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eins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武煉巔峯-第五千五百一十九章 我回來了展示-jj3qe

武煉巔峯
小說推薦武煉巔峯
这战舰上的武者,清一色的女子,没有一个男儿身,真正的娘子军,而且大多都是杨开最为亲密的枕边人。
方才他也是察觉到她们的力量波动,这才急忙赶来。
心中的思念化作潮水翻涌,这一刻,他有许多话想要说,然而千言万语到了嘴边,最终只化作轻轻一句:“我回来了!”
是的,回来了。
自他当年从黑域离去,至今已有将近千年光阴,他终于回来了,如果算上他在大海天象中度过的年月,已有将近五千年之久。
虽不是以凯旋之姿归来,有些遗憾,可他终究还是回来了!
墨之战场中与墨族征战的时候,他无数次畅想过这样的场景,而今日,终于如愿以偿。
玉如梦激动地扑了过来,杨开伸出双手,待她投入怀中……
这位魅魔一族的魔圣却是与杨开擦肩而过,一道神通遥遥轰了出去,打的远处遁逃的墨族狼狈不堪。
如今的玉如梦,也有七品开天的修为了!
“废话少说,杀敌要紧!”
杨开张开臂膀,僵在原地,表情有些尴尬。
有些不对啊!
夫君我千年未归,如今回来了,你们这些女人不是应该喜极而泣,然而投入夫君我宽广的怀抱中,享受那久违的温存和怜爱吗?
居然对我视而不见,这是什么情况?
对面苏颜和姬瑶两人倒是怔在原地,眼眶忽然发红,不过还不等她们开口说什么,那边玉如梦便娇喝一声:“苏颜,瑶儿,阿罗随我结阵!月儿,华裳,婉儿,晴儿另结一阵,余者小心策应!”
诸女闻言,神色一肃,立刻飞身而上,瞬瞬间,八女结成两大阵势,杀出战舰。
她们所结阵势,不过是最简单的四象阵,这种数人便可结的阵势在墨之战场那边极为普及,杨开也曾与晨曦的几位七品结过此阵,这阵势虽简单,不过却能让结阵之人彼此呼应,在这混乱战场上往往能发挥出很大作用。
战舰上,拢共便只有十人,这一下走了八个,就只剩下两人了。
“拜见宗主!”剩下两人中,栾白凤盈盈一礼。
杨开微微颔首,摆出宗主的威严,抬手道:“免礼。”
还是属下靠谱些……
夫人们……有些要造反的趋势。不过杨开也能理解,自己丢下她们便是将近千年,谁心里还没有点怨气?
毕竟都是女人嘛。
“少爷……”月荷轻轻地喊了一声,声音哽咽。
杨开上前,揉了揉她的脑袋,含笑道:“不错,已经七品了,这些年修行没松懈。”
不但月荷七品了,这一艘战舰上的十位女子,清一色全是七品!
月荷与栾白凤自不必说,两人当年就已是六品之境,杨开走掉的这些年,无论虚空地还是凌霄宫都不缺修行资源,而且星界还有世界树子树,对月荷和栾白凤这样的开天境而言,子树的反哺效果虽然没用,可也能提升修行速度。
玉如梦等诸女早年乃是直晋六品的,她们这些人,要么本身出身洞天福地,有强大的靠山,要么已拜那些八品神君为师,在物资不缺乏的前提下,修为自然精进迅速。
这一支十人队伍,全是自己人,这明显是有人特意安排的。
没有哪支队伍的人员有这样的配置,十位七品联手,便是墨族域主来了也能一战。
这恐怕也是诸女没有出现损伤的原因。
当年,另外一个原因,是她们这艘战舰有些特殊,这一点,杨开来的时候就察觉到了。
论年纪,月荷要比杨开大很多,毕竟杨开当年遇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是五品开天了。
可被杨开这么一揉,月荷却再忍不住,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就这么定定地望着杨开,哭中带笑。
“杀!”战舰前方,玉如梦厉喝连连,出手毫不留情,杀气弥漫,杀的那些墨族胆寒。
臭男人,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风花雪月,简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杨开又躬身一礼:“老大人,这些年辛苦了,多谢老大人照拂。”
战舰微微抖动了一下,苍老的声音传来,带了些调侃的味道:“老夫不辛苦,倒是你……可能要辛苦了。”
这艘战舰,并非真正的战舰,而是赑屃一具化身改造而成的,只是看起来像战舰而已。
当然,这么一具化身并没有赑屃本尊的实力,不过相当于七品开天的修为,也绝对不弱了。
更何况,赑屃本身最精通的便是防御,有这么一道分身改造的战舰庇护,玉如梦等人想出事都难。
十位七品,外加一具赑屃化身,这样的配置,足以在任何战场上横行无忌,前提是不去主动招惹那些先天域主。
此域大军不知道由何人主事,大概率是熟人,知道杨开的重要,所以才会将他的亲眷如此安置。
这个人情杨开记下了。
转过身,杨开道:“稍后再叙,还请老大人掠阵!”
话落时,已闪身冲出。他也没有刻意去帮玉如梦等人杀敌,只是一人一枪,一往无前。
枪影笼罩之下,前方遁逃的墨族如纸糊一般不堪一击,偶有一些漏网之鱼,都被紧随杀来的玉如梦等人轻松解决。
人族大军与小石族皆都在衔尾追杀,整个战场都化作了炼狱,直到某一刻,战场某处传来一声连绵不绝的长啸之音。
“收兵!”一声声厉喝,从战场各处传至。
紧追不舍的人族大军这才停下身形,不能再追了,再追下去,人族这边也要承受不小的损失,这一战已经打残了玄冥域这边的墨族大军,战果巨大。
不能指望一次性将墨族全部解决,真逼的墨族那边拼死反抗,人族也不会好受,眼下收兵是最好的结果。
玉如梦等人也纷纷闪身归来,一个个气喘吁吁,香汗淋淋,不少人身上带有一些血迹,显然是受了伤的。
这样混乱的战场上,没人能保证自己毫发无损,总有这样那样的意外发生。
杨开没有归来,先是催动太阳记和太阴记收拢残存的小石族大军,这才返回战舰上,不过却没人理他,月荷倒是想跟他说说话,却被玉如梦有意隔开了。
哎,家门不幸啊!杨开心中叹息,望着诸女一个个盘膝而坐,丝毫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不免怀念起最最温柔的小师姐了。
小师姐若是在此,定不会让自己形单影只的……
他虽没在这里看到夏凝裳,不过心里也清楚,夏凝裳应该不在这处战场,她素来不喜争斗,炼丹才是她最拿手的。
眼下人族各路大军对各种灵丹的需求量庞大至极,如小师姐这样的炼丹师,必定都待在安全的后方,炼制灵丹输送前沿阵线。
这样的人才损失不得,人族高层轻易也不会让他们上战场。
随着大军往回撤去,有数位八品从旁掠过,不过都只是冲杨开微微颔首,并没有上前叨扰的意思。
他们显然也知道杨开与这一船女人的关系,如今杨开初归,与自家夫人们肯定有很多话要说,他们又怎会不识趣前来打扰。
不过让他们感到疑惑的是,那战舰上的气氛貌似有些不太对劲,虽无争斗杀戮,却总有一种修罗场弥漫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
暗暗惊叹,杨开这家伙艳福当真不浅,家中夫人如此多,关键个个都还是上品开天,实在是羡煞旁人。
赑屃的低笑声传来……大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意思,栾白凤也在一旁左看右看,这一船人当中,就她一个外人,不过她却丝毫没把自己当外人,饶有兴致地感受着这诡谲的氛围。
俱都在疗伤,杨开表情讪讪,也只能盘膝坐下,塞了一把灵丹放入口中,如一只受伤的野兽,默默舔舐着自己的伤口,形容凄凉。
月荷看的心疼,不过还不等她有什么动作,玉如梦便睁眼,瞪了她一下。
月荷叹息一声,她虽心疼少爷,可如梦少夫人似乎有意要给少爷一个教训,这种家事她也不好干涉。
而诸多少夫人都是以如梦少夫人马首是瞻,如梦少夫人有了决议,其他人都会配合的。
转念一想,让少爷长点记性也好,免得他老是跑来跑去,早些年还好,走出去十几二十年的,时间也不算太长,而且来往都是三千世界之中,眼下一走便是几百上千年的,还专门往危险的地方跑,确实有些冒险了。
虚空中,有人在打扫战场,收拾那些战死的将士们的尸骨,静默无声,却有悲伤在弥漫。
杨开一边疗伤,一边与赑屃打探如今人族这边的情况。
自当年初天大禁一战之后,这数百年来,他便一直东奔西跑,没个安稳的时候,便连不回关大战与空之域大战都没能参与其中,哪里知道眼下人族的局势?
如今归来,自然是第一时间要掌握一些情报。
赑屃自是知无不言。
一番长谈,杨开这才对人族近况有些了一些最基本的了解。
当年空之域与风岚域的两界通道被墨族打穿之后,人族这边便开始了撤离和大迁徙,目标便是星界所在的凌霄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