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tez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秦時小說家 線上看-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陰陽玉板(求票票)讀書-sz5kx

秦時小說家
小說推薦秦時小說家
一道耀眼的金色龙行玄光由空而落,立于焰灵姬三人之侧,其后数道流光跟随,阴阳气韵环绕。
话音缓缓,略有一丝遗憾。
其时,亦是目光看向面前虚空,那里……一道黑色的流光由远而近,直接一束强横的能量余波破开霜寒领域。
“合道内丹!”
雪儿明眸闪烁亮光,周身玄光略有一丝丝不稳,那道黑色的光束破开领域一个口子。
卫庄!
他的实力还不够!
唯有其身边的那颗合道内丹了!
记得大人说过,东君焱妃先前有出手,奈何……未能取回,反而被重创,玄关层次的修为都被重创。
如此,那颗合道内丹的威能不需要怀疑。
“如何毁掉?”
能够破开自己的领域之力,说明待会那几个人想要离开的话,不算太难,果然逃走,为之奈何?
更别说毁掉合道内丹!
说着,雪儿看向旁侧的东君焱妃。
“在下有阴阳家传承礼器——大日金钟!”
“此物音律五行,五方元气遵从五音而动,更可以化作五行封镇之力,无论是遁术,还是身法,都难逃窥视。”
“更有道家祖师传下的阴阳玉板,此物……有大奇妙!”
周身暗金色的龙行气劲消散,绽露真容,如故的绝代之姿,双手掐动阴阳道印,身侧已然沉浮古物。
一枚如成人头颅大小的金色古朴之钟,此刻映照大日骄阳,正通体扩散别样的大日至阳气韵。
其上更有着三足金乌的图腾虚影,随着东君焱妃的催动,虚幻之行时隐时现,颇为神异。
当其时,大日领域扩散,劲力婉转,手里的大日金钟化作一道大日金光,消失于虚空之中,隐匿于虚冥深处。
而后,双手平伸,便是两只形体更为质朴的长条玉版悬浮其上,色泽淡黄,玄光加持,金色华光正盛。
随着东君焱妃的不住催动,那两只长条玉版本能颤动,向着这处虚空天地扩散更为不可琢磨之力。
“天宗的八宝之一!”
焰灵姬玄功运转,又服下一颗玄丹,已然恢复先前的损伤,合道内丹、天问剑……还真是被雪儿那个小丫头说准了。
她们两个除非动用公子给的底蕴之物,否则,此行难以功成。
不过,既然阴阳有有这个实力,那就她们上吧。
阴阳玉板!
这个东西自己知道,是道家祖师当年传下来的八件随身之物,阴阳家当年离开天宗的时候,带走了阴阳玉板。
人宗离开天宗的时候,带走了花篮与莲花,其余五件则是留在了天宗,更为具体的公子倒是没说。
却是……身融万物至高者留下来的东西,焰灵姬觉得不用怀疑它们的威能。
嗡!嗡!嗡!
几个人正说着,不远处……那被火魅力场与霜寒领域双重镇封的区域,被一股更为强力霸道的力量冲破。
一颗黑色的宝珠沉浮于卫庄身侧,正散发着一道道黑色的玄光气流,演化护身光罩,护持诸人。
即如此,焰灵姬与雪儿两个人相视一眼,收拢玄功,不为继续施加力量,任由东君施为。
“去!”
一道道印诀从东君焱妃手中流出,没入身前的两只阴阳玉板上,于道家祖师那个境界,凡俗一草一木皆可化腐朽为神奇。
何况传下来的八宝。
八宝各有奇异,可惜……非任何人都可以将其驾驭,这对阴阳玉板自己也只能够通过东皇阁下传来的印诀催动。
十多个呼吸之后,那两只阴阳玉板化作一道流光,直接破开虚空,出现在卫庄四人的头顶。
阴阳玉板占据天地阴阳之位,演化阴阳太极,加持大日领域,垂落浩瀚之力,一道金色的玄光柱笼罩四人。
嗡!
没有任何迟疑,又是一道黑色的光束从合道内丹中迸出,俯冲而上,以更为猛烈的力量撞上去。
轰!轰!轰!
这一次……,两只阴阳玉板演化的太极图岿然不动,于虚空的位置没有任何变化,仍旧运转阴阳,金色的道图涌现。
将那合道内丹迸出的强大之力吸纳,顺从阴阳的道理,不知道归于何处。
“嗯?”
黑衣白发,冷酷如然,心神相连,刚才自己激发的内丹之力,丝毫不逊色先前,可……结果并不让自己满意。
“这是道家祖师传下来的八宝之一——阴阳玉板。”
“一直以来,都是东皇太一阁下随身携带的,不曾想……今日却出现在了这里。”
“此物奇特,效用未可知。”
“刚才玄清子手下之人的玄关领域被破,我本想带着你们遁离这里,只是……五行元力被另外一股力量控制,难以施展五行遁术。”
“看来她们势在必得。”
木杖老者见状,摇摇头。
合道内丹固然强大。
可那对阴阳玉板更是不俗,尽管数百年来,知道阴阳玉板存在的少之又少,可单凭是道家祖师传下来的东西。
都足够了。
“卫庄,你以内丹之力为他疗伤吧。”
“今日我等欲要解围,还需要老友助力。”
语落,从眼前而观,那阴阳玉板决然可以压制合道内丹的力量,诚如此,他们为之凭借的一个后手暗淡。
踏步近前,看着此刻已经瘫坐在大地上且怀抱金色长剑的老友,对着卫庄点点头。
自己身上此刻并无聚仙丹,而老友三元之力损耗殆尽,欲要挽救,合道内丹再好不过了。
呼吸之后,便又是一道光束从合道内丹上流淌而出,落在那烈焰锦袍老者的身上。
“解围?”
“楚国祭祀一脉?”
将希望放在别人的身上,是一件愚蠢的事情,鬼谷弟子不会那般抉择,心随意转,又是一道光束迸出,落在师尊身上。
有着大日阴阳咒印的存在,师尊此刻不能够调动半点力量。
楚南公虽近些时日于自己施加阴阳印诀,缓解大日阴阳咒印的威胁,可一切先前,都是因他而起。
如今这般困局,他自己无能为力,还要靠楚国祭祀一脉?
面对三位玄关层次的强大修者,面对这对阴阳玉板,面对或许存在的不知名手段。
楚国?
卫庄冷然一笑。
“哈哈,卫庄小友轻视楚国也?”
“楚为大国,传承之长不逊色大周,焉得没有底蕴之物?”
“只是……待会或许要借助这颗内丹一用!”
木杖老者闻声一笑,感知老友气息的快速恢复,简言而道,楚国能够雄霸诸夏千百年,可非表面那般简单。
“楚人的先祖可是上古岁月人王颛顼,子嗣流散于诸夏,定居于淮水、洞庭!”
“历经三代,大商岁月,楚人先祖便是以部落立足于荆楚之地。”
“其后,殷商国乱,楚人部落族长鬻熊率领部族投靠大周,进而大周而立,予以分封,赐姓为芈,居于丹阳之地。”
“楚人立国,述职进贡,不仅如此,由着先祖的荣光,得以参与大周天子的祭天礼仪,或许是机缘。”
“倒是在当时一同参与祭天礼仪的鲜卑古族那里得到一物,那物便是我等今日的希望。”
接着前言,木杖老者又是笑语。
许多事情,并非表面那么简单,燕赵之地、三晋之地的诸侯国论传承与底蕴,差之楚国太多。
许多事情,诸夏间不知道的人太多太多,非自己数十年来同楚国王族祭祀一脉相交尚可。
也难以知晓楚国祭祀一脉的秘密。
楚国先祖为人皇后裔,祭祀自当恢宏,未有丝毫大意。
闻此,连忙旁侧静静疗伤的鬼谷子都诧异,那般讯息……鬼谷之内并无记载,倒是楚国祭祀一脉的确超越中国诸国。
“上古九黎蚩尤征战诸夏部落,麾下有九九八十一个勇士兄弟,秘卷记载,均铜头铁额,宛若巨人,力大无穷,杀伐之力极强。”
“先前老夫阅览那般秘卷,以为是炼体有成,方有那般强大体魄,可根据秘卷后面的记载。”
“所谓铜头铁额并非如老夫猜测,那些不过是蚩尤打造出来的五金巨人,再以勇士驾驭,方有那般威能。”
“上古百族称蚩尤为兵主,非虚妄,论五金打造锻炼之法,蚩尤有独到之处,徐公夫妇得一二传承,便是目下诸夏顶尖铸剑师!”
“残虹、鲨齿、渊虹皆如此。”
木杖老者将那般秘事缓缓说出,实则……楚国如此,就算自己不说,接下来也会暴漏而出的。
“楚国这里有五金巨人?”
卫庄仍为冷语,纵然有五金巨人,历经数千年,名剑亦成腐朽,何况五金巨人?
纵然有五金巨人,有能够有何作为?
“哈哈哈,这里自然没有蚩尤的五金巨人,可……却有着另外一物。”
“数百年前,墨家子墨子擅长机关术,且生性慈善,故而被楚国祭祀一脉邀请,具体所谈不可知。”
“然……未几,墨家便是有了四灵机关兽,每一只机关兽都有不逊色化神层次的武者手段。”
“四灵机关兽的源头便是那件物事。”
“老友,今日不出,云条山这里可就危矣了。”
蚩尤的五金巨人自然不能够留存于现在,可是……那件物事耗费楚国祭祀一脉数百年的精力打造与完善。
有感老友的气息复苏,精气神归元,不由希冀道,实在是……今日之敌太强,无法所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