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qjem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諸天福運笔趣-第四百五十八章 羣情洶涌-p7acy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
大宋皇宫,不说是个筛子也差不多了……
道君皇帝欲和金国联盟,共同攻打燕云大都督府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绝密,只要花费一些心思还是能够打探得到。
起码,燕云大都督府的探子,已经知晓这事……
只能说,大宋君臣保密意识不够,更确切一点说,他们就没把燕云大都督府放在眼里。
估摸着,以为燕云大都督府这次铁定完蛋……
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自信?
消息第一时间传到燕云大都督府,引起轩然大波。
可以理解,之前柴大都督压制了一干头领,让他们全都安心发展地方经济民生,不要想着扩张地盘之类的。
这本就叫实力惊人,野心勃勃的一干头领相当郁闷。
谁知道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
在燕云大都督府高层眼里,就和羊羔一样软弱可欺的大宋,不老实发展自身实力,竟然还敢跳出来炸刺,和异族建立的金国联盟针对燕云大都督府,简直就是自取灭亡。
“大都督,大宋都找上门来了,咱们用不着再忍了吧?”
“就是,大宋君臣好大的脸面,竟然还有脸联合金国针对咱们,简直岂有此理!”
“这次,不打得大宋君臣叫老爷,咱们坚决不能放手!”
“……”
这次,燕云大都督府高层文武群情激奋,就是一贯冷静的铁面孔目裴宣都变了颜色,显然大宋这次的举措犯了众怒。
“那就好好干一场,叫大宋君臣痛彻心扉!”
柴大都督顺水推舟,他可不是妇人之仁的性子,之前只是不想主动出手,眼下么自然没什么好说的。
当然,和大宋开片,名义很重要,必须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不然后患无穷……
眼下,大怂君臣就给了个大把柄!
按照柴大都督的意思,大战未兴宣传先行。
很快,整个燕云大地,到处都在流传,大宋君臣丧心病狂,竟然主动勾连塞外金国,意欲联手攻打燕云之地。
虽然没有通过官方报纸,还有符箓广播的方式传播,可听闻之辈无不心神震荡深信不疑,既而破口大骂愤怒之极。
大宋君臣真真无耻之尤,竟然勾连外族针对同为汉人政权的燕云大都督府。
一时间民意汹涌,邀战之声不绝。
本来就积极参与大都督府组织的各种军事训练,眼下燕云百姓更是积极踊跃。
军中传授的武艺,不仅在军事训练的时候刻苦修炼,就是回到家中也是勤练不缀。
燕云百姓不仅没有受到传言的影响,反而一个个斗志昂扬,恨不得官府组织他们杀奔大宋东京汴梁而去。
如此火热战意,惊得来燕云之地做生意的大宋商行上下战战兢兢,心中更是升起无边恐惧。
果然,燕云之地多豪杰!
听到大宋君臣意欲联合外族攻打,不仅没有丝毫担心畏惧,反而一个个士气高昂,在大宋商行上下眼中,简直强硬得不可思议。
燕云大都督府趁机开展了一系列‘自强’活动,主要目的就是调动整个燕云大地的民众,配合各地驻军进行各种小规模,中等规模和大规模的动员,和一系列颇有实战意义的军事训练。
村子里的打谷场,学堂的操场,城里城外半公开的军营,空闲时候经常都能看到,自主组织参与军事训练的身影。
符箓客运,符箓货运还有符箓四轮马车,装载一支支参加临时军事演习的军队将士,奔赴各处的演习地点。
只要还有点脑子,能够分析出好歹的存在,看到这一幕幕,都能感受到燕云大地恐怖的战意,还有放在这个时代惊人的战争动员能力。
在燕云之地做生意,或者游学的大宋商民,一个个心情沉重,对大宋的未来丝毫不抱期望。
燕云大都督府显露的能量,实在太过强悍……
和燕云关系密切的京东东西两路,也就是梁山本寨直接控制的区域,听闻消息后自然也跟着炸锅。
大宋君臣,怎么能这样?
凡是梁山本寨控制,或者间接控制下的区域,不管男女老幼全都被惊呆了。
一股汹涌议论风潮,眨眼就呼啸而起……
凡是梁山本寨控制区域的乡村百姓,都明白他们眼下的美好生活来之不易,乃是梁山本寨,也就是燕云大都督府强势争取的结果。
若是燕云大都督府完了,梁山本寨的影响力也将跟着迅速萎缩,起码得放弃大半的控制范围。
真要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些刚刚才过上好日子的乡村百姓,又将过回当初被官府和乡绅豪强联合压榨的苦逼生活。
这些年,借助符箓广播,还有符箓收音机,以及分散到各个村子的本寨驻员,还有大量学生的口头宣传,让几乎所有得到好处的百姓都清楚,若是没了梁山本寨这座大山帮他们撑腰,以后的日子可就艰难了。
官府胥吏的肆意盘剥,大户,乡绅和豪强,甚至保正们的强取豪夺,各种凄惨遭遇将接踵而来。
运气好的话,还能勉强生存下去。
运气不好的话,家破人亡成为流离失所的流民,都是大概率事件。
起码,不用指望三成田租,就能抵消一切赋税以及苛捐杂税,起码得拿出七成左右的田地收入才勉强可以。
自家的作坊,或者和本寨联合创建的工坊,都将被人抢走,以后就算想进入做工都千难万难。
村子里的医馆,还有学堂都保不住……
家人生病只能硬抗,孩子们也没了读书进学的可能,生活将重新陷入困境,甚至到了难以维持的绝境。
日子才火红几年?
之前的艰难岁月,不管是老年村民,成年村民,甚至小孩子都记忆犹新,谁都不乐意回到那个时候。
想想,就连依靠水泊打渔都只能勉强维持生计,可见官府和地方上的盘剥之甚!
当然,作为官府影响力比较大的区域,京东东西两路的百姓,一般不到危急关头都不会轻易和官府作对。
尽管各种传言满天飞,村民们心中又惊又怒,可没有带头鼓动闹腾的存在,一时半刻也掀不起多大声势。
成年村民各种顾虑,可学堂里的学生们却没这么多想法,一个个怒气冲天,在各自班级干部的组织下,放学之后干脆就在村子里的打谷场训练军事技能。
每天放学之后,那稚嫩却又士气昂扬的操练声,叫村里的村民们又羞又愧。
他们不是傻子,梁山本寨的人根本就没有出面,孩子们都是自发行为,这更叫他们心神难安。
一些胆小的村民,本想将自家孩子带走,不要参合这样的危险事情。
只是,孩子们一句‘他们想读书,不想成为一辈子目不识丁,叫人瞧不起的人’,便叫村民们熄了念头。
一些血气方刚的小子,受到影响也主动加入进去,甚至一些成年村民也跟着开启军事训练模式。
这时候,梁山本寨驻员出面,亲自从本寨请来久经训练的军士,帮忙指点村民们的自主操练。
至于不愿意参合的百姓,倒也没有受到苛责和排斥,只是以后想要再受到本寨的扶持,或者某些隐形福利,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时间,整个京东东西两路的乡村操练之声不绝,喊杀声更是惊得附近的城镇一日数惊。
这次,就是素以刚强著称的济州知府张叔夜,也没脸去梁山本寨质问,只是不停巡视治下各处村镇,安抚村民略做表示而已。
不如此还能如何?
总不能强行压制吧,那不是解决问题,而是强行引爆矛盾。
此时,各处村民正是心神敏感的时候,对于官府充满了警惕和不满,做什么都不妥当。
一时间,京东东西两路不少官员,纷纷上奏朝廷,将地方上的汹涌民情汇报一通,最后请求朝廷指导,同时也没少隐晦建议:就算有什么大动作,也不要搞得人尽皆知!
像是张叔夜,还有宗泽这样的头铁之辈,更是直言朝廷不该联合外族针对燕云大都督府,此等行径实在是叫人难以接受,对朝廷声誉影响极大云云。
可惜,也不知道道君皇帝是不是整天沉迷于各种浩大的园林工程,又或者和李师师玩得不亦乐乎,又或者奏章全都被扣下没有送到道君皇帝那里。
总之,不管下面官员的声音有多强烈,总之汴梁朝堂一切风平浪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直到,当梁山本寨的留守人马参与各地自主出现的军事训练之中,甚至还不时通过符箓轨道交通调运人马物资,时不时来个军事演习的时候,京东东西两路的地方官员终于承受不住压力了。
开玩笑,若只是一州一县的乡民自主搞出军事训练,就算引起了州县两级官府的重视,可重视也有限得很。
可此时,经过梁山本寨驻扎军将的指挥,通过刚刚铺设的符箓轨道交通,数县乃至数州之地的民团能够短时间内聚集,那性质就完全不同了,这等动员和输送能力叫人咂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