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48r5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海賊之風暴主宰 愛下-第六百一十四章 迫不及待的戰國讀書-xw7hq

海賊之風暴主宰
小說推薦海賊之風暴主宰
看到宾兹那双通红的眼睛,泽法感觉自己的眼睛也有点发酸发涩!
不过为了维护自己老师的尊严。
泽法还是强忍了下来。
免得被自己的学生看到自己这软弱的一幕,那丢人不丢大发了!
宾兹看着泽法有些激动的说道:“泽法老师,我回来了!”
至于房间里的另外两位大佬,战国合卡普则被宾兹完全无视了。
或者说宾兹根本没有心思分辨房间里的另外两人是谁,他的精力都集中在了自己受伤了躺在病床上的老师身上!
泽法看着宾兹,有些僵硬的脸上也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看着泽法老师那还缠绕着纱布的脑袋,还有一部分胸膛。
宾兹如梦初醒般的将手伸进自己的衣服里,往里面掏着什么东西!
然后在其他人疑惑的目光下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盒子,还有一支包装好的药剂。
“泽法老师,这个是我求安妮小姐陪的药剂,这个是曼雪莉小姐的治愈蒲公英!”
“您先服用这份药剂,然后外服这份治愈蒲公英,您身上的伤一定会好的更快的!”
对于自己学生递过来的药剂,泽法没有丝毫的怀疑,就打算喝下那份口服的药剂。
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学生一定不会害自己!
治愈这些东西有多大作用,泽法倒反而是没报多大希望。
毕竟海军的医疗体系在整个世界都是出了名的完善和优秀,再加上自己又是被重点照顾的对象。
自己享受的医疗服务,都是由顶级的医生专门设计的针对性治疗。
泽法不认为宾兹带过来的东西,能比自己现在服用的药物好多少。
但是这总归是宾兹这孩子的一片心意,泽法也不打算拒绝。
不过在泽法旁边的战国,却有些皱起了眉头。
拦下了想要将墨绿色的药剂一开口服下的泽法。
战国谨慎的道:“泽法,先让医疗科的人看下这些药物的疗效你再服用吧!”
“毕竟那个制造出这份药剂的医师并没有真正的探查过你的伤势,也不可能针对下药,万一这幅药剂跟你现在的身体情况有些冲突,那就不好了!”
泽法被战国这么一阻止,有些不开心的道:“我自己学生带的药能有多大的问题,我相信宾兹不会找那些庸医去拿药的。”
宾兹也大声的应道:“当然,安妮小姐是我见过的医术最好的医生了,而且安妮小姐也说了,这幅药剂最主要的是为身体补充养分,提高细胞的新陈代谢速度。”
“在某种程度上,促进身体伤势的快速恢复!”
“并不是那种专门治伤的药剂,也不会跟身体产生冲突的!”
在表达了对自己手中药剂的自信之后,宾兹的语气一转:“不过老师的健康毕竟更重要,这药剂还是让人检查一下好了!”
宾兹跟安妮他们也相处了一年多,对于安妮高明的医术和为人也十分的了解。
所以他对安妮做出的药剂也十分的自信,并不怕拿去检查。
去检查也下也没什么不妥,反而能安战国元帅他们的心。
在战国开口之后,宾兹当然认出了这位白发老人,就是大名鼎鼎的上一任海军元帅,“智将”战国。
明白战国他们担心的宾兹,并不想在这间小事上和战国元帅他们产生矛盾。
不过宾兹退了一步,倒是引起了泽法的不满。
泽法瞪了一眼自己“毫无骨气”的学生之后,就拿起药剂一口喝尽了。
喝完泽法才开口道:“战国,你就是太小心了,这一份药剂能有什么问题,宾兹都说了这就是类似营养剂的玩意儿,拿去检查那就太麻了!”
“放心,风暴工会那边,也不会拿一幅药剂做出什么文章的,他们没这么小家子气!”
泽法其实也有一些小心思。
这药剂在他看来是没什么问题的,毕竟是宾兹亲自带来的。
也是宾兹孝心的体现!
但是一旦医院这边检测出来,这药剂跟自己现在用的药有冲突的话,这不是让自己的徒弟难做吗。
反正只是补药之类的东西,能有什么问题,自己先喝了,那就没有那些糟心事了。
而在泽法旁边的卡普也帮腔道:“哈哈,泽法说的没错,以凌羽那小子的实力和气魄不会在药剂上做什么卑鄙的事情的,战国你就放心好了。”
“再说了我们和他们之间,现在也没有矛盾不死吗?你就别瞎操心了!”
看着将药剂都喝完了的泽法,战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你喝都喝了,我还能说什么。
不过想来这副药剂上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刚才他也只是习惯性的小心谨慎而已!
······
在战国无奈的同时,宾兹心中充满了感动。
他知道老师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那是对自己的信任和维护!
然后宾兹迅速的拿起那个装着“治愈蒲公英”的特殊盒子。
说道:“泽法老师,这个是蔓雪莉小姐用果实能力制作的治愈蒲公英,对于治愈身体上的伤势很有效果!”
“这个只要拍在身体上就好了,没有副作用的,跟安妮小姐配置的营养剂一起用,效果最好了!”
听到宾兹说这小盒子当中的血红色蒲公英是恶魔果实的产物,泽法倒是有些兴趣了。
他好奇的将这一小朵蒲公英从盒子里拿出了。
然后轻轻一捏,这多蒲公英就迅速的从他的皮肤当中,渗透了进去。
下一秒!
泽法就感觉到了,自己在草帽小子手下,受到的,那不轻的伤势在快速的好转,痊愈。
就连他之前本来有些苍白的脸色,都快速的爬满了一圈红晕!
这是?
在泽法床边的战国和卡普,都很明显的看到了泽法的变化。
并且泽法之前那略微萎靡的气,这一刻,也开始了翻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