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1dmp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俗人 起點-第709章 待漏院看書-bk7ry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侯君集这是先斩后奏!”长孙无忌手里抓着胡麻煎饼大口吃着,一边严厉批评道。
“确实,都跟他这么搞,还不乱套了。”中书令王珪说这话的时候,还特意瞧了秦琅两眼,很明显话里有话。秦琅就是先斩后奏的代表,不止一次这样做了,可以说这股子乱风气,虽不是从秦琅始,但他把这风气弄起来了。
中书侍郎马周面带忧色,“侯君集虽也做过兵部尚书拜过宰相,但他早年也只是圣人的亲卫将领,从未亲自统兵征战过,更别说统领一方独挡一面。如今西域战事开启,距离中原又万里之遥,这般大战,侯君集不听朝廷统一统筹调度,私自出兵,我怕他未必能掌控的了局面!”
秦琅打吐谷浑时,虽然也有点先斩后奏,可问题是秦琅做了充足的准备,陇右军上下也早就磨刀霍霍准备已久,侯君集并没有这样的条件,或者说能力。
没有几个宰相,此时会看好侯君集,或者说,根本没有谁真正相信侯君集的能力。
别看他当过兵部尚书拜过宰相,此时也还挂着右卫大将军的衔,可这位能上位凭的是什么,大家都很清楚,那是因为他是皇帝潜邸心腹,是皇帝年少时的玩伴旧友,更加上多年随皇帝南征北战的忠心护卫,以及在玄武门之变当天,做的那件天大的功劳。
“侯君集连箭都射不好,更从没有带过万人以上的部队,让他来统领整个西域的战事,我看不行。”魏征很不客气的当众说道。
侯君集射术不好是出了名的,这家伙比较勇悍,一杆马槊一把钢鞭倒是很猛,只是他以前在皇帝麾下,确实只是以侍官长的身份存在着,从没有说单独统兵过。他做兵部尚书时,也没有表现过半点大将之才来。
先前在政事堂里就被宰相们瞧不起。
“西域战事已开,我大唐必须干涉,可距离太过遥远,这仗不好打,所以越发得选一个优秀的大将统领方行,侯君集不行!”
秦琅坐在那里倒没吭声,他跟侯君集的关系堪称势如水火,闹的很僵,可皇帝对侯君集也是格外宠信,两人闹矛盾,皇帝也是几次调停,虽说罢了侯君集的相,可将他放在西北,也是有意锻炼他。
这种时候,秦琅就算说的正客观,有心人也会认为他是借机报复,反倒不如不说,还显得他大度呢。
反正侯君集向来被宰相们瞧不起,军中也缺少资历威望,哪怕皇帝特意让侯君集去跟代国公李靖学习兵法,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皇帝有意要扶起侯君集来,其实也不外乎侯君集是心腹,忠狗,好用,也有意以同是关陇出身的侯君集向李靖学习,来接替李靖在关陇将领的领头地位。
与之对立的,当然是军功新贵集团了,而大唐军功新贵最强大的当然还是山东豪强,如今又是以太尉秦琼为领袖。因为秦琼低调,所以陇右之战后,出将入相的秦琅,已经隐隐成为山东集团的核心。
皇帝重用秦琅,却又死命扶侯君集,摆明了是想继续维持先前重新重用李靖,以平衡功高望重秦琼的那套。
“要我说,朝廷应当调陇右河西之兵入西域,不能只靠那些胡人。”长孙无忌吃完胡麻煎饼,高声表态。
秦琅笑着接话,“我以为赵国公此话甚是有理,不仅要发陇右河西精兵,还应当派一位宰相前往统筹大局,我看,应当请赵国公亲自前往伊吾坐镇,指挥各路汉蕃兵马,联合围剿阿史那咥力。”
长孙无忌倒是愣了一下,没料到秦琅会推他出来,一时有些搞不清情况,长孙无忌跟随李世民多年,绝对的心腹,但他有一个不足之处就是缺少军功。虽说他长孙家世代将门,父亲长孙晟还是名将。
可长孙无忌跟李世民那是布衣之交,一直都是谋主,真没打过仗。若是有点像样的军功,当初也早就坐稳右仆射之位了。
“赵国公,我以为此次对西域的策略,以灭咥力为主,擒灭咥力后,西域要重定秩序,这涉及到方方面面,必须得有赵国公这样的宰相重臣前往,方能镇的住场面。”
“至于军事方面,倒是其次,我建议以凉州大都督府长史李道宗,兰州都督程咬金二将为副,再调苏定方、薛万彻为左右先锋,自陇右、河西抽调两万精锐前往伊吾,相机将龟兹、焉耆、疏勒、高昌的咥力部驱走,让他们得以归附我大唐便好。”
秦琅的这个提议,让长孙无忌有些心动起来。他一直以来,最遗憾的还是缺少军功,军界没有什么威望。秦琅现在给他一个机会,有这些名将辅佐,长孙无忌不用担心军事。
反正他挂帅,具体的作战听从这些猛将的,让他们去打便是。
“我觉得还是卫公亲自挂帅比较好,卫公赫赫战功,西域也素有威名,卫公出马,定能马到成功。”长孙无忌笑着说道。
“我啊,还是算了吧,此次西域局势,打只是小手段,真正的还是要能镇慑威服诸部,而且我听说当年阿史那泥孰来长安,与圣人结拜为异姓兄弟,当初赵国公也与泥孰关系甚好的。”
“还行吧。”长孙说道。
两人一唱一和,倒是配和无间。
右仆射高士廉自然能看的出这是秦琅有意让长孙无忌去西域赚军功的,摆明了就是去镀金,他是长孙无忌的亲舅舅,这事当然支持。反正如秦琅所说,如今有吐谷浑、薛延陀,还有东突厥和党项等诸部归附大唐,这次用兵他们都会派兵协同。
又有陇右精锐,再加上咥力现在也搞的人心背弃,小乙利可汗被杀,泥孰逃往焉耆,他这已经是作死到极点,大唐招呼各路小弟围上去,一通揍就能把咥力干废。
反正大唐这次出兵的目的又不是要灭西突厥,也不是要占领西域,只是要讨伐不臣之肆叶护可汗一人而已。
所以西突厥的泥孰、同俄等,还有焉耆、高昌等这些臣服西突厥的西域国家,这次也一样会配合唐军,因此这样的仗,其实就算让侯君集来打,也一样不会有什么问题。
当然,秦琅理由是灭咥力是小事,重点是平定咥力后对西域的重新调整平衡,说这事得要一位宰相前去才行,一来宰相身份足够,毕竟面对的是诸国可汗、国王等,二来也暗示侯君集没这能力。
右仆射高士廉赞同吏部尚书、平章事长孙无忌前去。
虽然只是待漏院的小花厅里,可其实在座的已经都是政事堂宰相,在这里能统一意见,事情也就定了,只差执政事笔的一份报告而已。
魏征建议还是让秦琅去比较合适,认为秦琅对陇右军熟悉,秦琅推辞了,说身体有伤还没有好呢,不适合长途跋涉颠簸,更不适合去统兵打仗,而且说自己外交斡旋这块,水平还不够,远不如长孙无忌。
这才五更钟声响起。
宫门打开。
监察御史过来提醒,请宰相们率百官入朝。
于是秦琅等整理了下衣襟,各自起身。
宫门前,监门卫在核验门符。
秦琅从自己的金鱼袋里掏出了金色的鱼符,鱼符只有半片,另一半正在监门卫手里,他们核验秦琅的官职,取出那一半鱼符核验,鱼符上有字,是秦琅的名字官爵,一半阴文一半阳文,中间还有一个同字,两片合一,严丝合逢,便是合同。
如秦琅这样的宰相,其实宫里哪个不认识,但制度不可更改。
先前长孙无忌有一次受召入宫,就一时大意忘记了把身上的佩剑给解下来,直接带剑面圣了,惨遭御史弹劾,结果最后皇帝说赦免长孙无忌,可那位守门侍卫却因失职而被判死刑,后来还是几位宰相求情,于是最后长孙无忌罚俸,那位侍卫得免死刑,贬降出宫。
代国公李靖今日也奉旨上朝,宫门口内侍还特意为他准备了一顶辇,四名小宦官抬着李靖上朝,这可是特殊荣宠。
房玄龄与高士廉率领百官鱼贯入宫,上朝。
天色微亮。
秦琅终于拾级入殿。
金殿之上,百官按班位而跪坐。
三师三公位置最前,在皇帝御阶之下,各有坐位,位在宰相之上。
接着便是政事堂宰相们,不论本品阶位,都是仅次三师三公之后,每人也各有坐位。
宰相之后,分文武两班站立。
总的来说,以职事官高低排序,同职事官则按爵位高排,爵位再相同按散阶本品排前后。
数名御史专门负责监督礼仪,站错了可是要被记名的,敢大声喧哗也要记名问罪。
太尉秦琼不在京,司徒长孙无忌是现任宰相,司空高士廉也是宰相,检校司空秦琅也是宰相。
因此今日朝会,宰相们直接居于最前,开府仪同三事,同平章事的李靖,和同是开府仪同三司、同平章事的杨恭仁,也都坐在宰相之列。
百官排班按序,三品以上官坐满金殿,而三品以下的今天大朝会只能排到了殿外。
秦琅坐在自己位置上,闻着殿中燃的香,很享受,大唐的宰相们待遇还是不错的,上朝也还有坐位,有软垫呢,开府仪同三司以下官员,则只能跪坐在殿中蒲团上了。
当然,比起宋朝开始只能站着上朝,甚至到了清朝还得跪拜相比,大唐的官还是很优越的,尤其是宰相,真正的与天子坐而论道啊。
礼官唱和,皇太子承乾驾到。
太子驾到一会后,皇帝也终于到了。
百官分列两排,左右面对着面山呼万岁,等听到皇帝喊免礼平身后,百官这才转身面向殿上。
大朝会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