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017y熱門都市异能 重生東遊記笔趣-第1065章 追月是魔君繼承人閲讀-bqufc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年纪不大,气性不小。”
大长老饶有兴趣的扫视追月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到了修为更高的赵东来身上。
仅只是打量了赵东来一眼,就已经察觉到此人的修为不俗,尤其一身的剑意更是十分强大,在他看来魔族的十大殿下里面,恐怕没有人是这个男子的对手。
“让我来猜猜。”
“你应该就是当初将我三弟打伤的赵东来吧?”
“除了你之外,我想象不出还有谁胆子这么大,居然敢闯进幽冥之渊。”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赵东来略一耸肩,笑道:“我是什么身份并不重要,而且今日也无意与你结仇,之所以来到你的府邸,也不过是想询问一桩数千年前的往事罢了。”
“待到问清楚原由之后,我们自然会离开大长老的府邸,绝对不会多加叨扰。”
“哦?”
大老长闻言眼珠子一转,笑道:“你就这么自信还能离开我的府邸?”
“万一我不让你走,你认为自己还有能力离开吗?”
“当然。”
面对大长老的威胁,赵东来却是洒然一笑,自信满满的说:“我赵东来什么大场面没有见过,你这府邸虽然凶险,但还拦不住我赵东来的脚步,最重要的是,你也不可能拦我!”
“此话何解?”
大长老不解的扫视赵东来一眼,似乎并没有理解他这句话里的意思。
想他大长老与赵东来也不过是初遇罢了,而且双方是处于敌对的势力,那自己有什么理由放他走呢?
“待会你就明白。”
赵东来嘴角微微一扬,随即冷笑着反问:“你还记得东海龙宫的凌烟仙子吗?”
“凌烟!”
听到这个名字从赵东来的嘴里说出来,大长老当场一震,原本平静无波的心里,瞬间变得洪波涌起。
六千多年了,他日日夜夜无时无刻不想着自己初恋的受人凌烟仙子。
可是被封印于这幽冥之渊,他就算再想见凌烟,也是完全没有办法的。
原本最近一段时间打通了幽冥之渊前往凡间的路,他也做好了进入凡间的准备,哪料还没有进入凡间寻找凌烟,这个赵东来却带来了凌烟仙子的消息。
这怎么能不令大长老诧异不已呢?
“你认识凌烟仙子?”
大长老略微皱了皱眉,一脸好奇的反问,同时又将目光挪到了追月的身上。
由于进城的时候,追月只是简单的改变了一丝丝的容貌,与他之前在凡间的形象并没太多的差别,所以大长老这回细细一打量,发现这个满脸稚气的童子,居然与凌烟的眉稍眼角有些相似。
虽然在他的身上此刻根本察觉不到龙气的存在,但是此人身上却仍然给大长老一种莫名的感觉,仿佛他与凌烟之间有着莫大的联系似的。
“我不认识,但他认识啊。”
赵东来伸手指了指追月,浅笑道:“方才你也打量过追月了,相信你应该看出了一些端倪来吧?”
“我可以毫不夸张的告诉你,他出自于东海碣石山!”
“哦……”
一听这童子居然是出自于东海碣石山,那就更加令大长老有些内心不能自持了。
既然此人出自于东海,那说明他极有可能与凌烟有一些渊源,否则怎么会那么凑巧呢?
想到这时他不免深呼吸一口气,一字一顿的质问:“你与凌烟是什么关系,她现在过得好吗?”
“无可奉告。”
追月不以为然的翻了个白眼,朗声道:“我现在只想问你一句,当年凌烟仙子所生的那个孩子,你若是见到了他,会怎么对他?”
“这……”
大长老虽然这些年一直都在魔族之中深居简出,但根据那些残留在凡间的魔族传来的情报,似乎当年凌烟仙子在神魔大战之后就神秘的消失了。
有人说她是因为与魔族的长老有了私生子,从而被东海龙王囚禁了,也有人说她已经死了。
但对于大长老来说,他更愿意相信凌烟只是被囚禁而已,至于那个私生子的传说,他更是深信不疑,因为当年神魔大战之时,二人就已经珠胎暗结了。
只是当时双方处于敌我的阵营,所以最终没能在一起,而凌烟仙子为了龙族大义,挥剑斩断了她与大长老的情丝,独自返回龙族甘受惩罚。
所以他一直都知道当年凌烟仙子肯定是产下了一个孩子的,只是这么多年,他也一直没有机会进入凡间寻找那个孩子。
如今无端端的人有找上门来问到这个问题,他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但对于大长老来说,他首先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孩子肯定是他的心头肉,因为这是他和凌烟仙子爱情的结晶,换而言之,为了这个孩子他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性命,毕竟大长老活了这么多年,就这么一个后代而已。
别看他大长老生活在魔界之中有着极高的威望,但实际上他除了凌烟仙子之外,并没有碰过别的女人,而且在感受了凌烟仙子那等气质高华的仙女之后,别的魔族女人根本入不得他的法眼。
所以这些年他一直都是独自一人生活,如今陡然听闻自己冒出来一个儿子,心里的那份激动之情可想而知。
思忖了好一会儿之后,大长老不由得深呼吸一口气,沉声道:“如果当年凌烟所生的孩子还在世间的话,那他就是下一任魔君。”
“我肯定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保护他,助他登上魔君之位!”
“什么!”
此言一出,赵东来和追月二人当场便被惊呆了,他们万万也没有想到,大长老居然还有这样的野心,当真是令人惊奇万分。
“你不是在骗我们吧?”
“你的儿子怎么可能当上下上任魔君?”
“下一任魔君不是从十大殿下中挑选的吗?”追月当场忍不住诧异的追问了起来,方才大长老那一句话,无疑是挑起了他内心的波澜。
当然其实不管是追月还是任何人,听到这样一个消息,肯定都会震惊万分的,这也是人之常情,就算是赵东来也不可能例外,毕竟这魔君之位,确实是太诱人了。
“对啊,你是不是故意在骗我们?”
“大长老的儿子怎么可能是魔君?”
“这完全没有道理啊!”赵东来也是第一时间嘀咕了起来,眼神里充满了不确定的意味。
“他没有说谎。”
这时冰柔公主却是缓步走前向来,与赵东来和追月对视了一眼,面色凝重的说:“魔君一早就有规定,魔君之位本就是由上任魔君和大长老之间轮流担任的。”
“而且魔界的爵位都是世袭制,换而言之,大长老的儿子,从出身的那一刻,就已经自动继承了大长老的这个爵位,将来大长老退位之后,他就是魔界的大长老。”
“而其余十大长老也一样,他们的子女也会自动继承他们的爵位。”
“这一任魔君下台之后,原本就是由大长老的儿子来担任魔君的,但是由于大长老没有儿子,所以这个位置只能留给魔君的十个儿子,也就是十大殿下来进行争夺。”
“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方才你们说的是真的,当年凌烟仙子真的生了一个儿子,而这个儿子又肯回归魔族的话,那么下一任魔君,必然就是他,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反对的事情。”
“如果有人反对,那么魔界的战神就会出来主持公道,到时候魔界战神和大长老会一路扶持这个孩子当上魔君之位,就算是现任魔君,也会毫不犹豫的帮他登上帝位,这就是魔界千百年来的制度,从来没有打破过。”
“没错。”
待到冰柔话音一落,大长老当场便将话接了过来。
“当年凌烟为了龙族大义,不肯跟我回南疆,以至于当魔族被封印于幽冥之渊的那一刻,我也没能见到她最后一面。”
“若是她跟随我一起返回魔族,那么我和她的孩子,现在早就已经是魔君了。”
“唉……”
说到这里大长老不由得长叹一声,语气中充满了无奈之情。
“也许……他根本就不想当什么魔君呢?”
追月这时却咬了咬牙,略微有些迟疑的嘀咕:“对于你们魔族而言,也许魔君之位十分的诱人,但对于许多外界的人来说,这未必还能那么诱人。”
“别的人我不敢保证,但我和东来肯定是不会觊觎魔君之位的。”
“就拿我来说好了,将来我还要继承碣石山的道门大统,当然不会在意什么魔君之位,就算让给我做,我也不会卷入这些事非之中。”
“东来肯定也是一样,他向往自由和惬意,更加不会做这些勾心斗角之事,对嗓?”
“当然。”
赵东来当场笑了笑,朗声道:“什么帝王之位,那都是些无聊之人的争夺罢了。”
“我赵东来寄情于山水之间,多少潇洒自在,争什么帝位?”
“有意思吗?”
“也正是因为你们这些人的野心太大了,这才导致凡间百姓流离失所,就连你们魔族的百姓也吃尽了苦头,难道七千年前的教训还不够大吗?”
“试想一下,当年若是你们魔族没有挑起战乱,那么魔族与四海龙族之间,也就不会势同水火,而你与凌烟仙子,不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吗?”
“届时你带上厚礼,前往东海龙宫提亲,以你的地位,东海龙王还不得开开心心把妹妹嫁给你?”
“造成今天这种生死不复相见的局面,你们魔族自己要负最大的责任。”
“你说的没错。”
大长老闻言却是无奈耸了耸肩,苦笑着扫视了眼前的三人一眼,片刻之后,感叹道:“你们方才躲在树上相信也早就已经看到了我三弟来过吧?”
“我听闻你曾经与我三弟交过手,那么我想听听看,你们怎么评价我三弟的?”
“三长老凌端?”
估计没有料到大长老一下子把话题扯得这么远吧,赵东来一时间不免一怔。
随即回应道:“凌端这个人吧,我对他并不是很了解,其实也只是见过两次面而已,第一次他在大荒山中带人偷袭我,我差点死在了他手上。”
“幸好当时追月从东海路过大荒山,打伤了三长老凌端,救了我和我的朋友一命,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交上追月这么一个好朋友。”
“所以从这方面来说,我还得感谢三长老的成全,如果没有他的话,我也不可能遇到追月这么好的朋友。”
“其次,在云浮山中我也与三长老见过一面,不过当时不用我出手,他便被妖圣青玄给打成了重伤,这应该也是他返回幽冥之渊疗伤的一个重要原因。”
“从这两次会面来看,他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就是野心很大,而且很有谋略。”
“与五殿下鸿冥以及大巫祝太元子等等属于同一类人,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野心家。”
“你看人非常准。”
大长老却是冷静的点了点头,沉声道:“正如你所说,我三弟确实是一个野心极大的人,其实不仅仅是我三弟,就连我二弟也是一个野心极大的人。”
“不过野心大的人一般都不会有好下场。”
“我三弟带着野心前往凡间,结果却被妖圣青玄打得满地找牙,我二弟极力唆使魔君和妖界结盟,并且亲自带着盟书前往妖界签订盟约,结果在妖界却被哪吒和孙悟空给生擒,如今是死是活无人能知。”
“这就是野心家的下场,关于这一点我一直告诫他们,不要太执着于权力与地位,他们就是不听,非得与天庭一争长短,结果就落了个身败名裂。”
“实不相瞒,今日我三弟过来找我,就是想说服我支持二殿下,帮他夺下魔君之位。”
“并且还想请我出山,帮他找青玄报仇。”
“但我没有答应,因为我不想再与六界为敌,七千年前的教训太惨重了,如果再重来一次的话,咱们的损失会更大。”
“没错!”
这时冰柔也点了点头,沉声道:“其实大长老的想法与魔君是一致的,魔君也不想与六界为敌,但是没有办法,魔界现在有一股强大的势力,一直在制造六界与魔界的仇恨,不断挑起新的仇杀,从而使双方陷入到战争之中。”
“只有将这一股势力彻底的给清除了,这才有可能使魔界与天庭罢手言和……”
“咦……”
“你怎么知道道如此清楚……”
“莫非你是……”
说到这里大长老忽然内心一动,隐隐明白了眼前这个看似陌生的女子,极有可能就是魔君最宠爱的那个小女儿。
当下忍不住洒然一笑,沉声道:“果然虎父无犬女,你这小妞真的长大了,居然敢带人来闯大长老的府邸了,看来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嘿嘿。”
心知自己的身份已经被大长老给看破,冰柔倒也没有丝毫的担忧,毕竟她一早就知道,大长老这个人的人品是没有问题的,而且他在许多事情上,与自己的父王都是一条心的。
所以被对方看破了身份之后,他也仅只是洒然一笑,叫嚷道:“哎呀,咱们真是越说越远了,还是继续说三长老的事情吧,这次他来找你,又有什么阴谋啊?”
“不可能仅仅只是支持二殿下和找青玄报仇这么简单吧?”
“肯定还有其它的阴谋,因为方才我在树上看到你们两的表情并不是太好,三长老走的时候似乎还一脸气冲冲的样子,显然是没有得到好的结果。”
“唔。”
这大长老倒也是个实诚人,并没有丝毫的隐瞒,当场便点头道:“除了让我前往凡间的云浮山帮他报仇之外,还想让我与太元子结盟,一道将二殿下扶上魔君之位。”
“然后再度与妖界结盟,并找准时机攻打天庭,战领地府,真正的统一六界!”
“他疯了吧!”
听到这番话从大长老的嘴里说出来,顿时赵东来等三人都惊呆了。
虽然说他们也都知道三长老凌端是一个极有野心的人,但万万也没有想到,他的野心居然如此之大,大到已经做好了进攻天庭的准备。
他这简直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啊。
“攻打天庭,占领地府?”
“他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现在的魔界有同时两线开战的能力吗?”
“我可不认为!”赵东来当场咬了咬牙,眼神里充满了不屑之情。
要说魔族与天庭有一战之力,这倒也确实,毕竟魔族这七千年的时间里养精蓄锐,肯定也积累了很强的力量,否则也不敢在南疆向天庭亮肌肉。
但想要在攻打天庭的同时还战领地府,那可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
地府的结构十分复杂,而且那些鬼魂是不会惧怕魔气的,在地府里面作战,魔将们根本占不到什么便宜。
最重要的是,一旦开始,四海龙族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到时候四海龙族再支援地府和天庭,那么鹿死谁手就不好说了。
何况就南疆那么一点兵马,赵东来和追月都有能力闯进去,就这点能力根本就不够攻打天庭啊。
“他有这个能力。”
大长老却是不无奈的耸了耸肩,苦笑道:“单就三长老凌端一人,肯定不会有如此大的野心,这个主意肯定是太元子那个小人提出来的。”
“此人对天庭恨之入骨,这数千年以来,时时刻刻都想着颠覆天庭。”
“而且这些年他在魔界也经营得当,已经发展了许多自己的力量,可以说威信是很高的。”
“再加上他又有二殿下这张王牌,所以他这回做出这样的决定,绝对不是虚张声势。”
“不过单就我三弟凌端和太元子,以及二殿下
“他们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们选择了找人合作,而合作的对象,就是通天教主!”
“目前,太元子已经亲自上高黎贡山去请通天教主,希望能借着通天教主之威来打败天庭。”
“一旦他们二人达成共识,那么天庭可能就真的危险了,毕竟通天教主可是三大圣人之一,圣人之一皆是蝼蚁,天庭的那些神仙,恐怕是挡不住通天教主。”
“呼……”
听完大长老这番话,赵东来和追月当场便被吓到了。
他们万万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这个程度。
尤其是那个太元子,更是老谋深算,居然已经打起通天教主的主意了,如果被他成功的话,那岂不是真的六界涂炭了?
震惊过后,赵东来当场追问道:“那在你看来,他们达成协议的机会大不大?”
“或者说,你认为通天教主会不会同意太元子的提议?”
“会!”
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大长老当场便点头道:“别的人我不敢肯定,但太元子这个人真的太老谋深算了,而且他的口才也特别好,有他出手,基本上算是稳了。”
“就算是通天教主恐怕也会被他给说服,所以接下来六界肯定会有大事发生。”
“竟还有这等事。”
如此一来,赵东来的一颗心又飘了起来。
原本以为说服了魔君之后,他们就可以迎来胜利的转机了,哪里料到如今又横生枝节了,看来这太元子的手段还真是高明。
“那咱们现在可有什么解法?”
“能不能想个办法阻止太元子的阴谋?”
赵东来眼珠子一转,立即奇的询问起来。
“有,杀了太元子和大巫祝,再把二殿下也给杀了,这样也许还有一点机会。”
“否则以太元子和大巫祝在魔界的势力,那么这场战争很有可能真的被挑起。”
“到时候就连魔君也没有能力阻止……”
“哦……”
三人闻言不由得异口同声的点了点头,皆认为大长老所说的话有一定的道理。
“如此……我们知道了。”
赵东来冷静的点了点头,沉声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我们必须得商量一下,才能做出相关的决定。”
“若大长老不与我三人为难的话,那我三人便要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