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8jw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是半妖 ptt-第一千三百四十章:來自人間的惡意讀書-qkqmc

我是半妖
小說推薦我是半妖
少女抱着他又是一阵哀嚎:“我不走,那个女人坏的很!”
齐煜默默不言,起身捡了一堆树枝,串起了火架。
“主人你这是在做什么?”
“肚子饿了,想吃烤鱼。”
“………………”少女很快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主人,我仔细想了想,其实待在那个女人身边也没什么不好的,她每个月给的俸钱很多,可以够我养好多娇俏小相公了,您自儿个抓鱼烤着吃吧,我先走了。”
说完便果断干脆的化成一条红色锦鲤,鱼尾轻摆,消失在了夜色河滩之中。
是夜,孤独一人。
齐煜目光极冷地看着刚升起的火堆,身子冷得裂疼,却将火给熄灭了。
夜晚的火光会引来一些无关紧要的人。
左手齐腕已断,断骨之中不断有鲜血溢出,混着河水淌下。
他走至河边,借着月色看着水中的自己的倒影,面目全非,模样丑陋极了。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从地上抠出一大块泥土,捏成一个泥团。
以残破的指尖画出一道符文路径,泥团便如心脏一般开始跳动。
他随手将泥团塞进空空如也的心口中,如针扎般的痛意席卷全身。
但若不这样,他根本走不了多远。
看着指尖上的青青紫紫,时而有脓血溢出。
他虽是不死之身,却也没有修复的能力,裂开的伤口仍然疼痛难忍。
雪花漫天飘舞,风雪灌入袖子中,这个冬天,比往年都要难熬。
齐煜身为山中人,不愿下山是知晓人间四处充满了令人不快的恶意。
他曾拥有着非人的力量,又身居深山老林,远离这些恶意。
并不知晓这些恶意是有多么的锋利寒人,逼人骨髓。
当他第一次直视人们恶意的时候,是在跋山涉水的艰难路途中昏厥在了山林河道之中,被人们当成水鬼打捞起来。
他躺在湿漉漉的河水了,脖子上套着杆绳,不断呛咳着血与河水,目光茫然地看着四周围上来的人群。
脖子上的杆绳是村子里的村民用来捕猎套畜生的,如今却用在了他的身上。
他听到人们窃窃私语的声音,很快,一个年长的老者以袖掩鼻,一脸厌恶的迎了上来。
他看着趴在地上的那个身影,语气仿佛作呕,受不了他身上的味道:
“你……你这家伙从何处来,见你一身蛇鳞,肌肤溃烂,倒像是几日前被业火侵蚀感染的病患。
既然感染了传染性的厄难脏病,那当是自觉烧了这具腌臜身子才是,怎么如此不识大体的出来祸害人!
你难道不知,这条河道养了千余来人吗?被你这么一染,你让大家去哪里求水!”
孽龙降世,烧的是人间,焚地是山川。
他身含幽冥诅咒,血液可化作业火魔焰,但凡是沾染了一丝鲜血火焰者,即便是及时扑灭了身上的火焰,也难以存活,只会感染无解的疫病。
这类人,纵然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但为了保住天下大道,大多数都是强行被人烧死活着挖坑活埋。
短短几日内,像这样的病患逃脱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他们纵然明知没有生路,纵然一身脏污恶臭,满身流脓,仍是想抓住最后一根并不存在的救命稻草。
就像是一个濒死绝望的人,拼尽全力地汲取着最后一口呼吸,也要活下去。
这是人的求生的天性。
齐煜并不觉得自己是这样的人,他为了让自己走得更远,脚下所踏过的路程以及河道依然干净。
他宁可以泥土化阵为心,强忍着那非人的剧痛,也要压制住自己体内的幽畜诅咒之力。
此刻他身体里流出的鲜血,除了他自己会感觉到温度的流逝冰冷,以及伤口的剧痛,其实对于旁人而言,是无害的。
对于无知者,他初次认知是无罪的,便耐心解释了一句:“我并非身患疫病之人,不过是穿越河道时力竭晕了过去,此间水无毒,我乃荒山齐煜,不会害人。”
齐煜虽说山野出生,可炼器符道之名闻名于天下。
更重要的是,齐煜曾与九州共主岐山君有过一段风流佳话。
岐山君虽未九州国君,今年二十有六,却十分洁身自好,端庄刻己。
除了齐煜一人以外,从未传出过其他等子什么情史来,男色女色更是从不沾染,一心只浸于九州国事之中。
虽说二人分离八年,可在天下人眼中,齐煜君与岐山君,无疑是他们心中的天作之合,佳偶天成。
来日飞升,那位至高无上的帝王身侧,必然有齐煜伴卿,傲世苍穹。
故而,即便是偏远山村,也不会无人不识齐煜之名。
齐煜此言一出,非但没有平息众人,反而引来更甚的怒火。
原本鄙夷忌惮的目光变成了深深的憎恶与反感恶心。
当即就有人拾起尖锐的溪石,往齐煜头上狠狠砸去:“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狗东西!也敢假扮齐煜君,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德行!就你这连条野狗都不如的尊容,也敢辱齐煜之名!”
“这人就是个得病的疯子!打!打死他!”然后有更多的碎石砸来。
齐煜浑身早就被河水冻得僵硬,又饿又乏,根本无法闪躲。
他以刀炼魂,付出恶咒钉死自己的代价封印孽龙,保全换来的天下子民无恙太平。
他诞生人世二十五载,所受到的善意来自那山川河流,山神老父。
而所受到的恶意,却是来自被他庇佑的人间百姓。
肩膀,大腿,腰间,胸口,甚至是那受伤断掉的左手,都不断被石子狠狠砸中,那种恶意是赤裸裸的,不加以丝毫掩饰的。
伴随着这个冬季而逐渐流逝的听力,此刻却能够听到那些人因为他即将死亡咽气而兴奋得意的笑声。
平凡的村民在击杀恶毒的怪物,手中最为普通的石子仿佛成为了世间最神圣的神兵利器,他们觉得自己是这般的勇敢无畏。
砸死他,就能够让更多人得救。
尖锐的石子划破他的额头,生脓巨疼的鳞片被砸得四落,混着鲜血落在石子泥沙中。
齐煜没有反抗,也没有弯下自己的腰骨。
他伏坐在地上,仅剩一只的手掌贴在大地上,大地尘土熟悉的气息让他在这样的恶意绝境之中竟然感到另类的安心。
他渗血的眼睛平静地看着地上碎裂的鳞片与鲜血。
好脏。
他心中早已生不出任何疑惑的情绪,因为他已无心。
不带痛苦悲意的目光里只有寸许的茫然,极为短暂,无心却也凄凉。
奇怪。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般脏了。
他发出低声轻笑的声音,肩膀在轻轻颤动。
放在还正直勇敢的人们面上忽然起了一阵惶恐忌惮之意,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个怪物居然还笑得出声来,莫不是还有力气站起来,朝他们飞扑过来,将脏血涂在他们的肌肤上,将那脏病传染给他们。
最后恶毒又畅快的拖着所有人下地狱?
有人飞快的取来了一把长长的镰刀,绑在驱赶野兽的木棍上,目光厉然凶狠:“你可别想继续害人了,现在就送你上路!”
镰刀的刀锋朝着齐煜的头颅劈砍而去。
感觉到了头顶上的厉风,他微微偏开脑袋,镰刀的刀锋削开他的一缕黑发。
嗤的一声轻响,如弯月般锋利的镰刀插入他的肩膀之中,没入整整一半,裂肉削骨,剧痛难当。
可齐煜神情依然平静,不知是感觉不到痛还是已经习惯痛麻木了,他缓缓抬起头来,那张面目全非的脸竟然有着让人无法理解的从容温和:“打够了吗?”
(ps:今天还要更新三章,岐山君,北北来了。嗯……北北昨日发了一本新书《长夜行》,麻烦看书的小可爱点一个收藏关注叭。爱你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