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be5人氣連載小說 逃生片場-第1682章 商談會議閲讀-jqrev

逃生片場
小說推薦逃生片場
不久之后,千江月被送回卧室,8人中,除去唐红豆看管之外,其余7人就聚集在房屋不远处的吉普车周围,对方给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无论是否答应,他们再赶去办公楼的会议室都太浪费时间。
“不可能。”陶默摇摇头,“这个条件不能接受。”
陈夜已经将之前接的电话的内容告诉了同伴。
卫傲坐在吉普车的车盖上,他听完陈夜的话后,眉头紧锁,陷入沉思,此时,在陶默说完之后,他抬起头,目光落在陈夜身上:
“陈夜,你认为,他接的人是谁?”
他精准抓住了最关键的地方,也是疑点最重的地方。
陈夜看着卫傲,说出自己的想法,“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那个人究竟知道多少?对我们来说,整座岛,除了易寸龄,都可以谈,即使是拿我的命去换。如果他知道这一点,说明他根本不打算谈,当然,也有可能他的性格是这样,他打算玩弄我们。反过来,如果他不知道这一点,那么现在的情况就很微妙,但也是对我们最好的情况,他认为易寸龄不重要。”
“但杀死易寸龄很重要。”卫傲从车盖上跳下,“虽然我没有和他直接接触,但是听你们的描述,他很聪明很敏锐,这可能是个玩笑,不过我认为概率不高。”
“什么意思?”林臣抬头看着卫傲。
“杀死易寸龄就是接走他要的人的方式。”卫傲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补充一句,“至少是方式之一。”
“等等,你的意思是……”常远想起刚才自己在电话亭旁听到的回答,“……你没有指明任何一个人,难道是说,他要接走的人就是易寸龄,但是不是我们认识的易寸龄,而是,易寸龄梦中的千江月?”
“千江月?”荣田歪了歪头,表情疑惑,孩童般的面容让他看起来颇为可爱,“这不是易寸龄在梦中的身份吗?他真的存在吗?”
“不知道,不过确实有这种可能,目前来看,也只有这一猜测最合理。”江星楼点头,之前,他和常远已经将之前千江月接到电话的事情告诉众人。
“我们要去找易寸龄问个清楚?”荣田面露愁容。
“不,杀死易寸龄只是他带走想要的人的一种方式,另一种方式,就是让易寸龄认为自己是千江月,目前来看,他打算两边下注。”卫傲摇头,“既然知道他的想法,我们可以进行针对。目前,他的联系方式只有电话,为了以防万一,切断所有电话线。其次,不要让易寸龄有时间思考这件事,之前我们不是定制过一个教育计划么?他没有系统学习基础知识,正好利用这件事作为掩护。对了,记得不要逼得太紧,要留给他充足的放松时间,否则会适得其反。”
虽然卫傲给出了解决方案,但是陈夜担忧的神情并未放松。
“这样就行么?”陶默叹了口气,“我觉得我们还是忽略了一件事。”
“等等。”林臣睁大双眼,猛地想到一件事,“糟了,那本记梦的笔记。”经过他的提醒,其他人也意识到问题所在,他们之所以严肃对待这件事,是因为通过电话的确能够联系上一个神秘人,而这个神秘人来者不善,然而,即使他们先行一步,联系方式的来源依然是笔记本上写的内容,或许,在今天之前的梦境,也有提供独特的联系方式。
卫傲马上跳到驾驶座上,拧动车钥匙,引擎轰鸣,陈夜、林臣和荣田马上钻上车,随后,吉普车全速前进。陶默等人因为身体残疾的关系,只能步行跟上,所幸距离并不远。
……
五分钟前,千江月坐在书桌前,身后的房门打开,唐红豆就坐在门外的沙发上,只需要抬头便能够看见他的背影。刚开始,唐红豆打算坐在卧室,不过被千江月影响学习的理由赶了出去,虽然唐红豆完全可以强硬坐在卧室内,但为了不让自己的意图太过明显,所以还是选择了一个折中的方法。书桌上,记录梦境的笔记本摊开,他伸出右手,一页一页翻找,目光在写满黑色墨水的纸张上扫过,他正在寻找什么。
“一定是今天的梦出了问题,大家才会这么紧张,还有,那个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他会找千江月?梦里面一定有答案。”
千江月继续向前翻,现在他脸上的表情已经不再平静,而是十分严肃,像是正在进行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场战争的结果,可能会颠覆之前的一切。
“千江月……这个人并不讨喜,言行也让人觉得不可靠,经常做一些违反常理的事情,虽然偶尔会有一些意外的收获,但大部分时候都让人分不清这个人究竟是不是突然犯傻,如果不是确实有一些实力,还有不错的运气,恐怕早就死了几次。我会是这种人?光做他的队友就已经够难受了……”
千江月微微摇头,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接着,他继续向前翻页,忽然,一张表格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表格内是十分陌生的文字,表格下方是他之前写下的分析,而在表格之上,写着“固铂尔”三个字。
“这是之前做过的梦,一段与众不同的文明,里面似乎有真正意义上的炼金术,我好像还系统学习过里面的语言,不过梦醒来后就忘得差不多了。”千江月没有再往前翻,他感觉这张表格就是他要找的东西,“破解的话,需要点时间。”
说着,他重新阅读一遍当初的分析,然后沿着之前的工作进度继续进行,包括词语的猜测和语法的结构,当然,因为缺乏足够的资料,更倾向于凭“感觉”进行猜测,不过由于表格的内容本身就源自于梦境,所以这一方法也不存在合不合理的问题。
随着时间推移,他脑海中的思路逐渐清晰,他意识到,表格的内容并非是一段留言,而是以文字书写的炼金阵,是用文字将炼金阵描述出来,如同一份使用说明,只需要按照文字画炼金阵,就能够完全复现出正确的炼金阵。
发现这一点后,千江月兴奋地搓了搓手,全神贯注继续破解。
忽然,脚步声传来。
千江月耳朵动了一下,正准备回头,但是脑海中却出现了不一样的思路,他没有犹豫,按照脑海中的思路将画有关键表格的一页撕了下来,揉成团后塞到垃圾桶内,用其他垃圾盖住。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只是有一个问题,他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似乎,他已经凭借自己的经验和反应预测出之后会发生的事情,于是提前留了一个后手,即使猜测失败,也没有影响。
猛地,他意识到,自己的做法似乎与记忆中千江月的行为有不少相似之处,特别是对危机的提前准备这一点,甚至让他心中产生“雷同”的评价,不过,还没等他仔细思考,脚步声已经接近卧室。
千江月回过头,同时右手顺手将书桌上的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页,整个过程几乎是在无意识完成,甚至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对细节进行了不留痕迹的处理。
“小龄,你在忙什么呢?”陈夜走了进来,卫傲紧随其后。陈夜进来后,目光越过千江月的肩膀,落在书桌上,当他看见笔记本被打开,而且是最新的一页,眼神微变,但脸上依然维持微笑的表情。
千江月将头转了回来,看着书桌上的笔记本,没想明白自己是什么时候翻的页。
陈夜走到桌前,将笔记本拿起,目光扫过上面记录的内容,确认情况,“这是你昨天做的梦吗?十分……让人惊讶。”
千江月正准备敷衍两句,例如“随便看看”、“没干什么”之类的话,可脑海中不知道为何出现另一个回答的选项,而且马上判断新的选项比之前的敷衍要更好,他犹豫两秒,选择新的回答:
“因为大家的反应都很奇怪,所以我想看看我昨天做的梦有什么问题。”他的语气略微有些沮丧,“我看来看去,只发现了一个问题,梦里面的场景我似乎可以复制,例如去办公楼的前台拨打故事里面的出现的号码。”说到这里,他抬头看着陈夜。
陈夜也低头看着千江月,似乎想从后者的眼神中看出端倪。
千江月发现自己心跳逐渐加快,他不动声色调整呼吸,让自己看起来十分平静。
“喔?”陈夜合上笔记本,转头看着卫傲。
“前台的电话不能接外线。”卫傲说道。
千江月若有所思,右手放在下巴上,回道:“……但我记得岛内可以打外线,也许,换一部电话就行。你说是吧?卫叔。”说着,他用略带挑衅的眼神看着卫傲。猛地,他忽然发现,自己的行为,不知不觉中开始与梦境中的千江月重合,甚至像是附身了一样。
“没什么好打的……”卫傲微微皱眉,话锋一转,“……小龄,你说话的语气怎么怪怪的?”
此时,除去陈夜和卫傲之外,唐红豆、林臣和荣田都聚集在门口,不过都没有进入卧室,一方面是太挤,另一方面是不想让卧室内的孩子感受到压力。三人听到卫傲的话后,都猛地反应过来,他们认识的小龄,基本不会这么说话,特别是这种话中带刺,又有点挑衅的话语,几乎从没听过。刚才讨论的场景在五人脑海中浮现,他们意识到,之前讨论的结果可能就是真实情况,神秘人想带走的“他”,就在易寸龄身体里,有一个人……或者说人格,藏在易寸龄的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