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ptg2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蜀山之玄門正宗 旁觀歷史的豬-511鬼仙玄殊推薦-yakd5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玄殊看着禅定中的素因,想着自己的事情,却没有发现素因身上的佛光变得越来越明亮,也越来越雄厚,整个人都在金色的佛光中,好像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衣。
素因这一次收获可谓是极大,虽然如优昙神尼一样形成功德圆光,但这一次修炼,直接突破了原有的境界。
佛门修行最低的果位是金刚,其次为罗汉,在往上就是菩萨,菩萨之上就是佛陀。与道门相比,金刚就相当于地仙,罗汉等同于天仙,从菩萨开始就是金仙级的存在,而佛陀则从大罗金仙一直到准圣都有,只是一点与道门不同,佛门的菩萨共有十阶,分为十地,初入金仙为一地菩萨,太乙金仙为五地菩萨,大罗金仙就是十地菩萨,是与佛陀相当的,去别就是佛陀更多的则是封号,并不一定真的到了十地菩萨那个修为,但是凭借自己实力晋升的佛陀,就一定是从十地菩萨中来的,修为和道行也足够。
而素因此前论道行,只是金刚地仙之下的比丘,也就是道门的散仙,这一次四十九天的辛苦,换来的就是从散仙比丘,一步直升金刚地仙,虽然法力修为积攒的还不够,但那不过是时间问题了。这样的突破,可谓是道行上的一大跨越,要知道蜀山世界大量存在的并不是地仙、天仙,而是散仙,也就是未能修炼到元婴程度的金丹,而要想从金丹到元婴,这一个关隘,可是让无数修行者被挡在门外。
素因这一次的突破,等于就是跨进了修道修佛的真正坦途,即使日后再不出去行走或者与人斗法,那么只消时间足够,飞升灵山就是必然了。
所以当素因从定中醒来之后,略一检视,就知道自己收获极大,而这一切都是来自于徐完这个原本被视为妖邪的冥圣,也是让素因发自内心的叹了一口气:这个人情欠的,可是太大了,大的让素因都一时间难以接受。
醒来之后,素因就看到了身旁正在出神的玄殊,对于玄殊,素因也是别有一种感受,说起来玄殊也是前辈,此前与素因一样都认为徐完是一个道地的奸邪,所以二人商量起来引徐完陷入自己与恩师优昙神尼的埋伏并无一点愧疚的地方,也非常愿意给玄殊引荐优昙神尼,弃邪归正嘛,这可是正道人士最愿意做的事情了。
可是如今发现徐完并不像想象中的那种妖邪,那么玄殊的作为就有些变了性质,这就让与玄殊合伙算计徐完的素因别扭了,关键是,即使徐完并不追究玄殊的作为,但这种行为也算是背叛,放在正道修士眼中,玄殊的行为可就变得不一样了,怎么办呢?
素因摇了摇头,还是不想了,毕竟有师父在,这些烦心事还是交给师父就好了。
正在这时,想着心事的玄殊也发现了素因清醒了,不由得与素因对视了一眼,两女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尴尬和懊悔,但是事已至此,二女都别无他法,关键还是要看优昙大师和徐完怎么办才行。
这里到底是玄殊的主场,即使素因道行有了天翻地覆的进步,还是玄殊带着素因行走更加方便。只见玄殊身上的黑气一展,就将素因囊括在其中,素因身上那么强烈的佛光,竟然没有透出半点,也同样没有对玄殊的鬼体、鬼气造成伤害,就这么连一刻钟都没有,二女就返回了临近地面不远的徐完的地宫当中。
说实话,能轻松带着素因返回了地宫,玄殊才第一次认识到自己修炼的到底是一种何等强悍的功法,也才明白为什么往年时,无意中结交白谷逸等有名的仙人时,自己遇到的那种对待,并不是人家刻意,而是真的客气,反而因自己言语中尽是讨好的话语近乎谄媚,惹得有几个朋友变颜变色,虽然日后依旧有着不少的往来,到底还是失了几分真诚,盖因自己对自己过于不自信了。
是啊,也不怪他人,以现在的情形看,按一般人都知道的常识来说,邪魔鬼气,畏惧的是至阳至刚的正大之气,佛光佛火,雷霆闪电,乃至儒家浩然正气以及兵家铁血狼烟,都是足以让妖邪避让,鬼氛消散的。尤其是鬼气鬼体遇到佛光,更应当如遭针刺,然后被一点点融化,躲都躲不开,逃都逃不掉。
玄殊就曾亲眼见过作恶的凶魂厉魄在佛门高僧手下是如何被超度的,那种连续数日夜的嘶吼,着实令玄殊心惊胆战,也这才坚定了有朝一日脱离徐完门下的决心。因为徐完修炼的各种法宝盒法术,利用和收纳的武艺不是厉鬼或者与死者尸骨、残魂有关,在玄殊想来,就一定不是好路数,注定是会被天厌,被佛光神雷消灭的对象。
可是,为什么自己修炼出来的黑漆漆的鬼气,并不受佛光侵蚀,甚至素因身上那么强烈的不受控制的佛光连黑气都透不出来呢?带着一肚子的疑问,玄殊带着素因回到了地宫。
地宫中,徐完正言笑晏晏的与优昙神尼谈天说地,见二女进来,也只是随意一撇,就再不关心,倒是让玄殊和素因一阵的心惊肉跳。其实徐完是真的没有把玄殊的背叛放在心上,虽然玄殊因为心向正道的缘故,将自己出卖,那么就不值得让自己在看重了,再说了,玄殊也不过是一个得了些许机缘的女鬼,没有自己又怎么会有今日。
要是放在数百年前,没有遇到林晓之前的徐完,说不定还会恼怒异常,追杀都是小事直接将玄殊的元命牌元命草取出来毁掉,都是可能的,但是今天徐完不这么想了,一个是玄殊一天还是鬼体,那么《太阴真经》就是玄殊修炼最好的选择,总有一天玄殊会想明白,还要回来再找到徐完求取后边的功法,另一个,修炼了《太阴真经》之后,徐完已经看清了自己未来的道路,只要中途自己的心智不会突然崩溃,那么必然会有飞升的那一天,只不过到时候徐完飞升会有两条路能走,一个是返回地府阴司,做上一任阴司鬼吏,期满之后就有接掌一方阎罗鬼帝的机会,而另一条路,则是直接成为太阴眷属,作为太阴星的星官。
但是不管这两条路中的哪一条,都是仙道正途,甚至是很多道门真仙求之不得的出路。尤其是能够直接飞升太阴星,更是前所未有的好事。因为不管是依旧还未路面的远古星空,还是巫妖劫后重立天庭册封的寰宇众星,只要挂上相应的名字,就会与冥冥中隐没的远古星空众星产生无形的联系,原本天星上的各种环境、特异之处也会向着真正的远古众星趋同。
而太阴星作为与太阳星并肩的二星,一阴一阳,都是非常极端的,天庭册封的新的太阴太阳二星,也是渐渐如此,所以只有很少的修炼两种极端功法的修士和修炼水火功法的修士才能在太阴太阳二星上居住,而后者能够居住的时间可是不长,不然就会有损仙体。世间本有《太阳真经》和《太阴真经》的流传,但是从来没有形成有序的传承,甚至不少修炼了这两种真经的修士,都是已有师门,并不符合太阴太阳二星的本意。可见徐完修炼了《太阴真经》,并且此前又不曾拜入其他大教,对于太阴星的重要了。既如此,徐完这一脉弟子得到太阴星的眷顾,就没有任何意外了。
只是这一点徐完暂时还不清楚,毕竟天庭册封的太阴星主,只是一个虚名,占据了太阴星的一部分气运,也具备一小部分权柄罢了,也就无法感应到太阴星本身的意志。
当然了,更重要的是,现如今的太阴星只能算是远古太阴星的投影,真正的远古星空的太阴星主还没有正式归位。嗯嗯,包括林晓在内,即使恢复了作为帝俊元灵的记忆,一样没有正式归位太阳星星主的大位——道行没有恢复到大罗金仙,就算勉强坐上去,也不过是被拘束在星主之位上,不得动惮,除非晋升大罗,才能开始掌控太阳星。不然就好像小儿耍大刀,迟早把自己累死或者死于自己的刀下(被太阳星反噬)。
优昙大师即使如今脑后出现了罗汉、菩萨才有的功德园光,道行大进,已经是天仙中的顶尖高手,可是一样看不清徐完的道行,只是觉得徐完身上有一层神秘的清光,将自己的目光挡在了外边,殊不知这就是太阴眷顾所形成的一层保护,倒是让优昙大师产生了敬意:太阴眷顾可是正的不能再正的气息了,而且更加的博大、浩瀚、悠远、宁静。
由此而来,徐完的洒脱不羁,要是换做这四十九日连续超度阴魂之前,说不得优昙神尼会觉得徐完十分无礼,虽然不会勃然而去,也会言语冷淡,但现在,却只是感觉徐完一举一动都透着一种随意,而且是与自己平等、视为好友的那种亲切的随意,不仅没有了一点芥蒂,甚至还心生欢喜。
如此一来,徐完和优昙神尼坐在那里说话,呈献给素因和玄殊的自然是一种和谐的感觉了。
优昙神尼看到玄殊,却不能不伸手管上一管,毕竟包括自己在内,原来都误会了徐完的为人,哪里有人是天生的恶人呢,这一会儿聊天,优昙神尼也没有忘了玄殊,毕竟玄殊也是为了解救素因免遭毒手而暗中设计徐完,意图弃邪归正,虽说是个乌龙,可玄殊未来要没有优昙出手帮衬,那玄殊说不定就真的会成为孤魂野鬼了。
此时看到了素因和玄殊,优昙神尼还为玄殊能带着素因上来而惊叹,自然就更愿意替玄殊说话了:“玄殊道友此事虽然做得不妥,但也算是情有可原,不知徐前辈有何打算?”
徐完一笑:“就连神尼都曾觉得贫道是妖邪一流,玄殊虽然情有可原,但贫道也不能不略施薄惩。就在地穴中,贫道就已经对玄殊说了,从此再无师徒关系。不过贫道不会追回此前授予的一身道法,日后若是后悔,依旧可以寻贫道求教后续功法,到时候就只能算作教外别传了。”
优昙神尼点头,“也好,”这种处理方式并不重,看上去的确是有从山门除名的严厉惩罚,可是玄殊能用自身真气包裹初入地仙的素因飞行,而且不动声色,就说明玄殊也是一名地仙级的高手,而这种修士,即使是鬼仙,也是有开山立下门户的本事了,所谓被逐出师门,日后还能继续求道,与原先有何区别?这样做,可是给足了玄殊面子,也让优昙神尼感到十分愉快:既然将徐完看做正道,那么玄殊就必须接受惩罚,事因优昙大师而起,也可谓是给足了优昙大师面子,怎能不让优昙大师满意呢。
只是优昙神尼话音一转:“徐前辈,”别看优昙神尼圆光生出,可是看徐完也能看的更加清楚,只是与数十日前一样,道行法力大增的优昙神尼一样看不清楚徐完的修为,自然而然地改变了对徐完的称呼,“贫尼想知道前辈以前的门徒都是怎样了?”
这回轮到徐完有些不好意思了。
自从遇到林晓之后,以前收下的几个弟子,基本上被徐完逐出了师门,断了联系,但徐完是何等人物,在任何一个弟子身上都留有自己的记号,怎么能不知道那几个弟子的情况呢?除了其中两个远离了中原,扎到了南方蛮荒瘴疠横行的地带,剩余的七八个弟子都是先后殒命,不是因为作恶太过,被天劫雷霆打得魂飞魄散,残魂被徐完炼入了法宝,就是被正道修士诛杀,连残魂都没有留下来。
当然了,徐完的凶名也是因为那几个弟子的缘故,在正道人士中间广为流传,也同样让徐完的名声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轻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