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dz0p好看的都市小说 都市之最強狂兵-第5208章 血脈之力熱推-6vnrt

都市之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都市之最強狂兵
听到陈六合的话,龙神脸上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意道:“其实,这些年,你真的很好,你的成长和表现,一直都让我非常满意,不说,是因为命运对你的要求太高太高了……”
“满意吗?”陈六合自嘲一笑,道:“那又有何用呢?我还是这般的不堪一击,连一个邢家都能把我摧毁,说实话,我已经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去走了……”
“你的卑微与你自身无关,只能说,你的对手太强大了,可以说,这个世上,只有你活着,才会让他们深深忌惮,也正是因为这样,你的浩劫才永远不会消失,终有一天会到来。”龙神说道。
陈六合深深的吸了口气,道:“他们很强吗?”
龙神点头,陈六合又问:“比邢家还强吗?”
龙神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道:“我强吗?”
“恐怖如斯。”陈六合毫不犹豫的吐出了四个字。
“他们中,有人跟我一样,且不止一人。”龙神深深凝视着陈六合:“你说,强吗?”
闻言,陈六合倒抽了一大口凉气,只感觉心脏都狠狠抽蓄了几下。
跟这个老人一样强?而且还不止一人?
天,陈六合感觉自己的脑袋已经不够用了,他无法想象到那个画面……
“那我的路,还怎么走?”陈六合满脸苦笑的说道。
“满身鲜血也要走。”龙神斩钉截铁的说道:“你不走,只有死!你走了,哪怕是爬,也有可能继续活着!你想死,还是想活?”
“活着!”陈六合坚定的说道。
“那就对了!”龙神道。
陈六合连续深吸了几口气,不等他开口,龙神就道:“那些还算遥远,你现在无需担心,眼前对你来说,才是最最重要的。”
陈六合重重的点了点头。
病房内出现了短暂的沉默,十几秒钟后,龙神忽然问道:“你有没有感觉到你的体内出现了什么变化?”
听到这话,陈六合有点疑惑,思忖了一下,开口:“好像有那么一点点,感觉总是有一股热量,在血脉之中流窜,所过之处,让人非常舒坦。”
“这让我有一种浑身充满生命力与活力的错觉,但是,我手脚皆废,无法施展。”陈六合说道。
龙神轻轻的点了点头:“刑揽空告诉我,在邢家的时候,你临死关头身现异象,有红芒透体,并且震开了要下杀手的刑宿海,保了你一命?”
陈六合点头道:“没错,确有此事,但我也不明白那是什么,那就像不该属于我的力量。”
龙神眼神闪过了一道异彩,道:“很好,我相信,你这次一定有很大的希望能够站起来的。”
陈六合问道:“爷爷,那是什么?”
“属于你的血脉之力。”龙神斩钉截铁的说道:“这应该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我体内的血脉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陈六合问道。
“以后你自然会知道了。”龙神很郑重的说道:“我只能跟你说,那将会是你最大的依仗。”
陈六合张了张嘴巴,最终还是没有继续问出什么,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沉心体悟着流窜在血液当中的那股莫名热流……
炎京的外界,已经有点炸开锅的意思了,很多人都在猜测陈六合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王爷府中的那个老人会亲自守护在总战总院当中,为什么总战总院外,会有那般空前的森严戒备。
外界猜测纷纭,但是,谁也得不到内部消息,谁也无法真正的了解到真实情况。
陈六合的电话也关机了,没有人能打的进来。
连陈六合最好的朋友,都无法获悉。
但谁都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无形中,有一片凝云,悬挂在众人的头顶之上。
很多人都在心系陈六合。
……
鬼谷来的很快,在昨晚收到沈清舞通知的第一时间,就连夜离开了唐门,赶赴炎京。
这天下午两点多钟,鬼谷就风尘仆仆的赶到了医院,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病房。
他到来的第一时间,把陈六合的伤情稍微了解了一下之后,就开始在陈六合身上断骨之处摸索,查探着陈六合目前的真实状况。
一翻摸索下来,鬼谷的面色越来越凝重,直到最后,脸色一片沉凝,如死水一般的难看!
“怎么样了,鬼谷老先生,我哥的伤势……”沈清舞面色沉凝的开口询问。
鬼谷一双眉头紧紧的锁在了一起,目光复杂的看了陈六合一眼,有点犹豫不决。
陈六合内心“咯噔”了一下,但还是面带微笑,佯装豁达的说道:“鬼佬,没关系的,当着我的面,但说无妨,我早就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鬼谷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又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声音非常凝重的说道:“下手之人太残忍了,伤的简直太重了!这种的伤情,基本上不可能再修复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心绪都狠狠下沉了几分,沈清舞疾声道:“难道你也没有办法了吗?”
“对了,老先生,我们有九叶草,这次我哥带回了九叶草!你不是说九叶草是神药吗?可以医治我的残腿,那是不是可以医治我哥?九叶草我可以不用,给我哥用!”沈清舞赶忙说道。
听到这话,鬼谷的眼睛微微亮起了几分,但旋即,又摇了摇头,说道:“九叶草虽然是神药无疑,但那是针对神经方面的神药,有激活神经,让神经再生的奇效。”
“陈六合现在的情况,九叶草虽然能让他神经复燃,但他的断骨却成了最大的难题。”
鬼谷凝重的说道:“如果有九叶草的辅佐,他的断臂,应该能够勉强修复,但应该很难恢复到正常人的状态!”
说到这里,鬼谷顿了顿,又道:“最重要的是,他的一双腿脚,可以说,没有丝毫修复的可能性了,一双膝盖都被摧毁的粉碎,这样的重创,别说我一个野医了,就算是神医来了,也不可能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