬蓬的胡须,个子不高,但脚步却是整支队伍中最沉重的一位,甚至超过了队首那个男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