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0h43火熱小說 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 木林森444-第二二五章 清廷求和(八)分享-9lv6q

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
小說推薦橫掃晚清的無敵艦隊
在进行土地改革方面,这时华东**己经总结出来了一套大体固定的流程,以及几种常见的不同情况的应对变通,即使是在边少地区,有一定的特殊性,但现在华东占据内蒙东北部也有1年半的时间,因此也积累了一定的经验,而一但展开了行动,一切就都按步就班的进行。
由其是40名蒙古籍的工作人员,在这次库伦的变革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一方面他们和本地人的语言相通,生活习俗也基本相同,沟通交流起来自然要比汉族人员方便得多,而且也更容易取得本地人的信任;另一方面这些蒙古籍的工作人员都经历过内蒙东北部的改制,他们本身都是改制的受益者,每一个人从基本一无所有,只能依附权贵生存的牧民,到拥有了自己的财富、牲口、草地,这种翻天覆地的生活变化,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冲击。
而且经过了华东**的培训教育之后,他们不仅对华东**忠心耿耿,还怀着一种强烈的使命感,即要让整个蒙古草原都发生这样的改变,要让所有草原上的牧民都过上新的生活,因此这次来库伦,也带有一种责任使命的情绪工作,更为积极主动,并以自身的例子现身说法,不仅增强了说服力,也更容易鼓动起库伦牧民的情绪。而底层民众的情绪一但被鼓动起来,所爆发出的力量将是无比巨大的。
库伦的贵族们虽然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但在这个时候,己经没有人敢反抗华东**的决议和行动,毕竟此前的几场战争,由其是前天的审判处决,早己经让这些贵族们吓破了胆,钱财虽然可贵,但命是更紧要的,因此库伦**在清点、收没他们的财产时候,没有人敢反抗拒绝,或者故意阻扰。而且在清点、收没财产的工作中,华东**的工作人员也没有进行恶意的搜刮压窄,更没有伤害配合、服从的贵族,对他们的家人更是没有骚扰,显行出了良好的作风和工作态度,而且对应该留给贵族的房产、私人财产,以及适当的补偿等也都计查得十分清楚,没有丝毫的多取,整个清点、收没工作进行都进行十分顺利。
接着就是将收缴的财产、牲口、草场进行分配,库伦的人口有6万多,虽然这里集中了大量的蒙古权贵,但仍然是以底层的牧民居多,而在分到了财产、牲口、草场之后,无不欢心雀跃,有不少人甚至都激动得落泪,毕竞这样的生活,是绝大部份牧民以前从来都不敢想的,同时华东**又进行引导性的宣传,使绝大多数牧民都对华东**感恩戴德,而且情绪大涨,纷纷积极的报名参加民兵、护卫队、工作组等辅助**工作的组织,只10余天的时间,就招集到5、600人愿意为**工作。
而哲布尊丹巴八世自从又搬回到夏宫居住后,行动的自由度也比原来更大了一些,不仅可以自由来往于夏、冬两座庙宇之间,而且还可以在库伦城区内活动,因为失去了政治权力,也是为了刻意的底调,哲布尊丹巴八世出行不在向以前那样前呼后拥,护卫随从一大堆,只带几名僧侣和庙宇的工作人员就行了。
库伦**也邀请哲布尊丹巴八世参加了几次分配财产的活动,让哲布尊丹巴八世亲眼目睹了牧民们分到财产之后的喜悦情绪以及对华东**的感激之情。这也让哲布尊丹巴八世的心头大震,可以说每一次财产分配的活动之后,牧民们对华东**的归属感和认同度都会得到一次提升,也可以想像到,在结束了分产活动之后,牧民们对华东**拥戴将会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几乎己不次于对宗教的信仰,而以后无论是什么人,用什么样的理由,几乎都不可能再鼓动这些牧民反对华东**了。
先前龚建阳对哲布尊丹巴八世说,缺少了有谁,华东**都能够稳定的统治蒙古。哲布尊丹巴八世对此还颇有些不以为然,因为他认为尽管华东**的武力强大,但把蒙古的贵族都得罪了,还要稳定的统治蒙古,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贵族才是统治的基础,这是几百年来草原上的规据,清廷在初入关时,武力是何等的强大,还是一样要依靠蒙古贵族才能稳住蒙古。华东**能把这在草原上施行了几百年的秩序都翻过来吗?但在参加了几次分配财产的活动之后,哲布尊丹巴八世也不得不承认,华东**还真有能力,把这几百年的秩序给彻底翻过来。
其实在此之前,哲布尊丹巴八世也不是不明白,占人口绝大多数的确实是牧民,如果能把这些牧民都鼓动起来做一件事情,其力量还是相当可观的。毕竞作为一个有头脑的政治人物,“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个道理还是懂的,只不过以前在哲布尊丹巴八世和蒙古权贵的眼里,牧民们都是即卑微又愚蠢的存在,只要一点小小的挑动,就会让他们互相残杀,一点小恩小惠利益,就能让他们趋之若鹜,根本就不可能形成统一的认知和行动,相反在贵族们需要他们的力量时,只需要稍稍一点挑动,给他们一点点利益,就能够将他们挑动起来,为自己所用,如反抗清廷的“垦荒”时,达木丁**、陶克陶胡等人就是这样煽动的牧民。但现在华东**这么一弄,不仅彻底的抓住了牧民的心,而且以后贵族们再想用一点小恩小惠小利益去鼓动牧民,也不可能了,毕竞贵族们开不出华东**给出的价格,何况贵族们自身的财富也都难以保全了。
而哲布尊丹巴八世的心情也是十分复杂,一方面这么一来,华东**在蒙古的统治己经不可避免,因为没有任何因素可以阻挡华东**了,蒙古数百年的传统被彻底颠覆,所为旧制度下的受益者,哲布尊丹巴八世自然是生出无限的凄凉悲怆之感,但从另一方面考虑,哲布尊丹巴八世现在实际己被绑上了华东**的战车,没有回头路可走,因此华东**在蒙古的统治越稳,自己也就越安稳。虽然不可能再回到从前那手握大权,一呼百应的日子,但至少还能平安的过完下半辈子,在这个大动荡、大变革的时代,自己能够获得这样一个结局,己经是很不错的了。
不过哲布尊丹巴八世能够看得开,库伦周边的旗盟部落的头人权贵可不这样想。在库伦恢复秩序之后,周边不管是向华东**表示过臣服还是没有表示臣服的旗盟部落,都派人到库伦来观察打探华东**的行事作风,以便自己早做应对之策。毕竟库伦周边的旗盟部落和库伦的关系紧密,不少下人、牧民都互相熟识,甚致是沾亲带故,派个人混进库伦去打探消息并不难,其实库伦**对此也都心知肚明,只是故意当作不知,因为库伦**所做的一切都是阳谋,并不怕被人知道,甚致还希望这些情况都传到库伦周边的旗盟部落,好让他们有足够的心理准备,自己作出选择来。
得知在库伦发生的事情之后,库伦周边的旗盟部落的头人权贵无不震惊惶恐,虽然之前不少头人权贵都有所耳闻,华东**打击权贵,拉陇牧民,但谁都没有当真,而现在看来,这竟是真的。无论是打算臣服还是打算观望的旗盟部落,自然是都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但现在各旗盟部落又都没有办法抗拒库伦**,打肯定是打不过的,而要逃又能逃到那里去,因为出了这一块地区,就是别的旗盟部落的领地,结局只有是被别人吞并。
而更为可怕的是,库伦发生的事情不知怎么也传到库伦周边的旗盟部落里,普通的牧民知道以后也都无比向往,甚致是蠢蠢欲动,毕竟谁不想拥有自己的财产、牲口、草场,而甘心一辈子、甚致连自己的孑孙后代都去伺奉族里的头人老爷们。以前是根本看不到希望,只能认命,但现在改变就在自己的身边,甚致是眼前,牧民们的情绪自然都被调动起来。
当然这些消息都是库伦**有意向周边的各旗盟部落散布出去,熟人众多是一把双刃剑,周边的旗盟部落可以派人到库伦来打探消息,而库伦自然也同样可以派人到周边的各旗盟部落中去,不仅是散布消息,而且还鼓动各旗盟部落的牧民,一方面是倒逼头人权贵,另一方面也是为华东**将来到各旗盟部落去进行工作创造有利的环境。
于是在不少旗盟部落中都发生了明显的变比,头人权贵己经能够感觉到,牧民们看向自己的目光己经不对了,没有了往日的谦卑怯弱,反到是多了几个狂热,有的头人隐隐听说,自己部中的牧民们己经再计算,如果库伦那边的工作队来,自己能分到了多少牲口,多大的草场;还有的旗盟部落,己有牧民计划组织代表到库伦去请愿,让库伦早点派工作组来自己的部落。可以说如果这时那个部落想要迁走,只怕自己就会先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