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x1f優秀都市小说 奶爸大文豪 txt-第一零六零章 一天一本會吐血分享-54urj

奶爸大文豪
小說推薦奶爸大文豪
新书发售的日子并不是张重自己定的,他只是把书交给陈青,具体的发售时间都是陈青他们安排的。
之前陈青那边拟定一个发售日期都会提前跟张重汇报一下,最终让张重来定夺。
但是时间长了张重认为这样太耽误事情,而且发售日期这种事情也不是特别重要,让陈青自己定就行,不用再跟他请示了。
所以这次刘源从网上看到消息的时候,张重自己都还不知道。
至于陈青为什么把日期定在六月二十三号,张重不知道,也不在乎,他相信陈青有自己的考虑。
在阿拉塔餐厅吃完一顿海鲜大餐之后,张重他们回到了酒店。
因为明天还要干正事,所以今晚大家都要好好休息,养精蓄锐,各自回了房间,没人到张重房间来串门子。
张重回了房间之后,把修改好的稿子发给陈青,
邮件刚发过去,陈青就打了个电话过来。
“老板,最近效率很高啊。”
“怎么,嫌我写得太快,你忙不过来?”
陈青连忙说道,“没有,没有,我恨不得你每天出一本,我忙吐血也开心。”
“一天出一本,那不是你吐血,是我吐血才对。最近慈善工作你还冲在第一线么?”
“我算什么第一线,我现在下乡频率低,以后也差不多,估计一个月下去一次。”
“嗯,冲在第一线未必是最好的选择。”
“这一点我现在体会更深,有些事情我做得也没有那些第一线的志愿者们好,去了帮不上大忙。”
“偶尔去一次还是可以鼓舞士气的。”
“是啊,我现在保持一个月去一次就是抱着这个目的,希望我的出现能那些前线的志愿者们一些动力,让他们知道我们并不是做假慈善,而是真的想要把这份事业做好。好了,你那边也不早了吧,我就不耽误你休息了,等你们从巴黎回来,我去给你们接风。”
“行,晚安。”
“哈哈,我这边都还没到吃完饭的时间呢。”
“领会精神就行了。”
……
第二天下午,张重他们在酒店餐厅吃过午饭之后直接出发去了第四大学。
当他们的车开到第四大学门口的时候,速度变得缓慢起来。
学校门口聚集了不少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学生模样。
因为这次的演讲时提前通知的,所以有不少慕名而来。
不过第四大学这次举行的演讲会并不对外开放,只有本校和一部分受邀人员还能参加。
这会儿校门紧闭,持有学生证才能进去。
其实平时第四大学也是如此,只不过今天格外严格一些。
第四大学的校门很小,一点都不起眼,大巴车开不进去,张重他们只能提前下车。
校门前面早就被清出一片,校长恩波利带着阿德里安等一众教职工等在门口迎接。
即便是第四大学也没有免俗,门口挂着一条长长的横幅,上面用华法两国语言写着:欢迎华夏交流团的各位莅临我校指导工作。
这边华夏交流团的人看到横幅上的华夏语,差点笑出来,这横幅味也太冲了。
莅临和指导工作这两个词语用到了精髓。
如果要说还缺什么的话,张重低头看了看地面,还缺了个红毯,要不然的话场面就更隆重了。
张重带着交流团的众人走向迎上来的第四大学众人,恩波利热情地握住张重的手,“欢迎,欢迎,今天要辛苦你们了。”
“第四大学能请到你们来做演讲是我们莫大的荣幸,我知道,现在全法国的学校都在嫉妒我们……”
恩波利的客套话可比莫纳说得要溜很多,因为吹得太厉害,旁边的翻译吉鲁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张重跟恩波利也算见过几面,对他的风格有些了解,所以并不感觉到惊讶,笑着搭了几句两边的人汇成一波然后朝学校里面走去。
因为之前在第四大学待了两天,所以参观学校的流程直接就省去了,恩波利带着张重他们去了学校的大礼堂。
跟上次在哥大不同,这次的演讲放在了学校的大礼堂,因为第四大学有一个非常气派且宽阔的大礼堂。
张重他们到的时候,礼堂里面已经坐满了人,看到他们进来,不知道谁先起的头,掌声一下子响了起来。
恩波利笑呵呵地安排他们坐下,然后对张重说了一声“失陪”,就拿着话筒走到了台上去。
看来恩波利今天还要充当主持人的角色。
恩波利是个老滑头,也擅长搞气氛,主持人这活对他来说轻轻松松。
“各位贵宾们,同学们,大家下午好。不用我多做介绍,你们也知道今天大家为什么会聚集在这里。现在站在台上的我,依然感觉像是在做一场梦,我没想到竟然真的能够请到pz以及其他众多优秀的华夏文学家们来到我们学校给大家做演讲。华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国,五千年的文明史,是他们文明底蕴的根本……”
恩波利给华夏讲了一堆好话,然后又开始介绍起文学交流团的成员们,他没有先介绍张重,而是从庄语开始。
“我想你们中有很多人对庄语这个名字会比较陌生,但是我相信如果我说到《席波》,你们中的不少人都会想起来这么一部作品。而《席波》的作者,正是庄语,他也是本次华夏交流团中的一员……”
随后他又介绍了风和、赵热、池清……虽然其他几位在法国并不出名,但是恩波利总是能找到合适的角度吹他们一波。
直到最后,恩波利介绍起了张重:“最后这一位,大概不需要我多做介绍,如果我问一个问题,你们谁没有看过pz的小说,恐怕不会有几个人举手。假如有人举手,我可能又要问你有没有看过他小说改编的电影。在过去的这几年里面,即便是我那不爱读书,对文学一点兴趣都没有的孙子,也知道pz这个名字……”
恩波利如果真的问这个问题,估计也没有人举手,毕竟今天是华夏交流团的演讲,如果不认识张重的话,大概率是不会来参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