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0oa火熱都市异能 諸天之從新做人 txt-第一零九五章 被捕熱推-z5a4l

諸天之從新做人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新做人
“李成功有危险!”沪市,一个身穿检察官制服的青年站在赵公子的尸体前,面色凝重。
他一边用赵公子的手机重新拨打李成功的电话,一边对身后的人吩咐道:“请求蓉城那边的警方协同办案,让他们立刻定位李成功的位置,实施抓捕。另外,再仔细核对何邪的信息,查清楚他到底是在沪市,还是蓉城?重点查查他的社会关系!”
“是!”
身后手下领命而去,很快一个身材魁梧的警察匆匆赶来,语速飞快道:“侯局,现场找不到凶手的任何痕迹,法医初步鉴定,所有死者都死于心肌梗塞!”
“心肌梗塞?”侯局眉毛拧成一个川字,看向车里赵公子的尸体,“梗得七窍流血?那得梗成什么样儿?”
警察摊摊手:“还有,出租车司机已经找到了,我已经让人带他过来了。刚在电话里问了个大概,司机说他的确从机场接了个人回来,不过他似乎被吓傻了,说话颠三倒四的,完全没有逻辑。”
“都说什么了?”侯局问道。
“他说,他拉的是个鬼。”警察道。
“鬼……”侯局眯起了眼睛,“我看啊,我们还真见了鬼了。”
蓉城。
李成功的别墅中,两个保镖变成了两尊栩栩如生的石雕,保持着冲过来的姿势。而何邪坐在沙发上,惬意地品着一瓶十分难得的珍藏版绿牌威士忌。
外人看不到的视野里,何邪身上密密麻麻的因果枷锁,有一些开始绷断,消失,而另外有些新生的枷锁,也开始扎根在他的身躯之中。
“凡存在,必有因果……”何邪摇头,“了断前尘,化解心结,虽然断了一些因果,但却也诞生了新的因果。”
“这条路,是错误的……”
“因果不可消除,只会嫁接……”
“可是,如何嫁接?”
“嫁接,就是对的吗?”
他沉浸在思索和感悟之中,似乎已完全忘了李成功夫妇,直到警察将这栋别墅彻底包围。
警察破门而入,何邪没有反抗,只是笑着,举起了双手。
咔嚓。
一双手铐戴在了他的双手之上。
沪市。
被吓得语无伦次的司机重新被带了下去,侯局无语地站在车祸现场,看着现场的警察和交警忙碌奔走,只觉脑子里一团浆糊。
“头儿,会不会是下毒?”身后的手下猜测道,“反正我是不信什么妖术、魔法、诅咒之类的鬼话,我认为很有可能是下毒,或者是某种辐射。”
“那你怎么解释,附近的监控根本没拍到何邪怎么离开的画面?你怎么解释出租车都被揉成一团废铁了,那个司机却连根毛都没掉的事实?”侯局转头问道。
“这背后一定有蹊跷,但肯定跟什么鬼怪之谈无关。”手下道,“头儿你可是党员,你该不会信那些神神叨叨的玩意儿吧?”
“我也不想相信……”侯局匪夷所思摇摇头。
“对了,”他突然想到什么,“带那个出租车司机和那几个目击者去指认照片,录口供。”
“已经在做了头儿。”
“通缉何邪,另外,跟蓉城那边再联系,确认出现在李成功别墅里的人到底是……”
叮铃铃……
手机铃声响起,侯局看了眼屏幕立刻精神一振,接起电话:“喂?王局?顺利吗?”
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什么,侯局脸色猛地一变:“什么?这不可能!你确定出现在李成功家里的人是何邪?就是那个私家侦探何邪?”
“我很确定!”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侯局满脸不可思议,“会不会有什么双胞胎兄弟之类的事情?”
“这不是拍电影侯局,何邪是独生子女,他现在就关在刑讯室里,只不过什么也不说。”
“还真见了鬼了……”侯局头皮发麻,倒吸一口凉气。
良久,他才恢复了平静。
“王局,先停止审讯,人单独关起来,不要让任何人接触,包括李成功在内,我会坐最快的一班飞机尽快赶过去!”
晚上天蒙蒙黑的时候,侯局带着几个核心手下终于赶到了蓉城市局,在审讯室里见到了何邪。
在这之前,他已经跟当地警方了解了抓捕经过,也得知了李成功两个保镖失踪的消息。
在进审讯室之前,他翻看着抓捕现场的照片,突然两个雕塑吸引了他的注意。
“王局,这是什么?”他有些毛骨悚然,指着石雕问道。
“雕塑啊。”王局看了一眼,“大门旁边放两个石雕的确很别扭,而且这两个石雕是以李成功失踪的两个保镖为原型雕刻的。本来想审讯一下,不过你们反贪局的案子,我们也不方便撇开你们单独询问。”
“你们有没有仔细检查这两个雕塑?”侯局追问道。
“当然。”王局点头,“这就是两个普通的石雕,实心的,不存在任何猫腻。”
侯局苦苦思索半天也不得其解,只是隐隐有个荒谬绝伦的想法,让他心惊肉跳。
他几番欲言又止,最终没有将猜测说出,因为那听起来简直跟鬼故事一样。
“我先去审审李成功!”最终侯局深吸一口气,改变了主意。
审讯室中,何邪坐在审讯椅上闭目养神,看起来一副已经睡着了的样子。
两个警察站在他身后警戒,一言不发。
然而没人知道的是,此刻何邪的意识,却在这座城市里随意流窜着。
他的意识随机进入某个人的脑海中,暂时取代此人的意识,观察他的因果,研究他的时空之毒。
他在每个人脑海中停留的时刻不会超过三秒,便会随机进入下一个人的脑海。
他也尝试做一些动作,比如断掉某个人的一些因果,或者崩碎某个人的一些过往。
这些凡人的因果时空都十分弱小,对于何邪来说自然是信手为之,没有半分压力。
但即使是如此弱小的因果,何邪也不能完全泯灭。往往他泯灭了一些因果,便会有令一些因果诞生。
不但如此,因为是他出手为之,哪怕小小的动作对于凡人来说也是天大因果,反而会小因果变成大因果,甚至导致了一些凡人当场出现各种危险状况,乃至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