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hl17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1625冰封帝國 愛下-第八十章 落基山(2)地獄之門閲讀-pfyss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
宽约七百里的山路,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
“这大山之上就没有其它部族来了?”
“陛下,自然是有的,山中也有河谷、湖泊、野兽,也有部族栖息,不过这次塔坦卡东去时,几乎将沿途的部族裹挟一空,陛下,与我等在亚洲一样,在山上的部族总的来说战斗力还是很强的,不过大山能容纳人群生息的地方毕竟不如平地上多,故此就算有人也是不会多的”
尼堪点点头,这也是常理。
女真人能屡次崛起于东北,不是简简单单一个长白山就能解释清楚了,除了长白山,黑龙江、吉林大平原、兴凯湖附近的平地,以及长白山里面众多的河谷地带都是他们繁衍生息的地方,当然了,当草原部族势大,彼等就会退到山上,当草原部族出现内乱,就是彼等下山的时候。
回到眼前,有东西内兹佩尔部落的存在,还有虎视眈眈的黑脚人、克罗人,目前并没有内乱,各方势力很均衡,山上的部族应该不会有下山的心思的。
故此,孙德茂的情报肯定有问题,不过,既然是山地部族,一旦发现有敌人驾到,举族躲到大山上也是有的,长约七百里的山路若是要一处处探查清楚不用说也是没有可能的。
“边走边看吧”
瀛洲总督辖区原本有一千五百骑,上次尼堪南下时带走了五百骑,又命孙德茂将瀛洲的五百骑调到俄勒冈,五百骑留在盐湖城,故此现在他身边有一千骑,加上他的亲卫以及五十灰衣卫,一共有一千一百五十骑。
尼堪给孙德茂留下一百骑兵,也就是那一百正在俄勒冈大草原进行“清剿牛群、驱赶灰熊/灰狼”运动的骑兵。
眼下肯纳维克的五百步军也调到此处,维护库斯基亚城的安全也无问题。
尼堪出发了。
他将孙德昭姐弟也带上了,他的长女说得对,既然将他们带出来了,就要好好领略美洲大陆的风光。
何况,在此时的北美大陆,一千骑那是完全不可挑战的存在,就算突然遭到埋伏也能从容脱身。
故此,他让额图珲带着一百骑前出五十里探查,自己带着孙德昭姐弟、王文慧、穆占、安宁等人按照正常行军速度踏上了横贯落基山的古道。
尼堪的亲卫都出自各级学校,还是里面的优异者,勘探地形、测绘地图的任务自然落到了他们的头上,由于是沿着河流一侧行走,月亮女神联盟又在路上踩踏了上千年,道路还是不错的,至少比那些在西伯利亚由古埃文基人踩踏出来的道路要好走的多——这里的人毕竟远远多于埃文基人。
一踏上落基山,在山下已经感到了热意,内心隐隐有些烦躁的尼堪顿时笃定下来——山上的气温比山下至少低十度左右,正是他最熟悉、最喜欢的温度。
从库斯基亚开始,由于要探测地形,绘制地图,他们走得很慢,十日方抵达山道的中点——米苏拉。
尼堪甫一抵达米苏拉就知道事情不对劲。
此地有一条宽阔的山谷,按照额图珲的汇报,这处山谷宽约二十里,长约五十里,还是两条河流的交汇之地,又深藏于大山之中,这样的地方,正是山地部族最喜爱的地方——既能打猎,又能采摘,还能种地、捕鱼,没有理由放过啊。
在河流的边上,一大堆燃烧后痕迹表明这里以前还是有人烟的。
“多半是被塔坦卡裹挟走了,走之前将这个部族的长屋烧了吧”
尼堪决定在米苏拉休整一日。
米苏拉的河水异常清澈,站在河边,河里的水草、石头、鱼儿都能看得见,这一路走来,山上的野鹿、羊群、狼群也经常见到,加上这条资源丰富的河流,若是以此为基,徐徐发展,未尝没有“大兴”的一日。
在河边,尼堪问了两个问题。
“额图珲,你的侦骑在周围最远探出了多远的距离?”
“按照瀚海军的操典,四个方向都是五十里,南北两处都是河谷的一部分,东边又是山道,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尼堪点点头,又问安宁:“这米苏拉是什么意思?”
“陛下,按照我的理解,咳咳,陛下,我最熟悉的还是支奴干土语,对内兹佩尔、肖肖尼的语言略懂一些,若是没错的话,应该是门的意思,类似于我等北境蒙古、索伦的‘乌德’”
“陛下”,一旁的那位来自北海道阿依努部族的沙牟奢允突然说道,“前段时间您说阿伊努人的语言与美洲土人的语言有些相近,一开始我还有些不信,便……没有下功夫,现在提到这米苏拉,我倒是有些想法”
“说”
“是,陛下。在我们阿伊努人的语言里,门是‘米’,倒是与汉语有些相近,至于苏拉,则是……”
尼堪见他有些吞吞吐吐,便笑道:“难道有什么不妥?区区词语罢了!”
此时,在群山包围之中,几与库斯基亚河相差无几的米苏拉河静静地流淌着,四周偶有山风吹下来,骑兵们有的在饮马,有的在扎营,不过并没有大声说话,总的来说还是很安静的。
远处,便是黑压压的森林,更远处,山顶的积雪依稀可见。
若是没有沙牟奢允的吞吞吐吐,尼堪很是想在此地美美地睡上一觉。
“陛下,在我们的语言里,这苏拉有地狱的意思,结合起来就是地狱之门”
“哦?”
刚才还用手撑着脑袋歪倒在地上的尼堪顿时来了兴趣,他时才却是想到,“这米苏拉多半与密苏里一样了,按照密苏里的意思,应该是‘有着独木舟的大河’,这米苏拉估计也差不多,无非是方言不同罢了”
听了沙牟奢允这话,尼堪耸然一惊,“都说北美的土人语言有几百种,别说不同部族了,就是同一部族,里面的语言也千奇百怪,出现米苏拉与密苏里的现象也不奇怪,何况又分了山地民族和平地民族”
眼下他虽然端直了上身,不过眼睛还是朝向远方——那处有着积雪的山顶。
“冰川公园!”
他突然想到一事。
若是没有记错的话,这里不远处应该是后世蒙大拿州附近的冰川公园了,他后世没有去过美国,不过却是北美地形的爱好者,还是一个穿越小说爱好者,对于北美这样极度适宜耕种、放牧,平雨量适中,平地面积远高于中国的天选之地自然有过细细的研究。
眼下,大夏国占了俄勒冈,俄勒冈大草原对于大夏人来说已经很有些了不得了,不过与蒙大拿大草原相比就相形见绌了,蒙大拿的草原面积几乎有二十五万平方公里,却气候条件远远好于漠南、漠北。
假若这里面只有二十万平方公里有充足的牧草,按照五亩地一头牛的保守估计(按照牧草并不充分的漠北来估计,实际上,牧草若是充分的话,一亩地也能养活一头牛),可以养活六千万头牛!
考虑到冬季牧草枯竭的因素,至少也能养活两千万头!
以前一个普通索伦家庭基本上是这样的:
羊群:100-300
牛群:10-30
马匹:10-30
驯鹿:30-100
草原上,对牧草消耗最大的是牛群,一般情形下一头牛相当于十只羊,马匹与牛相当,故此,若是按照牧户能饲养最大量的牲口充分估计,抛去驯鹿,一个家庭最多能饲养一百头牛,这样来算,蒙大拿大草原保守估计能养活六十万户牧户!
六十万户,若是放在漠北,几乎是一个不可挑战的民族,也是一个能时不时南下打劫,西去驰骋的强大部族!
何况,除了蒙大拿,临近的加拿大卡尔加里、南北达科他州都是上好的牧场所在。
研究蒙大拿的时候,尼堪也研究过附近的地形,落基山自然也在其中。
一个典故突然闪现在他脑海里。
在冰川公园附近,还有一处更大的山谷,还有一处大湖,那里有一个更大的部族栖息其中。
弗拉特黑德族(flathead),也就是平头族,就是那里的部族,那里还有弗拉特黑德湖、弗拉特黑德河。
地狱之门也想起来了。
“传说这米苏拉是平头族与东边的黑脚人战斗的地方,黑脚人在山上打不过平头族,不过却擅长埋伏,经常埋伏在东边的山道上伏击平头族人,故此,米苏拉这个地方便成了该部族心有余悸的地方,称之为地狱之门也很恰当”
“若此地不是平头族的栖身之地,那他们隐藏的地方便另有他处”
可惜他只不过是一个爱好者,不可能将蒙大拿附近的地形都记得清清楚楚,也不知那弗拉特黑德湖是在北边还是在南面,因为站在米苏拉河边,远处的南北两边的山顶都有积雪。
也就是说,冰川公园有可能在北边,也有可能在南方。
现在想要将这平头族找出来无异于大海捞针,尼堪决定不管了,不过米苏拉这地方却是不错,作为长达七百里山路中间最好的地方,不占据下来简直是暴殄天物。
“算了,也许这平头族被塔坦卡裹挟走了说不定”
尼堪站了起来,做了一下扩胸运动,他的眼睛却瞧见了山边的两个少女,那是他的女儿孙德昭和她的侍女霍尔敦。
到底是少女心性,在这陌生的地方也毫不畏惧,眼下正是春末初夏的时分,山上遍布各种野花,这俩人正在采摘花朵呢。
“不好!”
尼堪突然大喊一声。
孙德昭附近的山上一丝微弱的光线突然惊醒了他,一旁的王文慧、额图珲此时也发现了端倪,赶紧飞跑过去。
“啊!”
没多久,便传来孙德昭的尖叫声,没多久,她和霍尔敦两人就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