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ljr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奶爸戲精》-第三千六十四章 投身此熱土,九死也不悔!-5bjxt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咚——
黄金时间刚到达,舞台后传来一声清脆的提醒。
“编钟!”现场刚坐下热热闹闹互相打招呼的观众一听就懂。
是编钟。
这时,全场传来统一的呐喊声。
关灯!
熟悉小山头的演唱会风格的观众全都乐了。
前段时间,一帮大丫头开了个小演唱会。
特别小。
嗯,全场不到三万人那种。
门票最贵的三百多,最便宜的五十多。
姜灵是主唱,刚登台,高原下的观众笑着喊了一声走程序。
姜灵就回头,然后把灯光一关才开启演唱会。
这一次也一样。
砰——
电子礼花忽然炸裂。
这是最新型的电子礼花,声音大而且在特定的环境下比传统礼花更耀眼。
舞台后三个电子礼花设备同时开启,电子礼花在演唱会上空的透明罩子上窜起来。
轰——
全场一起后仰,只见三道直径超过一丈的电子礼花从三个方向窜出来在最中间撞在了一起。
巨大的炸声震动耳膜的同时,化作一股笔直的电光直冲云霄去。
光柱到达了天空,怦然炸开来。
“秦淮雪!”
纷纷扬扬洒将下来的雪花,与天空出现的三个七彩巨幅字相映成辉。
大手笔!
“不过也属于天公作美。”李森在现场拍下现场观众看到的场景。
还没等他看孔贺西酸溜溜的回复,电子礼花又集中放出来。
一条巨龙,一只彩凤,绕着演唱会现场,在玻璃罩上狂奔一圈,龙腾凤舞,伴随着宛如战场铁蹄争鸣的呼啸声,在轰然一声炸响中,冲上了九霄,在雪天里,宛如张开翅膀的神明,竟把十五秒了还没散去的“秦淮雪”三个字大字镶嵌在里面。
这时,秦淮雪一变,竟从七彩转变为了金黄。
“快看!”天空中直升机上的拍摄人员都震撼了。
虎踞龙盘的钟山,此刻也升起一道电子礼花。
“盛世南都,人杰地灵。”
几乎就在这八个七彩字出现的同时玄武湖边也升起一道礼花。
“天耀中华,争竟风流!”
咚——
三个现场礼花设备同时在玻璃罩上放出彷佛一个个神灵的光斑。
色彩在玻璃罩上迅速升腾开,冲上天空的时候“秦淮雪”三个字刚消失。
但彩色的巨龙火凤却骤然伸展开来。
“南都你好!”彩光在翅膀之间显出四个字。
“哈哈!”
“我很好。”
“南都很好,惹事精放心吧。”
“朕安,退下吧。”
……
南都网友在网上逗逼地回复。
可光点在停留了十五秒之后又扩张开来。
这一次,全场起立。
一张巨幅国图展现在天空,把整个南都都笼罩着。
地图中南都的一个点熠熠生辉,和色彩斑斓的国图紧密相连。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全网沸腾。
大大的国家地图上,小小的南都闪耀着光彩。
耀眼的南都,在种花家的地图上怎么看怎么那么的顺眼。
“我酸了。”
“我也酸了。”
“二楼你看清楚一楼是什么。”
什么?
东番。
明白了!
安排!
“哈哈,早安排上了,铁头娃第五场演唱会就在这边。”那边的皮皮团狂笑。
那你酸什么?
“到时候,我们也要搞这么一个地图,种花家的任何地方,都和种花家不可分割,只有在种花家,一个小小的光点才能如此的耀眼,离开了,必然暗淡失色,失去生命力。”东白令也掺和了一把。
叮——
咚——
舞台上轻轻的编钟,在天空中的礼花消失的时候无缝切入了。
灯光亮。
“好!”舞台下还在站着的人群跳了起来。
怎么个好法?
小山头女土匪集体出镜。
鹿露是个很娇小的女孩子,就是在电影里也从不扮演气质强硬的角色。
《天诛》里,小丫头扮演的队员在出手的时候也是生怕弄疼对手。
死就可以了你千万别疼哈。
就一下。
就是这么个小丫头。
但这一次,小丫头在舞台上走出女皇的气质。
她穿着一身绣着金凤凰的大红衣,长发绾成古典的发髻。
一根玉簪固定着头发,头上简单的金钗玉珠在柔和的灯光下闪耀着美丽的光明。
鹿露的服装,正是秦汉时代的正服。
她双手挑着一个红色的宫灯,正缓缓从舞台后走出来。
不。
那不是走出来!
那是从古画中走入人间的古代仕女。
她微微往后仰,最合身的正服,正露出高傲的脖颈,下巴微微上扬,彷佛真的在帝王宫阙里俯视着苍茫大地的女皇。
天啊!
她太迷人了。
这只是第一个。
鹿露后,小山头的姑娘们依次走了出来。
文静穿的是魏晋南北朝的女子正服,挑着一盏红宫灯。
李茹筠穿着宋代的仕女正服,挑着一盏红色的宫灯。
……
她们好像走在云彩上,颤颤巍巍的,随着走动,满头的珠翠闪烁着端庄俏丽的光彩,手中宫灯竟纹丝不动。
这——
“这是咱们梦境里见过的真正的天之贵女!”孔贺西都顾不上讨伐李森了。
太美了。
她们就那么飘一样走出来。
可那种天之贵女的端庄,与隐隐的傲世天下的贵重。
还有怎么看怎么让人心生爱慕但又不可亵渎的光芒。
那怎么就美成那样呢?
这就是历史的厚度。
别说历史没厚度,只是解读历史的人没文化。
大姑娘们穿着各代的服装,打扮成古代的仕女走出了舞台。
她们走到舞台最中间,忽然,舞台好像被人划分开,竟把大姑娘们分成好几部分。
“秦淮!”舞台两侧的大屏幕里出现舞台上的变动。
彷佛秦淮河放舟,又彷佛舞台被秦淮河融合了。
本来钢铁结构的舞台上,竟出现了水波潋滟的流水,轻轻的淙淙的流水声,在哗啦哗啦渐渐大起来的摇动木匠的声音里,大姑娘们足下生彩莲,但见宫灯摇曳里,她们宛如放舟秦淮河上彩莲女,竟纷纷荡舟入花丛。
这……
丝竹轻轻的,和着编钟清越的声音,丝毫不冲淡编钟古朴,反而映衬出别样的和谐。
“莲叶何田田——”丝竹声里传来大姑娘们合唱的江南明曲儿。
“很不错,应该说足以表现南都的气质了。”微博上开始有人质疑,“但就这?比起《帝都秋》《辅都月》,这主题曲怎么显得那么敷衍呢,就用舞台艺术展现一下?不应该。”
呃——
“瞎子,你听一下,你铁头爷爷还没出马呢,好歹你等结束了再质疑好不好?”国子监回复。
而且,你觉着这不够?
“他们团队是国内顶级待遇,就拿出这点诚意的确不够。”人家还真有理由。
你享受最好的待遇,就应该拿出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的作品来。
没招。
人民币还有人不喜欢呢。
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
这世上就没有那么一个存在!
哦,十几年前的天堂可能几乎达到这个标准了。
再说,你能让杠精佩服?
能让杠精佩服的,死人都做不到。
那铁头娃干啥去了?
他总不能把开幕主题曲交给别人,自己躲在后头准备只唱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