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ia9精品都市言情 神級選擇系統-第八百八十五章 殺手之王,希塞分享-re69g

神級選擇系統
小說推薦神級選擇系統
第八百八十五章杀手之王,希塞
“好了,现在拍卖开始吧,底价一百万金币,大家没意见吧?”
一百万金币,还是底价?
这让不少原本心存侥幸的贵族们,一下子被震住了、
不是大家族大富豪,连争夺这件石雕‘梦醒’的念头都没有了。
“每一次加价,最起码十万金币。”
金发中年人补充了一句。
“好,林雷大师地作品石雕‘梦醒’拍卖,正式开始!”
顿时整个拍卖大厅都安静了下来。
“一百五十万金币!”
但随着第一层地一位贵族出价。
紧接着,像是引起了连锁的反应,一声声的叫价,彼起此伏……
显然,林雷的雕像受到的欢迎远超想象。
“一百八十万金币……”
“三百五十万金币……”
“五百六十万金币……”
“八百万金币……”
拍卖的价格,正在无数人的追捧之中飞速攀升,眨眼之间,便就到了一个令人为之侧目的高昂数额。
“小希塞!”
侧面看向拘谨的希塞,口中带着几分戏虐笑道:“你帮我叫价,把林雷的‘梦醒’拍下来。”
小希塞……
我堂堂杀手之王,怎么会有这么蠢萌的外号。
希塞闻言,心里忍不住泪奔,不过脸上却还保持着最为恭敬的笑容,口中更是恭敬的应声道。
“是,大人。”
“一千万金币。”
希塞的声音随之响起,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叶晨会对林雷的梦醒如此感兴趣。
但叶晨既然发下了话来,他只能照办。
而且,还必须办好。
“一千万金币,一千万金币,还有没有更高的?”
那金发主持人在台上高声的喊着。
“一千零十万金币!”
就在此时,一道苍老地声音从第二层的包厢当中传了出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向这一个包厢,连希塞也一样。
这第二层包厢当中,除了德布斯家族以外,其他包厢当中的家族,都是那种闻名于整个玉兰大陆的大型家族。
那些大型家族的财富,可是比德布斯家族要多的多。
“咦,还真有识货的啊,不过就增加十万金币,太吝啬了,多加一点,一千一百万金币。”
希塞笑呵呵地说道,心里其实有些忐忑。
他觉得自己要是办砸了这件事情,极有可能会被叶晨拍扁。
“一千一百万金币,这位先生出价一千一百万金币了,还有没有更高的。”
那位金发主持人也兴奋了起来,需要知道十大石雕之首的‘血睛鬃毛狮’,也不过才一千三百万金币而已!
“一千二百万金币!”
再次听到报价,希塞下意识地眉头一皱。
随之而来的,便是一声带着几分恼怒的回击。
“两千万金币!”
这个价格一出,顿时整个拍卖场一片寂静。
不得不说,这个价格,实在是太高了,已经达到了石雕价格之最。
再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为了一座石雕而付出更大的代价,也实在是有些付不起。
“3,2……1,砰!”
那金发主持人敲响了小锤,兴奋地大声喊了起来,“恭喜这位先生,以两千万金币的价格拍卖得林雷大师的作品!”
“我可以荣幸的宣布,石雕‘梦醒’成为了十大石雕当中第一高价的作品,即便是胡佛大师的‘血睛鬃毛狮’,跟普鲁克斯大师的作品‘希望’,也被这件‘梦醒’超越!”
“拍卖结束了,我得去拿属于我的雕像了。”
叶晨站了起来,心念一动,一点精气溢出,凝成一个黑色圆珠出现在了身前。
“小希塞,这是给你的报酬,就当用来抵消你那两千万金币了。”
“谢……谢大人!”
希塞脸上满是惊喜。
虽然他并不认得这黑色圆珠,但他却能够感应到黑色圆珠中蕴含着的强大气息。
叶晨起身向外走去,一边走,一边随口提醒道:“对了,小希塞,这珠子可是宝贝,就算是上位神也会非常眼馋的,你可得小心些,别轻易让别人知道了。”
“宝贝,连上位神也会眼馋?”
希塞眼中满是光芒,连忙将悬浮在空中的黑色圆珠收入空间戒指里。
虽然他不清楚黑色圆珠的具体作用,可在经过叶晨的提醒后后,希塞却也明白,这珠子肯定是一件宝物。
几个呼吸之后,叶晨来到了拍卖大厅之中。
在他身后,希塞小心翼翼的跟随着,并没有离去。
“花了两千万金币,就从这位大人手中得到了,足以让上位神疯狂的宝物……要是这位大人再大方一次,唉呀妈呀,我可不得发了?!”
希塞眼光炙热,看着叶晨的时候,除了敬畏,更多出了几分殷切的期盼。
而叶晨却没有心思理会希塞的小算计,他要去寻找命运的开端,也是他与林雷之间宿命的交集点。
不多时,一道青涩又熟悉的身影,便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林雷,林蒙!
叶晨恍惚之间,仿佛见到了那个人,那个一头棕黑色地长发、双眸幽深如深潭、脸上有着一抹让人感到亲切地微笑的人。
如今的他还很年轻,还是一个不足为道的少年。
此时此刻,除了自己之外,谁能想到,他今后会是开辟一方大千世界的鸿蒙掌控者?
“林雷大师,你好!”
在距离林雷大约还有十米的时候,叶晨的脸上流露出了一抹微微的笑意。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叶晨,一位行走在诸天万界的旅人……”
“说起来,我有一个冒昧的请求,不知林雷大师,可否愿意帮我雕刻一组以我本人为原型的石雕?当然,作为代价我可以付出一样,绝对物超所值的宝物……”
“这位大人,你想要让我以您为原型雕刻一组雕像?!”
林雷满脸愕然的看着之人,虽然无法察觉到对方的实力深浅,却让他发自灵魂最深处感到了一股难以言说的敬畏感,他知道,这绝对是一个强者。
“不错。”
叶晨笑着踏步上前,怕了怕林雷的肩膀,口中道:“只要小林雷大师雕刻的石雕能够让我满意,我可以付出一件宝物作为报酬,一件就算是你达到了神级,也会认为非常珍贵的宝物哦!”
“嗯?”
林雷满脸惊疑。
虽然如今的他距离神级还很遥远,但有着一个圣域强者灵魂在身边的他,自然能够明白神级的可怕。
“怎么样?”
叶晨笑着道:“小林雷大师有兴趣吗?”
“这……”
闻言,林雷顿时一阵犹豫。
就在此时,他的脑海之中传来一道声音:“答应他,姑且不论对方会给予怎样的报酬,对方实力深不可测,就算是我全盛时期都无法比拟。”
“现在的你,还没有抗拒对方的能力!”
“德林爷爷……”
林雷心中,泛起无边惊涛骇浪。
要知道,他口中的德林爷爷,全名德林柯沃特,在其生前乃是一位圣域境界的魔法师,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圣域初期。
虽然已经陨落多年,实力不再,可眼力却不曾退步。
由此可想而知,能够让德林柯沃特如此紧张惊骇,眼前之人,该是何等的可怕。
主神戒指庇护,隐藏的灵魂气息,就算是神级强者也察觉不到。
不过,叶晨可不是一般的神级强者。
哪怕降临在这个世界的他,仅仅算是一道投影,一道分身,亦不例外……
当下,他饶有兴趣的看了德林柯沃特一眼。
“不好!”
这一刹那之间,德林柯沃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他感觉,自己像是被一个无法想象的强大存在给盯上了,对方一旦动手……
不,不需要动手!
甚至只要对方一个念头,自己就有可能魂飞魄散!
叶晨会动手吗?
答案当然是,不会!
叶晨是何等存在?
现在的他,几乎可以说是三尸圆满,只差半步便是圣人之位。
哪怕是与盘龙世界的鸿蒙,都可以平辈论交,互称道友。
纵然只是一道分身,也不是一般的修行者可以相比的,区区一个圣域强者的残魂,在他的眼里,不过蝼蚁而已。
一个人可以轻而易举的碾死一只蝼蚁。
可是又有谁会那么的无聊,专门动手去碾死一只蝼蚁?
丝毫不理会被吓得几乎灵魂崩溃的德林柯沃特,叶晨对着林雷笑道:“我知道,小林雷大师心有顾忌,不过我并非强人所难之辈……”
“如果小林雷大师不愿意的话,我不会勉强,毕竟我想要的,只是一场公平的交易。”
“叶晨大人!”
林雷忙道:“我并非不愿意。”
叶晨大喜:“这么说,小林雷大师是愿意喽!”
“我……”
强行压下心中的纷乱思绪,林雷脸上神色坚毅,口中沉声应道:“能得叶晨大人看重,我自然愿意,不过……”
说到这里,他微微一顿,才又补充道。
“一组石雕,雕刻所需的时间肯定不少,短时间内很难完成。”
“没关系。”
叶晨笑道:“我会给你充足的时间,毕竟我要的可是精品。”
说话间,他又拍了拍林雷的肩膀,朝着大厅外走去。
“会雕刻还真是一个有用的本事,一组石雕而已,报酬居然居然是连那位大人都称之为‘宝物’的好东西……”
“能够被那位大人看重,并赐予的宝物,持之在手,恐怕就算是一头猪,也能够成为神级强者吧?”
“而且这个林雷,十七岁就成为了七级双系魔法师,天赋显然还不错。看来不久之后,大陆上又要产生一位神级强者了。”
希塞看向林雷的眼神中带着羡慕。
虽然他对于自己的天赋向来很有自信,可还是足足花了六千多年,才突破到神级。
而眼前这个迷糊的小家伙,怕是不久的未来,就能追上甚至超越自己。
想到这里,希塞心中也是生出了交好的心思,笑着打招呼道:“你好,林雷大师,我叫希塞。”
“希塞?”
林雷根本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有的人却听过。
“希塞?!”
德林柯沃特的声音,突兀在林雷的脑海中响起:“真是没有想到,希塞这个小变态,竟然还呆在玉兰大陆这个物质位面。”
乍然闻言,林雷不由得为之一怔。
德林爷爷认识这个希塞?
德林爷爷那是什么时代的人?
如果他认识,那眼前的这个希塞,又是多少岁呢?
“林雷,这个希塞是个很变态的家伙,修炼速度非常快,杀人也是不眨眼……”
“我在世的时候,希塞就已经踏入了圣域,虽然当时他只是初入圣域,可如今五千多年过去了,以他的修炼速度,实力恐怕更加惊人了,圣域巅峰?亦或是……神级境界?!”
林雷的心脏,不禁狠狠一阵抽搐。
眼前这个看起来才不过三四十岁的中年人,竟然在德林柯沃特在世的时候,已经是圣域强者了。
德林柯沃特不过活了一千多年便死了。
可是这个希塞,仔细算起来,最起码也有六千年左右了。
六千岁的老变态!
而且还是一个,很有可能已经达到神级境界的老变态!
“林雷大师,你怎么了?”
希塞满脸关心的问道,“你的脸色好像不大好看。”
“没什么,希塞先生,您有什么事么。”
林雷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可是一想到对方的身份,林雷心底就有些忍不住震撼。
六千岁的老家伙,普昂帝国时代一直活到如今的强者。
当年就踏入圣域,如今呢?
“没什么事,就是想要和林雷大师结交一二!”
希赛走上前来,一把搂住林雷,脸上带着一丝痞意,说了一句让林雷心灵足足抽搐了一整天的话语。
“与那位大人相比,我与你的年纪相差也不算大,你可以叫我希赛大哥,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帮忙!”
“这……”
林雷忍不住的嘴角抽搐:“有些不大好吧……”
他虽然被尊为雕刻大师,也算经历过不少风雨,可是从本质上来说,还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
而且希塞口中的年纪差距不大,这也太夸张了一点吧?
“有什么不好的。”
希赛笑道:“能得大人看重,我相信你一定不是池中之物,未来的你成就不可限量,能和你称兄道弟,说不定是我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