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ail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能看到準確率》-740章 異氣吐息法閲讀-abn2g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
3天时间的穿梭,即便是把自己打昏的,在醒来的时候也会有强烈的反噬,而且他们苏醒的时间也不会像陈靖这么恰到好处。
陈靖被蛇毒麻痹,浑身神经在昏迷中感应不强,那种晕眩感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看着秦鸢走过来,他笑了笑:“怎的?一过来,就想对我动手了?”
秦鸢冷冷地看着他,却是嘴巴才一张开,就“呕”地一声,连苦胆水都呕了出来。
与他同一情况的,还有很多人,此刻都蹲在地上呕吐。
“我是很想杀你,但现在没必要杀你。来了这里,所有人都是凶多吉少。你若到时候没死,在回程的时候,敢与我决一死战否?你放心,这一次绝对没有人会插手你我的战斗。”
秦鸢却说出了一句很令陈靖意外的话。
的确,来了这里之后,所有人的身上都相当于烙印上了一个死亡标签。
目前看着四百多人,数量还挺多的样子,可是10日后,30日后,60日之后,还能剩下多少?
只怕是屈指可数!
在以往的历史当中,参与月行计划的人,即便是死光了,也不是没有这种例子。
“这可是你说的,错过了这次机会,下次可就没这种运气了。”
“你放心,无论怎样,我是不可能放你活着回去的。”
秦鸢丢下这句话,然后走到了一旁去。与一个蜀山的弟子凑在一起。
那个蜀山弟子,约莫也是二十六七的样子,陈靖的记忆里有他的印象,他叫钟哙。是秦鸢的表兄。
秦鸢的母亲跟他的母亲是亲姐妹,所以他们表兄弟两个,向来也关系极近。
此刻他们凑在一起,那钟哙也眯着眼睛审视了陈靖两眼,颇带杀机。
‘月行计划,第一阶段是2个月的时间,2个月之后如果能够活着回来,则在这里可以返回地球。
此外,也有6个月之后还有一次机会,但基本上,看历史当中,几乎没有人能够撑到6个月。’
现在的他们,就好比是待在新手村的一群绵羊。
即将要在这恶兽遍地的大地进行冒险。
‘现在斗个死活,的确不明智。一来自己消耗大,不利于自保,二来,现在多活几个人,就好比多送几个猎物到恶兽嘴里,是利于自己生存的。“
来之前,秦天海就已经说了,他们落地的地方,相对是比较安全的。
但只要离开了这里,就会立刻危机四伏。
可你若要说一直待在这里,会不会就安全无事?
也并不是的。
这里的安全,只是相对的,也仅仅是目前比较安全而已。
打个比方,这地方就好比是一块鸟不拉屎的沙漠旮旯。
平常的时候肯定不会有人来这玩。
可一旦要是被人发现这里莫名其妙出现一群绵羊,那自然就会有人找到这里来。
所以,他们这些人休整的时间也相当有限。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要练好【异气吐息法】,然后速速离开这里,耽误时间下去,对谁都不妙。
‘他有这样的心思,倒也省却了麻烦,趁着这里人多,我也可以在这里稍作歇息。’
事实上,此刻的陈靖也感觉非常难受了,因为呼吸不到空气。
无氧的世界,就好像有人按着你的头掐在水中一样,别提多难受。
‘异气吐息法,要我们这样在地球上生活了十多年早已经习惯了氧气的人,突然来适应这种异常气息,的确是难度相当大。’
‘而且,就算是异气,也相当稀薄。’
‘异气吐息法练成之后,还得以龟息功储存气息在体内,要不然,极难自如。’
“小环,你感觉怎样?”
陈靖忽然跟小环谈起来。他是人,小环是蛇,蛇到了月球上,他想知道会不会跟人类有异样的反应。
“问题不大呢。”小环从他衣袖里钻出半个头来,吐了吐舌头,“如果是普通状态的我,上来必死无疑,但如今我已经化灵,身体好像可以适应这里。这里的空气,我能呼吸得到。”
“……”
这便是种族优势了。
陈靖原本还问她担心,想让她跟着修炼【异气吐息法】,却没想到人家压根就不需要。
沉默下来,他就自己练习【异气吐息法】。
想掌握此法,真的很不容易,一直在原地坐了7~8个小时,陈靖这才终于抓到了一点诀窍。
此法的关键,就是吸入异种气息,然后以灵力来转换。
这月球上,大气层虽然非常稀薄,但灵力却不少,日月精华相对于天域,还要丰富十倍不止。
“呼~”
在终于享受到正常的呼吸之后,陈靖只觉得爽得浑身在发抖。
‘终于可以了。’
能在7~8个小时之间就领悟诀窍,这速度已经算快的了。
有的人,到现在还没摸到半点窍门,其脸色变得如猪肝一样,深紫发黑。
‘每次月行计划,因为无法掌握【异气吐息法】而死的人,就不在少数,这次恐怕也不例外。’
陈靖只看了一眼,就没多看了。
这种事,没什么好同情的。来到这里,每个人也只有顾自己的份,哪能分得出精力顾及其他人?
‘这异气吐息法也无法模拟,要不然在天域的时候就能让他们修炼修炼,也不至于到这里来临时抱佛脚的练。’
月球上,这会儿是白天,
紫外线很强,看天色,约莫已经到了下午了。
‘白天还好,一到晚上,危险也就会接踵而来了。蜥人族尤其喜欢在晚上出来闲逛,若被他们发现,怕就将会迎来一场无情的屠杀盛宴。’
“该走了。”
陈靖站起来,不准备跟他们扎堆了。
天色一旦变黑,越扎堆,危险性就越高。
他自己一个人走的话,凭借隐形术,倒是没有人能奈何得了他。
刚站起来,还没走,突然他听到嗖嗖嗖几道声音——居然有人已经先他一步,朝远方离去。
有的人,他们有自己的祖辈留下来的线路图,知道什么路线相对安全,什么路线有安全休息之所。
趁着天色还没黑,他们当然是要抓紧时间赶过去。
一扭头,陈靖忽然看到秦鸢也动了,他和钟哙一起,也向着某个地方快速离开。
‘估计他身上,也有秦天君当初留下的线路图。’
陈靖不动声色,专挑了个人少的方向一个人偷偷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