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gn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諸天之從新做人 起點-第一零九三章有仇報仇鑒賞-u7kpv

諸天之從新做人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新做人
跑八十迈的车里突然多了一个人,司机和乘客却一点都没察觉,这是种什么体验?
这种体验就像是,你拉大便的时候拉出了一只猫头鹰,在马桶里对着你滋儿滋儿直叫唤。
荒谬,颠覆,以及让人崩溃。
司机和赵公子两个人已经快疯了。
面对司机的枪口,何邪笑得愈发灿烂了。
他没有去看司机,而是看向脸色煞白的赵公子。
“哥们儿,我觉得我们可以好好谈谈。”赵公子不愧是大人物,虽然吓得声音发颤,两腿直抖,但还是立刻解放了自己的思想,做出了合适的反应。
他尽量让自己的态度看起来友善,一边悄悄伸手扣住车门把手,一边对何邪诚恳地说:“人生在世必有所求,我不知道哥们儿你要什么,但我刚好有点能力,一定能尽量满足你,钱?权?女人?哥们儿,你尽管开口!”
何邪用欣赏的眼神打量着他:“大人物就是大人物,随便说句话都这么有哲理。对了,你听过那首有关哲理的歌儿吗?”
“——啊?”赵公子脑子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
啪嗒。
司机悄悄打开了枪的保险栓,这声音在何邪耳朵里格外清晰。
何邪转过头去看向司机。
司机把枪口往何邪跟前顶了顶,似乎安心了不少。
“举起手来!”司机吩咐道。
何邪笑容缓缓收敛,也举起了“枪”,对准司机。
“我赌你的枪里没有子弹!”他表情严肃,缓缓说道。
两人用近乎见鬼的眼神看着何邪的“枪”。
食指拇指呈直角的姿势,这特么小孩子才玩的把戏。
枪是个好东西,可是,假的枪,它能打吗?
当一个笑话一样的事情在最要命的情景里呈现出来,往往会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我特么崩了你!”司机再次心态崩了。
他咆哮着,哆嗦着,迟迟不敢开枪。
法治社会,除了亡命之徒,谁敢轻易杀人?
何邪笑了。
“啪。”
他嘴里发出声音。
司机浑身一震,软趴趴地倒了下去,趴在椅背上,悄无声息。
他的脸正好对着赵公子,眼睛瞪得很大,七窍突然流出嫣红的鲜血。
“啊啊啊啊啊……”赵公子瞬间就吓尿了。
他拼命扳动车把手,砸着车玻璃,想要下车,可怎么也不能如愿。
就在他都快疯了的时候,他感觉一个硬物抵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不许动。”
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很是随意,就好像在问你吃了吗一样。
但赵公子顿时浑身僵住,如一盆凉水当头浇下,瞬间冷静下来。
他僵硬转过身来,惊恐看着何邪,抖得很厉害。
何邪举着“枪”,正对准他的脑袋。
枪是“手枪”,但一点也不好笑。
这是要命的东西!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大哥……”赵公子舌头都打结了,“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真的,我什么都给你!”
何邪叹了口气:“一想到我被你这种货色给弄死了,我就越来越觉得有句话特别有道理。”
“大哥我错了……”赵公子都快哭出来了。
“你应该问我,是哪句话。”何邪提醒他道。
“大哥,是哪句话啊大哥?”赵公子带着哭腔嘶声问道。
“弱小是一种原罪。”何邪一本正经地道。他看了眼赵公子,“你觉得有没有道理?”
“太有道理了大哥!”赵公子赔笑竖起大拇指,只不过他笑得比哭还难看,“大哥,你说的每个字都特别有哲理,真的……”
“啊,说起哲理……”何邪突然眼睛一亮,“你刚还没回答我,你到底听没听过那首有关哲理的歌?”
“——啊?”赵公子眼睛瞪得浑圆。
“没听过?”何邪皱眉。
“大哥怪我,是我孤陋寡闻了,大哥,我错了……”赵公子急忙赔罪。
何邪索然无味地叹了口气,道:“赵公子,接不上梗会死的。”
“不是大哥……”
“啪!”何邪笑眯眯发出拟声。
赵公子浑身一僵,脸上带着浓浓的不甘和恐惧,缓缓仰倒过去。
“真是无趣啊……”何邪又叹了口气。
其实到了如今,什么仇啊恨啊的,他都已经不放在心上了,也不存在弄不死这些人念头不不通达之类的想法。
恰恰相反,他回溯时空,是为了尝试化解因果。他现在所做,无疑是在结下新的因果。
只是这点因果对何邪来说,已是债多不压身了。更何况来都来了,不报仇干嘛?
闲着也是闲着。
就在何邪刚要下车的时候,赵公子的电话响了,上面显示是一个叫老祁的人打过来。
何邪掐指算了算,接起电话。
“赵公子,我快到现场了,你那边再确认一下,有没有留下什么首尾?让该走的人赶紧走,剩下的我来处理!”
电话那头的人如是说道。
何邪笑着对听筒道:“老祁,你听过一首有关哲理的歌儿吗?”
“……什么?你是谁!”
“回答错误,砰!”
何邪挂掉电话,随手把手机扔在座椅上,下了车,笑眯眯抬头看了看天空。
万里无云,真是个好天气。
与此同时,一辆灰色越野上,正在打电话的老祁忽然浑身一僵,整个人顿时软塌塌趴在了方向盘上。
轰隆!
车子斜斜开出几个车道,撞在路边的栏杆上,翻了过去。
蓉城,一栋豪华的别墅中。
李成功面沉如铁看着自己的妻子,咬牙切齿问道:“除了那个何邪,你还有没有请人调查我?”
胡丽静表情冷淡,只是不时抽泣着,抹着眼泪。
啪!
突然,李成功狠狠一个耳光扇在了胡丽静的脸上。
不等她作出反应,他狠狠掐住自己妻子的脖子,扯着嗓子咆哮:“到底有没有!说!你给我说啊!你特么想害死所有人是不是?是不是!”
“咳咳……”胡丽静剧烈咳嗽着,拼命拍打着李成功。
“说!你说啊!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有没有?到底有没有!”李成功面目扭曲,咬牙嘶吼。
“没有,我没有啊!”胡丽静哭喊起来,“李成功你王八蛋,你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