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n64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霸衛 txt-第六百九十七章 探囊取物推薦-geiq6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
卫文嘴角扬起,笑着说道:“先生,您还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随后,他向后一指,指了那些他调集的兵马:“先生,我今天这番阵仗,您不会以为我只是来对付您的吧,那您可真是想太多了,让我大动干戈,您可不配。”
“既然臣不配,那烦请二公子回吧。”夷风已然下了逐客令。
“先生能言善辩,我不如您,可若论今日之决心,先生您恐怕,不如我吧。”卫文话音刚落,身后兵马已纷纷拔剑,朝着夷风先生方向靠近。
卫文早已计划好,要占领整座卫国城,外公的兵符为基础,而身为重臣的夷风才是关键。
“保护先生!”
府外的侍卫高叫一声,便带着人马围住夷风,围成一个圈,将他护在其中。
“二公子,这可是夷风先生,您若对他不利,等君上回来,您该如何交代。”
“交代?”卫文冷哼一声,“你看看我这样,还能向君父交代吗。”他今天这么做,就压根没想着能得到君父谅解,而且他也清楚自己究竟在做些什么。
“二公子,迷途知返,尚未晚矣。”夷风再劝道。
“穷途末路,夷风先生就不必劝了吧。”卫文的语气变得很随意,他只觉得怎样都好,只想把眼前的夷风先生解决掉。
“劝谏,是为臣之本分,二公子误入歧途,身为臣子自然要为君上分忧,二公子,趁您铸下大错之前,就此收手,否则,害的人只会是您自己。”
听罢,卫文竟哈哈大笑起来。
“二公子为何事而笑。”夷风问道。
“先生,您怕是老糊涂了吧,现在究竟谁才是陷入困境的一方,不是我,是先生您啊,重重包围,您是插翅难逃,君父,欧阳将军,以及大哥皆不在卫国,兵符又在我手,怎么看都是您的处境不妙,现在反倒是您来劝我,这难道不好笑吗?”卫文放肆大笑。
一向以谨慎著称的夷风先生,此时竟会说出这不切实际的话,卫文只觉得自己是看错人了,“我一直在想,外公总是输给先生,足以说明先生实力,可今日一番攀谈,先生,不过如此。”
卫文原本悬着的心也安然放下,本想着夷风还有什么后置手段,可现在看来,他已如笼中困兽,在此绝境下翻盘,绝无可能。
“二公子谬赞,臣本无才华,多是君上欣赏,才有今天这般地位,只可惜,二公子却不能像臣一样,本本分分地当好自己的二公子。”
“先生,您以为我想这么做,若不是外公拦着我,我恐怕早就从大哥手里夺得世子之位了,还会等到现在,再说了,我会这么做,还不是因为你们,大哥继承卫侯之位,可谁又曾来考虑过我的感受。”
卫文的语气中透露着他的不甘与悲愤,他只是不服,不服一个废柴世子竟然能攀上高枝,成为齐侯的乘龙快婿,他不服一个一无是处的卫国世子竟能继承卫侯之位。
“心气狭窄,二公子,您果然不是当君主的料。”夷风摇摇头,望向天空,叹气道,“看来君上的决定是正确的。”
“胡说,我文武双全,远胜于大哥,大哥怎配与我相提并论,先生您继续拖延时间是无用的,已不会有变数,整座卫国城的兵马,现在可皆听命于我。”卫文已不想与夷风先生废话,只想快点结束这场无意义的辩论。
却见他一摆手,身后兵马缓缓向夷风靠近。
“保护先生,谁敢上前,休怪我等不客气。”夷风身边的侍卫警惕地望着眼前之人,护着夷风缓缓向府内靠近。
“先生,我一直在想,我运气还真是不错,虽未能从大哥手里夺得世子之位,可现在的机会,可真是来之不易,君父与大哥皆在齐国,欧阳将军因为我派出去的一个亲信,便被困在携地,虽被救回,可若要赶回来,完全不可能,
外公的兵符虽藏得极好,可若是用心点去找,还真能从他书房里找到兵符,他还被困在自己府邸不得外出,您觉得,天时地利人和皆在我这边,这卫侯,我是当还是不当呢。”
卫文觊觎卫侯之位多年,更借着此次大哥卫扬继承卫侯之故,趁此发难。
“先生,您若是能选择辅佐我,我定能保你性命无忧,等我成为卫侯,定让您享受荣华富贵。”
夷风听完,摇摇头,笑着道:“荣华富贵,到我这个岁数也差不多了,我不想要,也不稀罕,我只想让卫国平平安安的,等世子殿下与君上回来,二公子可否答应。”
话音刚落,卫文眼神中充满着杀气,厉声喝道:“先生,难道我们之间就没什么好谈的?”
“没什么好谈的,该如何,就如何吧。”
“既然如此,先生,那我就不客气了。”语罢,卫文一剑握手,直指夷风,“欧阳将军不在,先生,我看谁能护您周全。”
“不准动。”
只见卫文刚要飞剑袭向夷风,却伫在原地,额头直冒冷汗,脖颈处有一丝微凉,这是金属的冷意,不知何时起,一柄长剑已赫然架在他脖子上。
“你,你是谁。”卫文说话磕磕巴巴,显露他的紧张,卫国还有此等高手存在,能悄无声息靠近他,并未被他发觉。
“二公子,别来无恙。”
长剑并未挪开,但显然,来者并不打算取他性命。
卫文缓缓转身,他浑身都在颤抖,有人取他性命如同探囊取物,恐怕他今天的计划将会功亏一篑,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就会在这一刻消散的无踪无影。
“你,你怎么回来了。”
能有此等本事之人,卫国仅有一人,那便是欧阳将军欧阳亮。
本该留在齐国,待在卫和身边的欧阳亮,此时却出现在卫文面前,一柄长剑架在他脖子上,卫文随从兵马虽多,可一见到这番情景,吓得忙向后退了几步。
他们心里都清楚,自己绝不是欧阳将军的对手,更不用说,欧阳亮还是统领他们之人,对他尊敬还来不及,又怎会与他作对呢。