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n4q2精华玄幻小說 三國之西涼鄙夫-第二一四章、前倨後恭熱推-c2y4o

三國之西涼鄙夫
小說推薦三國之西涼鄙夫
三日后,朝阳初升。
有賨人孤身而来,于城外呼唤华雄前往水畔一聚。
坚持戍守在城墙上的赵瑾,连忙让人去城内军营里寻华雄,还有阆中县的贼曹。
他有些迫不及待了。
虽然那天,去见賨人邑君的华雄归来之时,他还责备了几句“身为将率不该只身犯险”等等言辞。
但算算时间,贾龙派人去接的益州牧刘焉,行程也差不多到蜀中了。
如果数日内,还不能将賨人劝降,那么此番平叛的最大功劳,就得被记在刘焉的身上。
至于也让人去寻阆中贼曹,则是他之前和华雄的商议。
寻一个让賨人信服的望族或者士人,出面为双方周旋,让招降更具诚意,也让朝廷的诏令更具信服力。
这个贼曹是程畿。
字季然,阆中人,以德行闻名乡里。
被前任巴郡太守赵部(六月时已被叛乱的马相所杀)征辟,授予阆中县贼曹之职。
其性情刚直,为吏后断事公允,且洁身自好,甘于清贫,从不做贪赃或索贿之事,素来被乡里及賨人所敬重。
赵瑾找阆中令要人时候,程畿就被推举了出来。
华雄对他颇为敬重。
一方面,是程畿年齿已有三旬,出于敬长的世俗之理。
另一方面,则是此番要倚仗他周旋招降之事。尤其是华雄还知道,程畿也是在史书上留下大好名声的人。
出城时,看到程畿无马代步,便让部曲让出战马给他。
并且在沿路上,还以求教的口吻,很客气的问及巴郡风物以及賨人习俗等。
居高位之人摆出礼贤下士的姿态,总是能让人心生好感的。
程畿也尽心作答,彼此相谈甚欢。
等到了水畔賨人落营之处,程畿看到出迎的賨人,不等双方引见就利索下马,先冲着中间一人拱手做礼,“不想在此处得见到杜邑侯,幸哉!”
那名賨人邑侯,正值壮年,身躯颇为雄壮。
密密的虎纹文身,从他半袒的着衣露出来,竟然一点都不畏惧深秋清晨的寒意。
看到程畿了,也面露喜色,疾步向前就执住程畿的手,豪迈大笑,“原来是程贼曹到了!哈哈哈……”
看得出来,他们两个早就相识,而且还是交情匪浅。
也让后面看着的华雄,不由捏起了下巴。
姓杜的邑侯?
賨人的七大姓首领之一吗?
哈!
看来是賨人对我三日前的威逼利诱,还是很上心的。
“华校尉,容我引见。”
程畿和杜邑侯见完礼后,便伸手虚引,“此位乃賨人杜姓首领,安汉县的杜邑侯,名讳濩。对了,阆中县的朴姓首领,是杜邑侯的姨兄。”
阆中县賨人首领的表兄弟?
华雄一听,就心中明了。
程畿这是告诉他,杜邑侯能做主阆中、安汉县两地的招降之事。
又或者说,他能做主此次賨人叛乱,是战还是降。
方才来的路上,程畿就说过如今的賨人七大姓,已经变成杜、袁、朴三姓独大。若是杜、朴两家意见一致了,袁姓首领也不会独立去对抗朝廷。
因为那是自取灭亡。
是故,华雄也不怠慢,先行拱手示意,“久闻賨人有七姓首领,皆为豪杰。今日得见杜邑侯,不胜欢欣。”
而那杜濩闻言,先是细细打量了一番华雄,才露出斜眼而笑,神情满是桀骜,“华校尉不必客气。我们孳人少文学,不喜虚礼。恩,既然有程贼曹随来,我们就不在此商谈了,有请两位入我营寨内把酒言欢,不知道华校尉愿意否?”
想试试我胆色,看我敢不敢独身进营?
呵,有趣!
“能得杜邑侯之邀,我岂有不愿之理。”
华雄眉毛微挑,当即颔首应声,然后就话锋一转,“不过,我此番是空手而来,不是做客之道。待我取些见面礼,给杜邑侯助兴!”
说完,不等众人反映,就转身取了三石铁脊弓,并将箭囊立于身下。
这个举动,也令其他賨人发出一阵怪叫,连忙将杜邑侯掩护在身后。程畿的反映也很快,立即一个跨步,将身体隔华雄和杜濩中间。
“嗯?”
华雄见状,就以目视杜濩,嘴角微翘的似笑非笑,还伸出一只手指往天上指了指。
原来此刻的苍穹之上,正好有几行南徙越冬的大雁正翱翔。
当即,杜濩的脸色一僵。
继而,又微微涨红。直接伸手拨开身前的亲卫,往前一步与程畿并肩,胸膛还挺得很高。颇有那么几分恼羞成怒的姿态。
华雄心中好笑,也不继续撩弄他。
左手持弓,手臂笔直向天,右手捏起一支箭矢,斜头侧耳,微微眯眼,分辨着风向。
神情无比专注。
也让賨人们瞪大了眼睛,屏住呼吸。
时常在山林中狩猎的他们知道,南徙的大雁是飞得很高,很难射中。至少以他们自制的竹弩木弓,无法吃到大雁肉。
而程畿,则是偷偷捏紧了拳头。
作为阆中人,他比华雄更想看到賨人降服。
因为賨人与朝廷多对峙一天,就对乡里黔首的伤害多一天。
虽然他知道,华雄心血来潮要射雁,是想彰显朝廷的武力,给杜邑侯一个威慑。
但他也觉得,华雄有些托大了。
事关朝廷兵伐与否,岂能如此置气?
射中大雁了还好,若是射不中呢,本来就恃勇桀骜的賨人们,还不得小窥于你!进而觉得朝廷将士不过尔尔,影响了招降之事!
就算他和杜邑侯颇有交情,也难以周旋!
“嘣!”
“嘣!嘣……”
就在程畿腹诽不已的时候,三石铁脊弓独有的弦声已经响起。
还是连续做响,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让四支箭矢劲射而去,急促得连箭身都无法用肉眼捕捉。
原本苍穹之上,呈“人”字型翱翔的大雁,右侧尾部一空!
有四只大雁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戛然而止的哀鸣,就化成黑点打着旋从空中跌落。
连珠射!
还是例无虚发!
昂头向天的众人,无一例外的都目怔口呆,下巴不由自主的耷拉而下。
哼!
竟敢给我下马威看!
不给你们露一手,还真把我这个校尉当成土鸡瓦狗之流?
华雄见賨人们的神态,不由心中一记冷哼。
不过呢,脸上神情还是风轻云淡的,收起了弓箭,华雄便对杜濩轻声说道,“杜邑侯,还劳烦你族人去捡来大雁了。”
无声。
杜濩还在愣着,没反应。
加重语气:“杜邑侯?!”
“啊?哦!”
杜邑侯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应了声。
随即,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后,就整理了下衣裳,露出满脸庄重之色,冲着华雄拱手,“今日得见华校尉神射,此生幸焉!”
说完,就侧身伸手往营寨虚引,“华校尉,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