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gy5b精品都市小说 踏星 愛下-第兩千三百零八章 熱鬧的至尊山讀書-fsdz5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这个秘密枯伟谁都没说过,也一直想找机会再得到辰祖血脉,因为他感觉那股血脉依然不算是最精纯的。
如今陆隐主动索要,他知道机会来了,自己绝对可以得到精纯的辰祖血脉,再提升修为。
君不见那个雷恩大战团的大姐头修为飙升的多夸张,他从幽家那里知道那个大姐头居然是传说中古老的幽冥之祖,眼珠子都吓掉了。
那个大姐头觉醒幽冥之祖的力量直接飞跃,这就是血脉的力量,他相信辰祖的血脉也可以给他带来更多飞跃性的提升。
放眼当今宇宙,他,是最接近辰祖血脉的人。
越想,枯伟越激动,然后放的血就越多。
很快,他脚步虚浮的提着自己的血交给陆隐,嘴唇都干了,面色苍白,“师父,请用”。
陆隐怪异,请用?他又不是吸血的,看了看枯伟,“你到底放了多少?”。
枯伟昂首挺胸,“只要师父需要,将弟子的血放干都行”。
陆隐好笑,他知道枯伟在想什么,不过这么多血足够得到不少辰祖血脉了,给他一瓶也不是不可以。
当初他通过枯伟的血提升出辰祖血脉,给了枯伟一瓶,至于大巨人一脉是利用枯伟血脉控制,让枯伟完全掌控了大巨人一脉。
但即便枯伟使用的也不是提升到顶的辰祖血脉,那时他怕掌控不住辰祖血脉,所以只提升了九次,消耗了十亿立方星能晶髓,其实还可以再提升,这次他就打算提升到顶,就看看能不能掌控住辰祖血脉。
刚好得到了八千亿立方星能晶髓。
赶走了枯伟,陆隐封闭大殿,抬手,骰子出现,一指点出,骰子缓缓停止,直接就是三点,运气极好。
陆隐将枯伟血液扔上去,开始提升。
一次,两次,三次直至六次,这次提升不需要九次就能达到当初提升到的辰祖血脉纯度,毕竟枯伟自身血脉已经被洗刷过,接近辰祖血脉。
望着下层光幕上的辰祖血脉,陆隐再次看到一种战斗烙印,那是辰祖的战斗意志,早已烙印在血脉深处,随着血脉越精纯,这股战斗意志只会越接近辰祖本人。
当初陆隐就是怕控制不了这股战斗意志才停手,这次,他要继续。
想着,再次提升,星能晶髓不断消耗。
随着血脉掉落,发出黯淡的红芒,陆隐耳畔忽然炸响,“世间无人敢称敌,这星空与我为敌,就重塑星空“。
陆隐眼前忽然出现无数星辰,恐怖的气息横掠而出,朝着四面八方扫荡,明明只是血脉遗留的气息,却让所有感受到的人颤栗。
陆不争等人脸色一变,望向大殿,发生了什么?这股气息,这股战斗意志何等可怕?
枯伟腿一软,体内血脉在沸腾。
同样,天上宗山脚下,大巨人军团齐齐半跪,他们感受到了血脉源头的力量,无上的力量。
太阳系外,狱蛟陡然看过来,眼中带着惊奇与忌惮,稍微往后挪了一点。
陆隐没想到辰祖血脉遗留的战斗意志竟这么可怕,都能令他出现幻想,如同重新创造了星空,不过还好,他心脏处力量也不弱,也属于重新创造星空,而且是万变归一,可以吸纳任何力量。
辰祖的战斗意志并未将他击垮。
或许这也是辰祖的骄傲,即便他不在了,他的血也不是常人可以触碰的。
望向带着红芒的血液,陆隐感觉还可以提升,但再提升,出现的或许就不只是战斗意志了,他感觉辰祖这种层次的祖境强者,血液与寻常祖境强者完全不同,当初海王可以靠辰祖血衣破了上三门,并不只是焢的力量,大部分力量或许就来自辰祖血衣,焢,会不会只是掩饰?
武祖死了,他的血没这么夸张,陆隐也见过狱蛟的血,同样没这么夸张,为什么辰祖血液这么夸张?
他想不通。
已经消耗差不多二十亿立方星能晶髓,没必要再提升了,应该够用。
陆隐将提升好的血液分五瓶,一瓶给枯伟,算是报酬,另外四瓶他要留着自己用。
会不会少了?陆隐看了看,算了,再等一段时间,让枯伟养养,等他恢复,再提升一波。
召来枯伟,在他期盼的目光中扔给他一瓶辰祖血液,“比上次好,悠着点吸收”。
枯伟呼吸急促,“谢谢师父,师父您真是古往今来最伟大,最”,“行了,别说废话,给我盯着智董,他出来后立刻让他找我”,陆隐不耐烦。
“放心吧师父,弟子这就去盯着他”,枯伟兴奋的走了。
陆隐也离开了大殿,前往地牢,找到远征军一众人,然后将他们全部关进至尊山。
放在天上宗他不放心,之前与科技星域联系过,新空走廊随时可以修复,他要为接下来对抗四方天平做准备。
不过他将夏神机分身单独放一边,没让他们相认,看接下来如何应对再说。
整个树之星空远征军都关入了至尊山,看的文第一等人目瞪口呆,他们看到了不少熟人,包括那一个个曾经高高在上的前辈,如今都沦为阶下囚。
尽管听夏太笠,王胖子说过,但亲眼见到又是另一回事。
“那位是刑长老吧,我去寒仙宗拜访时远远见过一次”,云婷婷呆呆望着远处的落魄老者说道。
身侧,文第一沉声道,“七次源劫修为,也沦为了阶下囚”。
“听说还有半祖”,云婷婷道。
后方,王胖子走来,“看到角落那个老头了吗?认得出来不?”。
文第一,云婷婷看向刑长老更远处那个老头,认了半天,文第一低声道,“白老鬼”。
王胖子点点头,“寒仙宗半祖,白老鬼,就是他”。
文第一与云婷婷倒吸口凉气,半祖都被抓了,这可是树之星空仅次于祖境强者的存在,还是寒仙宗白家的人,一旦被寒仙宗知道必然雷霆震怒,引发战争。
王胖子示意他们看向另一边,看到了夏家人,自然看到了夏德,“夏家的夏德,白龙族霓皇大长老,夏家在这片星空的传人,同样是半祖的夏戟,一个个半祖,一个个四方天平高层都被抓了”。
“英雄老祖宗,你没事吧”,夏太笠跑到夏德旁边,有些委屈。
夏德苦涩,“丫头,你怎么样?陆家那小子没对你怎么样吧”。
夏太笠握了握拳头,“他敢,废了他”。
夏德苦笑,抬眼望去,这至尊山可热闹了,都是人质,分量还都不轻。
雨晨恭敬来到白老鬼身前行礼。
白老鬼目光阴冷,“你在科技星域就被抓了?”。
“是”,雨晨回道。
白老鬼奇怪,“陆小玄抓你做什么?”。
雨晨道,“问关于宗门的事,但弟子对宗门的事并不清楚”。
白老鬼冷哼,没有多说什么,态度也不像一开始那么恶劣,因为王祀死了,被陆小玄当众杀死,这对他们造成的震撼也挺大,至少陆小玄会真的杀死他们。
此刻,龙夕也来到了霓皇大长老身前行礼。
霓皇大长老看着龙夕,“我记得你,你是,龙柯的女儿”。
任何家族,族长的子嗣都不可能被无视,即便这个人是家族底蕴强者,但龙夕就是被无视了,霓皇大长老对她印象并不深,皆因为龙柯一脉是取代了主脉,并非真的主脉。
对于霓皇大长老来说,白龙族能让他在意的嫡系后辈唯有龙星,即便四少祖之一的龙天都差了不少。
“龙夕参见大长老”,龙夕恭敬行礼。
霓皇大长老点头,“你被关在这里多久了?”。
龙夕想了想,“几十年了吧,当初陆,陆隐大闹龙山之前,我就被关在了这里”。
“家族是不是做错了?”,霓皇大长老忽然问道,似乎在问龙夕,却又好像问他自己。
龙夕沉默片刻,“您是说,放逐陆家?”。
霓皇大长老看向龙夕,“我说的是,没有在龙山,铲除陆小玄”。
龙夕目光一凛,没有回答,再次行礼,转身离去。
霓皇大长老陷入沉思。
“奇怪,我王家大长老呢?”,王胖子开口,寻找王祀。
王素也在找王祀。
最终得知,王祀已死。
这个消息让原本被关在至尊山内的一些人沉默,心中发寒,他们惊惧的不是王祀死了,而是王祀,被陆隐当众斩杀,对于一个半祖来说是何等的耻辱,被星使当众斩杀,任何半祖都接受不了,但王祀就这么死了。
王大帅沉默了。
“距离离开的时间并不长,我希望诸位在这里安静待着,否则会发生什么谁也不能保证”,陆隐声音传来。
说完,他解除了王正与白腾的微,没有雾祖,微的力量会越来越衰退,他们迟早能出来,不如直接放了。
王正与白腾的出现彻底震撼到了所有人,包括远征军那些人。
而王正与白腾也震撼远征军一众人被关押,互相迷茫。
陆隐收起至尊山,没必要管这些人了,这些都是人质,他们确实在这里没多久了,只能新空走廊修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